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結局上:死生契闊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6:03
A+ A- 關燈 聽書

“你還要殺她嗎?”終於,兩個人之間那些要保密的話語說完了,費宏耀也恢復了之前的音量,沉聲問到。

費玉哲如雕像般的站在原地,半晌無言,只是呆呆的看著費宏耀,似乎是剛剛費宏耀說出的話給他的衝擊太大了,費宏耀問了半天他也沒有回應。

見費玉哲不說話,原本臉色蒼白的費宏耀淡淡一笑,“我知你恨我,可是所有都與景伊無關,我一人犯下的錯事我一人承擔,這麼些年,我一直不敢回去T市,我無顏去見景伊她媽,苟活了這二十幾年,我真的什麼都夠了,如今,我就還你一個公平,只是,你再不能有殺景伊的心,否則,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費宏耀的語速越來越慢,最終停留在一個‘你’字上,再無聲音發出,隨即頭一歪,雙目柔和的瞟向藍景伊的方向,彷彿怎麼也看不够她似的,可是眼珠卻再也不動。

“爸爸,你怎麼了?”藍景伊這才發現費宏耀的不對,沖上去輕搖著他的肩膀,可無論她怎麼搖,費宏耀都不動了。

“景伊,他走了。”江君越還握著她的手,費宏耀經營了八生島二十幾年,經歷的的太多,他若是一心想死,誰也攔不住他,剛剛,連他都沒有想到費宏耀會咬了舌底潜藏的毒藥,或者,他早就有了**的心思,只是一直念著藍景伊,如今看到了藍景伊,她又認了他這個父樣,他這才安心的去了。

“爸爸……”藍景伊淚如雨下,她和費宏耀之前並沒有很深的感情,可就只是從這晚初初相見到現在,費宏耀所說過的話所做的事兒無一不是為她,有這樣的父親,她還能有什麼怨言?

“船來了,大家快上船,遊艇快沉了。”人群裏起了騷動,有人在看著費家父子的熱鬧,可是更多的人還是想逃命。

於是,大家拼命的往小船上擠,生怕落後了上不去被落在這遊艇上,那便慘了,那就真的只有等死了。

遊艇真的快沉了。

“景伊,我們走吧。”江君越瞟了一眼還呆呆的站在那裡看著費宏耀的費玉哲,費宏耀走了,那麼,他究竟對費玉哲說了什麼也隨著他的離世再無人知道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看來,那絕對是一個不可以公開的秘密,否則,費宏耀不會連藍景伊也避而不許她聽到。

簡非離、季唯衍還有陸文濤,此時正在疏散遊艇上的人有序的登上小船。

很快,第二艘船走了。

第三艘駛了過來。

很快,第三艘船也走了。

然後,就只剩下了最後的一艘救命船,此時正往這邊駛來。

藍景伊單手推推費玉哲,“喂,你到底走不走?”再不走,真的來不及了,這個男人一直要殺她,可是費宏耀臨死之前對費玉哲的維護,再另上他也沒殺成她,讓她連想恨他也無從恨了,更不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隨著這遊艇沉下,她只好叫醒他。

“不走。”不想,費玉哲低低笑了開來,一把搶過身子已經開始漸漸僵冷的費宏耀,轉身就往遊艇的尾端走去,那邊,已經入水了。

“費玉哲,你給我站住。”藍景伊欲要追他拉住他,可是那拿著槍的手還被江君越緊握著,他拉著她不許她追過去,“你不要命了?”

“可是……”

“沒有可是,我們走。”

“可是爸爸……”

“先顧活著的人,再者,你覺得費玉哲會無緣無故的帶走你爸爸嗎?他一定另有目的,快走,否則,會有危險。”江君越扯著她就要上船,同時邊上船邊道:“唯衍、非離、文濤,你們也快上船。”

“不行,你們先上,我後上,總要有一個人等所有的人都上了船再上去,你們先上,我殿后。”季唯衍推著江君越上了船,目光深邃的落在藍景伊的身上,“以後,好好照顧她。”

“唯衍……”藍景伊上了船,身邊的人越來越多,遊艇上已經沒剩下幾個人了,藍景伊看著遊艇上正扶著一個人上船的季唯衍,她著急了,不知怎麼的,眼皮開始狂跳起來。

那一下下,跳得她心慌。

“唯衍,你快上來。”她朝他低喊,眼裡都是焦慮,再不走,真的來不及了。

“快看,費玉哲瘋了,大家快趴下。”忽而,人群中有人驚慌大叫。

有能看到費玉哲的,可有人被擋著視線根本看不到,一時之間小船上大亂起來,有的人想要趴下,可有的人驚慌失措的想往邊角的位置躲避,一時之間鬼哭狼嚎,小船上的人徹底亂了。

無論江君越怎麼喊怎麼勸,人群都如陀螺一樣的在小船上轉來轉去,怎麼也安靜不下來。

船本來就小,這樣的折騰,小船就在原地怎麼也啟動不了了。

季唯衍也聽到了喊聲,頓時回過頭去,這才看到了去而複返的費玉哲,他單手抱著已經死了的費宏耀,另一手的手裡居然是一隻衝鋒槍。

“都給我去死。”說著,他便將費宏耀放在了身邊的甲板上,兩手架起衝鋒槍的槍口就對準了近在咫尺的小船。

只要他開槍,一定死傷無數。

“快走。”季唯衍狠狠的用力的一推小船,小船借了一點力,再加上船員也在拼命的開船,立時就啟動了起來,也終於動了。

“都去死吧,哈哈哈,你們一個也活不成。”費玉哲瘋了一樣的舉起了衝鋒槍……

“不要……”就在所有人都驚恐的不知接下來是生是死的時候,忽而,一道頎長的身影如鷹一樣朝著費玉哲飛縱過去,“嘭……嘭嘭嘭……嘭嘭……”無數聲悶響。

衝鋒槍開了。

可是,所有射出的子彈全都打在了一個人的身上,那就是季唯衍。

“唯衍……”藍景伊驚恐大叫,魂已經去了三分,“快停船,停船,我要回去,我要去看唯衍。”

“快走。”一聲低弱的男聲,很低,可是很神奇的,藍景伊卻聽見了,“唯衍……”小船根本沒有按照她的喊叫停下來,而是距離遊艇越來越遠,季唯衍那修長的身形在夜色裏漸漸的模糊,再模糊,直至再也看不清楚。

“唯衍……”她死死的盯著那個方向,那麼多槍子彈射出來,他一定死了。

死了。

她腦子裏全都是季唯衍從前救她時的一幕幕。

第一次,是在那山崖下,他給了她生。

第二次是在新加坡,季唯衍和江君越一起一人替她擋了一槍,她才躲過那一劫。

如今,這是第三次了,若不是他飛縱到費玉哲的衝鋒槍的槍口前擋住了那些射過來的子彈,也許小船上被射殺的人就包括她。

“唯衍……唯衍……”她拼命的要掙開江君越的懷抱,她受不了這樣眼睜睜的看著那個救過自己數次的男人就這樣的死在自己面前。

她真的受不了。

“景伊,你冷靜些,你活著就是對他最好的回報,是不是?若你有事,他豈不是白白的……”

“江君越,你混蛋,你放開我。”藍景伊不顧一切的推掙著江君越,手腿並用的要踢開他,她什麼都忘記了,此時的她的腦子裏全都是季唯衍沖向費玉哲的衝鋒槍的鏡頭,那一瞬就在她的腦海裏定格了,讓她怎麼也揮不開去。

季唯衍又一次救了她,可這一次,他卻……

也是這樣的一刻,她忘記了她手裡的那把槍,或者,她握得真的太久了,她的手早就麻木了,也許早就該鬆開了,於是,又不過是瞬間,她的手不受她心控制的到底還是鬆開了那緊扣的扳機……

“景伊,你別……”江君越已經感受到了她手指的輕動,可是再想阻她,已經來不及了。

“嘭……轟……嘭嘭……轟……”

於是,又不過是短短的一瞬間,那艘還沒有徹底沉沒的遊艇爆炸了,火光亮天,襯著那一處如同白晝一樣,“啊……唯衍……”藍景伊這才意識到自己的錯誤,此時,即便她想要回去拉季唯衍上來小船也不能够了,那艘遊艇再也不復之前的奢華樣子,此時正在一點點的化為灰燼,沉入海中。

而那艇上的人,絕對再無生還的可能。

“唯衍……唯衍……是我不好,都是我不好,是我松了手,是我害死了……”藍景伊身子靠在江君越的懷裡,整個人已經癱成了一灘水,她低低的念叨著,那個,深愛著她的男人,就這樣的在她的視野裏生生的走了。

從此,這個世上再也沒有一個叫做季唯衍的男人了。

他甚至還沒有成婚,也沒有留下一兒半女,若是季漫珍和季唯雪知道了,她們一定心痛至極。

“唯衍……”她再喚他一聲,眼睛緩緩闔上,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一切,只想他沒死,沒死呀。

八生島附近的海中,小船在海水中搖搖晃晃的前行,藍景伊什麼也不知道了,甚至,連緊擁著她的那個男人的溫度也感覺不到了。

死生契闊,那是他的心,卻讓她捨不得了他。

這一次,是真的要結局了!!^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