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大結局:幸福的味道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6:15
A+ A- 關燈 聽書

林花謝了Chun紅,太匆匆。

從她知他,識他,其實只有短短的數月。

可他知她,識她,卻是很多年。

藍景伊靜靜的靠在躺椅上,室外溫暖的陽光灑在身上,很暖很暖,可她卻瑟縮著身子,只覺得冷。

園子裏,沁沁和壯壯正玩著江君越讓人新架起來的滑梯,歡快的樣子讓她欣羡起來,一個多月了,她的心依然沒有辦法從季唯衍的離去中抽離開來,腦海裏就是那個定格了的畫面,怎麼也移不開。

想著,眼淚就流出來了。

其實那時他完全可以選擇跳海,或者,也會被救起,也不一定丟了Xing命的。

畢竟,衝鋒槍裏的子彈有限,也終究要被打光的。

到時,小船一定會劃過去救他的。

可他就是那樣奮不顧身的沖上去,不給費玉哲半點機會殺她。

她呆呆的看著夏日裡開得豔麗的鳳凰花,就覺得他還活著似的,可是打他的手機,再也無人接聽。

身後傳來了低低的腳步聲,一股熟悉的氣息飄來。

是傾傾來了。

他長長的影子倒映在眼前。

地板上,欄杆上,都是。

他沒說話,就是靜靜的站在她的身側,於是,她的淚越流越多,如小溪一樣汪洋在小臉上,直到流曳到唇間鹹澀了一顆心,她眼睛裏的世界便徹底的模糊了,她什麼也看不清了。

小手被拿起,一塊柔軟的東西放在了她的掌心裏,“別哭,我帶來了他的東西,你想不想看?”

江君越這一句,她拿起手裡的軟布便擦了擦眼睛,動作飛快而急切。

眼前終於清晰了。

一本厚厚的裝幀精緻的相册躍然眼中。

致小伊。

封面三個大字龍飛鳳舞的勾勒出了她的小名。

在最下端是他的名字。

季唯衍。

他們此生永遠也不能在一起了。

於是,他就在這相册的封面把他和她的名字連系在了一起。

他還是想要與她的死生契闊。

她卻是永遠也給不起了。

小三又長大了些。

她的小腹的凸起越來越明顯了。

指尖輕輕翻開第一頁。

她六歲的時候。

Chun夏秋冬,她哭著笑著玩著鬧著的小模樣,全都有。

她看著那些自己年少時的照片,想像著那個為她拍照的大男孩,他看著她拍照的時候心底裏就開始喜歡她了嗎?

或者,那個時候他還不知道他的愛,更何况他一直把她當成是親妹妹來看待的。

直到發現他們並無血緣關係,他才深深的愛上了她。

而他們,已經從此錯過。

七歲。

八歲。

……

一直到如今。

她二十六歲了。

每一年的Chun夏秋冬都有拍給她的回味。

仔細的比她自己的記憶還要多。

厚厚的相册,她一頁一頁的翻過,翻得很慢很慢,彷彿翻著的是那個先拍了照再認真洗出再小心翼翼裝幘在相册中的那個男子的心。

一滴滴的淚落,濕了相册中她的容顏,她卻全然不知。

“景伊……”身子被擁靠在一個胸口,她的視線卻還是無法從相册上移開。

直至最後一頁。

她模糊的眼睛一下子亮了。

他居然留給了她一段文字。

那是他的字,因為與封面上的字一模一樣。

沉穩。

有力。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龍飛鳳舞。

致小伊:

人總要走的。

我會走,你也會走。

只是,或早或晚而已。

我若走了,不論何時,只希望你快樂,那麼,我在另一個世界裏也會快樂了。

記得,一定要快樂喲。

短短的幾句話,很短。

可是那一字字,卻撩著藍景伊眼淚越流越多,“傾傾,我要快樂,這樣,他也會快樂了,是不是?”她只想他在另一個世界裏不要疼不要痛,只要快樂就好了,那是他希望她做到的,又何嘗不是她想他做到的呢?

“嗯。”他輕輕應,擁著她的頭緊貼著他,弄得她的眼淚鼻涕全擦在他的襯衫上,濕漉漉一片。

所以,她必須要快樂。

仰首看天,“傾傾,他能看到我的,是不是?”一個多月了,她天天想著他,可是他卻一次都沒有入她的夢裏,是不是她想他想得還不够多?

“嗯。”江君越單手輕揉著藍景伊的長髮,“他想你快樂,想你好好的,他若看見你現在的樣子……”只說了一半,江君越就意味深長的停了下來。

藍景伊不顧形象的伸手一抹臉,或者,在江君越面前她真的不必顧忌那麼多的,想哭就哭想笑就笑,若是在他面前還不能盡情的做自己,那她不是活得很累嗎?

“我就做個快樂的小伊,這樣,他也就快樂了。”

江君越輕輕點頭,看她的眼神裏多是憐惜,可更多的是心疼,“你身子瘦了,可是這裡卻又大了。”江君越的目光篩落在藍景伊的小腹上,眼神裏換成了期待。

“咱家小三長得真快,傾傾你快來感受一下,她又踢我了,這會兒正調皮呢。”拉著江君越蹲下身子,他的頭就不会的貼上了她的小腹,對小三,他一直很盡責,他說過會陪著她一起守著候著小三的成長,這麼許久,他做到了,除非不得已,他每天都會抽出時間陪她,倒是她有些過份了,時常的不理會他,就靠在這陽臺的躺椅上發呆。

“景伊,我怎麼越來越覺得你肚子裏的這個小鬼好象Xing別跟我一樣了呢,他淘氣著呢。”江君越一邊聽著小東西在娘胎裏動靜一邊認真嚴肅的說到。

“不可能的,你的感覺還能有科學來得標準?彩超都說我這寶貝是女孩了,那就一定是女孩。”藍景伊看看園子裏正玩著的沁沁,甚至在想像著她這孩子生出來的小模樣了,也會象沁沁吧,那樣,就是象她了。

到時候,就給她起個她喜歡的名字。

就叫衍衍好了。

若沒有季唯衍,也許她和這孩子早就走了。

“老婆。”江君越輕握起藍景伊的手,“穆叔和晴姨再加上你的戶口名簿已經辦好了,你看,咱們……”

藍景伊知道了,他又想著要帶她去扯證,可是自從從八生島回來,她真的很懶,哪也不想去,只想呆在這幢別墅裏,手點在他的唇上,她輕笑,“就等生過了孩子再去吧,不然大著肚子去民政局,人家一定會笑我是奉子成婚,逼著你的,那樣,我多委屈呢,我可沒有逼著你。不過,到時你想要跟我領證還有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江君越眼睛一亮,回來一個多月了,他每次與藍景伊說起領證的事她都彷彿沒聽見似的,後來,他乾脆不敢提了,就怕觸動她心底裏最脆弱的那根弦。

最近的她感傷的讓他心疼,可偏偏,情緒這種東西,誰也替不了誰。

“若生男孩我立碼就跟你去領證。”

“那若生女孩呢?”江君越急急追問了一句,生怕她後悔似的。

“那就等我想去了願意去了再領。”她瞧著他緊張的模樣就好笑,這還是她第一次看見江君越緊張呢。

她不是不愛他,只是覺得如今的自己情緒太不穩定,若真的成了他真正意義上的妻,她若還是這樣,就真是對不住他了。

她的心魂,彷彿飄在空氣裏,怎麼都無歸處。

“景伊,你這是……”果然,江君越的表情哀怨了。

在藍景伊的認知裏,從來都是女人才有哀怨的表情的,她從來都沒想像過一個男人也會哀怨,看著這樣的江君越,她的心瞬間就也疼了。

季唯衍的死並不怪他,當時若不是江君越,死得人還更多,如今這樣的結果,已經是最好最好的了,只是她,暫時還放不下心結罷了。

回握了一下他的手,他為她,做得不比任何人少,“傾傾,我答應你,若是男孩立刻領證,若是女孩,就以一年為限,一年內也一定領證。”一年,再加上這接下來的幾個月的孕期,她想她終是能撫平心緒,從失去季唯衍的陰霾中走出來了吧。

……

半年後,又是北國冰天雪地的時候,T市卻是溫暖如北國的Chun。

藍景伊被送進了醫院。

小腹微疼。

該生了。

藍景伊生沁沁壯壯的時候是剖腹產,所以這一胎也只能剖腹,算起來這應該是她最後一次為江君越生孩子了吧。

女人一生只可以剖腹產兩次,再多,就會有生命危險了。

她是真的希望是個女孩。

到時,她會從寶貝一出生開始,每一年的Chun夏秋冬都為她拍好多好多的照片,就象那個男人拍著她的一樣,每一拍那眼中手中都是對她的憐愛。

“怕嗎?”人躺在推床上,江君越緊握著他的手,隨著她一起往手術室而去。

在醫院裏,剖腹產手術是病人唯一覺得是喜事的手術。

因為,一場手術下來,這世上就又多了一個小生命。

她輕輕笑,手撫了一下江君越泛起胡渣的下巴,“不怕。”有他在,她真的什麼也不怕。

“嗯,我會一直都在。”他指指身上的白大褂,“噓,我現在是醫生。”

藍景伊就笑,江君越這是要潜伏到手術室內呢,“小心被人趕出來。”

“爺想做的事,就沒有做不成的,你放心,他們趕誰也不會趕爺的。”

聽他這樣說,特別的喜感,她甚至都不覺得小腹在陣痛了,或者,這樣的痛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什麼痛都痛不過她至今還忘不掉季唯衍沖向衝鋒槍的那個畫面。

“好了,家屬留在外面,一會兒要簽字。”到了,推床停在了手術室門外,護士封锁了江君越的跟入。

“護士,我穿著白大褂呢,我要進去。”江君越一付理所當然的樣子,護士停下不走了,他乾脆自己推著藍景伊往裡面走去。

“你明明是江先生,才跟我借了一件白大褂而已,不行,你不能進去。”護士要强行拉他出來。

“噓。”江君越手指落在唇角,做了一個‘噓’聲的手勢,“蔣護士,你行行好,我家後第一次生產的時候我不在她身邊,那時她丟了一個孩子,月子都沒做好,落了一身的病,這讓我一直覺得慚愧,這一次,我只想她手術的時候陪在她身邊,你放心,我不會給醫生和護士添亂,我只會安撫她,讓她配合你們生下這個孩子。”他低低說著,語氣很誠懇,“只要你不說我不說,沒人知道我是家屬的。”

“她第一次生產,你真不在她身邊?”江君越的語氣和表情還真是打動了小護士的心,似乎,有些鬆動了。

“是,那時,我禽獸的與她分開了,所以這一次,我一定要彌補她,你就讓我進去吧。”

藍景伊憋著笑意,其實以江君越的身份地位還有家勢,買通醫生在自己手術的時候進去陪自己那時絕對可以的,可他偏偏選擇了只做一個平常的丈夫。

可也就是這樣最質樸的請求,才真的能打動小護士。

在江君越賭咒發誓進了手術室絕對不會嚇暈過去不會影響手術的前提下,小護士放行了。

江君越的面上也多了一個口罩,而江君越這個‘臨時醫生’的任務就只有一個,就是安撫病人的情緒。

那一刻,藍景伊是幸福的。

有他如此,她為他而生兒育女便也值了。

第二次躺在手術臺上了。

可這次因著身邊有江君越,藍景伊一點也不怕。

手術開始了。

局部麻醉讓她可以清楚的聽到手術室裏器械響動的聲音,可她一點也不緊張,因為小手一直被一隻溫暖的大手緊握著。

時間分分秒秒的走過,藍景伊靜靜的躺在手術臺上,她輕閉著眼睛,只以回握江君越的手來分解一些緊張感。

頭上,臉上,全都是汗意。

她真的就要與小東西見面了。

“江家後,快生了。”醫生再與她說話,也在試圖消解她的緊張,可她真的一點也不緊張。

終於,一聲響亮的嬰啼響徹在手術室內,小東西出來了。

“江先生,是個小公子,恭喜江先生恭喜江家後。”

“不會的,不是小女生嗎?”之前做彩超的醫生都說這孩子是女孩的,怎麼可能這一生下來就變成是男孩呢?藍景伊迷糊了。

“老婆,你看看,這是連老天爺都在幫我了,嗯,等小東西滿月了,咱們就可以去領證了吧?”藍景伊還躺在手術臺上,江君越就迫不及待的詢問她。

“你……你早知道是男孩是不是?”一定是這樣的,藍景伊甚至在想之前為她做彩超的醫生是不是也被他給收買了,不然,為什麼每次都騙她呢?

江君越無辜的撇了撇唇,“景伊,之前去做彩超時每次都是你臨時起意,根本沒有預約直接就去醫院做的,而且每次的醫生都不一樣,你說,若你一直不知道,那我可能知道嗎?”

藍景伊頓時無言,好吧,她說不過他。

“來,快看看咱兒子,象你呢。”醫生已經開始為江君越縫合傷口了,趁著這個空檔,江君越把小寶貝凑到了藍景伊的眼前,以消解她的緊張感。

藍景伊她想要不看來著,可是眼神不由自主的就被吸引了,江君越這次一點也沒騙她,更沒忽悠她,這小東西真的很象她呢,就一眼,她就喜歡上了。

“衍衍,你媽媽嫌弃你是男生呢,好吧,你就給媽媽笑一下,然後跟媽媽說媽媽下一胎一準就是女生了,這樣,她就不會嫌弃你了。”江君越溫柔的對著懷裡的小寶貝說到,這會,手術室裏的人已經全知道他這個‘臨時醫生’的真實身份了,也全都被他所感動了。

“撲哧”,一旁的醫生笑了,“江家後,你先生對你真好,我接生了這麼久,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子疼家後的,從進了醫院就寸步不離你左右,這還哄著你怕你因為是男孩心裡不舒服呢,可我覺得男孩也好,很多人喜歡男孩,可生的時候發現是女孩,兩口子還吵架呢,你呀,真是嫁了一個新好男人。”

藍景伊就臉紅了,這話說得好象她多刁蠻一樣。

“哇哇……嗚嗯……嗯嗯嗯……”醫生說著的時候,才出生的小東西也一點沒閑著,彷彿在配合江君越似的照著他吩咐的話與藍景伊溝通呢。

看著這孩子,藍景伊越來越喜歡了,或者,是男孩也好,以後就給他姓季好了,“傾傾,你先出去吧,這縫合還要一會子時間,你留在這裡也幫不上忙,你去照顧衍衍就好。”她可不想把衍衍交給旁的人,然後再發生上次那般丟孩子的事情了,現在只有江君越時時刻刻的看著小寶貝,她才能放下心來。

“不。”可是大男人就不同意,“衍衍乖了,不哭了,咱們爺兩個陪著媽媽,等媽媽做完了手術再一起出去好不好?”

他這一說,小東西立刻就不哭了,眨著一雙大眼睛好奇的看著這個陌生的新鮮的世界。

手術室裏安靜了下來,江君越單手抱著小小的衍衍,另一手握著藍景伊的手,就這樣一個姿勢一直維持到了手術結束。

藍景伊睡著了。

她累了。

肚子裏的包袱終於卸下了,這一次有江君越在,她真的什麼也不擔心了。

他那個男人,總會把她的一切都安排好好的。

三天后,小衍衍上了戶口,可是姓氏不姓媽***也不姓爸爸的,與江與藍都沒關係,他大號叫季念。

兩個字,藍景伊就想這個兒子做季唯衍的幹兒子,所以,那個衍字只作為小名。

這樣,也算季唯衍有後了。

七天后,藍景伊出院了。

藍晴和穆錦山忙前忙後的照顧她,還有賀之玲和江涵予。

藍景伊一直記得江涵予和賀之玲第一次一起來別墅時撞見穆錦山時的畫面,那一瞬,空氣都不流通了一樣,可是靜寂也只維持了三秒鐘,江涵予就走向了穆錦山,“錦山,你還活著就好。”

這一句,打破了所有的僵持,賀之玲也走了過去,深深的鞠了一躬,這陣子江涵予對她極好,不知道是不是穆錦山與藍晴的感情還是如從前一樣深的關係,江涵予也徹底的死了心,有了愛情的滋潤,賀之玲完全的變了一個人,“謝謝你們給了君越一個好妻子。”

四個老人,再加上保姆和江君越,藍景伊這月子就只管吃只管睡,再就是小東西醒了喂Nai水,除此,她什麼也不用管,每每看著江君越笨拙的大手在身邊為小衍衍換尿布的時候,她就想笑,那樣子明明是應該不和諧的,可是看著卻是那麼的美,她喜歡。

他為她,已經做到了最好,做到了別的男人做的他自然也都做,別的男人不做的,他也全做。

一個月倏忽間就過去了。

或者,是小衍衍的出生讓她淡化了季唯衍的離去。

每每抱著小東西在懷裡,看著那張酷似自己的小臉,她總是忍不住的親了又親。

季念滿月了,小東西也長長了些,整個一小男子漢的外形了,很帥氣,只是眉宇間增多了象江君越的內容,讓江君越很是得意,這才是他兒子呢,不能只象媽媽呀,至少,要有三分象他。

天才一亮,藍景伊就醒了,在房間裏悶了一個月,這也不行,那也不行,她覺得自己快要發黴了,第一件事就是沖進洗手間洗了一個澡,舒舒爽爽出來的時候,洗手間的門前,正斜倚著江君越,慵懶如豹子一樣,“老婆,可以出去了嗎?”

“去哪?”她當然可以出去了,而且還是迫不及待,她要吹吹自然風,看看外面的花香鳥語,一個月了,真的太想了。

T市四季如Chun,外面不冷,她出去沒問題的。

“到處走走,怎麼樣?”他接過她手裡的手巾,為她擦著濕發,她看著鏡子裏男人的俊顏,他心裡想什麼,她全都懂。

“好。”半年了,她欠了他半年了,如今季念出生了,她終是要給他一個完整的家了。

季念滿月的上午。

民政局。

江君越終於修成正果了,當手裡拿著那兩個小紅本本時,看著那上面的燙金大字,他感慨了,這證,拿得太不容易了。

這民政局他不知來了多少回,可之前的每一回都是在半路上夭折了。

如今,她和藍景伊才算圓滿。

那一個白天,江君越充當專職司機,帶著一個月沒出門的藍景伊到處走到處逛,沒有去什麼聞名的旅遊景點,可只是隨意的一個小地方,藍景伊都知足。

他的老婆,從來都是不挑的。

她要的,就是柴米油鹽的本份日子。

季念滿月的晚間。

別墅的大廳裏。

老人和大人們三三兩兩的說著話,孩子們則是滿地跑,互相追逐著。

洛啟江、陸安、孟峻峰都來了,攜的女伴居然就是上次他們四兄弟‘過生日’時帶來的那三個美女,三人準備同時辦一場集體婚禮,說起這個來,洛啟江還推了江君越一把,“要不,你也跟我們一起再來一次?”

藍景伊就笑,“我們都辦過婚禮了。”

“那次不算,那次還沒領證,充其量就只能算是玩過家家,不算數的。”

洛啟江這一說,其它兩兄弟自然附和,藍景伊看向江君越,沒想到這男人還真是結婚結上了癮,立刻就點了點頭道:“洛哥說得是,那行,那就咱兄弟四個一起大婚了。”

藍景伊無言,才要說話,不想大廳的門開了,三個人前後走進來,前面的是陸文濤,挽著他手臂的居然是陌小雪,這一刻,藍景伊的腦海裏回想起了她和江君越相遇的那一晚,或者,這就是命吧。

陌小雪再不好,可她是真心愛著陸文濤的,他們一起,雖然是差强人意,可這世上人,若娶不到心愛的人,那,娶一個愛自己的人,也會是幸福的,她祝福陸文濤和陌小雪。

在二人身後,卻是孤單的簡非離。

一旁的三嬸看到簡非離的時候眼睛一亮,“這不是簡鳳樓的兒子嗎,一表人才的,有沒有女朋友?”

“沒呢,三嬸,他的女朋友人選,就交給你了。”

“必須的,包在我身上了。”

“媽咪,那我和衍衍小弟弟的女朋友呢?包在你身上了嗎?”壯壯小手扒著藍景伊的大腿,一手的Nai油全蹭在了她的中式旗袍上。

“哎呀,小祖宗,快鬆開你的手,瞧把你媽***衣服都弄髒了。”藍晴風風火火的沖了過來,就要掰開壯壯的小手。

“晴,你不覺得景伊旗袍上是多了一朵牡丹花嗎?”穆錦山輕扯了扯藍晴的衣角,封锁了她。

如今,已戒毒的穆錦山精神好了很多。

也成了名人,T市的戒毒先鋒和模範,一場場的演講做下去,他成了那些想要戒毒的人的標杆。

“對對,牡丹花呢,衍衍小弟弟身上也要開一朵。”沁沁聽到心坎裏去了,抓了蛋糕就往衍衍的小身子上抹去,那惦著脚用心抹‘牡丹花’的樣子讓所有的人都看傻,看呆,卻,無一人去封锁。

江君越走過來,輕擁住懷抱著季念的藍景伊,沁沁和壯壯一人抱著他們兩人一條大腿,壯壯喊著幾步外也快要大婚的江君劍,“三叔,快拍照,我們一家五口的全家福。”

“哢”,閃光燈閃過,藍景伊輕倚在身後男人的胸口上,那一刻,她聽到了家裡五個人共同的心跳。

整齊。

一致。

然後幻化成幸福的味道。

很甜。

很美。

*

正文完結,接下來是‘季唯衍’的番外,想他還在的親一定不要錯過喲,麼麼噠,親們一定要繼續支持喲。

另,推薦瑟瑟在二層樓書院的新文《蝕骨寵婚:囂張寶寶純情媽媽》,明天開始穩定更新,親們一定要支持喲!

澀澀愛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