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番外:染色合體(10)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8:25
A+ A- 關燈 聽書

“不怕。”喻色輕輕笑,深吸著有他的味道的氣息,一雙眼睛透過黑暗卻把他看得隔外的清晰,“阿染,我們戀愛吧。”

喻色說完,很想咬掉自己的舌頭。

她是女生呢。

居然這麼不矜持。

居然主動的倒追起了男人。

果然,她的話好象是嚇到了身上的男人,他靜靜的在她身上,目光深邃的看著她的小臉,竟是許久都沒有回應。

他一定是不想答應她吧。

他不喜歡她。

然後,想不到好的拒絕管道才不回答他。

喻色再也忍受不住,伸手一推身上的男人,然後,逃也似的光著腳丫就跳下了床,“哎呀……”慌亂之中,她忘了腿上的傷了,這一起一下子扯到了傷處,疼得她呲牙裂嘴,痛呀。

“抻到腿傷的地方了?”阿染隨手一捉她的手臂,硬生生的把她拉回到床上,摁下,開燈,他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又有條不紊。

燈亮了。

刺眼的讓喻色手捂著眼睛,小嘴嘟得老高,“我要去洗手間,不用你管。”他看不上她嗎?那她還看不上他呢,他連自己姓什名誰都不知道,說白了就是個黑戶,哼哼。

“別鬧。”他卻不理會她的無理取鬧,只柔柔這一聲,大手就落在了她的腿上,仔細察看了一下,見沒有異狀,便輕聲道:“還疼嗎?”

“不疼了,你快鬆開吧。”他的手還在她的腿上,肌膚與肌膚相觸的刹那,她就有種過電的感覺,心慌慌的。

“還要去洗手間嗎?”他的手松開了,卻還是摁著她不許她起來。

“要去。”若說不去,那不是說明她剛剛撒謊了,喻色說著就要起身。

“我背你去吧。”

“不用,才兩步路,我還沒那麼嬌氣,以前我也傷過腿,沒你我不是也活到了現在?”睹氣的說過,頓時就覺得自己的語氣重了些,可她真的在生氣呢。

不想,他卻笑了,兩手一起捏著她的臉蛋,“生氣了?”

“才沒有,我沒那麼愛生氣的,起開,我要去洗手間。”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呵呵,以前我不在的時候你傷了腿我管不著,現在我在呢,那就必須要管,來,上來。”他轉身,彎下了腰,剛好是可以讓她趴到他背上的高度。

“都說了不用你管。”她跟他,八杆子不應該打到一起的,又沒什麼關係,她用不起他呢。

心裡腹誹著,小臉也憋得通紅通紅,喻色是那種心底裏藏不住事情的小姑娘,嘴上沒說出來這腹誹的話,可是表情早就洩露了一切。

“可我偏要管。”見她不上來,他乾脆起了身,轉過頭來硬是抱起了她,然後走向洗手間,單脚嗑開了門,再把她穩穩的放在馬桶上,這才往外面走去,“我在門口等你,今晚你不許走路。”

喻色沖著他扮了一個鬼臉,“出去啦。”

季唯衍這才走了出去。

看著他的背影,喻色心底裏一片混亂,他這是何苦呢,既然不喜歡她,不想與她談戀愛,那又何必要對她這樣好?

悶悶的坐在馬桶上,目光卻盯在門外的男人的身影上,隔著一扇門,想著他就在門外,她居然怎麼也解不出來了。

其實她壓根也沒想來洗手間吧。

不過是氣惱時的隨口一語。

一分鐘。

兩分鐘。

三分鐘過去了,喻色還是解不出來。

“喻色,好了吧,好了就出來,坐久了不好。”門外,這次阿染沒有敲門,而是直接跟她對話了。

“好……好了。”喻色不裝了,站起來就理好了睡衣,“你進來吧。”

季唯衍開門,走進洗手間又是抱起了她,只有幾步路的距離,喻色窩在他的懷裡,嗅著他身上的氣息,想著他不喜歡自己,喉頭突的一哽,他這般,那她又有什麼理由讓他養她呢,她沒資格,他們什麼關係也沒有。

所以,明天開始她還是要找工作來養活自己。

算了,就象她自己說的,有他沒有他,她都活了這麼大了,這世界,誰離了誰地球都一樣轉。

“喻色……”她正迷糊在自己的思緒裏,他已輕輕放下了她,隨著她一起倒在床上,“我還不知道我是誰,更不知道未來會發生什麼,所以……”所以他很怕自己的身份連累了她,若他從前是個生活無憂的人那還好,若是欠了高利貸什麼的,那就真真的是帶累了喻色,她這樣好,他不想連累她。

還有,他身上的槍傷,讓他不得不多想了,普通人誰會被槍殺呢?

普通人的手上也不會有槍的。

所以,他的身份一定不簡單,說不定與黑幫有關係。

那般,若喻色跟了他,那就只會受苦而不會享福。

他再自私,也不能不為她著想。

季唯衍越想,越是不敢輕易的答應喻色,喻色是好女孩。

……

至於喻色呢,聽他略略遲疑的話語,喻色也不是很懂,可是她是個心大的女孩,他不想跟她談戀愛那就不談吧。

天涯何處無芳草,她喻色還小著呢,她才不急著嫁人,一歪頭,她正了正阿染的頭,讓他面對著她,四目相對,她忽而笑開,“喂,我剛剛跟你開玩笑的,你可別當真喲,我有男朋友的,他比我大一歲,嗯,是我以前的同學,不過,他不住在這裡,因為要工作,每個月就過來看我一次,嘻嘻,等他來了你幫我看看,順便把把關,看看他配不配得上我,好不好?”

季唯衍看著面前正認真與他講述她自己人生的女孩,心底彷彿被撕開了一個口子似的只剩下了疼,雖然她說得好象是真的一樣,可他就是有一種感覺,喻色騙他了。

她根本沒有什麼男朋友。

若有,她不會跟他說‘我們戀愛吧’。

是他,傷了她的心。

可他的身份……

那是一個結,他不敢也不能給她任何承諾。

“好。”他輕聲應,强忍著心底裏的憂心。

這世上,不是凡事都盡如人意的,每個人都想要最好的,可得到的只有那少數的一些人。

“阿染最好了,我認你做我哥哥吧,嘿嘿,我還沒有哥哥呢,以後有一個哥哥天天罩著我,美喲。”

“不好。”不想,季唯衍直接就否决了。

“為什麼?做我哥哥不好嗎?還是你怕我拖累你?”喻色才微微好轉的心情因著他的拒絕又一下子沉了。

季唯衍微微一笑,“就象現在這樣就好。”說了‘不好’,他才反應過來,或者潛意識裏他是真的想與她談一場戀愛吧,所以,若真的做了她的哥哥,哥哥和妹妹以後再在一起,那種感覺真的很怪異的,所以,他不要做她的哥哥。

“好吧,我知道了,你怕我讓你養我,是不是?”所以,他不做她的戀人也不做她的哥哥。

然,當傻傻的問出來,喻色立刻就反應過來自己說錯話了,她不該問的,這樣的話藏在心底裏就好了,她真傻。

“不是早就答應了養你了嗎,等明天去了警察局裏給我一個身份了,我就去找工作。”

“好吧,算你有理,不做哥哥就不做吧。”悠悠的說過,喻色心情又跌到了穀底。

偏過頭去,她靜靜的看著床側的牆壁,不想說話也不想理會阿染了。

喻色告訴自己睡覺吧,可,從前每一晚都是沾了床就睡的她卻怎麼也睡不著了,想著身邊多了一個人,她又不敢亂動。

她不想讓阿染知道她還沒睡著。

房間裏靜靜的,只有兩個人的呼吸。

喻色躺了十幾分鐘了,還是了無睡意。

時間一下子變得特別的漫長。

半個小時過去了,她還盯著牆壁發呆呢。

忽而,季唯衍說話了,“喻色,講講你小時候的故事吧,你家裡姐妹幾個?你父母都還好嗎?為什麼我從來都沒見你與他們聯系過?”

喻色被他這一句給擾得更精神了,再加上原本也沒有睡意,就回應道:“我沒辦法跟他們聯系。”

“為什麼?”季唯衍問,頎長的身形翻了一個身,此時,他就在她的身後,她甚至能感覺到他呼出來的氣息正噴吐在她的脖子上,撓著喻色的心癢癢的。

“我是孤兒,從小就被送去了孤兒院,我不知道我父母親是誰,也不知道我有沒有兄弟姐妹,呵呵,我從小就沒人疼的,早就習慣了。”所以,看到他孤單單的躺在海邊的沙灘上,她就想起了自己,很小的時候就被人丟在路邊,若不是福利院的人撿了她收留了她,她早就餓死在路邊了。

喻色悠悠說過,季唯衍許久沒有說話,只是安靜的躺在她的身後,只把他的氣息拂在她的脖頸上,讓她無法忽視他的存在。

許久,他的手落在了她纖細的腰身上,輕輕一拍,“睡吧,以後,有我陪著你。”

這一句,她怎麼都夠了,不是戀人沒關係,不是哥哥也沒關係,有他陪著她就好,那是很親很親的親人的關係,身子往後一退,喻色嬌小的身形便窩在了阿染的懷裡,輕輕闔上眼睛,“阿染,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