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番外:染色合體(8)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7:55
A+ A- 關燈 聽書

有個有錢的男人陪在身邊,他不嫌她醜不嫌她沒文化也不嫌她沒見過世面,那便,什麼都足矣了。

其實喻色更想說,戀愛吧,她喜歡在他身邊小鳥依人的笑。

“好。”季唯衍輕輕點頭,由著小女人挽著他,兩個人就在路人的注目禮中一路走回了小小的出租屋。

房間裏還是原來的老樣子,除了才買回來的還沒有拆封的大包小包沒有任何改變,可喻色就覺得哪裡變了。

身子輕盈的歪躺在床上,頭枕在枕頭上,她朝著阿染招招手,“過來,歇一下再整理。”她累了,看著他的俊顏就有種做夢的感覺,阿染不止是長得好看,還很會賺錢呢。

“嗯?”季唯衍停下手裡拆封的動作,看著她。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嘛。”他那樣子越看越順眼,喻色花癡般的盯著他看,不想眨眼。

“好。”

季唯衍乖乖的就走到了床前,坐下。

可,他還沒坐穩,喻色調皮的一扯他的手臂,帶著他就倒在了自己身邊,還沒等到他躺穩,她兩隻小手就欺了上去,“你壞,你壞,你騙我擔了好久的心。”狠狠的呵著他的癢,之前出去見房東見傢俱店的老闆,天知道她有多烦乱,不想,這男人早就把錢都搞定了。

“呵呵……呵呵呵……”季唯衍忍不住的笑起來,讓喻色終於知道了他的弱點,他怕癢,“呵呵……哈哈……”

喻色越撓越起勁,兩個人的身體在一米五的床上滾來滾去,她耳邊都是阿染的笑聲,還有他燦爛而笑的一張臉,呼吸,就在兩個人的空氣裏急促了起來。

她的小手追著他,他頎長的身形躲來躲去,似乎,再也躲不過了,他長身一起,便壓在了喻色的身上,一瞬間,她的手停在半空,他的笑聲嘎然而止,四目相對,她看著他,他看著她,空氣稀薄了起來,喻色不知道是怎麼變成現在這種姿勢的,可她也忘記了要推他下去。

他的臉距離她很近很近。

一起睡了幾天,喻色卻是第一次感受到他就與她在同一張床上的感覺。

那是心跳加快的感覺。

快的,彷彿要從心窩窩裏串出來一樣。

他放大的容顏彷彿帶著盅惑似的,讓她看著他時,情不自禁的就仰起了小臉,然後,一寸一寸的貼近了他的,連她自己都不知道那是怎麼發生的,反正,她吻了他。

確切的說,是她的唇在他的唇上蜻蜓點水般的點了一下,隨即就慌亂的推開了他,“起開,我要去煮飯了。”喻色羞赧極了,瞧她,居然主動的吻了一個男人,她是不是很過份呢。

被推開的男人微微一怔,隨即輕輕笑道:“去吧,我也來幫你。”

她下了床,他也緊跟著下了床,她摘菜,他也跟著摘菜,只是,他看起來笨拙極了,那樣子讓她不由得失笑,“阿染,你以前一定沒煮過飯。”

“是吧。”他大方承認,“應該沒煮過。”他還真不會。

“還是我來吧,你去拆東西。”她手一指那些還沒拆封的日用品,就期待著她的和他的擺在一起呢,一定好看。

“好。”季唯衍起身去了,他也覺得他沒煮飯的天賦,不過拆封這種活計是人都會的。

喻色看著他的身影,小手下意識的就落在了唇上,剛剛,她好象真的吻他了呢,可她那會太緊張了,居然一點也不記得吻他時的感受了。

好象他的唇軟軟的,嗯,她能記住的就是這些了。

他好象沒有生氣,那是不是證明他對她……

喻色開始想入非非了,不知不覺就把摘好的菜丟進了一旁盛垃圾的垃圾袋裏,而把摘下的發黃的葉子丟到了乾淨的盆裏。

“喻色,你把菜丟了。”季唯衍歪頭看過來,看到的就是喻色失魂落魄的樣子,不由得提醒她。

“啊?什麼?”喻色悚然一驚,這才發現自己才做的糗事,急忙把摘好的菜撿回來與盆裏的置換了一下,這才起了身,當看到門口並排擺在一起的兩雙拖鞋時,她不由臉紅了,他把東西都拆了開來,全都並排的擺著,那畫面,怎麼看著都有種……有種……

喻色不敢往下想了,趕緊的開火炒菜煮飯。

外面的東西再美味可其實都沒有自己煮的吃著踏實,至少乾淨喲。

一餐飯,喻色第一次吃得很安靜,難得的沒有多話,只是偶爾偷偷的抬頭看一眼對面的男人,他吃的很專注,這讓她很滿足。

“魚做的小有進步了。”忽而,他先開口了。

“我手機查了燒魚的步驟了,嘿嘿,還有,咱們買了料酒呢,加了那個,味道就好了。”

“多燒幾次味道就正宗了,不急,對了,你明天還要去找工作嗎?”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一說起找工作,喻色就頭大,她這都一個多星期了,工作還是沒著落。

“明天我陪你一起去。”

“不……不用了吧。”她這麼大的人了,怎好讓他陪著去呢。

“我也想找工作,不過找工作的前提是先弄明了我的身份,不然,沒有組織會用我的,喻色,明天你先找工作,然後陪我一起去警察局吧。”季唯衍神情微微有些落寞,他失踪了這樣久,他的家人居然沒找過他,他查過了,網上報紙上沒有半點線索,迫不得已,他只能去警察局裏碰碰運氣了。

“去那裡做什麼?”喻色問,有些迷糊。

“打聽一下有沒有有在找我,最好能知道我是誰,若實在不行,就讓警察局登記了我的資料,再給我一個身份吧。”

“對喲,你總不能一直這樣連名字都沒有,嗯,明天我陪你去,至於找工作的事情,不急喲,阿染,你說了你養我的,不許反悔喲。”

“呵,好,不過炒股那東西最最碰不得,若不是實在缺錢,不能去炒。”

“知道啦。”他用五百塊做本賺了那麼多還說不敢碰,若換成是她,一定吹噓自己是股神啦。

吃過了晚飯,喻色拿了新買的睡衣去洗澡了。

睡衣是她自己挑的,有點小薄,可絕對不是透明的那一種,穿著新拖鞋,拿著新毛巾,看著擺在一起的兩隻牙缸,還有牙缸裏的兩隻同款的牙刷,心底頓時就柔軟了。

喻色第一次洗澡洗這麼久,洗髮乳用了三次,沐浴Ru也用了三次,現在有阿染賺錢養家了,嗯,她可以好好的享受一下了。

用洗髮乳洗的頭髮果然順滑多了,用了沐浴Ru後身上也香噴噴的了。

有錢真好。

“嘭……嘭嘭……”有人在敲浴室的門。

喻色驚了一下,一個沒站穩,“撲通”就摔在了地上,“啊……”她驚叫一聲,只覺得腿疼的刺骨鑽心。

“怎麼了?”“浴室”的門一下子被推開,阿染高大的身形頓時寵罩在了一片水氣中。

“啊……”喻色再度大叫,她這幾天洗澡從來沒有反鎖過門,也從來沒有想到阿染會推門看到自己,於是,就是這麼一瞬間,她被他看光光了。

她的驚叫,這才驚醒了季唯衍,手忙腳亂的退出去,再掩上門,隔著一扇門,他嗓音沙啞低低的道:“你洗了好久只有水聲沒見出來,我以為……以為……”低咳了一聲,他又道:“嚇到你摔倒了,你能不能起來?要不要我去隔壁找個女孩子過來幫你?”

聽著他歉意的聲音,喻色的魂終於回歸了,手拄著濕濕的牆壁慢慢站起來,腿還是有些疼,但是她可以忍受的程度,“不用,我馬上就好。”隨意的擦了擦身,再套上那件新的睡衣,喻色這才慢慢推開了浴室的門,門外,阿染正站在那裡,看見她出來,微微的松了一口氣,“對不起。”

“沒事,你有敲門的,是我洗太久了,嘿嘿。”她乾笑一聲,看著他的窘狀,她頓時圓滿了,帶著香的身子故意的往他身前一凑,“被你看光光了,你要賠我。”原來男人也可以臉紅,喻色第一次見識到了,那畫面,很可愛有木有?

“好。”季唯衍懊惱的撓了撓頭,若不是擔心她,他也不會敲門,沒想到害她摔倒了,“來,讓我看看你的腿。”說著,他傾身一抱,便將她打橫抱在了懷裡,然後大步走到床前,再輕輕把她放在了床上,大手便抓了她的腿在手,“是這裡傷了嗎?”

他眼神專注的審視著她的光溜溜的長腿,雖然曬得黑,可是顏色看起來很健康,喻色不自在的縮了縮腿,再去撥拉他的手,“沒……沒事,淤青了罷了,貼貼膏藥再多揉一揉就好了,不礙事的。”她沒那麼嬌氣呢。

“不行,有點腫了,我送你去醫院。”他說著,又是傾身就要抱起她。

喻色頓時慌了,“別,我穿著睡衣呢。”她若這樣招搖過市,丟死人了。

季唯衍一敲自己的頭,轉身就打開了櫃子,什麼也沒想的拿出了她的衣服,“換上,然後我帶你去看醫生。”

床上,他丟過來的有上衣有長褲,然後,居然還有很舊了的小內內……

上面穿的。

下麵穿的。

小小的,盡在她的眼中他的眼中。

喻色窘了,她想把自己藏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