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番外:染色合體(21)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0:46
A+ A- 關燈 聽書

摘菜,洗菜,切菜,所有的動作都是一絲不苟,不疾不徐。

對於煮飯,季唯衍真的是外行。

不知喻色幾點才回,所以,他還是如昨天那般先煮了。

滿是香氣的小房間裏,茶几上擺著那款小小的蛋糕。

雖然遲到了一天,可他還是想要為喻色補過一個生日。

喻色,不知不覺中,她已經從他的救命恩人開始慢慢的融入了他的生命中。

就象是他的親人一樣,再也割捨不去。

今晚,她一定會回來的。

他們約好了的。

六道菜,取個吉利,熱汽騰騰的擺到桌子上,可是房間的門還緊關著,季唯衍皺眉的看看腕表,已經是晚上九點多了。

昨天,是她聯系不上他。

可今天,是他聯系不上她了。

他的號碼已經給她了,她就不會打個電話給他嗎?

靜靜的靠在小沙發上,十點半了,她還沒回。

季唯衍打開了喻色的老爺電腦,早就該淘汰的了,不過還能用,他想著過幾天給她換臺新電腦吧,她這裡的東西,都該換新的了。

只是他最近急需用錢,才沒有為她換了。

習慣Xing的去蒐索網上的失踪人員,總想著突然在某一個時間,他一下子就知道了自己是誰,然後,他就有一個家了。

還,有名有姓,從此不再孤單。

可,無論是網上還是警方,哪裡都沒有關於他的任何消息。

他被世界給遺忘在這個角落了。

那個網址不知道被他翻看了多少遍了,這一晚,還是一無所獲。

滑鼠指標上移,點叉,關閉那個網站的時候,他的目光也落在了電腦的右下角,淩晨了,喻色還沒有回來。

他餓慘了。

肚子很餓。

這樣的一幕與昨晚是那樣的相似,唯一的區別就是昨晚他喝多了酒,而今晚,他很清醒。

第N遍的摸出手機,荧幕上一片安靜,他認識的人少,又加上是下班時間,晚上,他一個電話也沒有。

呵,喻色是真的不會回來了。

季唯衍起身,高大的身形晃蕩在小房間裏,眸輕眨,他終究還是一個人坐到了餐桌前。

菜已經冷了。

他輕輕一笑,也不加熱了,拿起筷子慢條斯理的吃著,一口又一口,不是特別的美味,卻也還不錯,他生平第一次煮飯是為喻色,第二次煮飯也還是為喻色。

可是小丫頭卻不喜歡呢,哪一次都沒有給他捧場。

好吧,她不吃他就替她吃。

倒了兩杯酒,他喝的很慢,自己的一杯喝一口,再喝她的那一杯,就彷彿兩個人在對酌一般。

冷了的魚有些腥,他卻是全然不在意,彷彿對面就坐著那個小女人似的,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植入了他的生命,成了他血肉的一部分。

兩杯酒畢,他便不再喝了,今晚,一定不要醉了。

收拾了碗筷,剩下的飯菜全都倒了,只是今晚少丟了三樣東西。

那款手機他到底還是沒捨得扔了,也許有一天她用得著呢。

翻出了那條裙子拿出來用清水洗了,曬上,這樣,只要她回來了,明天就可以穿了。

整理好了一切,已經是淩晨一點了。

季唯衍打開了沒丟掉的小蛋糕,點燃了蠟燭,她不在,他就替她許願。

雙手合什,低低許了一個願望,輕輕一吹就吹滅了燭火,然後,就坐在漆黑的小房間裏發呆,許久,才悄然的開了燈,切下了兩塊蛋糕,一塊自己吃了,一塊擺在桌子上,就等她回來了再吃。

淩晨兩點鐘,季唯衍洗了澡穿著睡衣睡下了。

閉上眼睛,他努力不讓自己去想她。

可,她不在的本身就證明她是去了哪裡。

她去哪裡了呢?

洛嘉旭那裡?

還是在公司加班?

罷了,她去洛嘉旭那裡是很正常的,他們是男女朋友。

以前她說她有男朋友的時候他還以為她是在開玩笑,現在才知道,她居然有那麼一個顯赫的男朋友,是他小看她了。

靜靜的躺在床上,他沒有翻來覆去,而是强行的逼迫著自己睡了。

那一晚,海邊別墅裏的喻色卻是一夜未睡。

可是,季唯衍一點也不知道。

晨曦的微光照進室內時,他便醒了。

最近,他總是很早就醒過來。

洗漱。

穿衣。

打理好了自己後,瞄了一眼桌子上的那塊蛋糕,還是想她能吃上一塊。

取了紙筆,季唯衍龍飛鳳舞的寫下了一張字條。

“回來給我電話。”

只六個字,沒有落款。

他的字,她認識的。

她是大人了,不回家給家裡人一個電話,這是起碼的禮貌。

可她沒有。

開了門出去,天已經大亮了,季唯衍回頭再看了一眼與昨晚相比沒有任何變化的小屋,輕輕的歎息了一聲,然後,闔上房門,轉身離去……

喻色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懶懶的爬起來,肚子餓的疼了。

她翻了一件睡衣就打開了房門,不想,門外居然站著兩個女傭,“喻小姐醒了?要用餐嗎?”

喻色點點頭,她是餓狠了,這會子,什麼都沒有吃飯重要。

阿染,讓他見鬼去吧,她討厭他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別墅的午餐很豐富,能不豐富嗎,早餐午餐其實是在一起的,有粥有米飯還有小鹹菜和幾個炒菜,大抵是洛嘉旭安排的吧,這一餐,算是早餐也算是午餐。

東西很好吃,她也很餓,可,只吃了幾口她就吃不下了。

就是覺得心口堵得慌。

吃好了上樓,無聊的打開房間裏的電視,可是眼睛盯著的卻是一旁的手機,除了早上洛嘉旭發給她的一個簡訊外,再無人與她聯絡過了。

她這手機,只有洛嘉旭一個人知道。

或者這樣也好,免得被別人打擾。

電視在迴圈播報著新聞。

忽而,公司的塔樓出現在視野裏,喻色頓時清醒了些,也這才聽了起來。

她居然看到了賴暖暖,她攜著客戶下了車直奔公司大堂,若她記得沒錯,那位客戶就是昨天賴暖暖吼她時宣佈的失去那個大case的客戶,因為她錄入資料時有看過那個客戶的照片。

那是一個大腹便便的歐洲人。

客戶又改變主意與公司合作了?

那是不是自己的失誤並沒有給公司帶來多大損失呢?

喻色興奮了,所有的不快都拋到了腦後,拿起手機就要撥給洛嘉旭,也是這個時候才發現洛嘉旭送給她的新手機裏,通錄簿上只有一個人,那就是他。

昵稱‘旭’。

喻色呵呵一笑,這傢伙自己錄進來的,真肉麻。

撥通。

那頭接了,“喻色,醒了?”愉悅的聲音,似乎他今天心情也不錯。

“案子拿回來了是不是?”

“嗯。”

“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公司上班了?”喻色又不想呆在這別墅了,無聊呀,她不喜歡看新聞,可是煲韓劇又覺得是在浪費時間,看那個怎麼也要在上班之外的時間看吧,不然,那就是墮落了。

她不是有錢人家的富小姐,她要賺錢自己養自己的。

“不可以,留你住別墅不是因為這個case,喻色,幫幫忙,你一定不要想著出來,我是真的為你好的。”洛嘉旭急了,生怕她不聽話的硬跑出來,那他可就真的拿她沒辦法了。

喻色乖乖的留在別墅裏,權當給自己放個假好了,這麼些年,她也是真的累了。

電視關了,人到了陽臺上,看著別墅園子裏的風景,還有不遠處的海,不得不說,她所在的地方風景真的可以算得上是絕佳的了,可她還是覺得無聊。

阿染,他現在在幹嗎?

他與那個女生在一起了嗎?

他有沒有找自己?

想到這個可能,喻色立刻拿起手機就撥給了小林。

“你好,哪位?”那邊,小林接起了電話還不知道是她呢。

喻色“呵呵”一笑,“是我啦。”

“喻色,總裁為你請假了,你在哪?為什麼不來公司上班?”

她哪裡知道洛嘉旭是為了什麼呢,她昨天就是不想回去出租屋就答應了他住到這裡的,她這個人,就是衝突著呢,“小林,你幫我個忙行不行?”喻色轉移了話題,回答不了的問題那就不回答。

“行,你說吧。”

“你幫我查查我的固定電話的來電清單,看看有沒有除了公司內線以外的電話打給我。”

“等等喲,五分鐘後給你答覆,嘿嘿。”

小林遁形了,喻色在房間裏踱來踱去,她居然開始期待起來了。

完了,她是不是真的喜歡上了阿染呢?

之前說要與他戀愛,完全是因為覺得自己到了談戀愛的年紀,而他又基本符合自己的擇偶條件,就想著與他談個戀愛玩玩,不想他拒絕了。

可她現在就是覺得自己好象對他上心了,他的一舉一動都影響她的心情,彷彿一顆心已經丟了似的,讓她只覺很不踏實。

她愛了嗎?

她從不知道愛的感覺,她真的不知道答案。

五分鐘,此刻於她卻是漫長的等待了。

小林打過來的時候,只響了一聲,喻色就接了起來,“有嗎?”她低低問,音線裏有壓抑不住的緊張,若沒有他的電話,只怕她又要失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