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番外:染色合體(6)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7:28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當鴕鳥了,小手一拉被單,倏的蒙在臉上,她繼續裝睡。

一隻大手落了下來,輕扯著她緊緊攥在手心裏的被單,奈何她力氣太大,而他似乎不想強迫她,終是松了手,隨著一聲輕輕的歎息,喻色只覺身邊的床墊微陷了下去。

阿染輕輕坐在了床邊,低聲的道:“你要怎樣才肯起床?他們是男人,所以我沒許他們進來,若他們等急了進來瞧見你現在這個樣子,我可就不管了。”

“臭阿染,我沒錢。”喻色猛的一掀被單,眼淚汪汪的看著面前的男人,他一張俊顏離她很近,可她看著卻再也不好看了,“你討厭,誰要你非要買這個什麼破床,我沒錢付。”

“呵呵……”季唯衍笑了,這一聲就象是一支強心劑,讓喻色眨眨眼睛,狐疑的看著他,“你笑什麼?”

他笑起來真好,不過,這是她第一次這樣近距離的看著他的笑顏,心跳突的就開始加快。

男人修長而骨感的指輕落在她的小臉上,輕輕的滑動著她的肌膚,“昨晚我做了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了魔術師,然後手指一指你的銀行卡,嗯嗯,據說裡面就有錢了,所以你趕緊起床,咱們去取錢交給房東和傢俱店的老闆,然後,你要請客喲,我今天要吃魚吃肉,還要吃霜淇淋……”

喻色不相信的揮開他的手,“別騙人了,卡裡不可能被變出錢的,你去打發了他們,唉,我再打兩個電話想辦法吧。”唉聲歎氣的,讓她去借錢,她想死的心都有了。

“我有騙過你嗎?”季唯衍無辜的看著喻色,那張英俊的臉特別的無害,像是在說,都是真的,都是真的,快去看看。

喻色激欞坐起來,驀然想起自己借給他的五百塊,難不成他就是拿那五百塊變了錢,“好吧,我這就去,不過若是卡裡沒錢,今晚只有白米飯拌醬油,連青菜都沒有了喲。”

“行。”

喻色拿了外套就沖進了洗手間,男女授受不親,所以這幾天她換衣服的時候都是拿去洗手間裏換的,十幾分鐘後,不化妝的喻色就一身清爽的出了洗手間,拎起自己那個破舊的小背包,手一拉早就換好了衣服的阿染,“走了啦。”

推開門,門外果然站著房東和傢俱店老闆,阿染他這還真是沒騙她,她握著阿染的手有些緊,生怕他跑了她後面獨自一人面對卡裡沒錢時的窘境,“二比特好,阿染說我卡裡有錢,你們隨我去櫃員機,我取了就給你們,好嗎?”樓下就有櫃員機,所以,卡裡有錢沒錢分分鐘她就知道了。

不可能有的。

阿染又不是神仙。

魔術那種東西根本就是騙人的,從來都不是真的,她要是信了她就是傻瓜了。

喻色忐忑不安的下了樓,小手一直緊握著阿染的手,而他,也未掙開她的。

這是兩人第一次握手,也是第一次在外人面前握手,喻色卻全然沒感覺,她只是因為不安才握著季唯衍的手的。

下樓了。

外面陽光正好。

她的心情卻一點也不好。

心裡一直在想著的是一會子輸了卡的密碼,然後沒錢她要怎麼向身後的兩個討債鬼解釋。

就說卡被銀行盜刷了?

嗯嗯,這個有點可靠,就這個了。

小手微顫的將卡插進了櫃員機,手擋著摁下了密碼,進了。

喻色手指更抖了,倏的點下了查詢餘額的功能就張開了小嘴,“哎呀,我的錢怎麼不見……”

可,喊到這裡她卻突然頓住了,呆呆的看著櫃員機荧幕上顯示出來的那個數位。

七千兩百塊。

她一定是眼睛出現幻覺了,揉了揉再看,還是七千兩百塊。

這哪來的錢?

阿染不可能變出來的。

“取吧,再不取櫃員機要香卡了。”一直站在身邊的男人終於適時的開了口。

“好……好,我先取。”强忍著心底裏的狂喜,喻色趕緊取了錢,一份給房東一份給傢俱店的老闆,另一份則是在自己手裡,她取了一千塊,因為她記得下樓前某只男人說過今天要吃魚吃肉的。

“謝謝喻小姐,那我們先走了。”房東和傢俱店的老闆拿了錢就離開了。

陽光還在。

很熱。

喻色很興奮,小臉上洋溢著細密的汗珠,她倏的跳起來,兩條細細的手臂一下子摟住了季唯衍的脖子,整個人都吊在他的身上,“你哪弄來的錢?阿染,你不會真的是變魔術的吧?”卡裡有錢,所以,她就白癡的想要相信他了。

這一刻,看著他就特別的好看,原本忐忑的心也放下了,很舒坦。

“你猜。”阿染任由她把整個重量交給他,目光溫和的忘著她,“反正不是偷也不是搶的,是正當通路賺來的。”

喻色就眨眼睛,想呀想,再想呀想,他能在幾天的時間內用五百賺這麼多錢……

猛的,她想起了那天回家時電腦荧幕上那些紅紅綠綠的線條,想著他之前還要了她的資料,她腦洞頓開了,“你炒股賺的?”

“嗯。”大手扶住了她的腰,以免她一個摟不住掉下去,季唯衍微笑著說道。

“哇,我好聰明,居然一下子就猜到了,嘿嘿,為了獎勵我的聰明,阿染,咱們中午去吃魚吃肉,嗯,順便再去逛超市買些東西,怎麼樣?”喻色大言不慚,好象那些錢都是她賺的一樣。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用你的名字開的戶,那些錢也都是你的。”季唯衍身子微晃了一下,他還是太瘦還是有些虛弱,都怪她,這幾天給他吃的大多都是青菜豆腐,很沒營養。

喻色這才鬆開了手,身子輕盈落地,拉過他的大手轉身就跑,“走啦,去吃魚吃肉啦。”她張揚的笑聲隨著海風飄散到周遭,引得季唯衍也笑了起來。

他喜歡她身上那種青Chun的味道,似乎彷彿他好久都沒有感受到了。

好久都沒有了嗎?

他什麼也記不起來,他不知道自己是誰,更想不起自己曾經的生活是怎麼樣的。

他也上網查了,查不到半點線索。

喻色還在跑,可是小手卻被硬生生的扯住了,季唯衍指指路邊的一家咖啡廳,“就這家吧。”

“你想吃西餐?”喻色摸摸背包,西餐很貴的,她才取的一千塊還想省著點花。

“一份魚排一份牛排,你一半我一半,換著吃,就都有了,怎麼樣?”

“這個提議好,還有免費沙啦呢。”喻色笑了,還是拉著他的手就往咖啡廳走去,“不過,你不嫌弃跟我分著吃?”

“你天天睡覺流口水,我已經看習慣了。”季唯衍波瀾不驚彷彿在說著別人的事情一樣,悠悠的說過。

“喂,你怎麼可以偷看人家睡覺?”喻色揮拳就朝著季唯衍打過去,“你太壞了。”一拳又一拳,如雨點般的落下去,卻只有撓癢癢的感覺,季唯衍微微笑的站在那裡,紋絲不動。

直到打累了,喻色才收了手,小臉因著興奮而有些潮紅,“以後不許偷看了。”每天她醒了的時候他早就起床了,他的生物鐘永遠都比她的早,她也沒辦法好不好?

“好,以後就正常看。”

“你……”喻色呲牙。

“不餓?”

他這一問,她才覺得肚子餓了,她早餐還沒吃呢,這會要早餐午餐一起吃了。

進了咖啡廳,喻色真點了一份牛排一份魚排,有魚有肉,感覺不錯。

兩個人相對而坐,喻色只來過一次咖啡廳,還只喝了咖啡,只知道點餐後這裡的沙啦是免費的,至於牛排和魚排還真是沒吃過,不由得就有點小期待了。

左看看右望望,她如孩子般的期待著。

“兩杯咖啡,一杯摩卡一杯藍山。”季唯衍叫過了服務生,忽而轉頭看喻色,“要加糖和牛Nai嗎?”

“加,都加。”她上次只喝了加糖的,這次就喝又加糖又加牛Nai的,嘿嘿,都嘗嘗。

“好,摩卡加糖和牛Nai,藍山不加。”

服務生去端了,喻色好奇的看季唯衍,“不加糖很苦的,不好喝。”

“我喜歡原滋原味。”

“我才不要,加不加都一個價,要加了才划算。”說完,她小臉訕訕的,她是不是很市儈呀?

頭微垂,喻色有些不好意思了,不知道阿染會不會笑話她,他看起來永遠都是那麼高雅,而她呢,小阿妹一樣。

她正心裡暗自懊惱著與季唯衍之間的天差地別的時候,小手被緩緩握住,這似乎是季唯衍第一次主動的握她的手,那與她剛剛一路握著他的手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他的手大而溫暖,微潮的包裹著她的,喻色的心跳又開始不正常了,快的她彷彿聽到了‘撲通撲通’的聲音,好響。

“以後,喜歡的才要,不喜歡的就說不,聽到沒有?”他低低的聲音還是那樣的好聽,好聽的猶如天籟,讓她情不自禁的就點了點頭,然後,眼淚不由自主就簌簌的滾了下來。

落在乾淨的大理石案頭上,晶瑩一滴。

“怎麼了?”他問,指尖輕輕抹去她眼角又一滴要滴落的淚珠。

“阿染,你是第一個告訴我‘不喜歡的就說不’的人。”原來,這世上多一個愛護你的人是這樣幸福的一件事。

喻色覺得她撿到寶了。

那個寶,就是阿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