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十指相握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5:37
A+ A- 關燈 聽書

五彩絢爛的煙花飄射在半空中,映著這遊艇周遭亮如白晝,絕美。

就在那如夢似幻的煙花下,藍景伊手中的**直直對準了費玉哲的背影。

可他,仿若沒有任何察覺似的還是不疾不徐的緩緩移步,果真是朝著遊艇上洗手間的方向走去了。

“不要……”最先出聲的封锁的是阿桑,她深愛著費玉哲,為他,她什麼都可以做。

這世上,最傻的就是愛了的女人。

藍景伊卻根本停不下來了,看著費玉哲,她眼底心底全都是恨。

她氣。

她惱。

費玉哲憑什麼要她殺了費宏耀,她沒那麼傻,那她還不如直接殺了費玉哲。

指尖真的落了下去,那一瞬的時間很短很短,短的可以忽略不計,只要她鬆手,槍裏的麻醉劑就射了出去,到時候,費玉哲直接倒地就會被抓住了。

她也只是麻倒一個人而已,她沒殺人。

她是最不喜殺人的人。

可有時候,她真想殺了費玉哲。

“不要……”就在藍景伊行將鬆開扣動扳機的手時,甲板上突的傳來了熟悉的聲音,“手別鬆開,別松。”江君越終於出現了,他朝著她的方向快步飛跑而來,完全無視了周遭所有人的目光。

“傾傾……”情不自禁的低喚,藍景伊欣喜的看著這個彷彿從天而降的男人,頭頂的煙花很美,她眼前的男人更帥。

“別鬆手,千萬別松,別射出去。”江君越邊跑邊喊,讓藍景伊的目光慢慢回向自己的手中,她不明白她只是要拿這只**去射費玉哲,為什麼江君越會封锁呢?

可他的封锁一定是有原因的。

就是這麼遲疑的片刻間,費玉哲已經不見了踪迹,他像是進了洗手間。

也是在這時,“嘭”的一聲悶響從脚底下散開來,隨即,整艘遊艇在海水中大幅度的晃了一晃。

甲板上正在賞煙花享用美食的人一下子亂了起來。

怎麼回事?

人群隨著遊艇的晃動而四散跑動,都想找一個可以暫時安身立命的所在,可若是遊艇在晃,那他們所有的安身立命之地都沒有了。

“江君越,果然是你,我還真是被你騙了,可你騙了我又怎麼樣,藍景伊的手一扣動扳機,費老頭的遊艇就要桌球作響了,到時候,你們早晚不等全都要沉到海底喂鯊魚,這附近可是養了很多的鯊魚的……”費玉哲的聲音透過喇叭彷彿從四面八方傳來一樣,擾得這遊艇上的人更是慌亂了。

可,坐在藍景伊這一桌的人卻沒有一個人亂的,除了阿桑以外全都安靜的坐著,只是目光望向江君越,全都在等他到了安排後續的事情。

倒是藍景伊僵站在那裡,一動也不敢動。

“費玉哲,你……你竟然這樣對我。”嘶喊著的是阿桑,她滿面的憤怒,她完全因為剛剛費玉哲的獨自離開而把她丟在這裡而怒了。

剛剛的悶響聲是爆炸聲,她為他而擔著隨時死亡的可能,而他卻放任她留在遊艇上而不顧,這就是他對她真心的回報嗎?

“費玉哲,你該死。”她悲淒呐喊,她不怕死,卻最怕被心愛的男人這樣無情相待。

“他不是費玉哲。”不想,喘息趕來的江君越沉聲道出了又一個驚天的大秘密。

“那他……”這次,所有人都吃驚了,而最吃驚的莫過於是費宏耀,“不可能的,太象了,說話的語氣和音調無一不象。”

“可你們,誰也沒有見過他的臉。”江君越一句話,便消除了眾人的疑惑。

的確,眾人剛剛見到的費玉哲上了遊艇後由頭至尾都是戴著那個帶著些驚悚意味的骷髏面具的,那麼面具下的一張臉到底是不是真的費玉哲的,誰也不能肯定。

江君越這一句,讓阿桑剛剛已死的心又復活了,“他不是真的費玉哲?那阿哲在哪裡?”

藍景伊看著阿桑片刻間的變化,想著在‘費玉哲’的遊艇上江君越與她擦肩而過時說過的話。

他說‘不是費玉哲’。

她現在終於明白了。

手指還扣著扳機,他不讓她鬆開,她就不敢,她現在知道了,這把槍到了此刻再也不是一把**了,而是引爆這遊艇上Zha彈的按鈕。

天,她被假的‘費玉哲’算計了。

“你就是江君越?”遊艇上很亂,可費宏耀卻一點也不亂,幾個保鏢護著他穩穩的站在原地,他目光犀利的射向江君越,眼神裏帶著幾多的欣賞,同時,還有欣喜。

“正是在下,伯父你好。”

“還叫什麼伯父,哈哈哈,我費宏耀臨死還能看到這樣一個女婿,什麼都值了,丫頭,為父親自叫來了季先生,簡先生,陸先生,就想著他不在了再給你許一個好人家,卻怎麼也沒想到原來他還活著,這就好,這就好,這樣即便我老頭子走了也安心了,你們幾個,去艇尾,那裡有小船,快走。”

“一起走。”江君越不容質疑,怎麼會允許自己把費宏耀丟在這裡。

“這是我的遊艇,這艇上的人都是跟著我出生入死多少年的兄弟,他們在,我在。”費宏耀一語便給自己下了結論,守在他身後的幾個貼近的保鏢頓時心塞了,“先生,你先走。”

“我不走,景伊,你和君越,帶著季先生簡先生陸先生趕緊離開,你原就不屬於這八生島,呵呵,我就當你從來也沒有來過,孩子,除了晏湖邊上的那個家我什麼也沒有留給你,只想著有一天我能住進去有兒孫繞膝,如今只能換另一種管道去守候你和孫兒了,景伊,你們快走……”

鼻子酸酸的,藍景伊的眼淚一直在流,可是還有比流淚更嚴重的事情,她扣著扳機的手好象木了,她真怕下一秒鐘手指就不自控的鬆開,那麼,只怕這一整艘遊艇馬上就會變成碎片,那所有的人,都不複生。

江君越終於發現了她的手再抖,伸手一握,就握住了她的小手,“給我。”

“不,我行。”她咬牙堅持著。

“好,我們一起。”他的指尖也摁在了她的手指上,緊緊的摁著,然後,其它的手指與她的緊緊相握,“費伯父,你們都去艇尾,其它的人,我來安排。”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你……你安排?你有安排?”費宏耀是個不笨的,畢竟活了這麼大年紀,他一下子就反應了過來。

“嗯,昨晚我就覺得費玉哲不對,後來在他的遊艇上我無意中聽到了掌舵的罵人的一句話,一聯想就猜到了,你們放心,只要我和景伊摁著這把槍不撒手,這艘遊艇的底端雖然爆了,可最少可以堅持十幾分鐘,相信再過幾分鐘,我叫來的小船也就到了,去把司儀叫過來。”江君越解釋了一遍,便讓人去叫司儀了。

聽到又有生的希望了,大家頓時松了一口氣,雖然還緊張,可已經沒有剛剛那麼害怕了。

人在面對兀亡的時候是最最脆弱的,這個,無一例外。

很快的,司儀跑了過來,“費先生……”他才要問費宏耀怎麼回事,手裡的麥克突的被江君越搶了過去,江君越大聲安排著,“非離你去左前,文濤你去右前,唯衍你去右後,我和景伊還有費伯父去左後,分頭行動,安撫跟過去的人等著小船來迎我們。”江君越條理清晰的安排好一切,這才拿著麥克邊走邊要求甲板上的人不要慌不要亂,四個方向距離哪裡近就靠向哪個方向,他這一喊會有小船接應,遊艇上的人就彷彿被吃了一顆定心丸,頓時不再無頭蒼蠅般的亂竄了。

上千人有條不紊的分成了四撥,全都在等著船來。

然,最先到船尾的藍景伊和江君越,還有費宏耀卻不必等,那裡早就備了遊艇自帶的一艘船,不大,可也不小,至少可以坐上兩三百人,這已經是遊艇上的人的總數的四分之一了,只要再來三艘這樣大的般,一切便都解决了。

可,也就是在這時,遊艇的尾翼開始傾斜了。

初時,只是小尺寸的傾斜,若不仔細體會都感覺不到,可漸漸的,尾翼傾斜的角度越來越大。

“快上船,開船,不能再等了,走一批是一批。”費宏耀催著江君越和藍景伊,看著他們緊握在一起的手中便是那把害人的槍,他心裡雖然不是滋味,可他們兩個能一起同甘苦共患難,他突的就覺得欣慰了,他這個女兒比他好命,至少,她愛了,愛人也愛她,而他,悄悄愛了那個女人幾十年,她心裡卻只揣著那個毀了他命根子的穆錦山。

或者,T市再不回去也好。

回去了,他得到的也只是藍晴的冷漠。

現在的結局就是他最好的結局吧。

八島中剩餘五島的圈防圖已經被假的費玉哲拿去了,他所擁有的一切已經失去了,又何必再執著於那個永遠也沒有盡頭的執念呢?

是該,放下一切了。

“景伊,你和君越快走,快走。”費宏耀蒼老的面容慈和的看著女兒女婿,第一次眼神裏全都是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