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番外:染色合體(2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1:48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逛街呢?”梅琴微笑的看了她一眼,再看看她身後的洛嘉旭,兩個人倒是很般配,讓她不由得為喻染歎息了。

“嗯,隨便看看,我想給嘉旭買件衣服,你這是……”

“我覺得這件染sir穿了一定好看,你說呢?”梅琴無心的說著,她是覺得季唯衍該有幾件衣服了,他一共就兩件,換來換去,雖然穿著也好看,就是覺得單調了些,既然他們是合作合伴,她這是關心自己的同事吧。

“嗯,是不錯,服務員,這一款還有嗎?”

“沒了,這款是限量版,就一件,小姐真有眼光。”

“喻色,那件也不錯。”洛嘉旭一聽喻色是要為他選衣服,一張臉上頓時溢滿了陽光般的笑容,這個,他很樂意。

“嗯,那件也好,嘉旭,你去試試。”喻色取了那件衣服塞到洛嘉旭的懷裡就推他進了試衣間。

“喻小姐對男朋友真好。”

“他對我也很好。”喻色笑嘻嘻的說著,目光也落在了梅琴的購物車上,“你買了好多東西呢。”不過,她一一的掃過之後發現裡面沒有情侶款的,以前阿染與她出門買東西時總是買情侶套餐,他說那樣便宜。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這可不像是阿染的習慣呢。

“嗯,日用品,多備著些總是好的。”梅琴一笑,正好服務員將已經包好的襯衫遞給了她,“謝謝。”她禮貌的對服務員道了謝便收了起來,“喻小姐還要逛逛?”

“嗯,隨便走走,遇到喜歡的就買,不喜歡的就當是散步了。”

“那喻小姐慢慢逛,我還有事,先走了。”

梅琴走了。

喻色無聲的坐在休息椅上,沒骨頭般的歪靠著一旁的柱子發呆。

兩天沒有回家了

她想家了。

很想很想回家。

阿染現在住哪裡了呢?

是不是還住在她的小家裡?

他之前是說他要租房子搬出去的,她昨個遇見他也沒有問他,可這會兒,讓她打電話問他他有沒有搬出去,她又不想打。

憑什麼要她先打給他呢?

“你就是喻色?嘉旭喜歡的那個踐女人?”忽而,身前多了一道黑影,伴著的還有相當難聽的話語。

喻色驚醒了,抬頭看著對面的女人,女人是溫簡,溫簡不認識她,可她認識溫簡。

溫簡即便是化成灰她也能認出來,溫簡還是化著濃濃的烟薰妝,一身很潮很範的銀色短裙,脖子上是一款鑲了鑽的項鍊,整個一個典型女富二代的形象。

她才要還口,猛然想起洛嘉旭之前說起的溫簡要殺她的事情,身子不由得一個激欞,下意識的就起身要往後退去,只想離溫簡遠一點,自身的安全比逞口舌之能重要,她一向都很愛惜自己的小命。

可她的反應雖然很快,溫簡卻比她還更快,似乎是早就想好了此次出現的目的,“刷”的手一揚,“啪”,一個巴掌響亮的就打在了喻色的臉上,很響很脆,讓她很疼很疼。

一手下意識的捂著臉頰,喻色吃驚的看著溫簡,“你……你敢當眾打人?”

“我就敢了,你能把我怎麼著?”溫簡手叉著腰,一付潑婦的樣子,看著讓人極為討厭。

喻色惱了。

她沒惹溫簡。

再說了,洛嘉旭不喜歡溫簡也不關她的事。

這個溫簡真不要臉,人家不喜歡她,她卻偏要貼上去,幾年前是這樣,幾年後還是這樣。

也是這個時候,她突然間反應過來,幾年前她成了洛嘉旭的擋箭牌,幾年後她又成了洛嘉旭的擋箭牌。

那時在學校,正在舉行化裝舞會,不想溫簡出現了,當時的洛嘉旭想也沒想的一下子摟住了她就吻了她,嘴裡低聲的道:“幫我個忙,只要讓那個女的死心就好。”

‘那個女的’指的就是溫簡。

後來,溫簡在學校裏大鬧了一場,可洛嘉旭就是咬定了不喜歡溫簡,她最後無趣了便離開了。

那一次的化妝舞會喻色是戴了小猫咪的面具,所以,溫簡並沒有看到她的臉,也並沒有記住她的模樣。

後來,洛嘉旭的母親派了人找到了孟小凡,尋問了好久她是誰,幸好孟小凡沒有說出來,她才一直無恙,那件事後,讓她對洛嘉旭一直敬而遠之。

他幾次說他喜歡她時,她都是付之一笑,從沒有當過真。

可現在,溫簡是當真了。

她被打了。

喻色忽而笑了。

即便她真的與洛嘉旭相愛,溫簡也沒有打她的道理吧。

洛嘉旭和她男未婚女未嫁,他們憑什麼不能相愛?

她不愛他是一回事,溫簡不許他們相愛又是另外一回事。

她女漢子再加上善良的心Xing頓時在心中氾濫了,這樣的溫簡真不配洛嘉旭,幾年前不配,現在更不配。

人是長了幾歲,可是大腦沒成長,還是那惹人厭的女人。

溫簡憑什麼打她?

溫簡沒有任何理由打她。

喻色冷冷看著依然還罵個不停的溫簡,她沒還口,她不想跟這個女人多說一句話,那是浪費口舌。

不過,沒還口不代表她願意受了溫簡這一巴掌。

眼看著溫簡越罵越爽越罵越放鬆,完全的不把她當回事,喻色扭頭看了一眼幾步外的試衣間,這樣的有規模的大商場,試衣間隔音好是正常的,可是洛嘉旭已經換了半天的衣服了,這還不見出來,這明顯就有些奇怪了。

難不成他知道她被打了,因為害怕溫簡而不管她了?

可,出來的時候,他明明說有他在溫簡和溫簡的人不會欺負她的。

不,回想幾年前的那一次,洛嘉旭曾與溫簡厮打在了一處。

他不會不管自己的。

“別看了,嘉旭被反鎖在裡面了,你聽,是不是有敲門聲?”溫簡抱著膀子冷笑的看著喻色,那眼神,恨不得將她扒了皮一般。

都說人是越是得不到的越是好的。

所以,越得不到洛嘉旭她就越覺得洛嘉旭才是她最想要的那一個吧。

卻,强來了。

喻色在嘈雜的人群中凝神細聽,果然,試衣間那邊傳來了猛烈的敲門聲,不過,她聽不到洛嘉旭的聲音,這地兒的試衣間隔音真是特別好。

“嘉旭會恨你的。”喻色低笑,此時,倒是不慌了,可是小手,卻已經在悄悄的拿出手機,此時,正摁著手機上的快速鍵,她雖然從來沒有用這個手機打過給阿染,可卻把他的號碼存在了這個手機裏,還標上了‘1’的快速鍵,雖然很惱他有了‘新歡’,可是在此刻出事的時候,她腦海裏想到的就只有一個他。

除了他,沒人可以幫到她。

他沒有身份背景,他就一個人。

可他就是往那裡一站,就讓人不由得覺得他不是普通人。

“到時他就是我男人了,洛家在外灘那邊的業務出問題了,我告訴你喻色,除了我,誰也幫不了洛家,洛阿姨也不會准許嘉旭娶你的,你趁早死了這個心,否則,你不止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死,到時就連個替你收屍的人都不會有。”

這是赤果果的威脅。

快速鍵摁下去了,喻色也不知道阿染那邊有沒有接,這個號碼他不知道的。

若他當成是陌生人的號碼而拒接,她就慘了。

可是周遭太吵,她又不敢拿起手機來察看,只能聽天由命了。

她現在必須要跑。

她不怕溫簡一個人,可她怕溫簡身後的那幾個膀大腰圓的漢子,若真打起來,她還沒出手,人家就把她當小雞崽似的甩到牆上了。

到時,慘得是她。

眼角的餘光不停的掃過周遭,一遍又一遍,最終,她確定了要逃跑的路線。

忽而,身後兩個洛嘉旭帶來的保鏢身上的手機響了。

想著洛嘉旭那個老同學,他還沒有笨死,孺子可教也,“趕緊去救嘉旭,別管我。”她若跑了,也不能不管洛嘉旭是不是?

“不行,少爺說你在哪讓我們跟在哪。”兩個人一根筋了。

“蠢。”她低低念了一聲,若是他們救出了洛嘉旭,溫簡哪裡敢這麼橫行霸道。

不過,這兩個人還是有可取之處的,至少這時說的話讓她心裡平衡了些,她這邊,也不是完全的處理劣勢的。

這兩個人也明顯是識食務的人,知道兩個對幾個不是對手,所以並沒有輕舉妄動。

不過,他們不敢輕舉妄動,她卻要動了。

還有,她也不能白挨了溫簡那一巴掌,是不是?

那沒道理呢。

手握著手機,她只期待阿染接了她的電話,也聽到了知曉了她這邊的情况,那麼吵,他一定聽得到吧。

這也有幾分鐘了,他若知道也應該趕過來了吧?

一切,都在未知中。

不能再等了,溫簡已經回頭沖著她自己的走狗吩咐著要來拿她了。

她不可以坐以待斃。

喻色手一伸,一旁被她盯了好久的衣服掛就拿在了手中,說時遲,那時快,長長的衣服掛猛的就敲在了溫簡的頭上。

“啊……”一聲歇斯底里的慘叫發出時,喻色就在那幾個男人圍著溫簡查看傷情時,人已經迅速的奔向不遠處的安全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