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番外:染色合體(3)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6:50
A+ A- 關燈 聽書

“可以走了嗎?”似乎是極討厭這醫院似的,男人恨不得立刻離開這裡。

“我……我收拾一下東西再走。”喻色推著輪椅進了病房,一邊收拾東西一邊道:“你坐一下等我收拾好了就走。”

“好。”季唯衍看了一眼推到面前的輪椅,可選擇的卻是床而不是輪椅,“我不坐輪椅,我可以走路。”只是,要慢些,經過了穿衣服的一番折騰,他覺得他應該行的,他是男人,坐輪椅多沒用。

“好的。”喻色瞟了一眼他瘦削的身形,衣服長短正好,就是有些肥了,可也沒辦法,他太瘦了,“餓不餓?”她隨口問,她今天只給他注射了些玉米粥,他可是有幾十天沒有吃一頓飯了,她覺得他醒過來就能動這可真是奇迹。

“有點。”季唯衍微囧,他不是有點,其實是很餓。

“一會兒我們去外面吃吧,這會食堂也關門了。”俐落的整理好了東西,就一個大袋子,喻色提著朝季唯衍走過去。

“出院手續呢?明天再來辦嗎?”他問她,還是微微的笑意。

“嗯,明天我來辦交接,順便就辦了。”她笑,沒想到他這樣細心,記憶沒了,可是該有的正常人的思維他一樣也不少。

“好,我們走吧。”

手扶著牆,季唯衍慢慢朝門口走去,他走得極慢,不急不躁,“我住醫院這段時間,病歷卡上是怎麼稱呼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喻色又囧,那時她不知道他的名字,護士長就隨便寫了一個‘喻色家屬’,一切,就是這樣簡單,剛好她扶著他走到了病房門口,手一指門上貼著的標籤道:“喏,就這個。”說完,她又想找地縫鑽進去了,她和他,八杆子也打不到一起的,他怎麼可能是她家屬呢。

陌生男人罷了。

“呵,這樣好,那我就有家可歸了,晚上,我想吃面。”

“好,醫院對面就有一家麵館,很好吃。”喻色被他輕鬆的話語逗笑了,心情頓時好轉起來。

“你煮給我吃吧,不要說你不會煮喲。”出了病房,她扶著他,慢慢走。

“你想吃我煮的?”

“嗯。”這樣省錢,可說出來的卻是另一句,“這樣有家的味道。”

她想他一定是因為想不起來自己是誰而心裡有所期待吧,“好,我煮給你吃。”推著輪椅到護士站,王丹早就聽見腳步聲從一大疊病人資料中抬起了頭來,看到是喻色和季唯衍,一張臉花癡的只盯著季唯衍,“瞧瞧,這一醒過來就能走路了,真厲害,身子底子不錯嗎。”

“王丹,輪椅先還你,我們先回了,明天見。”

“喂,坐一下再走嘛。”看見帥哥她不想不想放過他,王丹在心裡哼著這歌詞。

“餓了。”喻色拒絕,這一句是說季唯衍,她吃過了。

“好吧,那就明天見。”王丹只好放行了,喻色這才與季唯衍走向電梯。

天晚了,也過了吃飯的點,人不多,很快就等到了電梯,喻**在季唯衍的身邊,眼前是電梯外的夜景,這座小城不大,居住的大多是華人,在這裡生活很方便。

“以後,你叫我阿染吧。”微微一思量,季唯衍看著喻色還沒來及得拿下的工作牌,突的說道。

“好……好,你想起來了?”

季唯衍搖搖頭,“沒有。”他只是看著她的名字臨時起意給自己起了一個名字,一個色,一個染,隨意好了。

他卻不知道,他的本名衍字拼音是yan,染字的拼音是ran,全都是三聲,諧音呢,而且,很相近。

出了電梯,季唯衍走路已經有些順了,再加上有喻色扶著,雖然還是慢,但是很平穩,“這麼晚了公交車少,不如我們打的吧。”喻色出了醫院大門口建議道。

“不用,我想坐公車,體會體會人多的世界,呵呵,聽說我睡了很久,是不是?”季唯衍好奇,好奇自己突然間來到的這個陌生的世界,再有,王丹說了喻色手頭緊張,喻色把她的錢都交了他的醫藥費了。

“嗯,三個多月了,好,咱們坐公車。”

喻色沒想到只是帶他坐一下公車,他也能吸引女孩子們的注意。

果然,人好看就是不同凡響。

回到自己的小出租屋時已經是一個小時後的事情了,喻色在小廚房煮面,季唯衍就坐在小沙發上看電視,她這間是敞開式的單間,廚房就在洗手間的邊上,看電視的時候就能看到她忙碌的身影。

很快,沒任何隔擋的鍋裏就傳出了香噴噴的味道。

一碗面端到了季唯衍的面前,清湯雞蛋面,“家裡只有雞蛋,行嗎?”喻色有些不好意思,她好久沒買肉了,手頭太緊張了。

“我不喜歡吃肉。”季唯衍拿起筷子挑起了面,慢慢的吃著,也許是真的餓狠了,反正他就是覺得這一碗面是他生平吃過的最好吃最好吃的面。

喻色收拾灶台,“晚上你睡床,我睡沙發怎麼樣?”

“你睡床吧,我睡沙發。”

“那可不行,你是病人。”

“傷已經好了,我只是身體虛弱些罷了,過兩天這種症狀就會完全消失了。”

“呵,想不到你懂得挺多的呢。”喻色回頭看他一眼,就覺得這男人吃個東西也那樣好看,一舉一動都透著一股子說不出的優雅。

兩個人說說吃吃,她收拾好的時候,他也吃完了。

那一晚,喻色是趴在桌子上睡著的,面前是一打簡歷,她準備明天去醫院辭了護工後就去找工作。

可等她醒來,人居然是在床上的,揉著眼睛爬起來,所有的意識也瞬間回籠,她這才看到正安靜坐在她昨晚坐的位置上的季唯衍,“阿染,你一夜未睡?”

“沒,才醒了一個多小時,看見你趴在桌子上就把你……送到床上去了。”他猶疑了一下,似乎是在想著要怎麼措詞才妥當。

“你在弄什麼?”喻色下了床,看看自己衣著完整,想著自己一個靚女家與一個陌生男人‘同居’了,不免就有些赧然。

“哦,可能是睡了三個多月睡得太多了,睡不著無聊,我就改了改你的簡歷,喏,你看看喜歡不喜歡?”

喻色接過來,從上到下的掃過,“就一張?”她原本的簡歷有六七頁之多呢。

“嗯,精簡了,我覺得你之前的簡歷設計的很不錯,內容很豐富,不過,我擔心看簡歷的人心氣浮躁沒耐心,若那人只看了第一頁沒看後面的,那豈不是可惜了,所以就把你的簡歷的精華濃縮在了這一頁上。”

季唯衍這一說,喻色頓覺他精簡的很到位,她之前也覺得自己的簡歷繁瑣了些,可哪一句都捨不得删,就全留著了。

她之前的繁瑣不說,還花哨了些,阿染修改的簡單大氣,很實用,“謝了,就這個了。”而他說話,也讓她很受用,至少不覺得沒面子。

“你喜歡就好。”他淡淡一笑,“要出門嗎?”

喻色這才發現已經上午八點多了,她還真是要走了,看來早餐得在公車上吃了,“嗯。”

“那能不能把你的身份資料和銀行卡借我用用。”

“這個……”喻色撓撓頭,身份資料可以給他用,可是銀行卡,她有點不好意思,“這個……”

“有沒有五百塊?”像是猜到了她的心思似的,他問她。

“那有了。”他這樣一問,她頓時松了一口氣,她的卡裡一共有八百多塊呢,那可是她全部的家底,“不過,這個月的房租還沒交。”她想了想還是說了,雖然覺得他看起來是一個穩妥的人,可他身上一無所有,她做護工的薪水也要半個月後才能發,她不想房東找上門討房租,那更難堪。

“哪天交?”他問,面上依然是微微的笑意,讓她莫名的只覺得安心,彷彿只要有他在,什麼問題從此都不是問題了。

“下星期。”

“那給我吧。”

“好。”她只好把銀行卡交給了他,反正也只有八百多塊,他愛幹嗎就幹嗎吧,交了卡,她就進了洗手間,洗漱了出來,就拿著背包出門了,“我下去一下很快回來。”

她是買了早餐給他,沒什麼錢,索Xing連午餐也一併買了。

說是午餐,其實就是幾個包子,“喏,你餓了吃,我忙完了就回來煮飯給你吃。”她說完,又囧,怎麼就有種是人家小媳婦的感覺,可他們,這才剛剛認識吧。

“好。”他擺弄著她的電腦,身上還穿著昨天她買給他的T恤,她想今天要給他買一套家居服了,那樣穿著才舒服,不過,她也只買得起便宜的,“我出門了,回見。”

“回見。”他視線全都在電腦上,直到她出了房門都沒看她一眼,微微落寞的離開了小出租房,外面陽光真好,想著有一個帥帥的男人此刻就在自己的小屋裏等她回去,那種感覺怪怪的,更是她所從來沒有過的。

阿染。

喻色。

染色……

染色體。

想到這三個字,喻色又囧了,而且是在大馬路上,在人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