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玩狠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4:46
A+ A- 關燈 聽書

藍景伊只覺腰上一疼,江君越說話的時候,大手狀似很不經意的在她的腰上狠掐了一把,像是在對她傳遞什麼訊號似的,他大概是想要告訴她什麼事情吧,可是費玉哲就在前面五步開外,此時正與阿桑站在一處,此時正沖著江君越道:“這就是酒喝多了的後果,快著些,馬上要下艇了。”

藍景伊這才明白過來江君越是以上洗手間的藉口向她這裡走來的,“滾,明明是你撞到我的。”她煞有介事的推開了江君越,耳邊突的悄悄傳來了五個字,“不是費玉哲。”音量極低極低,低的若她分了心根本就聽不清。

就只五個字,江君越便與藍景伊擦肩而過,再也沒有機會說話了。

藍景伊神情不變,快步追向費玉哲和阿桑,可滿腦子的都是江君越才說的那五個字。

太簡單了。

什麼“不是費玉哲”?

要殺她的人不是費玉哲?

不對。

江君越的本事她知道,他之前就調查過說是費玉哲要殺她的,他不會弄錯的。

不是費玉哲。

不是費玉哲。

心底裏念了一遍又一遍,藍景伊還是不明白江君越所指的什麼事情不是費玉哲做的。

“費玉哲,你還沒告訴我說你為什麼要殺我呢?”追到了甲板上,不遠處就是一艘超大的遊艇,此時那遊艇上燈火輝煌,那就是費宏耀舉行晚宴的豪華遊艇吧。

費玉哲淡淡一聲,“想殺便殺了。”

“那現在又想利用我了?”他這回答等於沒回答。

“槍呢?”費玉哲卻理都不理會她的話,明顯不想再繼續那個話題了。

藍景伊回想剛剛江君越急匆匆間說的那句話,總是覺得今晚會有大事情發生,可她不是預言家,她也想不出來,隨手摸出藏在裙子腰間皺褶處的**,“在這兒。”

費玉哲目光掃了阿桑一眼,阿桑便走向了藍景伊,“走吧,我們上去。”

“好。”藍景伊與阿桑並肩走上通往費宏耀遊艇的踏板。

“站住……”脚才落下去,還沒站穩,便有三個人一男兩女走了過來。

費玉哲冷聲道,“是父親大人請我過來的。”

“原來是少爺,幸會,不過,這次的晚宴有規定,所有上艇的人不管是什麼身份都要接受檢查……

費玉哲舉起手臂,任由那男子蒐索著他的身上,很快,搜查好了,男子便恭敬的道:“少爺請上艇。”

“謝了。”

三個人轉而看向費玉哲身後的藍景伊和阿桑,“這兩位是……”

費玉哲沖著阿桑和藍景伊點了點頭,阿桑便上前道:“莫桑。”

一個女人立刻上前搜查了阿桑全身,見無異狀,便道:“可以放行了。”然後,便看向藍景伊,“報上名來。”

“藍景伊。”藍景伊先是遲疑了一下,最後還是報上了名字。

迎面的一男兩女眼神一下子亮了,“少爺,您還真的如約帶來了小姐?”顯見的,費宏耀的人對於藍景伊這個名字一點也不陌生。

“嗯。”費玉哲低應了一聲。

“小姐,快請上艇。”三個人迎著藍景伊恭敬的請她上去,自然是沒有檢查她的身上是不是有武器了。

藍景伊心裡一沉,這艇上的人也太大意了吧,她手上有槍呢,若不是**,那可是要死人的。

“走吧。”腰上突的一沉,有什麼頂在了她的腰眼上,她回頭看看阿桑,這才明白過來費玉哲帶阿桑過來的目的,原來是以阿桑來要脅她,進而再逼迫她麻醉了費宏耀。

幾個人快步往甲板上走去,前面的三人似乎因為接到她很開心就快步走開了,應該是向費宏耀彙報去了。

因為,那幾個人去的方向,不遠處正有一個老者與一個人交談著什麼,那老者,化成灰藍景伊也能認出來,與她太象了。

那是想掩飾也掩飾不了的骨血關係。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那就是他的親生父親嗎?

他比照片裏的樣貌要稍稍老一些,可卻顯得慈眉善目,怎麼看也不象一個獨霸一方的毒梟。

就在幾個人爭先的去向費宏耀報告的時候,阿桑迅速的在她耳邊道:“遇到機會你就麻醉了費宏耀,否則,你死穆錦山死,還有這整艘遊艇的人都陪著你死。”

“你們……”藍景伊吃驚了。

“若抓不到費宏耀,今天這艘遊艇就會爆炸,到時候你也賺了,我和哲少也會陪著你死,嗯嗯,多些人陪你你應該會很高興的。”

她高興個鬼,沒有人想死的,她想好好的活著呢。

越走人越多,她想回頭看看江君越跟上來沒有,卻又覺得不好,若是被阿桑發現她很關注‘江君亮’的動向,一定會懷疑‘江君亮’的真實身份的,江君越既然不說,那就有不說的道理。

忽而,她眼前一亮,她看見了熟悉的人。

季唯衍。

簡非離。

還有陸文濤。

天,怎麼他們三個都來了?

就為了她嗎?

她一個人牽動了這麼多人,她真的很歉然。

許久沒有見到季唯衍了,他似乎又清瘦了些,他們三個男人站在人群裏特別的惹眼,引來周遭許多女人望向他們,甚至還有女人走過去與他們搭訕。

果然是人帥,行情就爆棚。

“景伊……”可是三個男人很快也發現了她,此時正看向她這裡,而與她先打招呼的是陸文濤。

藍景伊正想回應,阿桑便冷冷的道:“不許過去,一會兒晚宴的時候與我和哲少同席。”

她可以說不嗎?

腰眼上的東西讓她沒的選擇,肚子裏還有個小三呢,她怕那一下刺進去,第一個疼了的就是小三。

她捨不得。

藍景伊只好沖著那三人的方向點了點頭,再笑了笑,算是打過招呼了,隨即就隨著阿桑坐到了晚宴的主桌上。

她左邊是費玉哲,右邊就是阿桑。

阿桑的左手一直垂在身側,手裡赫然是一把簪子,她就是用那把復古的簪子對著她的腰眼的。

那時在小山坳裏阿桑隨手把簪子插在發上的時候她也沒有多想,不過現在就明白了,這是阿桑早就準備好的威脅她的武器,由此可見,費玉哲早就通知她今晚到場的目的了。

阿桑深愛著費玉哲,自然是費玉哲要她做什麼,她就做什麼了。

遊艇上的人比想像中的要多很多。

季唯衍三個人被人纏住了,並沒有朝她這邊走過來。

倒是費宏耀已經停下了與那個人的寒喧,此刻正與那接她和費玉哲上艇的三個人說著什麼,很快,他的目光便轉向了她,然後,大步朝她走來。

他走得很快,藍景伊從他的脚步中就可以感受到他急於見到她的那種迫切的心情。

不管怎麼樣,他總是她親生的父親。

指尖輕落在腰間的麻醉**上,她真的要對他動手嗎?

身側,費玉哲和阿桑表情自然,正透過她在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什麼。

可他們在說什麼她一個字也聽不到了,眼前就只有那個朝她快步走來的老人的身影。

主桌的位置很好,從她的方位看過去,整個大遊艇上的人一覽無遺。

卻,獨獨沒有江君越的身影,他還在費玉哲的遊艇上沒有下來?

這似乎不像是他的風格。

腦海裏又閃過他擦過她肩膀時說過的那句話“不是費玉哲”。

藍景伊還是百思不得其解。

費宏耀快到了,距離她也就只有十幾米左右的距離了,不得不說,這艘遊艇真大,上千的人在這甲板上走來走去也不顯得窄小。

費玉哲的手指在她身側規律的點在案頭上,聲音不高,她卻能聽得清楚,那一下下敲在她的心口,帶引的是一陣陣心的狂跳。

終於就要見到父親了。

這樣的場合她想像過無數次,可當真的要面對的時候,她還是不知道她要不要認了費宏耀呢?

她不知道。

她真的不知道。

她想問問媽媽,可這個時候,又哪裡有可能聯系上媽媽。

眼看著費宏耀越來越近,阿桑似乎也緊張了起來,抵在她腰眼上的那根簪子更緊的隔著裙子貼在她的身上,甚至,讓她感覺到了疼。

“別耍花樣,否則,連你兒子女兒一起死。”費玉哲並沒有看她,可是微偏著頭卻是把他的意見冷冷傳遞給了她,同時,手裡的手機往她這邊一送,當藍景伊下意識的看過去時,她渾身激欞一顫,大熱的天她卻覺的全身冰冷,整個人如墜入冰窖一般,“你把沁沁壯壯怎麼樣了?”

“放心,好歹他們也該叫我一聲舅舅,現在,他們人很好,不過,以後好不好就要看你今晚的表現了。”

“你到底是誰?”藍景伊恨死費玉哲了,他這完全是不按牌理出牌,說一樣,做又一樣,轉身伸手就要扯去他面上的骷髏面具,可他像是早猜到她會這樣做一樣,頭一偏便避過了,“要不,我現在就讓人與你那兩個孩子做個遊戲?”

小手緩緩落下,藍景伊的心,疼了,痛了,彷彿被割下了一刀刀般的只剩下了揪心和鮮血淋漓。

費玉哲,他玩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