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9章番外:染色合體(2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2:01
A+ A- 關燈 聽書

“啊……”一聲歇斯底里的慘叫發出時,喻色就在那幾個男人圍著溫簡查看傷情時,人已經迅速的奔向不遠處的安全出口……

洛嘉旭,他自己個自求多福吧。

反正,他若是落在溫簡手上,喜歡他的溫簡也不會把他怎麼樣的。

喻色用上了百米衝刺的速度,或者,人在危難時就總會超常發揮自己的潜能。

等到洛嘉旭留給她的保鏢反應過來的時候,她已經飛奔到五米之外了,“攔住他們。”喻色一邊跑一邊喊,那兩個保鏢只要替她攔住溫簡的走狗就好了。

哪怕是攔住十秒八秒的都好。

這樣,就能為她爭取些逃離的時間。

這個點,正是用完晚餐的時間,逛街的人很多。

喻色也專門挑著人多的地方跑。

她身材嬌小,很快就淹沒在了人群中。

可是溫簡那些走狗顯然也不是吃素的,拿了溫簡的錢自然是要為溫簡消灾的。

幾個打兩個,勝負立分。

很快那幾個人就朝她追來,好在,她已經甩開他們有幾十米遠了。

一前一後,她在前面跑,他們在後面追。

喻色的心都要跳出嗓子眼了。

人多,很吵,再加上她跑得快,耳邊裏聽到的就是呼呼的風聲,再有就是自己的喘息聲。

身後的喊聲太大,以至於她緊張的早就忘記了手裡的手機,早就把撥通阿染的手機的事情給拋到腦後了。

忽而,手裡的手機響了起來,很響的聲音,驚得她一個抖擻,這才想起來她曾撥過的號碼,隨手把手機送到耳邊,“阿染,是你嗎?”喻色驚喜了,驚喜他接通了她的電話。

“往南街這邊跑,快。”熟悉的男人,真的是阿染,他出現了。

“好。”喻色邊跑邊喊,那是與她的住處那邊相反的方向,可她沒有任何的質疑,他說了,她轉身就朝著南街那邊的街口跑去。

“快追,給我攔住她,攔住有賞,賞一萬塊。”後面的保鏢急了,高聲的叫喊著。

喻色覺得自己要累癱了,讓她跑一會兒可以,跑快一點也可以,但是要堅持長久,那就不可以了。

看來,還是平日裏缺乏鍛煉。

身後的腳步聲近了,近得她可以很清楚的聽到。

溫簡的走狗要追上她了。

可是喻色真的跑不動了。

大腦催促著讓自己快點跑,可是奈何兩條腿已經不給力了。

她的小身板根本不是身後那幾個走狗的對手。

“抓住她,快抓住她,抓住有賞,一萬塊。”保鏢又在高喊。

喻色沒理會他們的喊聲,因為之前他們喊了也沒人來抓她。

不想,一個保鏢改招法了,“她是小偷,快抓住她……抓住她……”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一喊,頓時就有一個男子攔住了喻色的去路,“站住,年紀輕輕的居然偷東西,真不要臉。”

喻色想死的心都有了,她真沒偷東西,可是這會說也說不清楚,身後還有人追著她呢。

“讓開,我沒偷東西,他們才是壞人。”

可她說完了,那人還是一把扯住她的胳膊就摁住了她。

這人的動作太快,再加上喻色完全沒有與人搏鬥的經驗,她一下子就成了人家手中任人宰割的魚肉。

喻色要瘋了,“你放開我,放開我……”

可她的拳打脚踢真沒用,落在人的身上就象是撓癢癢,眼角的餘光裏,那幾個狗脚馬上就要到了。

喻色歎息了一聲聲,她完了。

不知道自己落入溫簡的手裡會是什麼下場,可只要一想像人家人多有後臺,她就覺得前途未蔔。

就在喻色絕望的幾近要崩潰的時候,忽而,一陣摩托聲飛馳而來,緊接著,不等她反應過來,一條有力的手臂一下子就拉住了她,然後,喻色只覺眼前有什麼一閃,頓時,才抓住她的男人就吃痛的鬆開了鉗制著她的手。

喻色嗅到了一股子熟悉的氣息,阿染來了。

她才要說話,身子已經被從空中掠過,隨即,穩穩的落在了機車上他的身後,“坐穩了,抱緊我。”

喻色一雙小手緊緊的環上了阿染的腰身,第一次這樣緊摟著他,緊的,兩個人之間沒有任何的縫隙。

想到自己終於要擺脫身後的那幾個走狗了,她心一喜,小臉就貼在了阿染的背上。

他的背很寬闊,讓她剛剛還慌亂的心瞬間就煙消雲散了。

機車風馳電掣的疾馳在馬路上,後面的幾個走狗再厲害也跑不過機車,很快的,就被甩下了幾條街,沒影了。

可是阿染的機車一點也沒有减速,依然飛馳著,喻色有點累了,挪了個舒服的姿勢再把頭靠在阿染的背上,看看一邊如飛的街道,她有些懵,“阿染,去哪兒?”

“飯店。”

“為什麼要去飯店?”她想回家,想回那個她和他曾經一起的小家了,很想很想。

“你覺得你的住處還安全嗎?”季唯衍一語,喻色頓時耷拉下了小腦袋瓜,是的喲,溫簡要查到她的住處,那不過是秒秒鐘的事情,有錢人,打賞下偵探公司,什麼都有了。

好吧,她同意了,“可我身上沒錢。”她想到了一個很現實的問題,沒錢能住飯店嗎?

季唯衍很想敲敲她的腦袋瓜,她沒錢他總有錢的吧,若是沒錢,他也不敢請她住飯店。

不過,也只有一瞬,許是再見後她如此的貼在他身上讓他很受用,他手把著機車的方向盤,低低一笑,“我身上的錢可以訂一個房間,你住,我另外找地方住。”

“喂,你說什麼呢?”喻色坐直了身子,也不管他是不是在騎著機車有危險了,一拳就敲在他的後背上。

“啊……”季唯衍頓時悶叫了一聲,不是很高,卻也不低。

“打疼了?”他這一聲喊,喻色頓時忘記了自己的惱怒,擔心的把小手落在他的後背上,“不會真疼了吧?”

這樣的海濱城市,一年四季都是夏天,哪天都熱,身上的衣衫也都是很薄的布料。

她指尖輕拂過他的背脊,讓他的身體悚然一僵,那種觸感帶給他的是一種說不出的感受,雖然不是第一次與她這樣的親近,卻沒有哪一次比她此刻的這般輕拂的手讓他如同觸了電般,那電流細細的,悄悄的流進他的四肢百骸,季唯衍把著車把手的手順勢一轉,頓時,機車便駛進了一個窄窄的巷子裏,“別動。”低低的喘息著,他回手握住她的手,拿下,垂在他的大腿側。

“不疼了?”喻色這個時候也才發覺自己的反應有些過了,他就算是疼了,她也不必要這樣的吧,不好意思的垂下了頭,然後,還是很無賴的道,“我不管,今晚我要跟你住一個房間。”

“不好。”

“為什麼不好?”

“男女授受不親。”

“那你之前怎麼跟我住一間了?”喻色小嘴嘟起老高,她這問題絕對是有道理的,他沒道理。

季唯衍頎長的身形微微一側,一隻腳便先著了地,同時一條長腿邁過去,人便穩穩的站在了機車旁,“到了,你還要坐?”

“到了?”喻色不相信的歪頭掃過周遭,這才發現斜對面還真的有一家店,不過不是飯店,是那種私人開的小小的旅店,“就住這?”

“嗯,安全。”季唯衍微微一笑,大手便遞向了喻色。

喻色的目光全在那家小旅店的門面上,可雖沒看季唯衍,她的小手卻彷彿受磁力吸引一般,極自然的就落在了季唯衍的大手上,他輕輕一帶,她就穩穩的下到了他的身旁,“也對喲,這樣的地方才安全,阿染,真有你的。”

此時的喻色不害怕也不惱了,兩個人之間沒有任何的商談,親近的就彷彿這兩天什麼也沒有發生過似的,他大手牽著她的小手,另一手先把機車的車鑰匙拔下來,然後就帶著她走向小旅舘。

兩個人住一間房住一張床這已經不是稀奇的事了,可,他們從沒有一起在外面開過房。

喻色有些緊張了。

她現在的感覺怪怪的。

一男一女要開那啥房間,在她的認知裏,那絕對是要……是要……做……做那個的……

“先生小姐,一間房嗎?”喻色的腦子裏還飄著五顏六色的幻想時,人已經被季唯衍拉到了吧台前,服務員熱絡的問過來的同時,一雙眼睛也在上下的掃視著兩個人,雖然沒說什麼,可是那眼底表現出來的意思卻已經分明了,不就是情侶開那啥房嗎,司空見慣了。

“一間。”

“嗯,一間。”

兩個人異口同聲,不過,季唯衍比她多了一個字。

喻色吐了吐舌,羞澀的垂下了頭。

他願意與她一間就好,有他在,她晚上就不會認生就不會害怕溫簡的那些走狗找過來了。

再有,她一點也不怕他不君子,他們一起住了好多天,還是一張床,不也都相安無事嗎?

喻色輕笑,早就把自己之前的危險給忘記了,滿腦子都是身邊的阿染。

“不過,她一個人住。”不想,她盯著鞋尖不好意思的時候,他卻在她身側,輕輕的給了這一語……

今天有事,回家晚了,也更晚了,先一更,麼麼噠,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