第509章番外:染色合體(3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5:14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在看電視,可她全然不知道自己看的是什麼。

從前最愛的偶像劇場也吸引不了她了。

他去工作了。

她一個人的時光一下子就難捱了起來。

這就是戀愛的感覺嗎?

她想時時的與他在一起,眼前飄著的都是他的俊顏。

她是撿到寶了。

桌子上的食盒裏是他讓人送過來的午餐,她吃了一多半就再也吃不下了,太多了。

他是嫌她瘦嗎?

那麼一大盒送過來,還打電話要求她全部吃完,她可不是猪呢。

天快黑了,不知他晚上要不要回來煮飯,看著自己受了傷的脚,其實走一走路也是可以的,就是怕會影響痊癒,所以,她還是决定今天靜養,這樣,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雖然心底裏並不抵觸被阿染養著,可,她還是喜歡自立,女人只有自立才能自强,這樣,心裡才踏實。

天黑了。

喻色把視線從電視上移到手機上,她想打個電話給阿染,可,又怕影響他的工作。

男人,總要有自己的事業。

他雖然還不知道自己是誰,可是現在已經有了暫時的身份。

喻染。

與她一樣的姓。

感覺,兩個人就象是親人似的。

可她不要他是她的親人呢,只要是家人。

那是兩種截然不同的關係。

親人是哥哥,可家人可以是丈夫。

“咚咚咚……”有人在敲門。

喻色起身,一跳一跳的往門前蹦去,她以為是阿染回來了,想也沒想的就拉開了門,清新的空氣飄進來,“呼啦”,七八個人一下子把門前圍堵住了,一束束的百合花,沁著淡幽幽的香,“喻色,你身體好些了嗎?”孟小凡第一個沖到她面前,關切的問著時,視線也在她的身上掃來掃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撓撓頭,實在是沒想到這些老同學會過來看她,“我沒什麼的,就是脚受了點輕傷,皮外傷,明天就可以上班了。”

“真的?”孟小凡再度把她從上到下的檢查一番,這才肯定的點了點頭,“喻色,你可把我們給嚇壞了,聽說溫簡的人要綁架你?所以你受了傷?”

“沒有,是我自己走路不小心劃傷的。”她現在挺好的,經過這一折騰,她和阿染已經確定了戀愛的關係,她覺得這是因禍得福呢。

“騙人,報紙上都登了,對了,據說還有一個英雄救美的戲碼,你快把你的大英雄推出來給大傢伙過過眼癮。”一行人魚貫進了小房間,頓時,小房間裏就滿滿登登的了。

“他不在。”她這些個同學,唯恐天下不亂呢。

“喻色你是不是故意把他藏起來了?聽小凡說他可是一個大帥哥,比洛嘉旭還帥?”其中一個女同學八卦的詢問起來。

“謹珍,可不能這麼說,嘉旭和阿染是完全不同類型的兩個人,嘉旭更陽光些,阿染更內斂些。”這是她的感覺,因為,經過這一整天,她無聊的就把阿染與其它的男人做了對比,她是奇怪自己為什麼會喜歡他呢,後來,就想到了他的與眾不同。

成熟。

沉穩。

更多的時候冷冰冰的,可就是那種冰冷冷的感覺讓她很喜歡。

“喻色,你家的那個英雄是不是住在你這裡呀?”另一個同學一邊問一邊拿起手機‘哢嚓哢嚓’的拍起照來,那是一雙男款拖鞋,正是阿染的,拍完男款拖鞋,再來拍喻色穿在脚上的,兩雙鞋,一男款,一女款,卻絕對是情侶款的,她這一拍,所有人都把注意力投到了拖鞋上,“喻色,快點坦白,坦白從寬,抗拒從嚴。”

喻色坐到沙發上,想著自己與阿染的關係已經在早上確定了。

他們在談戀愛呢。

他是她的初戀。

輕輕的點頭,“他只是留下來照顧我。”

“照顧?照顧到什麼程度了?”都是女同學,說話自然是百無禁忌,說著時還不住的瞟著她的身體,“是不是連這裡……這裡……嗯,這裡也照顧到了?”

“滾。”喻色狠狠捶著對面的女同學,“我和阿染什麼也沒做,你別亂說。”

“哈哈,瞧你這樣急著澄清,怎麼就有種此地無銀三百兩的味道呢,喻色,別掖著藏著的了,男人和女人,住在一起還能什麼也不發生,鬼才信呢,切。”嘲諷的聲音和表情,可喻色也不惱。

“阿染失去記憶了,這狗血的橋段小凡也知道吧,我沒亂說,我還不知從前的他是不是有妻有兒了呢,所以,我得保護我自己。”喻色煞有介事的說著,可事實真相是,這些話是阿染對她說的,她之所以這樣說,只是要告訴面前這些同學們,是她自己不要他對她那個那個的……

在自己的同學面前,多少得留點自尊。

“孟小凡,真有這事?你能給她作證?”喻色這一說,幾個同學頓時把目光落在了孟小凡的身上。

“嗯,有,那英雄大帥哥可是喻色從海邊撿的呢,她照顧了人家三個多月,嘿嘿,喻色撿到寶了,他很帥。”孟小凡說著,還眨眨眼睛。

“哇塞,撿也能撿到帥的,喻色你可真能,看來以後我也要常去海邊逛逛,若是也能撿到個帥的就把終生大事給解决了。”

“謹珍,就你那小樣,要啥沒啥,一碼平川的,最好是先把自己的肚子搞大,這樣就可以奉子成婚了。”

“少扯上我,我也要學喻色,潔身自愛,不然,啥都做了,最後兩個人結不成婚,你說我以後還怎麼嫁給其它男人?”

大家七嘴八舌,就在這討論起自己的另一半了。

倒是,率先進來的孟小凡在看過一條簡訊後就悶聲不吭了。

喻色也發現了孟小凡的不對,“小凡,你怎麼了?怎麼不說話?”

“哦,沒……沒什麼。”

“趕緊坦白,我看你才收到了什麼簡訊,是否是你家那口子發給你的小色簡訊?你瞧瞧,這臉都有些微紅了呢。”一個女同學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搶過了孟小凡的手機,孟小凡就追著要搶回去,女同學邊看邊跑,一時間,小房間裏雞飛狗跳般的亂了起來。

女同學翻到了簡訊,張口念了起來,“小凡,檢查結果出來了,是你的問題,你的身體不能受孕,小凡,我們……”女同學念到這裡在孟小凡的“別念了”的吼聲中終於頓住了,她表情也從之前的調皮到了此刻的凝重,手機也遞回給了孟小凡,“小凡,後面的我什麼也沒有看到。”

“嘭”,孟小凡狠狠的把手機摔在地上,手機四分五裂,然後,一下子趴到了茶几上,大哭了起來,“他要跟我分手。”

一時間,小房間裏只剩下了孟小凡的哭聲,其它的人全都噤聲了。

喻色輕拍了拍孟小凡的背,“小凡,你是護士,還在醫院工作,現在醫學這麼發達,想要個孩子也並不是難事,再想其它辦法。”

“他媽不同意,不要什麼試管嬰兒,就要我親自生的,嗚嗚,我都跟他好了兩年了,你說,讓我現在嫁給誰?”

喻色無言,孟小凡與她男朋友有多恩愛,她是知道的,也是看著兩個人走到一起的,卻沒有想到,他們也會走到今天,“小凡,不行咱出國去檢查,天無絕人之路,總會有辦法的。”

“那要花很多錢的,我一個月就賺那麼一點點錢,這幾年還都花了,根本沒攢下,你讓我怎麼去國外治病?嗚嗚,我不活了。”

原本,眾人是來看喻色的,結果就變成了孟小凡的哭訴會,大家勸了勸,最後,一行人鬱鬱寡歡的離開了。

喻色送到門口,孟小凡悄聲對她道:“喻色,你別傻,什麼喻染有可能有妻有兒的,你跟他生了孩子才有保障,你懂不懂?那個什麼潔身自好,那都是小說裏的情節,不可能的,要麼是他不喜歡你,要麼就是他那方面根本不行,喻色,你可不能傻……”

後來,孟小凡還說了什麼喻色也不記得了,看著他們下了樓,她回到了房間,心情卻怎麼也好不起來了。

小凡一直是她最好的朋友,看小凡如此,她就心酸。

“想什麼呢?也不開燈。”就在喻色呆呆的坐在沙發上想著心事時,身側,輕輕落坐了一個人。

季唯衍的手在她的肩頭拍了拍,“失魂落魄的,誰來過了?”小房間裏有花還有一些補品,季唯衍一看就知道是有人來看受傷的喻色了,這個時候有朋友來看她是好事,他就不懂了,她怎麼情緒這麼低落?

“哇”的一聲,悶聲不響坐了好久的喻色一下子哭出了聲,“阿染,有那麼一天,你會不會不要我?”從小就是孤兒的她常常都有一種不安全感,就覺得身邊的人全都會弃她而去,今個經過了孟小凡的事件,她越發的沒有安全感了。

季唯衍微微皺眉,輕拍著她的背,低聲的哄道:“不會。”

“那你若是有妻有兒呢?”喻色哭著問他,他說的話是對的,若他真有妻有兒,他們在一起就是違背道德的。

夜,在喻色的低泣中越發的深沉,季唯衍輕輕歎息了一聲,“喻色,你若怕,我們便分開吧。”不是他要出爾反爾,實在是這是擺在他和她之間的現實。

他不得不為她而著想。

就在一切行將開始的萌芽中結束,傷害才最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