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番外:染色合體(1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9:46
A+ A- 關燈 聽書

黑色賓利疾馳在馬路上,這樣的豪車,普通女孩子一坐上去就不想下來呢。

可,喻色才坐了幾分鐘就坐不住了,她還是不放心阿染。

“嘉旭,我還是不要去了吧,我要回家,停車,趕緊停車。”不知為什麼,只要一想到阿染一個人在家裡等她,她就心慌。

“馬上就到了,五分鐘。”洛嘉旭很慶倖自己選了一家距離公司很近的KTV。

喻色絞著衣角,看著車窗外的霓虹閃爍,心情卻怎麼也沒辦法平靜下來,看來,一會到了地方她要趕緊想辦法離開。

佳豪KTV。

是這座海濱小城最著名的KTV。

包厢的隔音很好,音響也是一流的。

黑色賓利停了下來,車還沒停穩,喻色就自行開了車門跳下車,“快點,在哪一間?我去與你說的那個壽星打個招呼就好了。”然後,她就離開,這樣,也不算是失禮了,若是她與阿染請過假今晚晚點回去,她也就不著急了,可是偏偏,她沒有呢。

“一起上去吧,你總要吃塊蛋糕再走,是不是?”

“不用了,我不吃了。”喻色很餓,餓得肚子都有些疼了,可是一想到在家裡等她的阿染,她就不想吃了,只想快點趕回去。

洛嘉旭搖搖頭,引著她進了大堂上了電梯,很快就到了頂樓的VIP豪華包厢,“很多人?”到了包厢門前,喻色好奇的問道。

“自然,生日宴和我的接風宴呢,怎麼也要隆重些,是不是?”

“到底是誰過生日呀,嘉旭你就先告訴我吧。”喻色扯著洛嘉旭的衣袖,好奇了。

洛嘉旭沖著雕花木門努了努嘴,“你進去就知道了。”

“好吧。”喻色嘟了嘟嘴,人都到了,不進去豈不是白來了。

喻色小手落了下去,輕輕一推門,頓時,門開了。

“嘭……嘭嘭嘭……”隨著幾聲悶響,隨即,喻色就發覺在黑暗中正有什麼東西不住的灑在自己的身上。

“喂,什麼呀?你們都在是不是?”她就知道她這些老同學沒一個是省油的燈,有人在灑彩紙片,還有那種粘膩膩的她也叫不上名字的結婚時新郎和新娘經常中獎的類似牙膏類的東西。

“唉呀,饒了我吧。”不過是幾秒鐘,喻色就受不住了,只覺全身都被灑上了東西,小手擋著臉,她求饒了,不然,她這些同學絕對會玩死她,她太瞭解他們了。

“說,為什麼遲到?”終於有人開口了,第一個居然是孟小凡,“你和嘉旭去哪了要這麼晚?”

“加班。”喻色實話實說,“不信你去問我們公司大門口的警衛,再不信你可以調監控錄影,都可以查到的。”

“嘉旭你是資本家呀,這麼晚還讓員工加班,不是讓你照顧老同學嗎,你就是這樣照顧的?”幾個同學沖上來,你一言我一語的拉著洛嘉旭進了包厢,頓時,燈亮了。

十幾個人擠在喻色身前,男的女的,全都是認識的,果然都是老同學,“哇呀,人真多,到底是誰過生日呀?”喻色現在最想知道的就是這個答案了。

洛嘉旭拎著蛋糕走到了包厢最中央的圓桌前,放下,幾個女生便七手八脚的拆開了蛋糕盒子,頓時,一隻鋪滿了草莓的大蛋糕了現在了喻色眼中。

她喜歡吃草莓。

新鮮的才上市的草莓,草莓霜淇淋,草莓蛋糕,草莓罐頭,只要與草莓有關,喻色都喜歡吃。

這應該是一款特製的草莓蛋糕。

喻色的腦子開始迅速的轉動。

忽而,她猛的一敲自己的頭,再一把揪住站在身旁的孟小凡,“為什麼不早些告訴我?”她的生日呢,她居然現在才想起來。

“喻色,你輕點敲,我疼著呢,這可不關我的事,是洛嘉旭說要給你一個驚喜的,怎麼樣,有沒有很驚喜?”

孟小凡委屈的揉著頭,卻不忘調侃喻色,這笨蛋,人來了才想起是自己生日,這世上,最大咧咧的就是喻色了。

喻色是真的驚喜了,她的生日她總是記不起來,二十幾年的生日其實只有最近兩年在孟小凡的關注下過過生日,其餘的年頭,根本就沒過過生日呢,女漢子般的伸手一摟洛嘉旭,“嘉旭,謝謝你。”他還記得她喜歡草莓,這份特製的草莓蛋糕簡直是她的大愛,長這麼大,她的生日還是第一次買大蛋糕,以前最多就是買一個幾塊錢的小小的微型蛋糕。

“哢嚓”,閃光燈一閃,有人拍下了喻色摟著洛嘉旭的畫面。

“喂,一會把照片發到我郵箱裏喲,我要留著,這個有紀念意義呢。”二十二歲的生日,她喜歡。

只為,人生真的沒有很多個二十二年。

“放心,晚上回去我們全都發到你的郵箱,你回去慢慢看。”

喻色被眾星捧月的關注著,只為,她是今晚的主角,壽星佬,就連洛嘉旭都被拋到了一邊。

整整二十二根蠟燭插滿了整個蛋糕,燈關了,旁邊的人都在叫囂著讓她許願,喻色閉上了眼睛,也是這一刻,她突然間就想到了阿染。

“喻色,快許願,許願今年嫁一個如意郎君喲。”眾人邊起哄邊看洛嘉旭,嘉旭喜歡喻色,是這個小圈子裏人人都知道的,只是,他們從未開始過。

那樣嘈雜的聲音,可當面對一支支的蠟燭時,喻色的心卻出奇的平靜,腦子裏除了阿染再無他人,阿染,她想他了,他知道她今天過生日嗎?

原來,之前每一天的同床共枕與日日相處已經讓她在不知不覺間把自己與他捆綁在了一起。

“阿染,我們要一起幸福喲。”

這一句,就是她今晚許下的唯一的願望。

“呼”,猛的吹滅所有的蠟燭,房間裏頓時黑了,可是,卻無人打開包厢內牆壁燈的開關,喻色才想要去按開關,忽而,包厢的棚頂大開,新鮮的空氣飄進來,再看天空,五彩的煙花燃起,美輪美奐,太美了。

喻色呆在了當場,她從沒有想過自己會過一個這樣奢侈的生日,一切,都像是在做夢一樣,她靜靜的站在那裡,一簇簇的煙花燃過,她的眼淚便一滴一滴的滴落,這是生命中第一次有一個人這樣認真的為她過生日,就連這敞開棚頂的包厢也是別有創意。

“嘉旭,謝謝你。”除了他,她這幫窮同學沒一個有這些錢為她過生日的,所以,她就知道一定是他。

“喻色,生日快樂。”

生日歌延續著點蠟燭時的快樂一直徐徐緩緩的響在包厢裏,很美,很動聽。

喻色吃了很多蛋糕,還有草莓,還喝了點小酒。

葡萄酒,喝起來甜甜的,象飲料一樣。

原還想著到了就回去,結果,這一唱起KTV一喝起了酒,喻色漸漸忘記了時間,她有點醉了。

淩晨兩點多鐘,瘋鬧夠了的老同學們才散了場,這還是因為明天要上班呢,若是趕到週末,估計這些人沒一個回去的,一定是玩通宵。

喻色是被孟小凡扶上洛嘉旭的車的,不過,洛嘉旭也沒開車,他早就有先見之明的叫來了司機,所以,才敞開了的喝了很多很多。

“喻色,這是送給你的生日禮物,回家再拆喲。”

“謝謝。”喻色打了一個酒嗝,笑眯眯的接過禮物,她今天收了好多好多禮物,都放在賓利車的後備箱了,一會讓司機送到她房間,她要拆開來好好看看。

真多呢。

她從沒有過過這樣人多這樣開心的生日。

“喻色,我們交往吧。”忽而,坐在她身旁的洛嘉旭伸手一摟她的小腰,擁著她靠在他的胸口上,一股酒氣噴在喻色的臉上,他眯著眼睛看著她,眼神裏像是很正經又像是很不正經。

“滾。”要是可以開始,那還用等到今天嗎?

她才不要。

她雖然喝了點葡萄酒,可大腦還是清醒的。

不過,她要儘快回家,小凡說這葡萄酒的後勁很大,她可不想醉透了昏睡在洛嘉旭的車裏。

她想阿染了,想與他分享她今晚的喜悅,她就想快一點的趕回去。

夜深了,馬路上的車也少了。

黑色賓利只十幾分鐘就停在了出租房的樓下,“喻色,我送你上去。”洛嘉旭大著舌頭說道,可是說話的時候人卻是歪靠在椅背上,他是真多了,喻色的生日宴也是他的接風宴,他是男人,自然就被灌多了些。

“不用,乖,我自己一個人上去就好。”喻色哄過了他,這才下了車,身體有些搖晃,不過還可以走路,司機拿了她今晚收到的禮物,殷勤的送到了她家門口,喻色摸出了鑰匙,司機便把禮物全都放到了門裡,喻色推著他讓他快些去照顧洛嘉旭,房間還黑著,司機並不知道這房間裏還有一個男人還沉睡著。

喻色關了門,反鎖。

剛剛還清醒的大腦卻有些不清醒了,迷迷糊糊的走到床前,她忘了從前要去洗手間裏換衣服了,就在黑暗中摸索著脫了外套。

她忘了這裡還有一個阿染了,彷彿就是她從前一個人住的地方。

身子一歪,喻色就倒在了床上。

“啊”,一聲驚叫,她壓到了人,還不等她反應過來,一隻手扯著她就到了一個厚實的懷抱裏,“小伊,是你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