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番外:染色合體(9)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8:10
A+ A- 關燈 聽書

小小的,盡在她的眼中他的眼中。

喻色窘了,她想把自己藏起來。

喻色一張小臉瞬間緋紅一片。

她從未與一個男人有過這樣的接觸過,只要一想到阿染的手才觸摸過她的小衣服,她便禁不住的臉紅心跳。

“我……我去外面等你,好了你叫我,我們再出發,不急,你慢慢穿。”季唯衍也覺察到了自己的行為有些豪放了些,訥訥的說完,他轉身便出去了,其實,他也慌,他也亂。

“喂,你也穿著睡衣呢。”喻色回神,看著他失笑,一向穩重的阿染也會犯錯誤呢。

果然,這世上人無聖人,誰能無過呢。

“我去洗手間換,你換好了叫我。”季唯衍拿了自己的衣服就進了洗手間。

喻色在房間裏,想著還是換上了阿染丟給她的衣服,不過,她可沒打算去醫院那種地方,那是燒錢的地方,她才不要去,隨便去藥店買個治跌打損傷的藥就好了。

慢慢的換好了,當感受到緊貼著肌膚的小衣服時,那上面彷彿還殘留著阿染手上的溫度。

她歪頭看洗手間,“阿染,我換好了,你出來吧。”他可真乖,她不喊他,他絕計不出來,可也就是剛剛,她在裡面被他看完完了。

雖然他不是故意的,可他是第一個看到她一切的男人。

他出來了,一件修身的襯衫,配一條很普通的長褲,可就是這樣的搭配,讓他看起來也尊貴不凡。

“能走嗎?要不我背著你吧。”他看著她的腿,皺眉。

“沒事,不過我不想去醫院,你要答應了我才跟你出去,否則,我不出去喲。”

“不去醫院去哪?”

“去藥店就好了。”

“喻色,還是去醫院比較穩妥。”季唯衍勸她。

“喂,咱們兩個,是我說了算還是你說了算?”喻色小手一叉腰,這事必須她說了算,他要聽她的。

季唯衍皺了皺眉,良久,才歎息的道:“好吧,那先買藥,不過若是明早不見好,明天必須去醫院。”

“成。”他妥協了,那她也就妥協了。

於是,季唯衍扶著喻色就要出去,忽而,他停了下來,“喻色,你在家裡等我,買藥我一個人去就好了,免得跑來跑去加重了傷情。”

“對喲,只買藥我不去也成,行,那你去吧。”喻色從錢包裏掏出了些錢給他,季唯衍伸手接過,手與手不經意的一觸的刹那,她抬頭看他,怎麼就有種小媳婦和老公相處的感覺呢。

“我去了。”

季唯衍走了。

喻色一個人躺在大床上。

她胡思亂想著,想著自己與季唯衍的關係,象親人卻不是親人,象戀人也不是戀人,他從來沒有對她表白過。

可她偷吻他的那一下,他也沒有任何反應。

喻色不明白他對自己是什麼意思了。

喻色决定今晚上床一定要晚些睡,等他也上床睡了,她要與他好好談一談,黑暗裏說話才能自然些吧。

十幾分鐘後季唯衍回來了,手裡是一個小袋子,他關好了們,換了衣服就走到床前,“來,我給你搓藥酒,先把外敷的藥弄好了再吃藥。”

喻色一條美腿交到了他手上,由著他擺弄著,搓完了藥酒再敷了藥,雖然動作有些笨拙,卻很快就搞定了,淤腫退了些,季唯衍也松了一口氣,“喻色,今天洗澡怎麼洗那麼久?”她以前,真的從來不這樣的。

喻色唇張了又張,居然不知道要怎麼說出答案了。

那答案,她能說嗎?

“聽話,告訴我。”要不是她洗了那樣久,他也不會擔心的走過去要叫她。

“那個……那個……”喻色支吾了兩聲,然後一咬牙,下定决心的道:“我以前捨不得水,要交水費的。”

挪她的腿往床上去的那只手微頓了一下,隨即季唯衍了然的道:“以後,你想洗多久就多久,放心,有我在呢。”

“阿染,你真好。”喻色頭一歪,小臉就趴在了他的肩膀上,深嗅著他的氣息,她心底裏已經變成漿糊了,“若是明天去警察局找到了你的家人,以後,你會不會離開我?”她突然間就有些害怕他記起一切了。

“不會。”沒有任何的猶豫,他給了她一個絕對肯定的答案,讓她的心暖了又暖,“阿染,你是第一個對我這樣好的人。”男人女人都加在一起,哪個都不如他對她的好。

“傻瓜,有你才有我。”

聽他輕輕的聲音,她卻惱了,“你就是因為我救過你,所以才對我好的?”那是感恩,不是其它。

而她想要的是其它。

她覺得自己有點喜歡他了,可也不敢十分的確定。

長這麼大,她還沒有戀愛過。

她把她的第一次都給了他呢。

第一次戀愛。

第一次讓男人看了她的身體。

“不是。”輕撫著她的背,再扶著她緩緩躺下,“睡吧,平常這個點你都睡下了。”

“今晚我要你陪我睡。”她小孩子氣的拉著他睡衣的衣角,不肯鬆開了。

“好。”無奈的歎息了一聲,季唯衍去熄了燈,房間裏頓時暗了下來,讓還沒適應這黑暗的喻色什麼也看不清了。

他躺下來了,就在她的身邊。

那種男Xing的氣息是那樣的濃烈。

喻色就覺得自己之前真傻,與他睡了幾天了,居然是第一次感受到他的存在。

她笨著呢。

“阿染,你以前的女朋友一定長得很好看。”她望著棚頂發呆,悠悠的說道。

“我以前沒有女朋友。”不想,他想也不想的就這樣說道。

“你確定?”喻色轉頭,看著黑暗中的男人,影影綽綽的更令人想入非非,她喜歡他身上的男Xing味道,讓她很踏實,所以,雖然與他同床共枕,她居然一點也不害怕。

這個世上不管是誰會欺負她,她覺得身邊的這個男人都不會。

“確定。”

“你想起來了?”

“沒有,不過,就象我知道自己不會摘菜不會煮飯一樣,對女人,我半點也不瞭解,既然不瞭解,那就說明我從前一定沒有女朋友,對不?”

他的話似乎很有道理,可她就是覺得哪裡不對。

“你從來也沒有喜歡過女人嗎?”

“不知道。”喻色這樣問他的時候,季唯衍忽的就覺得自己的心口瞬間缺失了一個口子似的,很疼。

“不知道就是不確定了喲,那就很可能喜歡過的,阿染,你給我坦白,你喜歡過誰?”她身子一翻,整個人就跨到了他的身上,絕對的女漢子。

“咳……”季唯衍低咳了一聲,“你的腿不疼了?”

“疼,不過,沒有比這個問題更重要了,我要看著你回答,不許撒謊喲。”

季唯衍深吸了一口氣,指尖寵溺的點在她的鼻尖上,“傻瓜,即便我真有喜歡的女孩,我也記不起她是誰了。”

他的話她愛聽。

心花開始怒放了起來。

腿傷了,可是心情很好。

喻色居高臨下的看著身下的季唯衍,那樣子彷彿隨便她把他怎麼樣都成似的。

她看著他的唇,想起之前那個蜻蜓點水般的的吻,他的唇似乎很軟,她還想嘗嘗他的味道。

喻色閉上了眼睛,小臉氤氳在黑暗中,緩緩俯落時,她輕聲的道:“阿染,讓我吻吻你,好不好?”

季唯衍頓時定在了那裡,一動不動的看著喻色的小臉落下,他想,她大概是第一個要吻男人還出口提前通知的小女孩了吧。

真傻。

可她傻,他更傻,他居然忘記了躲,就由著她的小嘴落了下來。

輕輕的。

身體裏彷彿有一股細細的電流在徐徐流經四經百脈,他居然一點也不討厭她的碰觸。

鼻間飄著她腿上跌打藥膏混合著她身上女人香的味道,一瞬間,他迷醉在了小女人的世界裏。

季唯衍也閉上了眼睛。

這樣,世界才能唯美。

她的還在他的上面,似乎是不知道要怎麼往下進行似的,就停在那裡流連著。

喻色正慌慌的時候,男人薄薄的唇突的加重了力道。

喻色的身子頓時軟了,整個人都趴在他的身上,讓他只一個翻身,頓時,兩個人對換了位置。

他在上面,卻沒有壓到她的身體,更是小心翼翼的避著她有傷的腿,輕輕的吻著她,兩個人都是生澀的,可是人類身體裏原始的本能又把他們完美的連系到一起。

那是一種仿似醉了的感覺,很美很美。

喻色只想這樣到地老到天荒,美好的讓她不想停下來。

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季唯衍才緩緩的移開了唇,大手輕掬著喻色的小臉,感受著她身子的微顫,他輕呼了一口氣噴在了她的小臉上,“怕嗎?”

他的聲音,溫柔的帶著幾許的憐惜,讓她心醉。

喻色就覺得自己是在做夢,一切都不真實了似的,以前她的同學都說她不象女人,太女漢子了,現在,她有做女人的感覺了,卻飄飄然的覺得一切都不像是真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怕。”喻色輕輕笑,深吸著有他的味道的氣息,一雙眼睛透過黑暗卻把他看得隔外的清晰,“阿染,我們戀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