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番外:染色合體(3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4:40
A+ A- 關燈 聽書

多少個夜晚與她睡在一起,卻從未越雷池一步。

她甚至有時候都在想他是不是那個不行?

可他吻她的樣子不像是不行呢,她喜歡他吻她時的感覺,霸道而強勢,又像是溫泉中的水,一點一點的縈繞在她的心間,暖溢中再也消散不去。

酒精,讓喻色沉沉睡去,睡著時,唇角還掛著甜甜的滿足的幸福的笑意。

這一個晚上,有生日晚餐,有蛋糕,還有,阿染的吻。

這些,足够了。

……

靜。

無邊的寂靜,只有身邊小女人的幽香。

季唯衍長指輕輕落在喻色滑膩如脂的小臉上,一下下輕撫著她的肌膚,輕輕的,柔柔的。

她說她喜歡他。

她比他還要勇敢的告白了,倒是他,總因為種種的顧慮而不敢對她有任何的表示。

可其實,他如今失憶的本身或許就是一種啟示,啟示他可以重新開始新的生活。

長臂輕摟著身側的喻色,季唯衍闔上眼眸幽幽睡去。

那一夜,他的夢裏是她,她的夢裏是他。

喻色醒了,揉著眼睛迷糊的掃過周遭,所有的意識也瞬間回籠,身側的床上空空的,阿染不在,她昨晚好象是吻他了,又好象沒有吻他,她昨晚喝多了,所有的記憶都是模糊不清的,像是發生了什麼,又像是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阿染……”低低一喚,他不在的感覺很不好,他去哪裡了?昨晚上他回去他自己租的地方了嗎?

忽而,視線中一大束的玫瑰花躍然眼前。

紅色的玫瑰,耀眼的插在一隻精緻的陶瓷花瓶裏,這花瓶是簇新的,不是她之前買的,這花,是阿染送給她的嗎?

喻色跳下了床,單脚興奮的跳過去,低頭嗅著花瓶裏的花,真香,真美,她愛慘了這火紅的玫瑰。

男人送女人紅玫瑰,那就代表他的心裡有她了。

阿染心裡有她了,只是,他不善於表達罷了,一定是這樣的。

這花,應該是一大早才買的,那就說明不久前阿染還在她的房間裏,可此時,這小房間裏真的沒有他的踪影,他去哪了?

喻色迫切的想要見到阿染,反正,她現在時時的都想要看見他,只要他在她的視野的範圍之內就好,“阿染……阿染……”又喚了兩聲,喻色走到了窗前,低頭往樓下望去,終於,那個高大的身影映入了眼簾,他應該是去買早餐了,他手裡那個袋子裝著的就是早餐的食物。

想著有一個男人大清早的起來去給自己買早餐,喻色就覺得幸福呢。

跳著到了門前,靜等著他回來。

喻色有種小媳婦等門的感覺,可是這感覺真的好溫馨好幸福。

先是開鎖的聲音,隨即,門慢慢的輕輕的被打開,像是門外的那個人很擔心發出聲音驚醒裡面睡著的人兒似的。

喻色的心底被甜蜜充斥著,他進來了,她人被開著的門擋在了門後。

喻色一動不動,可是心跳卻跳得非常之快,快的,彷彿要跳出胸腔一樣。

他轉頭了,似乎在發現床上沒了她之後眼神一頓,低低叫了一聲,“喻色……”此時,他的視線已經轉到了洗手間的方向,他以為她醒了後去了洗手間了呢。

喻色偷笑,然後,深呼吸再深呼吸,就在他莫名的看著洗手間等不到她的回應時,她小身子突的一串,然後,整個人都到了他的身後,惦起脚尖,小手一捂他的眼睛,然後,學著喜羊羊的聲音道:“猜猜我是誰?”

季唯衍低低一笑,卻沒有去掰她的小手,而是身子一彎,一隻手從後面一推,喻色頓時被迫的被他推落在了他的背上,他把她往上移了移,“喜羊羊快引路,灰太狼看不見了。”

這話,太喜感了,而且,特別的容易讓人相入非非,喻色也的確想多了,小臉貼在他的背上,輕嗅著他的氣息,“右拐,沙發到了。”

可他偏不,直直朝前走,然後,也不用她的提示,一歪身,他連著她兩個人一起倒在了大床上,他手上的早餐也落在了地板上,“不鬆手了?不想吃早餐了?”

喻色身子一歪,小手還在他的眼睛上,看著他的俊顏,她忍不住的就在他的臉上親了一下,“昨晚你是不是吻我了?”其實好象是她強吻他了,不過都關關係,她記不清了,就胡亂說吧。

“嗯。”不想,他居然承認了。

“那是不是說明你也喜歡我了?”喻色兩隻小手還捂著他的眼睛,她不敢讓他看著她呢,問出來的時候好象她很爽快,可實際上,她害羞著呢。

季唯衍靜靜的躺在床上,並沒有急著回答。

大床上,兩個人的呼吸輕輕淺淺,兩個人離得是如此的近。

喻色的心一下子慌了,他不回答,是不是就說明他並不喜歡她呢?

完了,她的表白又一次失敗了,她這是一廂情願了呢,也丟臉丟到家了。

“阿染,我是跟你開……”

“喻色,一會吃完了飯……”

兩個人異口同聲,突然間就一起開口了。

卻也是同一時間就停了下來。

“你先說。”喻色緊張,小嘴抿了抿,讓季唯衍先說。

“喻色,一會吃完了飯,我們好好談談,好嗎?”季唯衍低聲說道,想著他失去記憶的那段人生,他必須要與她講清楚,若是他以前真的有妻有兒,那到時誤了的就是兩個女人。

“好。”她說著,小手終於從他的眼睛上移開,他的整張臉也全部落入她的眸中,他的眼睛好大,眼睫毛也很長,可這一點也不影響他身上的陽剛之氣,“你買了什麼早餐?”為了緩解他沒回答自己的尷尬,喻色極自然的轉移了話題。

“包子,牛Nai,還有火腿,可以吃了,對了,你剛剛要跟我說什麼?”

喻色頓時又囧了,她能說她剛剛只不過是想對他說她問他的話只是開玩笑的嗎?

可,他說要吃過早餐後與她談談了,那是不是就說明一切還有轉機?

那她就不能先說出來她是開玩笑的,等他說出來之後她再决定要不要說,這樣,才不至於後悔,也多給自己留一條路。

“沒……沒什麼,我餓了,開飯吧。”

喻色能吃,而且從來都是想吃多少就多少,她不象時下的女生在沒有男人在的情况下是海吃海喝,可當有男人在場的時候就絕對是掖著藏著的極淑女的吃得很少,生怕落個貪吃的形象,可喻色不怕,反正她吃多少她身上都不長肉,她瘦著呢。

“好。”

季唯衍又煎了兩個蛋,不知是煤氣不好,還是其它的什麼原因,他這次煎的蛋糕有些焦,喻色也不挑,搶過來一個,大口的吃著,兩三下就解决了。

她這個人就是這樣,越是緊張,就越是想吃東西。

兩人份的早餐,什麼都是兩個,就象是情侶套餐一樣,以前他初初搬來的時候,什麼都是她來準備,現在,換他來照顧她了,果然是應了那句老話‘風水輪流轉’。

喻色很快就吃光了自己的早餐,就連牛Nai也喝了個一乾二淨,兩手撐在臉頰上,她看著他吃,等他吃完,他們就可以進行一次聊天了。

喻色有些期待他即將要對她說的話,可同時又害怕他要說的事情。

終於,季唯衍吃完了,喻色著急的扯過紙巾遞過去,“說吧,你要跟我談什麼?”他再不說,她緊張的要暈過去了,整個人都處於緊崩的狀態。

“你去沙發上等我,我收拾了桌子就過去。”不想,她急季唯衍可不急,愣是把她抱到了沙發上坐好,然後去收拾桌子了。

喻色小手握成了拳,他越是不想說的往後拖延,她越是緊張。

是死是活趕緊給她個結果好了,再折磨下去,她想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耐著Xing子終於等到季唯衍收拾好了一切,他沏了兩杯一沖既得的咖啡,頓時,咖啡飄滿室,香香的,也薰著整個小房間裏也飄蕩起了浪漫的情懷,很容易攪起女孩如夢的感覺。

“喝吧,這個味道不錯。”

喻色拿起杯子,小小的啜飲了一口,“啥時候買的?”問完,她想咬掉自己的舌頭,讓他說正事好了,她說起這咖啡幹嗎。

“哦,早上買花的時候順便買了幾包,先嘗一嘗,若是你喜歡,就再去買些。”這是他的習慣,不想太浪費,喜歡就多買,不喜歡就不買,凡事,先試過了再决定。

“好喝。”喻色一點也不吝嗇自己的讚美,對於絕少喝咖啡的她來說,她根本不懂咖啡的好壞來,反正,她不討厭咖啡這種飲料。

“行,晚點我多買些放在家裡,你想喝的時候就喝。”

這,越扯越遠了。

喻色這次沒吭聲,只等著他把話題回歸到正路上來。

終於,季唯衍開口了,“喻色,有件事我想要先跟你說明一下,我失去記憶你是知道的,所以,我不確定我以前有沒有成過婚有沒有兒女,所以,跟你在一起,我怕我將來委屈了你也唐突了你。”

喻色猛的抬頭,原來,他擔心的一直是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