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番外:染色合體(4)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7:00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很忙,先去醫院辭了護工的工作,再為阿染辦了出院手續,從醫院出來,已經近中午了,隨便在路邊吃了一碗面,就去找工作了,投了二十幾份的簡歷,可折騰了一下午,工作還是沒消息。

手機發來了簡訊,卡裡的八百多塊只剩下三百多塊了,阿染花了五百塊。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知道他做什麼了,隨便他吧,開心就好。

錢多就多花些,錢少就少花些,到時候不行就吃米飯配醬油,她都可以的。

喻色垂頭喪氣的趕回去,心底裏很沉重,她覺得自己行的,可是用工組織一看她的簡歷就直接否决了她,原因無它,除了護工以外,她沒有其它任何工作經驗。

若不是家裡還有個帥哥,她可能還要在外面晃蕩些時間的,也許運氣來了就找到工作了呢,可是如今她不敢了,幾個包子打發了阿染一天,這會他一定餓了。

喻色就近買了四個菜,還特意買了一條魚,她想著阿染才醒過來,怎麼也要吃些有營養的。

拎著菜到了家門口,喻色掏出鑰匙開了門,室內,一片安靜。

阿染睡著了,頎長的身形躺在她那張小小的一米二的床上,看起來一點也不和諧,她努努嘴,悄悄進了房間,洗菜,切菜,淘米下鍋,家裡多了一個人的感覺怪怪的,她輕手輕腳的把飯做上把菜收拾好,然後,就等阿染醒了就可以下鍋炒菜了。

他還在睡,香沉的讓她很是羡慕,她白天從來都沒時間睡覺,總是忙,一年到頭都在忙。

悄無聲息的走到床前,看著小床上的男人,喻色就有一種如夢的感覺,這個男人就是她曾經救過的嗎?

若他的記憶恢復了,他一定會離開這裡的。

他睡得很安靜,可是眉頭卻輕皺著,彷彿做了什麼不好的夢似的。

喻色不知道看了他有多久,呆呆的看著竟怎麼也不想從那張俊顏上移開視線。

看看時間,天已經黑了。

想來,昨夜他也沒有怎麼睡,不過,他如今是一個閒人,想睡就睡想起就起,完全的隨他的意。

他的手好象動了,那一動嚇得喻色趕緊轉身就逃,生怕被他發現她一直站在床前偷看他,那就太囧了。

喻色轉身的瞬間,季唯衍微眯了一下眼睛,然後,靜靜的看著才逃跑的女孩的身影,唇角勾起一抹微笑來。

四菜一湯,於喻色來說這是很豐盛的一頓晚餐了,她吃了兩大碗的白米飯,起初因著阿染的存在她還有些放不開,可漸漸的,見他吃得歡,她也就卸下了心防,兩個人吃飯果然比一個人吃飯要熱鬧些。

“工作找的怎麼樣了?”季唯衍漫不經心的彷彿只是隨口一問。

可喻色的心頓時就添堵了,“沒消息。”

“也許是最好的工作正等著你呢,別急,找工作這樣的事情,十天半個月定下來都屬正常的。”

“可是都沒有打電話通知我面試的,這也算正常嗎?”

“正常,這說明他們沒眼光。”

喻色原本還烦乱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你多吃魚。”見他菜吃的多魚吃得少,她夾了一塊魚放在他的碗裏,夾完了才想起來是用自己吃過的筷子夾的,“那個……那個還是我自己吃吧,你自己夾。”沒辦法,她這裡一共就兩雙筷子,沒有公筷。

不想,她的筷子才落在他的碗裏要夾回那塊魚,就被他的筷子擋住了,“都給我了,你好意思要回去?”

喻色臉紅,“那你多吃點,一會自己夾,你不吃,我以為我做的魚不好吃呢。”她這魚還真的做的不怎麼樣,有點腥,原諒她,她很少買魚的,這魚,就是為了他才買的。

“好。”他溫溫一笑,果然多吃了幾口魚,彷彿那道魚很美味似的,讓喻色的心情更好了。

吃過了晚飯,依然是她收拾碗筷他看電視,聽著電視裏的聲音,喻色就有種自己有家了的感覺,“阿染,要不要出去散散步?”天還早,還不到睡覺的時間,她想出去走走,順便放鬆一下心情,再者,阿染一直窩在房間裏不呼吸新鮮空氣也不好。

“好。”兩個人慢慢下了樓,季唯衍還是走得慢些,她也不急,人就在他前面蹦蹦跳跳如同一個淘氣寶寶,“阿染,要不要吃霜淇淋?”其實是她想吃,她好久都沒吃那個東西了,不過才一問出來,她又後悔了,買兩個霜淇淋的錢可以買兩天的早餐了。

“太冰了,對胃不好,我不吃,你也別吃。”

“好吧。”她嘟嘟小嘴,饞饞的看著冷飲店的方向,很是嚮往,“若我以後有錢了,我也開一家冷飲店,到時候才不管胃好不好呢,我要吃個够。”

“好。”

“然後,再買幾件漂亮的衣服,阿染,也要給你買幾件喲。”

“好。”

她說什麼,他都說好,漸漸的,她無趣了,“阿染,你有沒有什麼很想達到的心願?想不想找到你的家人?”

季唯衍勾了勾唇角,淡淡笑開,“凡事,順其自然就好。”

好吧,她沒有他那樣高的境界,她現在滿腦子的都是錢,下星期要交房租,只有三百多塊的她這七天內一天的花銷不能超過四十塊錢。

“喻色,你男朋友?”遇到一比特阿姨,好奇扯過喻色當街就問了起來,自然,也是當著季唯衍的面的。

“不……不是的。”喻色偷瞄了一眼表情平靜彷彿什麼也沒聽見的季唯衍,他不可能是她的男朋友的,等他恢復了原本的身份,他就會離開自己了,他那樣一個看起來很尊貴的人,她是怎麼樣也配不上的。

“不是?他昨晚不是住在你那裡了?我親眼看見你扶他上的樓,後來他再也沒有出來過。”阿姨八婆加八卦的追問她。

“真不是。”喻色不知道要怎麼解釋了,總不能說阿染生病了,她不過是收留無家可歸的他罷了,若真這樣說了,會不會傷了阿染的自尊心?

所以,她不敢那樣說。

正烦乱著要怎麼跟阿姨解釋,不想,越過她的男人回轉了身,那張俊臉在路燈燈光的照射下恍若是處在夢中的人一般,讓她怔怔看著他,一時沒了言語。

“喻色,換張床吧。”霓虹暗影中,阿染這一句,讓喻色風中淩亂了,她這更沒辦法向一旁的阿姨解釋清楚了,“阿姨,我去那邊轉轉,拜拜。”趕緊逃吧,逃為上上策。

小小的傢俱店,不過便宜。

季唯衍停在了一張一米五的床前,不動了。

“這張太大了,占地方。”喻色搖頭,家裡的小床還能用,她之所以奔過來與他並肩站在一起,其實不是動了想買床的心思,而是要逃離那個追問不休的阿姨。

“不大,換下小床位置剛剛好。”季唯衍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說道,昨晚他根本沒怎麼睡,那張沙發太小,他根本睡不著,再者說了,要睡覺還是睡床最舒服,讓他吃煮得很腥的魚他可以忍受,那只一頓罷了,可天天睡沙發,那真不能忍。

睡眠不好,直接影響身體恢復的。

“你……你要睡床?”喻色伸手拉拉季唯衍的衣角,小小聲的問他。

“嗯。”

“那我睡沙發好了,不用換。”她捨不得錢,若買了這張床,這幾天她一天的花銷更沒幾塊錢了。

“一起睡床。”不想,男人臉不紅心不跳就當著正走過來的老闆娘的面大言不慚的補充了這一句。

喻色想找個地縫鑽進去,這附近的人她不是很熟,可大抵都是認識的,她和季唯衍如今這關係她怕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喻色,買一張吧,唉呀,你男朋友真帥氣,在哪工作呢?”小傢俱店的老闆娘也是八婆的問過來,大抵女人都是最最好奇男女關係的。

喻色才要反駁說不是的,可季唯衍卻微笑著接過了話,“暫時還沒上班,過幾天就會上了。”他這句,沒承認是她男朋友也沒否認,可這樣的回答是不是就算是默許了?

天啦,喻色真的要徹底的風中淩亂了。

“先生以前是做什麼工作的?”老闆娘打開了話匣子,居然不急著賣床了,急著與季唯衍攀交情,“先生一看就不是普通人,一定是做大生意的。”

“老闆娘,你這床還賣不賣了?”喻色皺眉,她不喜歡季唯衍被人的眼神圈住的感覺,這不,店外的馬路上,有女孩停下來正往他這邊看呢。

壞男人,長得那麼惹人眼球幹嗎。

“賣呀。”老闆娘這才發現她走題了,賣傢俱才是她正業。

“多少錢?”

“八百八。”

“老闆娘,便宜點吧。”

“喻色,這張床我是看你的面子上才讓利只要八百八了,不然一直都賣一千兩百八呢,這給你打了折,你買了可不要亂說呀,不然阿姨以後的生意不好做。”

喻色囧,“老闆娘,三百塊能不能賣?”季唯衍難得開口要買一樣東西,她手裡的錢就買床好了,然後這一星期的伙食費大不了她去借或者刷信用卡。

“不成,這可是實木的床,床墊也是最好的,我保證晚上熄了燈,你們小倆口怎麼折騰這床都不會有任何問題……”

老闆娘還在說,可喻色想逃了,她和季唯衍睡一張床,還一起折騰……

想像著那樣的畫面,她連腳趾頭都紅透了。

聽說有打賞和月票了,澀澀上菜了,親們賞個好采頭吧,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