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番外:染色合體(1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30:00
A+ A- 關燈 聽書

“小伊,是你,是不是?”輕柔的男聲就在喻色耳邊,喻色像是聽到了,又像是根本沒有聽到。

葡萄酒的後勁上來了,她的大腦已經當機了,就覺得有一隻手不停的在她的身上遊走著,周遭是一股很濃烈的酒味。

是的,就是酒味。

有她的,也有季唯衍的。

有唇輕柔的落在她的唇上,軟軟的蹭著她的,一下又一下,就象是一個淘氣寶寶在好奇她那一處的柔軟似的,並不急著去尋找其它的寶地,就停留在原地磨著蹭著,卻漸漸帶起她身體裏升騰起莫名的火焰。

火焰在燃燒著,呼呼作響一般,喻色覺得自己幻聽了。

就有那麼一個人一直在她的耳邊訴說著什麼,卻偏偏,她一個字也聽不清楚。

不知何時,兩件小可愛被悄悄的褪去,喻色舒服的躺在大床上,以前阿染沒住進來的時候,她一直喜歡祼睡,這都好久沒有赤果果過了,真舒服。

舒服的讓要睡著的她臉上都帶著笑容。

有只手揉過她的身體,喻色閉著眼睛,心尖尖就隨著那只手的遊走而遊走。

許久,不知不覺中喻色睡著了。

喻色的身旁,季唯衍也睡得沉了,只是懷裡多了一隻軟玉溫香,彷彿在睡夢中都能嗅到身邊女人的氣息似的,這一個晚上,就從懷裡多了一個人,他才終於睡得踏實了。

季唯衍的生物鐘一向比喻色要早。

從來都是他晚睡他早起,可是隔天的早上,不知是不是因為酒喝多了的緣故,季唯衍醒晚了。

“啊……”高分貝的尖叫讓他皺眉睜開了眼睛,“喻色,你幹嗎?”可迷糊的才問完這一句,他頓時被眼前的‘美景’驚呆了,不是第一次看見喻色的赤果果身了,那天在洗手間,他也看過了一身水珠美呆了的喻色,可那次絕對沒有這一刻兩個人之間離得那樣近,近的,他連她身上細細的如同嬰兒般的絨毛都清晰可見,她身上居然半片布料都沒有,“啊……”

喻色連續驚叫了兩聲,她嚇傻了,怎麼一醒過來就全身清潔溜溜的躺在阿染的身邊,還有他看著她的眼神,天,她要瘋了。

季唯衍也是這個時候回籠了昨晚所有的記憶,他腦子裏全都是喻色彎身坐進黑色賓利時的樣子,一張臉頓時黑了。

“怎麼,不陪著你男朋友過夜倒是回家勾飲起我了?”

喻色懵,什麼男朋友?

“你說什麼?”她懵懵的甚至忘記了要遮住身體,她怎麼也回想不起來昨晚上從她進了房間到現在這之間的時間到底都發生了什麼。

不知道,什麼也不知道。

可她現在這模樣,讓她不由得多想了,“你起開。”她和他是不是發生什麼了?

可憐她的第一次。

就這麼糊裡糊塗的沒了嗎?

“什……什麼?”換季唯衍糊塗了,喻色的思維跳躍的太快,快的讓他想不出來她讓他起開幹什麼?

“我讓你起開。”喻色卻是瘋了一樣的就去推他的身體,一雙眼睛霧朦朦的緊盯著床上的床單,她睡得這邊很乾淨,不見半點血意,可這邊以前都是阿染睡的位置,她以前都是睡裡面的。

季唯衍真的被她女漢子般的行為嚇到了,她不穿衣服的樣子很可人,他不是故意要看的,卻,全都看到了,“啪嗒”一聲,一滴血滴落,落在了粉白色的碎花床單上。

“你起開呀。”喻色卻對於他的流鼻血沒有半點反應,用力的推他再推他,小獸一樣的終於在他的配合下把他推開了。

一整張床單盡在眼中。

除了剛剛阿染才滴的那一滴還沒幹的血滴以外床上再沒有其它的血色了,喻色松了一口氣,整個人放鬆的倒回了床上,也是這個時候才發現自己身上的不對,小臉一紅,扯過被單就蓋在身上,一雙含羞帶怯的眼睛偷偷瞟向阿染,“你……你別看我。”

此時,換成季唯衍懵了,曉是他智商絕對不低於喻色,可是仍是想不明白小妮子剛剛推開了他在床單上找什麼,“你東西丟了?耳環?”這時他才想起去看她的耳朵,從認識她到現在,她耳朵上一直都戴著一對銀耳環,很古董的款式,應該是有些年頭了,可這一看過去,她耳朵上的兩隻耳環都在,半只也沒丟呢,倒是讓他看到她紅透的耳朵,“你怎麼了?怎麼臉這麼紅?耳朵也紅了?”

“沒……沒什麼,你出去。”喻色乾脆把被單整個蒙過頭頂,她沒臉見人了。

季唯衍皺眉,轉頭看牆壁上的古老掛鐘,“還有半個小時就九點了,你確定你不用起床?”

“半個小時九點?”喻色“騰”的坐了起來,完了,她要遲到了,也是這個時候才想到昨晚上放在背包裏要拿回來校對的檔案,發現了自己生日,昨晚一忙起來她早把工作的事情給忘記掉了。

完了,這才上班不到一個月呢,她就出錯了,都怪洛嘉旭,都是他,非要給她過什麼生日,姓洛的,她真想砍了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請假吧,半個小時她絕對趕不到公司,除非頭梳臉不洗衣服不穿還能有點希望。

想到這裡,喻色習慣Xing的把目光放在床頭桌上,可是上面沒有她的手機,“咦,我的手機呢?”

季唯衍淡清清的站在床前,直把喻色前前後後的面部表情看了一個徹徹底底,“沒看見。”

“那我的背包呢?咦?怎麼不在房間裏?”喻色慌了,顧不得什麼也沒穿,裹著被單狼狽的就跳下了床,門前都是禮物盒子,她一手握著床單一手拿起一個個盒子再丟下去,完了,哪都不見她的背包。

“你剛剛在床上也是找背包?”季唯衍問她,一直奇怪她才醒過來的表情,腦子裏更生動的是她女漢子的光著身子找東西的模樣,她自己不知道嗎,那樣的她很興感。

“不是,奇怪了,我背包哪裡去了?”

“那是什麼?”

“我……我去換衣服然後出去打電話。”喻色轉身就打開衣櫃拎出了乾淨衣服要去洗手間換衣服。

“我有,你不用出去打了。”

“你有手機了?”喻色面上一喜,這樣最好了,這樣她可以節省些時間了。

季唯衍很快拿出他新買的黑色蘋果手機,卻沒有先遞給喻色,而是道:“不過,你要告訴我你剛剛在床上找什麼?”他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反正,他就是要知道答案,她不說出來,他就覺得渾身上下少了點什麼似的。

喻色只想要他的手機,她快瘋了,她現在很急迫的要做兩件事情,第一件是請假,第二件事就是要馬上找回她的背包,裡面有公司國貿部不可外傳的內部檔案,若丟了,後果不堪設想,“非要我說嗎?”急呀,她真急,比三急都急,從醒來她沒去洗手間呢,可尿能憋著,公司的大事卻半分鐘也不能耽誤了。

“嗯。”季唯衍下意識的抹了一下鼻子,居然還在流鼻血,可他全然沒感覺似的,非要喻色告訴他答案。

“我……我以為昨晚我和你……和你……”支吾了半天,最後喻色一咬牙,“我以為昨晚跟你滾過床單了,趕緊看看……看看是不是?”她越說越小聲,到最後季唯衍幾乎聽不見了,可他到底還是聽明白了,她以為昨晚跟他發生什麼了。

原來她這麼不願意與他之間發生關係,“你想與他,是不是?”

“誰……誰呀?”喻色沒反應過來,她並不知道季唯衍昨晚看見她上了洛嘉旭的車了,她也沒覺得自己不能與他之間發生什麼,只是覺得若第一次在沒有任何記憶的情况下發生了,她連點美好的回憶都沒有,多可惜。

好歹也要給她留點什麼。

想到這裡,她臉一紅,她好象很期待與阿染之間發生點什麼似的。

可到底,什麼也沒發生。

發生的不過是他看到了她的身體罷了,那有什麼,他也不是第一次看她了。

“沒什麼。”季唯衍已經不想知道答案了,因為答案已經在他心底裏成了形,他認定了她真正想與其發生關係的是她的公司總裁,“喏,手機給你,打吧。”

喻色接過,嶄新的一枚蘋果手機,“你自己買的?”她昨晚還想著今天帶他去買手機,以免以後再發生昨晚那種聯系不上的狀況呢,不想他已經買了。

“嗯。”不止買了自己的,還買了她的,不過,她應該不需要了,她有個那麼有錢的男朋友,以後也不需要他了。

喻色在撥電話,可撥了半天都沒有人接,公司九點鐘上班,這還差二十分鐘,沒人接。

喻色只好打給孟小凡詢問洛嘉旭的號碼,好讓他幫忙請假,再順便把她丟了背包的事情說了,說完了她再繼續找,只希望不要給公司帶來損失,可,她怎麼打孟小凡也不接電話。

大抵也是如她一樣昨晚喝多了。

喻色頹喪的放下了季唯衍的手機,正愁眉苦臉的不知要怎麼辦時,對面,季唯衍淡淡道:“喻色,我要搬出去了,就這幾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