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番外:染色合體(2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2:36
A+ A- 關燈 聽書

房間裏安靜了足有一分鐘。

靜的,只有兩個人低低淺淺的呼吸聲。

最終,季唯衍轉身,大步朝房門走去,一邊走一邊低聲道:“明早我過來接你。”

喻色沒吭聲,他愛來不愛。

這世界,誰離了誰地球都一樣的轉。

她無父無母,也活到了今天。

沒人疼她,她自己疼自己就好了。

房門關上了。

原本兩個人的空間現在只剩下她一個人了。

很累。

很困。

可是喻色睡不著。

爬起來下床單腳跳著往洗手間而去,進了洗手間擰了毛巾有些費力的擦了擦身體,這才舒服了些。

可人,卻更精神了。

開了電視,有一眼沒一眼的看著,可電視裏具體演什麼,她根本不知道。

時間,突然間變得特別的難挨。

第一次的,睡不著的她大腦一片空白,什麼也沒想,就只是呆呆的看著電視。

忽而,手機響了。

震耳的鈴聲突兀在小房間裏,喻色這才清醒了些,迷朦的拿過手機,當看到手機荧幕的那一個“旭”字時,她竟是不知這電話是要接還是不要接?

洛嘉旭早就與她說過溫簡要對她不利的,其實從頭到尾,洛嘉旭並沒有欺瞞她。

可是,此刻看到他的電話,下意識的,她不想接。

指尖輕輕一摁,喻色掛斷了。

然後,關機。

熄燈,睡不著也要睡。

迷迷糊糊的,喻色到底睡著了,只是,怎麼也睡不踏實。

喻色一直在做夢,夢裏被人追殺,她拼命的跑拼命的跑,可到底還是沒有逃跑成功,被兩個漢子扭送著推到了溫簡的面前,溫簡狠狠的踢她狠狠的罵她,可她的嘴被堵著人被綁著,她根本無力還擊。

很疼。

也更委屈。

都是為了洛嘉旭,她受了多大的委屈。

喻色真想罵人。

睡著的她一身的汗,小嘴嘟囔著,不停的在那張小床上滾來滾去。

忽而,身子被輕輕一擁,瞬間落入了一個厚實的胸膛,喻色就彷彿回到了自己的小出租屋似的,下意識的就往身邊的男人身上窩去,人窩在他的懷裡,如小猫一樣,惡夢也終於去了,她踏實的睡著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旁,摟著她的男人一邊輕輕的拍著她的背,一邊悄悄拿起她放在枕頭邊的手機。

他回去了出租屋,卻怎麼也不放心,可發給她的簡訊沒人回,他打給她才知道她手機關機了。

那時心一凜,他緊張了。

他記得她的手機還有兩格電,他離開前看過的,所以,這個點關機很不正常。

難道是溫簡的人找到了喻色?

所以關了她的手機?

再也躺不安穩,季唯衍下了床就騎著機車在這一個晚上第二次的來到了小旅舘。

服務生認識他,象他這樣的惹眼的男人,只要見過一面,就沒人會忘記,况且房款還是他交的,所以便殷勤的遞上了門卡,隨他上樓去了。

結果,季唯衍一進了房間,看到的就是正做惡夢的喻色,他輕輕喚她也不醒,眼看著睡夢中的她額頭都是冷汗,就輕輕環住了她。

喻色現在終於乖了,也睡得香了。

若她沒有睡著,他會問她為什麼關機的,可是現在,他有些捨不得叫醒她了。

打開她的手機,很快就顯示出了荧幕,當看到荧幕上顯示的一個拒接電話的呢稱時,他是衝突的,她不接洛嘉旭的電話他是高興的,可是那一個‘旭’字的昵稱,又讓他不喜歡。

兩格電,滿滿的還在。

那就說明她是不想接洛嘉旭的電話才關的手機了。

那是一種季唯衍也理不清楚的心情,只是輕摟著懷裡的小女人,嗅著她身上的清香,這一晚,他到底還是與她睡在一個房間也睡在一處了。

生物鐘准準時的喚醒了季唯衍,他眼開眼睛,才要起床,突然間停住了所有的動作。

天亮了。

陽光透過窗簾溫柔的灑進室內,空調讓房間裏不冷不熱,正是適宜睡眠的溫度。

喻色整個人都沐浴在陽光中,乖乖的如小猫般的睡在他的懷裡,兩條雪白的藕臂不知是什麼時候,居然摟上了他的頸項,一條腿也搭在他的腿上,她整個人幾乎有一半在他的身上壓著。

只是她很輕,所以,他居然沒有感覺到。

想動,又怕驚醒了睡得香酣的她。

昨晚上她一定是被溫簡的人給嚇壞了,不然,也不會晚上做惡夢了。

他靜靜的躺在原處,第一次在清晨醒來沒有馬上起床,而是靜靜的看著身邊的喻色,她臉上淺淺的絨毛在陽光的照射下清醒可見,就象是個小嬰兒一樣,唇角還掛著微笑,顯得特別的可愛。

她是大人了,可還是長不大。

就這樣,一個睡著一個看著,可是時間卻過的非常的快。

一轉眼,一個小時過去了。

季唯衍眉頭微皺,他從來也沒有這麼晚起床過,之前每一天的這個點,他早就已經起來工作了。

自己的工作室千頭萬緒,又只有梅琴一個人幫他,他真的很忙,恨不得把一天的二十四小時變成四十八小時來支配。

可看著喻色沉靜的睡顏,他卻到底還是沒有起來。

他給了自己一個理由,她昨晚累壞了嚇壞了,就讓她好好睡一覺,千萬別吵醒她了。

然,這只是他自己的想法。

他的想法是好的,可現實卻一點也不支持他想要的溫馨。

手機鈴聲就在這晨光裏乍然響在小房間裏。

季唯衍才要去拿手機摁斷,喻色卻激欞一下就睜開了眼睛,小手迷糊的揉了揉,然後,一下子看到自己與季唯衍此時的狀況,她有些懵,腦筋也轉不過來了,“阿染,你昨晚沒走,是不是?”她記得他是離開了的,她還自己一個人看了好長時間的電視呢,可這會他就在她身邊。

季唯衍敲了敲迷糊的小女人的額頭,“嗯。”

喻色頓時笑了,“我說我怎麼睡得這麼舒服呢……”忽而,她頓住了,垂下眼瞼,低低的道,“你……你起開。”他們兩個現在貼在一起的姿勢實在是太過那啥了,她臉紅了。

喻色的這一反應盡收季唯衍的眼底,也是這個時候他才發現了自己的異樣。

不由得也不好意思了。

這似乎是他第一次在喻色面前不好意思。

即便他們初初見面時她給他擦身他也沒有覺得不好意思。

都說清晨是男人荷爾蒙最旺盛的時間點,他今天算是體驗到了。

喻色是感受到了他的變化,所以才讓他起開的。

“好。”他低應了一起,可躺在床上卻沒有動,她兩隻手還摟著他呢,那條放在他腿上的細白的腿也絲毫沒有拿下去的意思,他要怎麼動?這應該是她先動,然後他再動吧。

他說完了‘好’字,卻頓了足有三秒鐘還沒動,喻色這才反應過來自己還八爪魚般的鉗著阿染呢,頓時,手松,腿移,眨眼間就從他的身上移開來,可這一移,她忘記了很重要的一項內容,她脚上有傷,“啊……”碰到了傷處,疼得她小臉都紫了。

“怎麼這麼不小心?”季唯衍俐落的起身,抓起了她的小腿便開始察看起她的傷處來,看到沒有血滲出來,他松了一口氣,“再消毒一下重新上藥吧,這樣才好的快。”

“我自己來吧。”喻色覺得自己太沒用了,總是如個小孩子似的出狀況。

“我來。”他還是兩個字,然後,就去洗手間端水了。

床上,就象昨晚一樣,又只留下了喻色一個人。

她聽著洗手間裏的水聲淅瀝,想著一睜開眼睛就能看見他的感覺真好,怪不得這幾天每天醒過來就覺得哪裡不對呢。

原來,她是習慣了每天與他一起睡,醒來也能看見他。

大概是水溫不够,他還沒有出來。

喻色突的想起吵醒她的手機鈴聲,想也沒想的就拿過了他的手機,眸光一瞟間,原來是梅琴打過來的。

不過,他給掛斷了呢。

想著這個,喻色心情大好,就連脚也不覺得疼了。

“阿染,今晚我們真的能回家嗎?”

“嗯,你能。”洗手間裏傳來他低低的聲音,讓喻色又開始不自覺的猜想他現在住哪裡了,最好沒找到,這樣,她就開心了,反正,她其實是不想他搬出去的,兩個人一起,省房租呢。

“你找到房子了?”

只是下意識的問他,畢竟他是說他要搬出去的,沒想到,季唯衍居然就悶悶的應了她一聲,“嗯。”

“哪裡的房子?”兩個人,一個在洗手間,一個在房間裏,就透過淅瀝的水聲一問一應了起來。

“過兩天你就知道了。”季唯衍低聲說過,人已經端了水走了出來,水放下就握住了她的小脚,“忍一忍就好了。”他的住處就在她的樓上,只要她回去了,不超過兩天一定知道。

“喂,你就告訴我嗎,快說。”喻色卻不肯了,一定要知道,雖然心裡失落,可他不接梅琴的電話就證明她比梅琴在他心裡更重要呢,這個高興點比起其它的都讓她開心。

小姑娘情動了,可,自己居然還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