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女人送上門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1:11
A+ A- 關燈 聽書

“什麼迫你撤訴?”還有她在迷天贏的錢,原來不是自己運氣好,而是江君越在暗中幫忙?

藍景伊迷糊了。

“你自己看。”陸文濤隨手遞上他的手機,那是藍景伊很熟悉的一款手機,只是從前多得是看到,這似乎是第一次親手拿到陸文濤的手機。

已經打開的荧幕上正撥放著一段視頻,衛生棉,全都是衛生棉,被撕了包裝的熟悉的衛生棉,她靜靜的看著,怔住了。

那些衛生棉應該是那天江君越從量販店裏帶走的,也是陸文濤讓人撕壞包裝的衛生棉,想不到,居然被製成了一個視頻,那一袋袋的衛生棉被鋪成了鏡框的樣子,而‘鏡框’裏居然是動感十足的畫面,正是陸文濤帶人在量販店搗亂的鏡頭,整個視頻用了一個極為醒目的標題:摒弃惡霸行為,從人人做起。

居然是一個文宣視頻。

藍景伊突然間就明白了過來,怪不得那天在法庭上陸文濤撤訴了,原來是因為收到了這個視頻而被迫撤訴的。

江君越,他到底為她做了多少?

藍景伊轉身就沖出了媽***病房,護士站裡交待了一聲便跑出了醫院,那個男人,他什麼要求也沒有,只是,無端的為她做了這些,甚至,這些日子以來再也沒有提起過讓她做他的女人這件事了。

可,就象是陸文濤所說的,若無所圖,他為什麼要做這些?

清晨的大馬路讓計程車暢通無阻,很快就到了小公寓的樓下,藍景伊也不知道她這是怎麼了,反正,她就是來了。

她想見他,至少,要跟他說一聲謝謝。

可是,這念頭一閃又頓住了,都說大恩不言謝,她好象又不能說謝他。

伸手要敲門,才想起這個點正是他睡覺的時間,想了一想,人便靠在了門框上,這時候,藍景伊才發覺自己來這裡有點突兀了。

可,身子還沒靠穩,身上的手機就響了,她低頭看下去,只兩個字的簡訊:“進來。”

呃,難不成江君越有**眼?居然知道她來了?

藍景伊一咬牙,他這是耍她呢,門鎖著讓她如何進去,指尖翻飛,回了四個字的簡訊:“門鎖著呢。”

“密碼鎖,你按下密碼就可以了。”

有這麼懶的主人嗎,江君越真是開天闢地頭一個,下床開個門能累死他?

“我不知道密碼,你開門。”突然間的,就想要見到他,很想很想,一想起迷天會所裏自己贏的那些錢,藍景伊的心真的不淡定了,一股子暖暖的氣息拂遍全身,原來,這世上還有一個人在悄悄的對她好。

十幾天不見了,這會兒,她居然好象有點想他了。

“你猜?”

“猜不到。”她又不是他肚子裏的蛔蟲,哪裡能猜到他設定的密碼。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可,這一次她的簡訊回過去,那邊卻半天都沒回過來,低頭看著手機,真不知道這男人又要玩什麼花樣。

就在藍景伊以為他又不想理自己的時候,手機的簡訊提示音終於又響了,“自己的生日知道吧?”

藍景伊什麼也沒想的就按下了自己的生日,六位數,“哢嗒”一聲,門鎖開了,人直沖向他的臥室,一邊推門一邊道:“小傾傾,你神經病呀,幹碼用我的生日做密碼?”

“閉嘴,吵死了。”迎面的床上,江君越一個翻身,這一翻,剛好把身上的空調被給翻開了,露出他精健的身體,“藍景伊,有沒有人教過你,進男人的臥室要先敲門?”也許是才醒來的緣故,江君越神態慵懶的躺在床上,全身上下只著一件黑色小褲,蜂腰窄臀寬肩,標準的黃金倒三角比例再配上那一張如妖孽一樣的臉,這一刻的江君越很惹人眼球。

只瞄了一眼,藍景伊就垂下了頭,“誰讓你用我生日做密碼的?”

“你去問蔣翰,密碼鎖他弄的。”江君越卻無視藍景伊的存在,大大方方的下了床,就只穿著那一條小褲走向臥室的衛生間。

藍景伊眼看著江君越就要走進去了,這才小小聲的在他身後道:“那個,我再也不去迷天會所了,以後,你……”

“你去不去那裡關我什麼事?要是沒其它的事兒,你走吧,一大早的,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江君越,你什麼態度,我這不是有事才來的嗎?你要是不願意我來,那我現在就走。”轉身就走,欠他的太多,她現在就是把自己賣了也還不起,也只能來日方長了。

身後,靜靜的,藍景伊兩三步就出了江君越的臥室,他不理她,可是,她卻也沒真的生氣,一想起他這些日子為她所做的一切,心,都是甜甜的,彷彿在這個世上再也不孤單了一樣,其實,一直有一個人再陪著她走過這段煎熬。

“啊……”可是下一秒鐘,藍景伊整個人便被人從身後抱住,熟悉的男Xing氣息席捲了她的神經,“小傾傾,你要幹嗎?”嗅著他身上自然而然散發出來的味道,她的心如小鹿一樣亂跳著,有點慌,有點亂。

“嘭”,身體被男人的身體帶著一起倒在了一旁的沙發上,唇上一熱一濕,就在清晨的陽光裏,他在她耳邊呢喃,“別怪我,是你自己送上門來的。”

“唔……唔唔……”等到藍景伊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起開。”

藍景伊試圖推開身上的男人,可,別看江君越跟型男有斷距離,但是,他身上的肌肉卻是有暴發力的,無論藍景伊怎麼拼命怎麼使力全都沒用,可以用撼不到分毫來形容。

越是推搡,心底裏的那份不安越强烈,她和他的第一次也是她生命中的第一次,那一次她不怪他,因為,是她在網上買錯了藥,但是這一次,她不想再被他欺負了,她不想走藍晴的前車之鑒,交際花再出名,可是,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

眼看著怎麼也推不開江君越,就在江君越移開了唇往下滑去的時候,藍景伊低頭一咬,這一咬她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啊……”江君越出於本能的原始的叫了一聲,很疼,能不疼嗎,這一咬下來,他肩膀上被撕開了一道口子,兩排牙印上血淋淋的,看上去甚至於有點滲人。

就趁著江君越吃疼愣神的功夫,藍景伊終於推開了江君越,狼狽的從沙發上爬起來,氣喘吁吁的朝著小公寓的門前奔去,只想馬上的離開江君越。

可是,幾乎被耗盡力氣的她怎麼也快不過江君越,他疼的只是肩膀,男人的力氣讓他如豹子一樣的再次沖向藍景伊,兩個人一起撕打在地毯上,從東滾到西,再從西滾到東,藍景伊的長髮散亂在身前身後,終於,經過了十幾分鐘的撕打,她還是被江君越給牢牢的釘在了地毯上。

茶几上,那條小褲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飛上去的,此時正乖乖的趴在那裡看著地毯上的男人和女人,而男人的身上赫然是一道道的血痕,那是女人的指甲劃過後的產物。

“唔,江君越,你根本就是個大灰狼。”她還在推他,就如同一隻困獸一般。

“乖,別怕,把你自己交給我就好。”江君越一邊在奮力的壓制著她的身體,一邊卻在氣喘吁吁中放輕了聲音,低柔的哄著她。

“不要,你放開我,你這個混蛋。”藍景伊還在掙扎,“啊……”她失聲驚叫,這一刻的她嚇壞了,第一次的經歷她已記不得多少了,那晚上吃了迷Chun的她全都被藥Xing所支配著,具體的做了什麼她真的記不清楚,事後,只知道自己的第一次沒了。

“別怕,乖。”不顧她牙齒的狠戾,他的吻輕柔的落在她的唇上,只想以吻來緩解她的緊張。

可是,回應他的是腥鹹的味道,她又開始咬他了。

疼痛依舊,他卻全然不管,任由著身下的女人在他的身上抓抓撓撓,還有不停的咬他。

江君越什麼都忘記了,只一種久違了的感覺襲遍全身,那感覺,幾年了,除了那一晚在飯店與藍景伊在一起時感受過,這就是幾年來的第一次了,因為,那一晚純屬意外,那一晚的一切,他只記得幾個零星的片斷,只知道在一切結束後,他看到了片片的落紅。

他邪肆的一笑,薄唇輕啟,想要說點什麼,卻馬上又封口了,他還是不要去招惹她的好,生米煮成熟飯,她再想逃開他,那是不可能的。

藍景伊緊咬著牙關,那是她給自己保留的最後的一絲尊嚴。

終於,一切結束了。

藍景伊靜靜的躺在原處,如同一隻木偶一般。

江君越喘勻了氣息,頎長的身形站起,低頭俯視著地毯上的藍景伊,她空洞的眼神在訴說著她的無措還有痛恨,什麼也沒說,江君越一把打橫抱起她再送到了床上,再隨手給她蓋了一條毯子,這才低低的道:“躺著別動,我一會兒就回來。”一邊走一邊換上了外衣褲,再拿了錢夾很快就消失在了小公寓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