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番外:染色合體(2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0:57
A+ A- 關燈 聽書

“沒有,總裁一大早就到國貿部為你請假了,所以今天你一個電話都沒有,內線外線都沒有。”

“哦。”喻色失落極了。

“喻色,你在等誰的電話嗎?”似乎是聽出了她的不高興,小林在那邊問道。

“沒……沒等誰的電話,你忙吧,再見。”喻色說著就掛斷了手機,然後,整個人怔怔的站在房間裏,她一動也不想動,就如雕像般的沒了半點生氣。

她一夜未歸,他一個電話也沒有打給她。

他連她的死活都不管了,說不定連她沒回家都不知道呢,昨晚上他一定是與那個女人癡纏在一起也是徹夜未歸了,所以,他才不知道她的沒回家。

還說要賠給她一個生日呢,他騙人。

這般想了,她心情越來越糟糕。

最後,喻色决定找點事情來做。

想著既然是洛嘉旭幫她解决了賴暖暖那個客戶的問題,至少她不用再被公司的員工千夫所指了,所以,她就算是報答他一下,請他吃頓飯吧,喻色發了一條簡訊給洛嘉旭,“晚上回來別墅,我煮飯給你吃,謝謝你幫我又度過了一個難關。“

“什麼難關?”洛嘉旭很快回過來,是他把她關在別墅裏的,他可沒有幫她過什麼難關。

“賴暖暖客戶的事情,嘿嘿,謝謝你。”

原來是這樣,洛嘉旭看著喻色發過來的簡訊,微微一笑,這事與他無關,他也不知道那個大客戶為什麼突然間又改變主意了,不過,他一點也不介意吃一頓喻色親自煮的飯菜,或者她沒有大廚煮的好吃,可只要是她煮的,他都愛吃,“不会,我七點回去。”隨意發了一條簡訊給她,洛嘉旭的心情又上了一個層次,老***逼婚他是死活也不會同意了,有喻色幫他,那便只許成功不許失敗。

喻色忙開了,吩咐傭人去買了好些菜,雞鴨魚肉,應有盡有,別墅裏有兩個雙開門的大冰柜,即便是買兩大Ma袋的菜回來,也能裝得下。

煮菜燒飯的時間過得很快,至少,讓她不用再胡思亂想了。

一桌子八道菜煮好的時候,時間剛好是七點整,門開,洛嘉旭准準時的回來了。

“嘉旭,你真準時。”比起阿染,洛嘉旭至少不惹她傷神,小鳥一樣的跑過去,“來,外套給我,我幫你掛起來。”

喻色做這些完全是因為心底裏的感激,感激洛嘉旭在關鍵時刻幫了自己一次。

可看在洛嘉旭的眼裡卻又是另一個模樣了。

那完全是小媳婦迎接下班的丈夫的小模樣,他很受用,伸手就摸了一下喻色的小臉,“有沒有很無聊?”

“有。”就是因為無聊,所以,她才要煮飯的,就是要消磨一下時間。

“明天我讓人送過來一臺電腦,裝上小遊戲,你可以玩遊戲,這樣就不無聊了。”

“不要。”她不想玩那個,玩那個會上癮的,到時候成了癮再想戒掉,就難了。

那就跟吸粉一樣,絕對不能試,一試,一輩子就完了,這個道理她是知道的。

“要不,我讓人買些最近銷量最好的文藝片給你看?”

這個,似乎可行,“好。”

見她終於同意了,洛嘉旭松了一口氣,牽起她的手走到餐桌前,看了看餐桌上的菜色,“都是你煮的?”看起來很不錯,他知道喻色一向獨立,卻從不知道她煮菜也很拿手。

“自然。”

“我去洗個手就開飯,真是迫不及待的要嘗嘗你的手藝,喻色,沒想到幾年不見,你個小丫頭片子已經成了典型的家庭主婦了。”

“你才家庭主婦呢。”她不過是無聊罷了,再者,平常也天天煮,早就習慣了,誰說會煮飯的都是家庭主婦呢?她還沒嫁呢。

“好好好,你不是家庭主婦,是典型的小藍領,這樣總成了吧?”洛嘉旭笑開,只要能哄著喻色高興,怎麼著他都願意。

“這還差不多,快去洗手,我去盛了湯就開飯了。”

沙蟲湯,她第一次做,嘗了嘗味道還不錯,有手機上網果然是一件讓人身心愉快的事情,能上網,煮飯就成了最簡單的事情。

喻色端坐在餐桌前,桌上的飯菜很豐盛,反正是要煮給洛嘉旭吃的,他現在是個資本家,自然是要吃好的,所以,自然是他的錢買的菜。

煮的時候她心情還好,可這會兒,當坐在餐桌前的時候,她的思維又開始神遊了。

平常的這個時候,那個陪著她一起吃青菜豆腐的是阿染。

她做什麼他吃什麼,他從不挑,也很好養。

“呼”,眼前一黑,一隻手蒙住了她的眼睛。

喻色腦海裏第一個閃過的是阿染,可她很快就搖了搖頭,她真是腦子秀逗了,怎麼可能是他呢?

這可是在洛嘉旭朋友的別墅裏,而且,她和他已經兩天沒見面了。

“嘉旭,別鬧了,快吃飯吧,先炒好的都快凉了,凉了不好吃。”想著不是阿染,她無聊的去掰洛嘉旭的手。

“想什麼呢?那麼專注?別告訴我,你是在想洗手的我?”洛嘉旭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臉,這才往自己的位置走去。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兩個人相對而坐,喻色根本不理會他,拿著小勺子有一下沒一下的撥弄著碗裏的湯,半天了,一口也沒喝。

洛嘉旭原本還有胃口,可現在吃著東西也沒味道了,“喻色,你有心事?”

喻色這才喝了一小勺的沙蟲湯,很清淡的,“嘉旭,你只說讓我住在這裡是為了我好,快說,到底為什麼?”

“不為什麼,快吃飯吧。”洛嘉旭顧左右而言他,根本沒打算告訴她實情。

“喂,昨天我是看在你是我老同學的份上才答應你的,這都住了一天了,你怎麼也要告訴我為什麼吧?不然,我走了。”喻色說著,就勢的就站了起來,還真的要上樓換衣服走人的模樣。

“喻色,別走,我告訴你就是了。”洛嘉旭頓時蔫了,或者,遇見其它的女人,他只要一句好話就哄著對方為他做了一切,可遇到喻色,就什麼都不一樣了。

“說吧,不然,我還是要走。”

洛嘉旭放下了筷子,表情也嚴肅起來,先是深吸了一口氣,這才低低的道:“溫簡來了。”

“就是那個家裡很有錢的千金大小姐?讀書時就瘋狂追求你的那只?”喻色記得溫簡,想要不記得也不成,那時,若不是溫簡,也許她和洛嘉旭還會談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呢。

“是,我媽讓我娶她,可我對我媽說我已經有女朋友了。”

“你告訴你媽你的女朋友就是我,是不是?”喻色終於後知後覺的反應了過來,她這是一不留神就捲入了一場三角戀中。

不對。

她與洛嘉旭也不算是戀愛吧。

這算是哪門子的栽贓?

洛嘉旭這是害了她了。

“嗯,是的。”洛嘉旭的聲音低的連他自己都快要聽不清楚了。

“可我不是,對不起,這個遊戲不必繼續下去了。”喻色快步往樓梯跑去,或者當年讀書的時候她還曾經有過一點愛戀過他,可他們分開已經幾年了,那種懵懵懂懂的愛戀早就慢慢的消散在了她心中。

她不喜歡被人強迫入戲,也不想去喜歡洛嘉旭這樣富家公子哥,那是門不當戶不對。

她的擇偶對象很清楚,是跟她差不多的男生就好。

不用很有錢,只要喜歡她,愛護她,對她好,那就足矣。

“喻色,你聽我說,只是……”洛嘉旭追上了來,一把扯住喻色的手腕,好不容易把她帶來這裡,她既來了,他就沒打算放過她。

“我不想聽,洛嘉旭,你不是說有人要對付我嗎?為什麼現在變成了這個樣子?”喻色狠狠的甩著洛嘉旭的手,就有種上當受騙的感覺。

“喻色,溫簡是真的要對付你,我沒有騙你,她說……她說她要殺了你。”洛嘉旭猶豫了一下,還是愧疚的說出了實情,“是我把你拖下了水,可是喻色,除了你,沒人可以幫我。”

“天下那麼多女Xing同胞,我可以,別人也可以。”喻色說完,低頭一咬洛嘉旭的手背,趁著他吃痛的當口,撒腿就上了樓梯,若不是她身上穿著家居服,她真想就這個樣子沖出別墅了。

“喻色,你別這樣,你若是不幫我,那我,死定了。”洛嘉旭絲毫不理會手背上那血淋淋的牙印,喻色這一咬,連吃Nai的力氣都用上了,可見,她有多生氣了。

“與我無關。”低吼一聲,喻色“嘭”的關上了房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換了衣服,然後再離開,也是這個時候,略略平靜下來的她有些懷疑洛嘉旭會不會放過她了。

理好了衣服,拿過了來時自己帶來的背包,喻色悄悄的蜇到了門前,耳朵貼在了門上,外面一片肅靜,沒有半點聲音。

喻色這才緩緩的打開了門,一條窄窄的縫隙越來越大,忽而,寂靜的走廊裏,洛嘉旭背對著她的身影出現了。

他靜靜的站在那裡,一動不動,宛若雕像,垂下的兩隻手中一隻的手背上是紅鮮鮮的牙印,此刻,正放大在她的視野裏。

惹眼。

讓人心灼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