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臉紅心跳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0:44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伸手一推他健碩的身體,“誰要勾`引你,小傾傾,你一定比我小。”

“我的生日是19XX年X月X日,你說吧,我們誰大誰小?”他可是有她的資料的,她想要耍賴都不成。

小手徐徐的放了下去,不甘心的搖頭再搖頭,“怎麼會只差十天呢,為什麼不是我比你大十天。”

看著她喃喃自語,看著她泛著紅暈的小臉蛋,江君越情不自禁的摟著她一下子栽倒在他的大腿上,薄唇在她的臉頰上蹭了一蹭,“乖啦,叫哥哥。”

洗過了澡,藍景伊靜靜的躺在床上,上鋪的李雪鳳動來動去的,一點也不安穩。

手,落在了臉頰上,不知怎麼的,她的腦海裏怎麼也揮不去江君越的唇蹭過她臉頰時那股子發燙的感覺,怪怪的,讓人臉紅心跳。

她到底也沒有叫他哥哥,才不要叫呢,結果,一出了那家飯莊他就氣惱的把她丟下了,一個人騎著機車走了。

不得不說,那男人騎機車的樣子真帥,比開車的樣子帥多了。

“藍景伊,我睡不著。”上鋪的李雪鳳低聲的叫她了。

“嗯?”她疑惑,輕聲的回應。

“明天,還要不要去了?”李雪鳳當然睡不著了,帶藍景伊去賭場,一小時就有一百塊可賺,這量販店的破工作真的不想做了呀,她現在滿腦子的都是挖空心思的想帶藍景伊去賭場。

“讓我想想。”藍景伊伸手摸摸那些錢,若是明天輸了這些錢可就不是她的了,所以,她很猶豫。

“藍景伊,你要不去我自己去,多好賺呀。”

“嘀”,藍景伊的手機響了,她拿起只看了一眼就迅速接通,“媽,這麼晚了,真的是你嗎?”

“伊伊,媽想見你,你現在在哪兒?”虛弱的女聲,氣弱遊絲一般,若不是藍景伊在很認真的聽,她一定聽不清藍晴的聲音的。

“我在宿舍,媽,你在哪兒?我去見你吧。”她這宿舍還是別讓媽來了,那麼多人住一個大房間,藍晴來了一定不習慣的。

“我在騷動,聽說過嗎?”

藍景伊這才聽到了電話那邊的嘈雜聲,那是酒吧固有的聲音,“媽,你等我,我馬上到。”藍晴竟然等不及她的生日再來見她了,那是不是說明情况有變?她的病很嚴重了?

跳下床,藍景伊飛一樣的穿衣服穿鞋,她得趕緊趕到騷動,不然媽媽反悔了不想見她就糟糕了。

襯衫的扣子都來不及系完整,拎了背包就往外跑,身後,李雪鳳低喊道:“藍景伊,你明天到底要不要陪我去?”

“去,明早我回來再說,你等我。”她焦急的說過,人已經沖出了房間。

“那就好。”李雪鳳兀自的笑開了,她的錢呀,全都指望藍景伊了。

從宿舍打車到騷動,藍景伊真的很奇怪藍晴的喜好,怎麼就喜歡去騷動呢?

藍景伊只顧著去找藍晴,以至於在她飛快沖進騷動的時候,一點也沒有去注意到騷動前的一輛熟悉的拉風的機車,那是江君越的。

“媽,你真的回來了?”藍景伊一眼就在那人群中看見了藍晴,只為,她永遠都是那麼的優雅美麗,即使是病中也一樣的美。

迷離的黑眸落在藍景伊的臉上,藍晴笑了,“伊伊,文濤呢?怎麼沒一起過來?”似乎是醉了,而且絕對醉得不輕,否則,她不會想要見自己吧。

“哦,他有事,沒辦法過來。”藍景伊撒謊了。

“呵呵,你還在騙我是不是?我就說了不要你嫁給他,現在,吃虧了吧……”眼淚,隨著藍晴的話語而一滴一滴的滾落,滾在她漂亮的臉龐上,那是藍景伊從來也沒有見識過的藍晴,她是這樣的脆弱,似乎只要伸手輕輕一拍,她就能倒下似的,“伊伊,媽叫你來是要給你這個,呵呵,以後若是遇到這個東西的主人,你一定要替媽問問他是誰?怎麼可以玩過了就一走了之了呢,呵呵,他真狠……真狠……”

一枚小小的胸針被放在了手心裏,藍景伊低頭看著,胸針很別致,是男款的,“媽,那人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呵,是他給了你一半的生命,伊伊,幫媽找到他,好不好?”眼神迷離的說著,藍晴的身子便開始軟下去,最後,只能是趴在桌子上,但是目光卻怎麼也不肯從藍景伊的臉上移開,“答應媽媽好不好?我要見他……我要見他……只見一面就好……”終於,藍晴還是醉了的睡著了,趴在桌子上的藍晴就象是一隻小猫般無害,可是看著,卻讓人不覺心生憐意。

“要不要幫忙?”就在藍景伊無措的不知道要怎麼把母親帶離這裡時,身旁,意外的響起了江君越的聲音。

“你……你怎麼在這裡?”與他分開的時候,他明明是醉了的,她還記得他氣惱的跳上機車的樣子。

借著酒意,江君越的手指輕`佻的落在了藍景伊的臉頰上,輕輕的蹭了一蹭,“嘿嘿,我們真有緣。”

她瞪了他一眼,“你走開。”說著就要去扶藍晴,然後離開。

可是,她的力氣根本扶不起藍晴,倒是讓她自己踉蹌了一下,差點跌倒。

“我來吧。”江君越一個彎身,果斷的抱起了藍晴,其實他更想抱上藍景伊,可是,她不給他抱。

“喂,你慢點。”藍景伊追過去,他不是醉了嗎?但是看他現在比她還有精力,抱著藍晴都比她走得快了。

“說吧,要去哪兒,我送你們過去。”

藍景伊怔住了,她突然間發覺,除了飯店,她居然沒地方安頓媽媽。

江君越隨手攔了一輛計程車,回頭看看還兀自在他身後發呆的藍景伊,“上車。”

“哦,好的。”急忙的跳上車,江君越已經把藍晴放在了座位上,“你媽是不是病了?”他低聲問,卻是明知故問。這話提醒了藍景伊,既然媽媽見她了,乾脆,一不做二休就趁著媽媽昏睡過去先把媽媽送去醫院吧,兵來將擋,水來土淹,就走一步算一步,“師傅,麻煩去醫院。”

江君越歪頭瞟了她一眼,想說什麼,卻終究是沒有說出來,他早知道她是寧願賣血也不要男人的錢的。

這女人,真的太倔了,可是,有必要嗎?

要是她老媽真的去了另一個世界,她就知道後悔了。

T市最好的醫院,一下了車,江君越就再次替她抱起了藍晴,然後,居然往急診那邊走去,藍景伊急忙叫他,“不用急診。”她的錢得省著點花,分分都要花在刀刃上。

“你媽都昏迷了,你還不掛急診?藍景伊,你這女兒未免太不孝順了吧。”其實,是太孝順了,孝順的讓他想要打她的小屁屁,她敢再去賣血一個試試?

他會讓她後悔的。

藍景伊無言了,任由著江君越給藍晴掛了急診,藍晴還在睡,卻睡得一點也安穩,眉頭一直的緊蹙著,似乎正在做一個殘忍的夢似的。

“藍小姐,你媽這種情況我看還是先住院吧。”醫生一聽藍晴的情况,便直接的做了决定。

是的,她帶藍晴來醫院的目的就是要讓藍晴住院,從現在開始,她就算是用鎖的也要把藍晴鎖在醫院裏。

去了住院部,安頓好了藍晴,已經快要天亮了,普通病房,一間裏三張床,但是她這間真的是太幸運了,居然就只有藍晴一個病人,一旁的兩張床都是空著的,晚上照顧藍晴就去那空床上眯一覺,多好。

“傾傾,你快走吧,這次,謝謝你。”她是真的要記不清自己欠了他多少的人情了,似乎,越欠越多。

“只謝謝多沒誠意,藍景伊,你得給我來點實在點的吧。”頎長的身形慵懶的斜倚在中間的空床上,其實那床單上還有餘溫呢,他知道藍景伊是捨不得把藍晴安排在VIP病房的,實在是因為她沒錢,所以,才在辦理入院手續的時候動了點手脚,這世上,有錢能使鬼推磨,而他,卻彷彿是中了邪一般,就是想要為面前的這個女人擎起一片天空來。

或者,在他對她說要她做他的女人的時候,那一刻,他便認定了她是屬於他的。

她的第一次,是給了他的,不是嗎?

靜靜的看著她,窗內窗外,夜色正好,清冷卻不寂寞。

藍景伊揚手一個飛吻,“謝了,不過,你說我是你朋友的,我陪你喝酒,你送我媽來醫院,朋友之間就應該這樣的是不是?”

彎身為藍晴掖了掖被子,也不知道明天媽媽醒來會不會吵著出院,可她知道,不論用什麼辦法都不能讓媽媽出院,一想到媽***病,她就心酸。

身後,男人不羈的一笑,“藍景伊,我困了,你是不是該借我一張床讓我睡會兒?”迷離的眼神帶著魅惑的笑意,藍景伊抬頭時迎上的正是江君越那張如同妖孽般的俊顏,也許是酒不醉人人自醉,他身上飄浮著一股子淡淡的酒香,彷彿兩個人還坐在那家飯莊裏一起喝酒一起用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