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番外:染色合體(7)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7:42
A+ A- 關燈 聽書

咖啡很香,很甜,牛Nai的味道濃濃的,喻色很喜歡。

“阿染,你以前一定經常喝咖啡。”

“你怎麼知道?”

“你喝咖啡的習慣呢,你不喜歡加糖。”喻色眨著眼睛,手臂撐在案頭上,兩手托著小臉,很認真的看著對面的阿染,“所以,我得到的結論就是,你以前經常喝咖啡,阿染,你真的一點也想不起來從前的事了嗎?”五百變七千加,喻色覺得面前的男人是一個炒股天才,把他這樣的人與自己凑在一起,她覺得他委屈了。

“嗯。”

“那怎麼辦?你跟著我要吃沒吃要穿沒穿,住的地方還那麼小,還要跟我擠一張床,阿染,我怎麼越想越是委屈你了呢,這可怎麼辦?”喻色說著,端起咖啡杯,乾脆痛快的一仰而盡,“我要想辦法幫你找到家人,你若是有想起了什麼,一定要告訴我喲,比如,你以前住的地方有沒有什麼標誌Xing的建築物,比如你腦海裏突然間出現某種幻覺,然後有一張臉一直在你眼前晃動,嗯,那就一定要找到那個人。”

“先生,小姐,牛排和魚排來了。”喻色正說得起勁,一旁服務生已經來了。

季唯衍輕輕一點頭,便拿起餐巾擋在了身前,喻色不以為意,繼續手臂支著桌子看著他,“放下吧。”

“小心燙。”服務生依然勸她。

“我才不怕呢,我天天煮飯都沒事的。”

“聽話,快擋上。”季唯衍哄孩子般的勸她。

喻色這才不情不願的拿餐巾擋在了身前,一份牛排落在了她的面前,飛濺起的煙氣裏飄著濃濃的香。

喻色這才發現餐巾髒了,她有些不好意思了,“阿染,謝謝你。”

“嗯,吃吧,才出鍋的時候最好吃。”

“你又知道了,你以前一定經常吃這個。”

可她這還是第一次吃呢,人比人,果然會氣死人的。

喻色拿起了刀叉,準備分一半給阿染,可,刀子落下去切割了半天,牛排還是原來的那份牛排,她根本切不開,倒是對面的阿染把魚排分割成了好好的雙份。

“我來。”阿染摁下了她又要下手切割牛排的手,然後搶下了她手中的刀叉,拿過盤子,一手刀一手叉,輕輕一滑,原本的牛排頓時一分為二,喻色看著他修長的指拿著刀叉在牛排上熟悉的切割著,分分鐘的功夫,牛排便被分成了一塊塊。

喻色覺得他拿刀叉的動作像是在作畫,很美。

很快,她面前的盤子裏就有了兩種食物,半份牛排半份魚排,吃起來香香的美美的。

“阿染,你會不會彈鋼琴?”喻色是覺得他的手指實在太好看,便浮想聯翩了起來。

“不知道。”

“要不,你試試?”

“好。”放下刀叉,季唯衍真的叫過了服務生,很快服務生問了經理就同意他去碰這家西餐店裡的鋼琴了。

不是正餐的時間,鋼琴從來都是閒置的。

季唯衍修長的身形徐徐走向鋼琴,他之所以同意喻色要試一下那架鋼琴,是因為喻色提起的時候他腦子裏恍恍惚惚的就會閃過一些畫面,只是那些畫面太模糊,模糊的讓他根本確定不了什麼。

或者,彈琴可以給他一些記憶,至少,他要知道自己是誰,知道自己還有什麼親人。

他不見了,他的親人一定很傷心很著急。

只要一想到這個可能,他的心就開始痛疼起來。

修長的十指輕落下去,眼前就是黑白的鍵子,兩種簡單的顏色不住的相互疊加,幾乎連想都不用想,一道熟悉的秋日私語便悠然響在了西餐廳的角角落落。

很美。

喻色吃驚的看著季唯衍,她這會腦子裏認定了他可能是一個鋼琴家,不然,他的鋼琴怎麼可以彈得這樣好。

太好聽了,就連不懂音樂的她都有點如醉如癡了。

一曲終罷,喻色忘了盤子裏的美味,就呆呆的看著阿染,她覺得自己與他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遙遠,他是不屬於她這個世界的。

真的不屬於。

“好聽嗎?”

“好聽。”季唯衍回來了,可眼神看起來卻有些落寞,“怎麼了?”

“除了會彈琴,我還是想不起來我是誰。”

原來,他是在懊惱這個,“總會想起來的,別急。”

喻色安慰著阿染,可是心底裏也哀傷起來,他彈琴的樣子象王子,他走路說話吃飯的樣子也象王子,她呢,醜小鴨一隻。

“來啦,吃東西,然後我去給你拿一份沙啦來,想要水果還是蔬菜的?”

“蔬菜吧,洋葱多些。”

“那我要水果,嘿嘿。”

喻色撇開剛剛心底裏的不舒坦,很快吃完了牛排魚排,這樣分著吃真好,兩種她都嘗過了,再去拿沙啦,回來的時候,阿染卻不知何時走到了窗前,靜靜的看著流水窗子中的遊魚,彷彿那裡有什麼寶貝一樣。

“看什麼?”喻色問,把盤子裏的兩份沙啦往他面前一擺,“來啦,去吃。”

“喻色,我覺得我從前好象來過咖啡廳這樣的地方,好象還遇到了有人開槍,而我……”

“你怎麼了?”

“我好象是替人擋了一槍。”

“替誰?”喻色興奮了起來,“快想,是不是你要想起來了?”

季唯衍搖搖頭,“我不知道,不過,好象是一個女生。”

“女生?”這突然間的答案蔔一從季唯衍的口裡說出來,喻色頓時就覺得心底裏有刀片正在一寸一寸的割著她的血肉似的,“是不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原來,他早就有女朋友了。

可這個,很正常的吧,他看起來也不像是十幾歲的毛頭小夥,正常的男人都要有女朋友或者有妻子的,天知道她在這裡彆扭什麼?

想到他有可能有妻子了,喻色頓時想起了自己與他同睡的那張床,他們天天睡在一起,會不會不好?

可睡一張床是他的提議呢,這幾天從來都是她先睡他後睡,醒來也是他先醒她後醒,所以,對於兩個人同床共枕的畫面,她腦子裏居然全是零。

“我不知道。”季唯衍攤攤手,無奈的搖搖頭,“算了,不想了,吃沙啦。”

喻色響應的埋下頭吃著,不知怎麼的,一想到他可能有女朋友或者有妻子,她心裡就是不好受。

“怎麼了?”感受到她的情緒低落了下來,季唯衍好奇的問道。

“沒什麼,快吃啦,吃完了我們去買東西,嘿嘿,你邊吃邊想你要買什麼東西吧。”他賺的錢呢,她就給他多買些東西,想著兩個人一起逛超市的畫面,一個男一個女,會不會有點……有點……

喻色不知要怎麼形容了。

從咖啡廳出來,天氣正是最熱的時候,大街上的人三三兩兩的打著傘從身邊經過,尤其是女人,就沒有一個不打傘的。

獨有她喻色,就不打傘。

她的傘太破了,所以若不是下雨天必須要打傘,喻色從來不拿出來。

“喻色,傘呢?”季唯衍瞄瞄周遭的人,再瞄瞄喻色,他終於知道她的皮膚怎麼會曬得那麼黑了,原來,她從來不打傘。

“我……我沒帶。”可其實事實真相是她的傘就在背包裏,在這海邊邊陲的小鎮,時常都會下雨的地方,人們已經習慣了出門帶傘。

“那好,一會買一把。”

“好的呀。”有了新傘,她一定打的。

喻色不怕曬太陽,與季唯衍一高一低的壓著馬路,那種感覺象情侶呢。

管他有沒有什麼女朋友,她都不管了,反正,她與他現在在一起就好,當想到這個的時候,喻色懵了,她這是喜歡上了他嗎?

當腦海裡閃過這個認知的時候,她幾乎傻掉了。

可能嗎?

可能嗎?

她可以喜歡他嗎?

“喻色,這個包不錯,適合你。”兩個人已經進了量販店,季唯衍隨手拿過一個包遞到正失神的喻色面前。

喻色只看了一眼就找標籤,太貴了,她搖搖頭,“我不喜歡。”

很快,她相中了一個便宜的包,“阿染,這個算你給我買的,行嗎?”錢都是他賺的,她如今是在花他的錢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行,不過,我的錢也是你的錢。”

這話,喻色愛聽,而且聽得心花怒放。

“阿染,這兩雙拖鞋好看不?”

“好看。”

“我要粉色的你要藍色的,好不?”

“好。”

那是一對情侶拖鞋,喻色想著家裡的門前並排擺著這兩雙拖鞋的樣子,心情就大好起來。

牙缸。

牙刷。

還有毛巾。

全都換新的了。

有的是喻色挑的,有的是季唯衍挑的,不知道是她在故意,還是他在故意,總之,全都是情侶套餐的款兒。

買了日用品再買菜,這個季唯衍是外行,於是她買菜他推車,儼然乖乖好男人的形象。

從量販店出來,大包小包的拎著戰利品,自然而然是季唯衍拎得多喻色拎得少,“唯衍,說好的霜淇淋呢,你還要不要請我?”

“請,必須的。”

喻色笑著挽上了季唯衍的手臂,才不管他手裡是不是拎著很多東西呢,她一邊咯咯笑一邊沖著他的耳朵呵著氣,“阿染,以後,你養我吧。”

*

她嫁給他,非處兒,為錢。

他娶她,不過是需要一個妻子罷了,妻子這稱謂,可以讓他名正言順的在婚房裏風流快活。

這場婚姻,她不虧,他也賺了。

强推澀澀新書《蝕骨寵婚:囂張寶寶純情媽》,正在火熱連載中,親們多多支持呀,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