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番外:染色合體(2)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6:38
A+ A- 關燈 聽書

“喻色……”就在喻色大腦神遊爪窪國的時候,床上的男人居然低低喚了她一聲。

這一聲足以讓她回神,“啊?你……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她抬頭看他,這才發現他的一雙眼睛正在病房裏四處搜尋著什麼,而她與他這絕對是他醒過來之後第一次交談。

季唯衍的目光掠過她胸口上還沒來得及摘下的工作牌,努了努嘴,然後笑道:“好象沒有衣服。”

“你等等,我去給你買,馬上就回。”她說著轉身就走。

“我們,以前認識嗎?”可她才走了兩步,身後就傳來男人略有些遲疑的話語。

喻色一直處於被他發現自己看過了他的身體的囧色中,一張小臉緋紅一片,就覺得全身都發燒了一樣,她沒有回頭,就輕輕的道:“不認識。”

“那是你把我送到醫院的?”他似乎是要努力的記起一些什麼,可好象怎麼也記不起來。

“嗯,我在海邊撿到了你。”也是在這個時候她才想起他鼻子裏直接插到胃部的管子,她回身指著他的鼻子道:“我幫你拔下來好不好?”

“好。”他輕輕一個字,便不再說話,那餘音嫋嫋的縈繞在喻色的周遭,見他不再說什麼,她便抬手猛的一下子拔出了那個管子,很長,她知道那拔出的過程病人一定很不舒服,可抬眼看他,他神色平靜,無一絲异色。

他是真的醒了好了,只是還有些虛弱罷了,喻色抬步就往門外走去,“給我半個小時就回來。”

“好。”他還是一個字,輕輕的,散淡在喻色的心尖,不知為什麼,那餘音就給她一種很溫柔的感覺,彷彿,他們已經相識了很多很多年,可他醒來,她才知道他有一雙那樣明亮的眼睛,很好看。

季唯衍躺在病床上,眼看著那抹嬌小的身影消失在了門前,他便試著動了動,這一動才發現身體很虛弱,輕撩開被子,查看著自己身上的病情,他有些迷惘,他不知道自己身上那些疤痕是怎樣來的。

不想了,想著頭很痛。

“喻色,你幫我個忙,六號病房那個男病人又……”季唯衍正揉著額頭怔想著自己到底是誰,一個女護士推開了他的房門興沖沖的往裡面沖過來。

“喻色出去了。”季唯衍淡淡說到,目光也淡淡的落在這沖進來的女護士身上,淡的,不見一絲漣漪,彷彿這世上任何一個女人都與他無關似的。

“你……你醒了?”王丹掩著唇,若不是做了七八年的護士了,她一定驚叫出聲,怎麼這畫面像是炸屍了的感覺。

“醒了。”季唯衍輕笑,又道:“喻色不在。”

那話語分明就是在請王丹出去,似乎是她擾了他的清靜似的,看著床上醒過來的男人,他實在是太帥了,若早知道他能醒過來,王丹恨不得那個救他的是自己,不自在的抿了抿唇,“你醒了就好,喻色是為了你才來醫院當護工的,你醒了,她也可以去找其它工作了。”

季唯衍眨了眨眼睛,“我住院的醫藥費呢?也是她出的是不是?”

“是,她賺得少,所以……所以只好讓你住在這樣……”似乎是不知要怎麼形容這間不是有些差勁而是很差勁的病房,王丹頓住了。

“謝謝。”這是自季唯衍醒來,他第一次說謝謝,於喻色,他不必說謝,喻色救了他,那樣的恩情不是一聲‘謝謝’可以說清的,而於王丹,卻是不同。

見他對於自己始終都是淡淡的,王丹也不好意思再呆下去了,雖然很捨不得這個彷彿從天上掉下來的大帥哥,她還是點了點頭,“我……我先忙去了。”

病房裏安靜了,季唯衍慢慢的伸伸腿伸伸胳膊,慢慢的活動著,雖然身上有傷疤,可他很確定自己的四肢沒有問題,喻色回來了,他聽見了她的腳步聲,很輕,可是很急。

一張俊顏在室內淡弱的光線中漾出了一抹微笑,這個女孩,他不討厭。

相反的,還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

門被推開了,喻色拎著手裡的袋子進了來,出門前臉上的微囧居然還在,她走到床前,拿著袋子的手局促的絞著,季唯衍就覺得她再絞下去那薄薄的袋子就要破了,他微微笑開,“有事?”

“你……你自己能穿不?”他才醒過來,所以喻色並不確定他能穿上衣服,可想著若是要她在他清醒的時候幫他穿……穿內衣還有衣服,她有些不敢了。

這與替他擦身時不一樣,那時,他在她眼裡純粹是一個昏迷不醒的病人,可現在,他醒了,身份便自然而然的陞級成了一個男人。

還是一個很帥氣的男人呢。

而且,她就有一種感覺,即便是他人還在如此簡陋的病房裏,即便他身無一物,可只要對上他的眼睛,他就會給她一種尊貴若神祗的感覺,若是可以,她真想知道他是誰。

然後,好送他回去那個屬於他的優渥的世界。

不然,他跟著自己,只能粗茶淡飯。

“我試試。”季唯衍將喻色的囧色盡收眼底,眸眼間的笑意更濃,她不是很美很美的那種女人款,年紀應該很輕,腦後的馬尾襯著她的瓜子臉更加的清秀,她的衣著樸素,但卻散發著一種青Chun恣意的華美,這樣的女孩,他怕嚇到她。

“那……那我先出去了。”喻色鬆開了手裡的袋子,不等袋子掉到他的被子上就轉身飛一樣的沖了出去,彷彿慢了些他就會把她吃了一樣。

看著那小鳥一樣的身形消失在視野裏,門闔上了,她做事很周到細緻。

季唯衍慢慢拿過了袋子,身體很虛弱,每動一下都在消耗著他少到極致的體力。

輕輕的一抖,袋子裡面的內容便掉落了出來。

先是一套白色T恤,碼數很大,他應該可以穿,緊接著掉下來的內容是一個小袋子。

季唯衍好奇的以指尖挑開了小袋子,這才看到裡面包裝完整的子彈內褲。

想像著喻色在替他買這件東西時的神情,他臉上的微笑越發迷人。

撕開包裝,季唯衍便慢慢坐起了身子,當被子從肩頭滑薄,也露出了他瘦削的身體,也許是躺了太久昏迷太久的原因吧,他很瘦,挪著雙腿有些吃力的下床,這才方便穿衣服,手拄著床頭桌,額上已經冒出了薄薄的細汗。

果然,太久不動的後果就是這樣連要穿個衣服也麻煩呢。

薄唇緊咬著,他不知道自己是誰,可知道自己是個男人。

所以他必須要行。

終於站穩了,季唯衍長出了一口氣,這才徐徐的將那條子彈內褲穿在身上,尺寸剛剛好,讓他不由得失了神,她一定是因為每天為他擦身而太瞭解他的身體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的身體,除了她還給過其它的女人看過嗎?

迷惘,他還是什麼也想不起來。

腿突然就有些軟,他鬆手去扶床頭桌,可動作太急再加上行動還不怎麼自如,“嘭”的一聲,床頭桌上的一個水杯被碰到了地上。

水漬四濺,杯子碎裂了。

“你怎麼樣了?”一直等在門外的喻色只以為病房裏季唯衍摔倒了,想也沒想的條件反射的就推門沖了進來,可只有一眼,她就傻了,囁濡的道:“我……我……”然後恨不得咬舌自盡的又乖乖退了出去。

喻色揉著眼睛,她要長針眼了,她看到那男人只著子彈內褲的樣子了。

羞死了。

果然,病人與男人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她輕手輕腳的闔門時,身後仿似傳來了一聲極低極低的低笑聲,他在笑她了。

可她確實沒見過只穿子彈內褲的真實男人嘛。

當然,這不包括在海邊。

泳褲和內褲可不是同一檔次的東西,不可相提並論。

“喻色,輪椅來了,我偷偷拿出來的,借你用幾天,記得還回來喲,不然,我要賠的。”王丹把醫院的醫用輪椅推給了喻色,然後凑近了喻色的小臉,“怎麼不進去?”

“他……他在穿衣服。”喻色說完這句後很想找個地縫鑽進去,怎麼就覺得很璦昧呢。

“瞧你,這也臉紅,你不是天天給他擦身嗎,那時怎麼沒見你臉紅?”

“滾。”喻色終於被調侃的惱了,狠狠一推王丹,“你不忙了嗎?那邊病人又摁鈴了,催著換輸液瓶呢。”

王丹不舍的往護士站瞄了一眼,這才慢香香的轉身,邊走邊道:“喻色,話說,他長得還真是够帥的,以後,你要是不喜歡他,就給姐姐介紹介紹,如何?”

“好。”喻色輕應,可腦子裏卻開始想像著一個可以配得上那男人的女人的面容,王丹不適合,他的女人一定要是小家碧玉型的,那他們站在一起才是郎才女貌。

呃,想到小家碧玉,喻色想起了老同學們對她的評估。

天咧,她不是在肖想病房裏正在穿衣服的男人了吧?

可她,連他叫什麼名字也不知道。

“好了。”低沉而磁Xing的仿若大提琴般的嗓音從門縫裏傳出來,喻色這才收了收心推開了房門。

這一次,床前的男人衣冠楚楚,帥氣逼人,哪裡還有半點病人的樣子,他象偶像劇場裏的男神,惑人心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