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你們要去哪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1:00
A+ A- 關燈 聽書

“嘀嘀……”黑色寶馬一點也不氣餒的緊跟著她,她快它也快,她慢它也慢。

很快的,藍景伊的身後響起了一大串的汽車喇叭聲。

堵車了。

就那黑色寶馬慢悠悠的車速,能不堵車嗎,醫院大門口內裡已經堵起了一大長排。

很快的,叫嚷聲便伴著喇叭聲響徹在了藍景伊的耳邊。

“上車。”一旁,江君越旁若無人的把車開成了龜速,彷彿身後那些車那些喇叭聲那些咒駡聲都跟他無關只跟藍景伊有關似的。

藍景伊回頭瞟了一眼那儼然已經形成的汽車長龍,狠狠的白了江君越一眼,這才跳上了他早就為她打開的車門裏,坐定,“我回宿舍。”

車子,勻速的駛向她的集體宿舍,江君越卻是老實了,不說話的只管開車,於是,她也不說話的只管坐車了。

就要到了,遠遠就望見了正等在路邊的李雪鳳,只是車還沒到,李雪鳳就不住的沖著她的方向招手,藍景伊眨了眨眼睛,難道李雪鳳隔著車玻璃看到她了?

握著方向盤的江君越手心裡全是汗,那傻妞,若是穿幫了,他也不用再付她一個小時一百塊了吧。

幸好,藍景伊一心一意只想著去迷天賺錢,車還沒停穩就推開了車門要下車,身側,江君越卻道:“你們要去哪兒?”

回應他的不是藍景伊而是李雪鳳,“去迷天呀,嘿嘿,贏錢錢去。”確切的說是賺錢錢去,贏的錢可不歸她,她一個小時只有一百塊,倒是藍景伊會贏翻了,這還沒去就已經知道結果了。

“迷天?”江君越玩味的一笑,“上車吧,我也去。”

“江君越,你要去賭錢?”賭錢可不是好事,賭錢會喪志會害得人傾家蕩產,她若不是需要錢給媽媽治病,才不要去賭錢呢。

“反正我今天公司也沒什麼事,就陪你們去玩玩,你們玩什麼,我玩什麼。”

江君越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藍景伊頓時無言了,她就是去賭錢的,這樣的她憑什麼管著他呀。

“伊伊,上車吧,反正也是順路,我們坐不坐他這車都要那些油錢的。”李雪鳳一拉藍景伊便跳上了車子的後排座位上,有私家小車送她們去,還是拉風的寶馬,她才不要傻不啦嘰的去擠公交車呢。

藍景伊彆扭著,可被李雪鳳緊拉著手,她再反對就矯情了,之前就坐得江君越的車,再多坐一次有差嗎?

三個人進了迷天,繼續玩昨天的梭哈,只是今天的玩伴換成了是江君越,讓她是要多別扭就有多彆扭,只玩了幾局江君越就一扔手裡的牌,氣惱的道:“我不玩了,你們找別人玩吧,這都輸了好幾把了。”恨恨的掃了一眼藍景伊面前那一小堆金色的籌碼,還有點咬牙切齒,“姓藍的,原來你是賭場行家呀。”說完,唇送到了她的耳邊,“你是不是出了老千?怎麼每回都是你贏?”

“嘿嘿,我運氣好我繼續玩,你呀,還是走吧,不然再玩下去你們江家的財產都被你這個敗家子給敗光了。”

“你心疼?”他的氣息吐在她厚實而飽滿的耳垂上,邪魅的悄聲問道。

藍景伊冷冷的白了他一眼,“不識好人心,滾。”說完,狠狠的一推身側偉岸的男人的身體,再也不看他了。

“呵呵……”一聲輕笑,江君越嗑了根烟,點燃,然後步履悠然的走向迷天的大門口,身後,李雪鳳的手捅了捅藍景伊,興奮的低聲道,“藍景伊,江少真聽你的話呢,哈哈,趕緊坦白,你們兩個是不是有Jian`情?”

藍景伊臉一紅,那一瞬,心,突的漏跳了一拍。

玩了兩個小時,贏了錢,藍景伊又是想方設法的離開了,身上的背包裏都是錢,她又贏了好多,這兩天的運氣出奇的好,哪怕是抓得一手爛牌也不輸,這讓她不覺有些狐疑了。

但是,贏了錢總是開心的,至少可以應付幾天媽***藥費了。

趕去醫院,病房裏還是只有媽媽一個病人,真好。

陪著媽媽吃了晚飯,再給媽媽剪了手指甲,絮絮叨叨的說了一會兒這五年分開的經歷,藍晴便睡了。

藍景伊卻睡不著,只是躺在中間的病床上望著天花板發呆,昨晚,有江君越在,但是今晚,他沒來了,她只覺這病房裏空蕩蕩的,似乎只聞自己和藍晴的呼吸聲了。

一種說不出的失落感襲卷了整個心房,說不清也道不明的感覺。

錢暫時够花了,藍景伊便每天去量販店上班,晚上來陪媽媽,看護很盡職,錢要的也不多,再加上藍晴可以自理,所以,藍景伊也比較放心。

上幾天班去迷天賭一次,每次都能贏錢,這是讓她很欣慰的。

轉眼一個多星期過去了,這夜,藍景伊下了班就跑去醫院,量販店下班晚,但是她跟量販店的老闆請了假,每天晚上提前一個小時下班,好去照看媽媽。

下了電梯便往媽***病房走去,才要經過護士站,就聽見護士站內兩個護士低聲的交談著,“那個姓藍的女病人占著一整個病房,她若是有錢為什麼不直接去VIP病房?非要占著三個病床呢?你看,我舅***親戚要住院還要住走廊,咱們這醫院的護士給自家的人說句話都不成,這是什麼道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小聲點,那天那個病人一住進來就花了高價錢定了那三個床位,聽說不止是高價錢,還驚動了院長呢,你不過是個醫院的小護士,你能高過院長去?你就少說兩句吧。”

“氣人,一晚上就睡兩個人,居然占著三個病床。”

另一個護士一抬頭,剛好瞥見藍景伊,不由得捅捅一旁正抱怨著的護士,示意她別在說了,可是那護士沒看到藍景伊,兀自的繼續道:“你捅我幹嗎,我舅***親戚我也要叫外婆的,都六十多歲的人了還住走廊,你說我的心能不酸嗎?”

藍景伊緩步走了過去,低聲道:“我媽只要了一張床,那另兩張是誰要的?”

那護士一轉頭,看見是她,便知道她都聽到了,也便不隱瞞的道:“就是把你媽送進醫院的那個姓江的,仗著有錢有勢要了三張病床,他那麼有錢,幹嗎不直接把你媽送去VIP病房?”

藍景伊的臉紅透了,她真的什麼也不知道,最近太忙了,除了工作就是照顧媽媽,再就是去迷天賭錢,她有些不好意思了,拉過那抱怨的護士的手道:“快把你外婆推去我***病房吧,天天閑著,我還以為沒病人,原來是……”

“你同意?”護士的臉上一喜,有些沒想到藍景伊這樣開通。

“嗯,快推進去吧。”

病房裏多了一個病人,她卻不覺得擁擠,這樣才踏實,藍晴睡下了,藍景伊這才有空,拿了手機去了走廊一角的公共陽臺,十天了吧,江君越再沒來過醫院,但是這病房的事她要跟他說說清楚,以後,真的不能這樣了,那是救命的病床呀,她今天才知道多少人排隊等著呢,她和媽媽卻生生的占了這麼許久。

“想我了?”手機才一接通,手機那端的男人便輕`佻的問過來。

“病床的事兒謝謝你,可是我媽媽只要一張病床就好了,多了也是浪費,以後,請你不要再在我媽媽身上亂花錢,江君越,我不會領你的情的。”藍景伊很直白的拒絕,不想再給他任何的幻想,太累了,他總是能做出讓她出奇不意意想不到的事兒,讓她防不勝防。

“那你晚上睡哪兒?”

“躺椅。”說完,藍景伊便掛斷了,醫院樓下就有賣躺椅的,幾十塊一個,不過,她不打算買,就在木椅上靠著將就睡一夜也挺好的,省下錢來給媽媽治病,媽***病好了比什麼都重要,靠著椅背,她卻睡得踏實,很快就沉入了夢鄉。

清晨醒來,人還是在椅子上,只是,再也不是那把木椅,而是一把躺椅,毛毯蓋在身上,暖暖的,藍景伊愣愣的站了起來,恍惚的掃過周遭,另兩張病房上都是病人,只是陽臺上伫立著一道身影,那樣的熟悉,卻也那樣的讓她不喜歡,站起來不情不願的走過去,“陸文濤,你來幹嗎?”他媽不喜歡她還有媽媽,她現在知道了,陸文濤娶她根本是因為他媽媽讓他來報復藍晴和自己的。

陸文濤轉身,身體斜倚在陽臺的欄杆上,目光悠然的落在她的身上,“藍景伊,你寧願要那個姓江的錢也不願意要我的嗎?他到底哪裡比我好?你就那麼喜歡做人家情人嗎?”

天色才亮,天空中一抹魚肚白飄忽在雲朵間,藍景伊咬牙,“我和他,只是朋友。”

“朋友?那他會為了你而迫我撤訴?還跑去迷天請人幫你贏錢?藍景伊,這世上,只有傻子才會做沒有任何回報的事情,我不信他對你沒有任何目的。”

“什麼迫你撤訴?”還有她在迷天贏的錢,原來不是自己運氣好,而是江君越在暗中幫忙?

藍景伊迷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