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番外:染色合體(5)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7:16
A+ A- 關燈 聽書

床是阿染要買的。

那就由他去砍價還價去付錢好了。

喻色睹氣的真的出了小傢俱店,然後,摸出手機靠在一株棕櫚樹上翻看著,什麼簡訊和來電都沒有,她這找工作的工程還真是要遙遙無期了。

喻色懊惱的收起手機,才要抬頭,就見身前一雙人字拖停在那裡,一動不動。

“阿染,你……你買好了?”她沒給他錢,他根本沒辦法買吧,她這是明知故問。

不想,阿染微微一笑,“嗯,買好了,一會就送貨,來,咱們回家。”

回家?

喻色覺得自己幻聽了,阿染還真是把她那個小蝸居當成是自己家了?

好吧,他沒其它地方可去。

喻色開始在大腦裏琢磨著要向誰借錢了。

“多少錢?”借錢也要先知道個數目吧。

“沒多少,我與老闆娘說好了,過幾天給。”

“那……那多少呀。”她繼續問,不然真不知要借多少,這得提前跟人家預算一下。

季唯衍溫溫一笑,“到時你就知道了,還是先回去收拾一下,不然床來了沒地方放。”

他這一提醒,喻色也反應過來了,扯過他的大手道:“那我們快些走。”

“好。”

兩個人緊走了兩步,喻色才反應過來自己在大街上拉著人家帥哥的手呢,因為,剛剛有女孩子走過他們的時候吹口哨了。

喻色慢慢的鬆開了小手中的大手,“要不我先走,我先回去收拾?”他走得慢,還有,她有些不習慣與他並肩而行時旁的人飄過來的目光。

“好。”

他還真是應了,喻色只好落寞的一個人先回了,小房間裏的東西都很陳舊了,不過,被她打掃的很乾淨,床上床下的東西都挪了位置,季唯衍和送傢俱的剛好也到了。

喻色忙碌了起來,很快的一張新床鋪好了,兩個枕頭一條床單,真擺在一起的時候,她怎麼看著怎麼覺得有點璦昧,“你真要跟我一起睡床?”她聽見洗手間的門開了,知道阿染出來了,便有些不好意思的問他。

“嗯,放心,中間就是楚河漢界。”

好吧,又是她想多了。

她這樣一個貌不驚人的小女生哪裡會入了他的眼,

打了個哈欠,她轉頭看他,正要說話,這才發現此時的他正拿著她的手巾在擦著短髮,他很規矩,穿上了她給他買的家居服,地攤貨,可穿在他身上一樣好看,他的臉上手臂上還殘留著水珠,領口微敞,露出他小麥色的肌理,“你以前很喜歡運動吧?”

“是吧。”他也不知,就隨口應了。

喻色香香口水,都說女人出浴的時候最興感,原來男人出浴的時候也興感呢,“你先睡吧,我……我……”她要去洗澡,可,她說不出口了。

“不急,頭髮幹了再睡,你也是。”季唯衍忍著笑,他居然特別的喜歡看喻色發囧的樣子,萌呆了。

為了省水,喻色洗了一個戰鬥澡,三兩分鐘就好了,連沐浴Ru都沒捨得用,出來,阿染已經開了電腦正在翻看著網絡上的新聞,喻色拿過吹風機吹著長髮,“阿染,你沒事就上上電腦,多看看多翻翻,說不定就找到你家人了呢,到時候,我送你回去。”

吹風機很吵,她也不知道他應了沒有,不過,她是沒聽見他的回應。

頭髮吹了半幹,喻色就躺下了,想著另一邊會有一個說起來還是有點陌生的男人也要躺下來,她的心跳就莫名的加快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走過。

阿染還在玩著電腦。

喻色的緊張感不知不覺的就消退了,許是白天累了,還沒有等到阿染喻色就睡著了。

她皮膚算是白皙的那種,不過常年在外奔波再加上從不打理,更不用半點化妝品,一張小臉顯得青澀了些。

季唯衍關了電腦,靜靜的伫立在床前看著喻色,唇角也漸漸勾起一抹微笑。

喻色睡覺很不老實,整個人早就沒了躺下時的乖乖猫咪的樣子,半趴半臥,如同一隻小狗般的睡個覺也扭來扭去,嘴角還流著口水……

季唯衍臉上的微笑越來越深,良久,他緩緩躺到了床上,身邊,就是喻色。

他嗅著她身上皂角的氣息,這樣的世界裏還有人用這個,她算是奇葩了。

闔上眼睛,有了床,他終於睡的踏實了。

那一晚,兩個人第一次同床而眠,結果是相安無事。

自然的彷彿是相處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樣,只是,他們不是夫妻喲,除了睡覺,喻色舉雙手雙腳發誓她與阿染真的沒做什麼。

可經過那晚小傢俱店送來的那張大一些的床,再經過季唯衍的留宿,果然是什麼也不能解釋了。

喻色又忙碌了起來,找工作,煮飯,她多了阿染這個累贅。

可這些都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她真的沒錢了。

這幾天買菜全部刷卡,可她的信用卡額度低的可憐,根本不够刷那張床的。

明天要交房租了,阿染拿去的五百塊還沒還給她。

而她的工作也還沒有著落,幸好每天回家時阿染會陪著她說說話,不然,她懊喪極了。

“喻色,我發誓我發了薪水一定借給你,你也知道的,我是月光一族,唉,你要是早借我還有,這會真的花光光了,我這幾天天天去食堂吃飯呢,就為了省點銀子。”孟小凡在手機彼端嘰哩呱啦的說著,喻色靜靜的聽著,沒說話

“喻色,你生氣了嗎?”見她不說話,死黨孟小凡慌了,“要不,我跟我男朋友借下,你等我電話喲。”那邊,“刷”的掛斷了。

“死阿染,臭阿染。”喻色一邊走一邊踢著一個小石子,她恨死阿染了,今晚要是籌不到錢,明天她就得悄悄求著房東先寬限幾天了。

第一次求人,只一想像,她就頭疼。

沒錢了。

只買了兩個菜,還全是青菜。

雖然氣著阿染,可是進門的時候,她還是滿臉笑意,“阿染,我回來了。”

“嗯。”他悶悶的應了一聲,繼續看電腦。

喻色沖著他的後背扮了一個鬼臉,“你在弄什麼?”她換拖鞋站在門邊上看,電腦荧幕上是紅紅綠綠的線條,有點眼熟,可等她走過去,他已經換掉了那個介面,“隨便看看。”

喻色揚了揚手裏的兩個菜,“今晚就兩個菜,行不?”她說著,有些不好意思了,阿染那麼高,兩個菜真不够吃。

“行。”他自然是不反對了。

喻色絞盡腦汁的想,突然眼睛一亮,“對了,還有雞蛋,我蒸個雞蛋羹,保證好吃,軟軟的嫩嫩的。”

“好。”

喻色忙開了,三個菜再加上白米飯,很快就做好了,端到桌上,看著還不錯,“阿染,那個……”吃了幾口,她就想問他那五百塊的事了,他若沒花,先拿給她救急房租呀。

“什麼?”他抬頭看她,這幾天臉色好多了,看起來越發的有男人味,這樣面對他,喻色就開始情不自禁的期待晚上睡他身邊的時候了,那種感覺棒棒的,當然,她很潔身自好,絕對不會去撲他。

“那個,床的錢是不是要付了?”本來想要討錢的,可看著他好看的俊顏,她居然一出口就改成了這一句,喻色恨不得要咬掉舌頭,她笨呀,明天怎麼辦?怎麼辦?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是,答應明天付的。”阿染又一次‘語不驚人死不休’的道。

“明……明天付?”房租加上那張床的錢,喻色想死的心都有了。

“對。”阿染很篤定的說道。

“那……那……”喻色口吃了,孟小凡現在還沒電話打過來,那就說明向她男朋友借錢那一條路已經被封上了,借不來了。

“怎麼了?”挑了一口青菜吃著,又舀了一勺雞蛋羹,季唯衍姿態很愜意,“你蒸的雞蛋羹很不錯,比你做的魚好吃。”

“那能比嗎,我經常**蛋羹的,做魚就沒幾次了,都沒機會練練手,做不好吃很正常吧。”被人誇獎是很愉快的事情,喻色一不留神就說走了嘴,說完,手裡的筷子沉了,“我吃好了,你慢慢吃。”放下碗筷,換她去玩電腦了。

“嗯,明天給你機會練手,買魚,我要吃魚。”

“喂,你……”喻色回頭,她這邊都要急哭了,明天的床錢和房租呀,他居然還要買魚,他欠扁。

“嗯?”

他低低的反問了一句,她立刻噤聲了,“沒……沒啥,你慢慢吃。”

那天晚上,喻色第一次失眠了,翻來覆去就是睡不著。

倒是身邊的阿染睡得很香很沉,讓她聽著他的呼吸聲就想扁他,可小手舉了幾次,又全都放下了,她真沒用。

隔天。

上午十點一刻,天亮才睡著的喻色終於被迫的醒了,她是被鼻子上的癢給弄醒的,“幹嗎?”伸手去抓阿染手裡使壞的羽毛,她惱了,她沒睡飽。

季唯衍大手一閃就避開了她的小手,“乖,起床吧,房東和傢俱店的人來了。”不想,她才一睜開眼睛,那一道道棘手的難題就來了。

喻色想暈過去。

番外一天兩更呀,澀澀粉乖點,呼喚月票和打賞,讓澀澀看看長啥模樣就行,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