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番外:染色合體(3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4:08
A+ A- 關燈 聽書

“可以走了嗎?”季唯衍悄無聲息的停在喻色的身側,喻色嚇了一跳,急忙收回看著洛嘉旭的眼神,“買好了?”

“好了,可以回家了嗎?”

“可以。”喻色應,卻頓時就覺得她和他這樣的對話怎麼那麼象男人和小媳婦的對話呢,他放好了菜,也騎上了機車。

風中,載著她直奔她的小家。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卻,不是他的。

……

熟悉的小屋。

熟悉的一桌一椅,還有那張阿染買的床,推門而入的時候,喻色猛的掙開季唯衍,單腳著地,然後蹦跳著就進了房間,一頭栽倒在床上,再歪頭看正怔怔站在門前的季唯衍,“喂,快去拿菜,我餓了。”迫不及待的要吃他炒的菜,記得她過生日的那天他就為她炒菜了呢。

也是這個時候,她小手突的捂上了鼻子,“什麼味道?”一股子剩飯剩菜餿了的味道,很濃很濃。

季唯衍尷尬了,那天他離開的時候就把剩下的飯菜全都丟進了垃圾袋,結果,忘記帶出去了,“沒……沒什麼。”站在門前的他長臂一探,拎起那個滿是异味的垃圾袋就往門外走去,“我去拿菜。”才抱了喻色上來,所以菜還在機車上。

“喂,裡面是什麼?”喻色低喊,同時腦子裏也在不住的回想那天晚上之前的清晨他們都約定了什麼。

她說,要他賠給她一個生日的。

那天晚上他一定又做了菜買了蛋糕,暈啦,她可真是健忘,早就把那個約定給忘記了。

喻色直敲頭,恨不得敲昏自己,她真不好,有了約卻放了人家鴿子,那天晚上,做了菜又買了蛋糕的阿染一定很落寞。

喻色環顧四周,忽而,桌子上的一張紙條落入了眼中,她伸手就去拿,可,紙條才入手,門就再度開了,“喻色,我……”季唯衍去而複返,此時正盯著她手裡的那張字條,“給我。”他朝她奔來,伸手就要奪走她才拿到的還沒來得及看的字條。

喻色小手一閃,“等我看過了再給。”

“別看了,是沒用的廢紙條。”眼看著她不給他而是緊緊的攥在手心裏,季唯衍急了,大手包裹住她的小手,就是不許她打開來看,“給我,乖,聽話。”

喻色皺眉了,眨著大眼睛,哀怨的看著他,“難不成是我不在家的時候,你領了什麼不相干的女人回來寫給人家的情書?”

季唯衍緊攥著她小手的大手在她眼神的控訴下終於緩緩鬆開,“我去取菜了。”說完,他轉身就走,這一次,應該是會取到菜再回來了吧。

喻色也不理他,滿懷期待的鬆開了小手,手心裏的紙條早就在兩個人的撕扯中成了一小團,她仔細的認認真真的打開了紙條,幾個字躍然眼前。

“回來給我電話。”

簡單。

直接。

是阿染的字。

龍飛鳳舞中帶著男人陽剛的味道。

原來,他不是不想給她電話,而是,根本打不通,對了,她的手機丟了,他怎麼能打通呢?他以為她會回來所以就沒有撥她公司的電話吧。

原來,她等著他的電話的時候,他也在等她的電話。

是她不好,她有他的號碼,可他沒有她的新號碼呢。

而且,她還沒回家。

他一定很傷心吧。

喻色“蹭”的就跳下了床,打開臨時衣櫃,果然,他的衣服都不在了。

也許就是因為她徹夜不歸她不回他電話他才搬走的。

小房間裏,屬於他的東西都拿走了。

比如牙缸牙刷,那些,都是情侶款的,這看著沒了一個,那種感覺怪怪的。

喻色心裡不自在了。

是她不好。

若是她的錯,那她道歉。

人不怕犯錯,就怕有錯不改,那就無可救藥了。

一隻腳金雞獨立,喻色累了,蹦跳著回到床上,徐徐躺下時,手裡那張紙條又成了一小團,她緊緊攥著。

他想她回他電話。

那就證明他是在意她的。

一直都在意。

就象是在手機裏一聽到她出事了,他就立刻去救她一樣。

他騎機車去救她的時候,就象是中世紀的王子,帥呆了。

就在喻色沉浸在阿染寫的字條中的時候,手機又響了。

喻色瞄了一眼,隨即皺眉接起,“洛嘉旭,你又要幹嗎?”若不是他離開菜市場的時候看起來特別的憔悴,她都懶著理他,若不是他,她也不至於現在這樣慘,受傷了呢。

“他不是你哥們,是不是?你別騙我了,喻色,你喜歡他是不是?”

喻色想起上一次洛嘉旭遇見阿染時她睹氣說阿染是哥們,那會子,兩個人正杠著呢,可這會兒,一時之間她也不知要怎麼解釋,抿抿唇,才要開口時,房門就被推開了,“喻色……”季唯衍才喚了一聲就發現喻色正拿著手機貼著耳朵聽電話呢。

她在接電話,“你忙,我來摘菜,今晚我煮。”

“他在你家裡?”季唯衍的男聲透過聽筒傳到了洛嘉旭的耳朵裏,他一下子炸毛了,“喻色,我就說你騙我,你們根本就不是什麼哥們,不然,哪有男人和女人稱兄道妹的,更沒有男人女人住一起的,你給我坦白交待,你和他,到底是什麼關係?”

如吼的聲音,彷彿要殺人一樣。

他炸什麼毛呢?

他又不是她的誰。

“姓洛的,上班在公司你可以管得著我,下了班了我回了家,你管不著我。”說完,喻色掛斷,氣得直接就把洛嘉旭的號碼移到了黑名單,她氣壞了。

“怎麼了?”感受到身後先吼了一句然後就沒了聲音,季唯衍一邊摘菜一邊問道。

喻色不吭聲,氣鼓鼓的躺在那裡看著棚頂,她想殺了洛嘉旭。

“喻色,別這樣,生氣對身體很不好的,再者,因為別人的話而生氣而傷了身體那不值得,你是大人了,要學會分辯是非,學會聽言善辯,不要動不動就生氣,那是小孩子的心Xing呢。”

“討厭討厭你討厭,我不要你們管我,怎麼誰都要管著我呢?我就小孩子了,我就長不大了,你管不著。”喻色脾氣暴躁起來了,一激動對季唯衍也吼了起來。

季唯衍抬頭看了一眼氣得小臉漲得通紅的喻色,溫溫的一笑,不說話了。

他開始洗菜,切菜,然後炒菜,動作不是很熟練,不過房間裏很快傳來的香味卻慢慢的消散了喻色心底時的鬱結,果然是他越勸她越起勁,他不勸了,她的氣就散了些。

“好了,吃飯吧。”煮好飯炒好菜,再一一的擺到桌子上,四菜一湯,比她從前煮的要好多了,有肉呢,喻色一掃剛剛心底裏的陰霾,“我要吃你買的蛋糕。”剛剛的垃圾袋裏有蛋糕的,那麼大個盒子,她眼睛不瞎,看得真真的,想著自己曾經浪費他買的兩個蛋糕,就歉然呢。

“現在?”季唯衍看看才炒好的菜,這不吃就冷了,冷了就不好吃了,什麼菜都是才出鍋的好吃,放久了都不好吃,他煮菜的菜齡不長,可是吃菜的年頭就是很久了,沒了以前的記憶,可是對這些個他卻是有感覺的。

“嗯,現在,快點喲,我餓了,你快去下樓買。”她催著他,小女孩般的撒著嬌。

喻色的樣子喻色的聲音,讓季唯衍沒轍了,“不用,我打個電話讓人送過來,估計我們吃了飯也就到了,剛剛好。”

“嗯,那就這樣,你打吧。”喻色也不先吃,就看著他手裡的手機,彷彿他要是不打電話訂蛋糕她就連飯也不吃了似的。

季唯衍這才翻看起手機,很快翻到一組號碼撥了出去,也訂了一個足够兩個人吃的蛋糕,才要掛斷,喻色在那邊叫,“我要草莓的。”她就喜歡吃草莓,怎麼吃也吃不够。

“好啦。”季唯衍點了一個草莓蛋糕,這才抱著喻色坐到了餐桌前,“吃飯吧。”

喻色滿意的看著桌子上的菜,有糖醋排骨,紅燒獅子頭,清蒸魚,還有一盤魚香茄子,“網上學的?”

“嗯。”

喻色拿起筷子就要吃,忽而,筷子被摁住了,“等等,還有兩個菜,差點忘啦。”

“六個?”

“嗯,補給你的生日餐,六六大順,喻色小朋友又長了一歲,也長大了,以後要有大人的樣子了。”

“我早就大人了,你才小朋友呢。”眼看著季唯衍又變出了兩道菜,原來是一盤撕好的鹵鴨,還有一盤鹽水蝦。”她這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煮的蝦,變魔術一樣。

喻色又拿起了筷子,可又要吃,又被季唯衍給摁住了,“等等。”

“幹嗎?還有什麼節目?你快點上來。”

季唯衍拎過了一個袋子,打開,拿出兩個小型高腳杯,再放上一瓶紅酒,啟開蓋子,酒液緩緩注入酒杯,一杯推到她的面前,一杯拿在手中,“來,先祝你生日快樂,我先幹一杯。”說完,季唯衍一仰而盡。

喻色也不含糊,哪裡肯輸給季唯衍,一仰脖,也幹了。

“喂,你慢點,這酒的後勁很足,會上頭的。”

喻色嘻嘻一笑,“不怕,我在自己家裡,喝多了也不怕,有你照顧我呢。”

那啥,這喝酒了,想不想發生點什麼?^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