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4章番外:染色合體(3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3:45
A+ A- 關燈 聽書

門裡門外,本來也沒什麼的。

可喻色坐在馬桶上愣是解不出來。

深呼吸了一次次,才終於解放了。

坐著輪椅出去的時候,工作室裏已經熱鬧了起來,是送辦公傢俱的,“喻染,什麼時候正式開業?”

“下周一。”

“就你一個人?”

“我和梅琴,另外還招了兩個。”

喻色很想說她也想來幫忙,可他都不邀請她,她要是自己吵著過來,就有些怪怪了。

“你的大班椅不錯,真皮的?”喻色好奇的看著工人才搬進來的超大的大班椅,一看就是價值不菲。

“嗯,是的。”

“就用那七千多塊賺的?”阿染好厲害呀,五百塊變七千多,如今七千多不止是給她買了輪椅還買了機車,現在,還租了這間辦公室,還買了辦公傢俱呢。

“So,這些都是你的功勞。”季唯衍輕聲說出,卻是他的真心話,若初初沒有她的五百塊,他變不成如今這麼多。

喻色才想說話,季唯衍的手機就響了,看了看號碼,他隨即接起,邊說話邊去了陽臺。

喻色笨拙的轉動著輪椅也朝陽臺而去,她想畫畫,畫畫的感覺太美。

“溫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喻色還沒進去陽臺,季唯衍的聲音就冷冽傳來。

“……”

“因為利益而捆綁的婚姻,溫先生覺得您的女兒將來會幸福嗎?溫簡是您的獨生女兒,還是請您站在她幸福的立場上考慮清楚,言盡於此,溫先生自己決斷,再見。”

喻色轉著輪椅的手早就停下了,眨吧著大眼睛,原來他是在為她的事情而忙碌著。

當沒聽見,她移過去,拿起筆,繼續開始她的壁畫。

她畫得可能不如工作室內的畫師所畫的,可她喜歡。

“洛嘉旭在到處找你,已經驚動了警方,昨晚的事情他報警了,喻色,你打個電話給他吧。”季唯衍平靜的說著時,手機已經揣了起來,也拿起了畫筆,就在她的身側畫了起來。

“他報警了?”這個笨小子,她又沒事,他報什麼警,那不是把事情鬧大了嗎?

“嗯,不過這樣也好,至少溫家的那個女兒溫簡知道收斂些,這樣才不會再對你不利。”

道理是這樣沒錯,可她這樣會不會一下子出名了?

這名,她可不想出。

拿出手機,又是幾個未接電話,她才想起自己忘記把靜音改過來了。

“小凡,找我?”洛嘉旭的她可以不回,可是孟小凡的她不能不回。

“你沒事吧?”孟小凡劈頭問過來的就是這一句。

喻色心頭一暖,“沒事。”被人關心的感覺真好。

“這都轟動了,不然我還不知道呢,喻色,你現在在哪兒?我去看看你才放心。”

“我和阿染在一起,在畫畫,呵呵,我很喜歡,改天再見,到時我約你吧。”委婉的拒絕,她今天誰也不想見,反正阿染已經替她安排了一切,她樂得輕閒的畫畫,多好呢。

“喻色,嘉旭他……”

“我這就給他打電話,回見。”喻色說完就掛斷了,或者,別人的話她不想聽,可是阿染讓她打了,那就一定要打。

他在畫畫,她看著他拿著畫筆一點點描驀著藍天白雲的姿勢,專注而好看,手機裏的鈴聲忽而轉為低沉而沙啞的男聲,“喻色,你終於肯理我了,對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沒有好好保護你,你在哪裡?你告訴我,我馬上去接你,你別不理我……”

聽著洛嘉旭連珠炮似的道歉,喻色也有些歉然,他應該是太擔心她了,以至於,不過是經過了一夜一天,整個人的聲音聽起來彷彿蒼老了許多似的,“嘉旭,我很好,過兩天就去上班,你也好好的,不用擔心我。”

“我要見你。”

“我現在有點忙,我答應你,過幾天真的去上班,這還不行嗎?要不然,我以後也不去你們公司上班了。”

“好,好好,不過,不許過很多天,最多兩天,好不好?”略略祈求的男聲,這似乎是洛嘉旭第一次這樣的求著她。

“好吧,不過你不用這樣緊張,我是真的沒事的,拜拜,我忙著呢。”喻色說完就掛斷了,要是阿染留她上班她就不用去洛嘉旭的公司了,可他不留,那與其它的工作比起來,她還是比較喜歡那份錄入的工作,這是她生平第一次走入職場,不想就這麼放弃了,這份工作的經歷會對她以後的工作有很大幫助。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兩個人安安靜靜的畫著,天快黑的時候,終於大功告成。

喻色興奮的左看右看,雖然不是特別好,可她就是喜歡,“阿染,你會留下來嗎?”跟辦公室裏的畫師比起來,她畫的那就是小兒科。

“會,這也有我的功勞。”

“那是。”伸了個懶腰,拿著筆舉了一天,喻色累得腰酸背痛,“阿染,我們可以回家了嗎?”

“好。”收拾整理了一下畫筆和東西,季唯衍便將工作室交給了師傅們,推著喻色進了電梯,很快就出了塔樓。

夜要來了,海風吹拂而來,那股子海的氣息特別的濃郁,“阿染,我們去買菜吧。”

“好。”抱著她坐上了機車,再把輪椅折疊了綁在機車上,他們雖然沒有小車,可他這機車功能齊全,無所不能,載著她便往以前經常去的那個市場而去。

到了,喻色要去買菜,季唯衍封锁了,“我去,你脚不方便,不然我還要再綁一次輪椅。”

是的呀,綁起來也挺麻煩的,“那你快去快回,我在這裡等你。”正是要煮晚飯的時間,人挺多的,大叔欧巴桑拎著菜進進出出,季唯衍進去了菜市場,喻色看著他的背影就覺得甜甜蜜蜜的,很舒坦。

“你男朋友不錯,很棒的小夥。”路過的欧巴桑笑咪咪的調侃她。

喻色也不解釋,“還好。”

“可要抓牢了,這年頭看著穩重的小夥可真是越來越少了。”

“知道啦。”

喻色甜甜的遠遠看著買菜的季唯衍,越看越是順眼。

忽而,身前多了一道影子,直直的斜灑在地上,柱子上,人身上。

喻色倏的轉身,才亮起的路燈下,洛嘉旭憔悴的站在那裡,身上的衣服還是昨晚上他們出來別墅時穿的那一套,應該是一夜未睡,所以他的眼睛看起來全都是血絲加黑眼圈,下巴上的胡渣也冒出來了,青青的一片,顯得他彷彿一下子蒼老了十幾歲一樣。

他靜靜的站在路燈下,一動不動的看著正騎在機車上的她,那如炬的目光讓喻色很不自在,“喂,你怎麼來了?”喻色那只沒受傷的脚便著了地,想要過去與他打個招呼,這樣的洛嘉旭是她所從來也沒有見過的,他的樣子讓她擔心了。

“別動。”不想,洛嘉旭箭一般的射過來,一下子摁住了她的身體,“受傷了還逞能。”

好吧,那她不動了,她也想腳傷早些好,這樣就可以上班了。

洛嘉旭透過她的肩膀看向菜市場裏那個正買菜的高大身影,“他是誰?”

“我……我……”喻色一下子不知道怎麼形容她和阿染的關係了,不是男朋友不是戀人,可也不是親人。

“到底是誰?你喜歡他,是不是?”

喻色眉毛一挑,“洛嘉旭,我喜歡誰不用你管吧,我們兩個不過是同學關係,是不是?”

摁著她肩膀的大手一頓,洛嘉旭痛苦的皺了皺眉頭,是呀,他有什麼權力過問她的私生活,他從來也不是她的什麼人,“後天,能去上班嗎?”感受到周遭不住看過來的那目光,他有些受不了的只想馬上逃離這個地方。

“後天?”喻色低頭看了看自己受傷的脚,“不知道能不能走喲。”

“那就帶上輪椅。”

“喂,你是資本家嗎?”她都受傷了,他還這樣強迫她上班。

洛嘉旭突的笑了,這就是他心中的喻色,永遠的單純可愛,他哪裡是資本家呢,他不過是想要天天看見她罷了,而且,還要以一個非常正當的理由,所以,只要她上班,他就可以天天看見她了。

“到時給你雙薪,還補償你醫藥費,這總行了吧?”

“補償多少?我可沒有醫院裏醫生開具的證明。”她沒去醫院,全程都是阿染為她處理的。

洛嘉旭差點想說‘多少都行’,可隨即就收了口,喻色是什麼人什麼脾氣他太清楚了,“你花了多少錢告訴我,我直接給你報帳。”

“好吧,這還差不多,後天我就去上班。”雙薪呢,她這還是為他受的傷,多少有點工傷的意味吧,其實很疼的。

“少爺,先生家後催著呢,走吧。”路邊,一個保鏢跟了過來,催促著洛嘉旭趕緊離開,喻色這才看到停在路口的那輛黑色賓利,那部車就代表一個世界,那是她這樣的小人物永遠也走不進去的世界。

“嘉旭,再見。”

“再見。”洛嘉旭又看了她一眼,這才不情不願的轉身走了。

市場裏,季唯衍也拎著菜朝著這邊走來,他已經看到洛嘉旭了,有些沒想到這小子還能找到這裡來,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看來,並不只是一個繡花枕頭,還是有些本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