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番外:染色合體(1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0:13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頹喪的放下了季唯衍的手機,正愁眉苦臉的不知要怎麼辦時,對面,季唯衍淡淡道:“喻色,我要搬出去了,就這幾天。”

季唯衍的聲音不高不低,一如往常,可喻色“騰”的抬首,心口彷彿被什麼紮了一般的疼,她定定的看著他,“你要離開我了?”

一句話,她眼淚就在眼圈裏了。

也是這個時候,喻色才終於明白當初為什麼救他?為什麼會拿出自己所有的積蓄救他?

原來,潛意識裏她就是覺得沙灘上那個淹淹一息的他與自己是一樣的,無父無母,也沒有兄弟姐妹,天地之大,卻沒有一個親人,只自己一個人孤零零的活在世上。

所以,他住進來的日子,她便不由自主的把他當成了那種可以相依為命的親人來對待。

“嗯,警察局已經給了我新的身份,這樣我就可以找工作了,我是男人,總不能一直住在你這裡,那會影響你的生活的,喻色,我們,就做一輩子的朋友,這樣挺好的。”

一輩子的朋友,他的話紮在她的耳朵裏,越來越疼。

她委屈了,“阿染,是不是我哪裡做的不對,讓你生氣了?你不走好不好?”喻色心慌了,想著從他離開以後她又要一個人生活,那種孤單單的感覺讓她很不喜歡。

“沒有,你沒有哪裡做的不對,我也沒有生氣,只是你是女孩子,我是男人,孤男寡女長期相處一室,以後,會給你造成不必要的麻煩,也會影響你的人生的。”若她男朋友知道她的住處裏藏了他這樣一個男人,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關係一定會出現裂痕的,那是季唯衍所不想的。

在他眼裡,喻色是他的恩人,更是他的親人,他希望她幸福,這是他最最簡單的祝福。

喻色抿唇,很想說‘阿染你別走了’,可,話到嘴邊又覺得自己沒有立場强行把他留在這裡,他是一個活生生的人,而且,他不喜歡自己,是的,她曾提出要與他做戀人的,可他不同意。

呵呵,他果然是不喜歡自己,所以,才要離開她。

“好,等你找好了房子告訴我,我去幫你打掃衛生,把東西都置辦好了再搬過去,好不好?”能拖一天是一天,反正,她就是不想他走,他走了,這小小的出租房她也會覺得空落落的,原來,習慣一個人是這樣簡單,她習慣了下班回到家就看到他時的溫馨,若他不在,她要多久才會習慣呢?

“好。”季唯衍輕輕點頭,“你再打個電話請假吧,公司的事情要我幫忙嗎?”

“我不知道,我先打電話請假。”喻色再度撥通了公司總臺的電話,這一次終於有人接了,請了假,她也松了一口氣,可是那三份檔案卻成了現在最棘手的事情。

眼看著喻色換好了衣服準備去公司時表情還是很慌亂,季唯衍出聲了,“跟我說說情况再走吧,或者,我能幫到你。”

喻色這才將那三份檔案的事情說了,季唯衍簡單分析了之後道:“為什麼不放在公司明天再做?”

喻色很想說她是怕他擔心想早些回來見他,可,看著他嚴肅的表情,她又頓住了,什麼也沒解釋,“反正已經拿出來了,你說吧,公司會怎麼處理我?”

“那是三份國外客戶的企劃檔案,這要看你的運氣了,若是那三個案子公司能從客戶手中拿到,你雖然失職,但卻用案子補救了,若是拿不到,那就是你的錯誤了。”

“你的意識是公司的人會懷疑我把資料賣給對手?”喻色終於明白了過來,她以為自己只是一個小小的錄入員,哪裡知道自己手中的資料竟會有那麼大的商業價值,動輒就是幾百萬幾千萬甚至上億元的大案子,她傻了。

“對,若我是總裁,我首先就會這樣懷疑,不過,以你和總裁的關係,他應該不會懷疑你的。”

“我和總裁什麼關係?阿染,你知道了什麼?”喻色這才發現季唯衍說出的話有些不對頭,似乎,他知道很多事情一樣,可他應該知道嗎?他對她的公司瞭解的這樣多這本身就有些奇怪吧。

“沒什麼,你快走吧,記住我的電話號碼,有事情隨時與我溝通。”

“好吧。”喻色頹喪的走到門前,昨晚上收到的生日禮物還擺在那裡,她都沒來得及拆開,可現在已經沒有了昨晚上收到時的雀躍心情,習慣Xing的拎起角落裏的垃圾袋就要離開,忽而,她停住了,“你丟了什麼東西?好象是菜呢,好重的味道,喂,有魚呢,你怎麼可以這麼浪費?”喻色誇張的去翻看垃圾袋裏的東西,頓時眼睛睜大了,“怎麼還有一部手機呢,跟你的那款一樣的呢。”

季唯衍撓撓頭,完了,昨晚上忘記把垃圾袋丟掉了,心思一轉,他淡淡道:“是手機店贈送的手機模型,跟真的一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哦,那這裡怎麼還有一條裙子呢?”喻色繼續翻。

“撿的,可能是別人買的,走在路上掉地上了,我撿到了之後又擔心別人的東西上有什麼細菌之類的,就扔了。”

“不怕,洗乾淨了一樣穿,而且我看著包裝還沒拆呢,應該是新的,嗯,這條裙子留著,喻色從袋子裏拿出了那條裙子放在一旁的小沙發上,再是手機,“這個手機模型挺好的,跟真的一樣,也放著,雖然不能用,可我看看過過眼癮總行吧?”

季唯衍眼看著喻色將這兩樣東西拿出來,眉頭輕皺起來,想了想,還是低聲道:“生日快樂。”雖然遲到了,雖然有些落寞,可她原本就有屬於她自己的生活,他不過是一個突然間闖進她生命裏的過客罷了,總有一天要離開她的。

“阿染,你怎麼知道我生日?”喻色頓時眼睛一亮,一早上所有的陰霾全都被季唯衍這一句祝福給抹去了,他知道她的生日呢,她好開心。

“我是用你的身份資料開戶的,你忘記啦?”她資料裏自然有她的生日了,傻丫頭。

“對喲,不過謝謝你,阿染,這些菜是不是你昨晚做給我過生日的?一定是。”喻色腦洞大開,很豐富的聯想起來。

“嗯,是吧。”

“我就知道阿染不會不理我的。”喻色沖回去,一把摟住季唯衍,嬌小的身子全掛在他的身上,“謝謝你喲。”有一個人,在她沒有回來的時候悄悄的準備著她的生日,想想,她就開心,“我看看蛋糕還能不能吃了?”喻色想起,又放開季唯衍,去扒啦垃圾袋裏的蛋糕盒子。

“不能吃了。”與那些剩菜混在一起放了一個晚上,再加上這裡的天氣這樣炎熱,絕對腐爛了的。

看著喻色很快失望的小臉,季唯衍不由得道:“你要是很想吃,白天我再買一個,嗯,就中午拿過去吧,中午請你吃蛋糕。”

“不要,我要插蠟燭,阿染,晚上你要賠給我一個生日。”她好後悔呢,後悔自己昨晚沒有趕回來而上了洛嘉旭的車,結果,還把公司的重要文件丟了,她真沒用。

季唯衍看看她收到的那些還沒拆封的禮物,“昨晚不是已經過了?還要賠?”

“要賠要賠,昨天是我與別人一起過的生日,沒有你呢。”不管他是不是要離開,她都想珍惜與他一起的日子,有一個人可以相依為命,那種感覺真的很好,她喜歡。

或者說,是她害怕一個人的孤單了吧。

看著喻色期待的眼神,季唯衍的心漸漸回暖,他們是哥們,他不該生她的氣的,她開心就好,想到這裡,他溫溫一笑,“好,晚上回來給你補一個生日。”

“好的呀,阿染晚上見。”

“晚上見。”

喻色走了,急匆匆的趕往公司。

她的背包到底也沒有找到。

最好是落在洛嘉旭的車裏,那就沒有損失了。

風風火火的趕到公司,出了電梯便往國貿部走去,可是喻色越走越慢,就在她脚步遲疑著的時候,正在辦公室門外踱來踱去的賴暖暖正好抬頭看見了她,“喻色,你終於來了,我的檔資料呢?”

喻色停在原地,不敢向前了,她真怕自己說出真相時賴暖暖會撕了她。

“喻色,我問你話呢,你趕緊回答我。”賴暖暖咆哮如雷,指著喻色嘶吼著,顯見的,那份資料對她來說很重要很重要。

“我……暖暖,你容我先打個電話。”也許是丟在洛嘉旭的車裏了。

“打給誰?你不會是要再向咱們公司的竟爭對手洩密吧?喻色你自己看。”說著,賴暖暖將一份報紙狠狠的砸向喻色。

明明只是報紙,明明不應該疼的,可喻色還是疼了,賴暖暖砸的狠,她氣壞了,喻色撿起先砸在自己頭頂,然後掉落在地的報紙,再打開,這才看到頭版頭條,那上面刊登的赫然就是她昨天為賴暖暖錄入的那個大案子的情况,客戶似乎是已經屬意於另外一家公司了。

原因只有一個,昨晚賴暖暖的報價高了。

“你昨晚就報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