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5章不解風情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3:55
A+ A- 關燈 聽書

天色朦朦黑了。

月亮悄悄探出了雲層。

木達的夜晚一片黑暗,這裡,只有收割罌粟的工人還有持槍的軍人。

大片大片的就是一眼很難望到盡頭的罌粟花。

絕美,卻是罪惡的源泉。

越野車不管開得多慢,終還是抵達了碼頭。

車窗外,那一艘快艇旁一個男子正靜靜而立,快艇上落下的燈光襯著他的身影格外的孤單。

“哲少到了,我就說讓你快著些,你瞧,真的讓他等我們了,這多不好。”阿桑一看到費玉哲的背影,小心思就浮動了起來,完全無法自控了。

“什麼好不好的,你要習慣讓男人等,你要做公主,讓他做你的僕人。還有,我真不懂了,他天天戴著那醜八怪面具,一點也不好看,你到底喜歡他哪裡呢?”眼看著還有一小段車距,藍景伊好奇的問阿桑。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以前不醜的。”阿桑定定的看著費玉哲的身影,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

“是嗎?”那是藍景伊不知道的費玉哲的過去,“他以前很帥?”

“對,他是費家的公子,八島上的靚女沒有不喜歡他的,你瞧,他以前真的很帥啦。”阿桑有些忍不住的又拿出手機,再看了一眼不遠處的那個背影,動作飛快又有點顯擺的把一張照片遞到了藍景伊面前,“帥吧?是不是比你的死男人帥多了。”

“去,你的才死男人。”

“難道你男人沒死?”

“不管怎麼樣他都在我心裡。”聽著那個‘死’字,怎麼那麼彆扭呢,傾傾沒死呢,可她又不敢說出來,這可真彆扭。

這出門的夜晚,死呀死的掛在嘴邊太不吉利了。

“快說,帥不帥?”阿桑又把費玉哲以前的舊照往藍景伊面前推了推。

藍景伊這才好奇的看過去,才一眼,她就驚豔了,“這人真的是費玉哲?”可以用陽光男孩來形容呢,帥氣青Chun。

“我還騙你不成,就是他了。”阿桑略有些得意的小聲道。

“那他現在……”

“來不及告訴你了,以後有機會我告訴你他怎麼變成現在的樣子的。”阿桑說著,已經收起了手機,車停了,正好停在費玉哲的身側,聽見聲音他已經轉過身來,面上依然還是那個不討喜的骷髏面具,這是要去參加晚宴呢,就不能換個好看一些的?

不過,也許這正是他要傳遞給費宏耀的資訊吧,他要殺了費宏耀,他要把費宏耀的頭變成骷髏。

可,費宏耀是她的親生父親。

今晚,她就可以見到費宏耀了。

尋了那麼久,原來,他一直就在這裡等她。

還有穆錦山。

阿桑先於她歡快的下了車,“哲少,讓你久等了。”

費玉哲的目光卻是直直落在藍景伊的身上,看都沒看阿桑一眼,只輕輕點了點頭,示意阿桑道:“你先上遊艇吧。”

“哲少。”阿桑的小嘴抿了抿,她委屈極了,精心打扮的妝容,可是費玉哲連半眼都沒看,視線全都在不愛他的藍景伊的身上,她傷心極了。

藍景伊是從另一邊車門下車的,抬眼就看到了阿桑梨花帶雨的小臉,不由得就有些心疼了,都是女人,她不忍費玉哲對阿桑的冷漠待遇,人走向費玉哲,卻是先笑著扯過阿桑,讓阿桑先站在自己的身前,這才從阿桑身後摟住阿桑,一張小臉透過阿桑的肩膀看著費玉哲,“哲少,這是我設計的裙子,怎麼樣?”

費玉哲的目光終於落在了阿桑的身上,因為,藍景伊的裙子被阿桑擋著根本看不仔細,這一眼,彷彿低壓電流一樣電著阿桑的身子瞬間顫了又顫,一張小臉也染上了緋紅,特別的好看。

果然是人靠衣裝馬靠鞍,三分麗質七分打扮。

“不錯。”費玉哲黝黑的瞳仁微動,一張面具臉上任誰也看不出變化來,除了這兩個字他再無旁的注解,便淡淡的道:“上艇吧,這就出發,不然,要遲到了。”

“好吧。”藍景伊懶洋洋的應了,她這是能幫的都幫了,其它的就看阿桑自己的造化了,想著自己撮合成青揚和靳雪悉,這又要撮合阿桑和要殺自己的費玉哲,她這免費媒婆也當得太盡職了吧。

費玉哲轉身就朝遊艇走去,從頭至尾,也只看了阿桑一次,還是藍景伊的建議,否則,他半眼也不會看她的。

阿桑站在那裡,一時之間連脚步都移不動了,癡癡的看著那個背影,眼淚簌簌的就流了下來。

“走了啦。”藍景伊輕牽起阿桑的小手,低低勸到。

“他不喜歡我。”這一聲,說得自己心都碎了。

“他不喜歡任何女人,想要做他的女人,那就得付出點心血,只要他還是單身的,那就證明你還有希望。”藍景伊才不管她願意不願意,拉著她就走。

兩個女人這才慢香香的在費玉哲的身後上了遊艇,遊艇不大,卻很奢華,從這個就可以看出費玉哲的生活很奢豪。

“甲板上風大,你們兩個去船艙裏吧,半個小時左右就到了。”背對著兩個女人,費玉哲憑欄而立,伫立在海風中的他就象是一幅水墨畫,飄渺若仙。

“不……不用,我不怕風。”阿桑聲音顫了又顫,拒絕了費玉哲的提議,藍景伊自然是支持她了,這幾天的相處,即便是知道費玉哲以前要殺自己,可大概是聽了昨晚江君越跟她說的他與費宏耀之間的過解,她居然就不恨他了。

費玉哲更是一個可憐人。

認仇人為父,還是那麼多年,他也真是可憐了。

“我也不想進船艙呢,那不通風,多悶呀,吹吹海風凉快,比吹空調好,自然風最是舒服了。”悄悄扯了如木偶般不動的阿桑,藍景伊心底裏歎息了一聲,不管今晚的結果如何,在她臨走之前,她都想幫幫這一男一女,若是能修成正果更好,修不成,也是他們此生的造化,她也算盡力了。

很自然的,她拉著阿桑站在自己和費玉哲中間,他們兩個人中間大概隔了一米多遠的距離,那其實真的是一個很短的距離了。

兩個人誰也不說話,各想著各的心事,費玉哲大概是在想著一會抵達了目的地要怎麼殺了費宏耀吧,而阿桑自然是在想著要怎麼吸引費玉哲。

藍景伊無聊了。

轉過身,背靠在欄杆上,看看費玉哲再看看阿桑葚,若費玉哲的臉還是從前那張臉,他們兩個還真的挺般配呢,他們不理她,那她就自己理自己。

“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好象花兒開在Chun風裏,開在Chun風裏……”甜甜的唱著,這樣的夜晚,她想江君越,當著費玉哲的面明目張膽的想,那種感覺突的就覺得很刺激。

“哲少,開艇了呀。”忽而,迎面傳來了熟悉的聲音,這聲音是‘江君亮’的,不得不說江君越學江君亮的聲音學得可真象,他初初以這樣的姿態見她時,連她都被騙過了,更何况是根本就不怎麼熟悉江君亮的費玉哲。

藍景伊知道今個會見到江君越,卻以為會是在費宏耀的遊艇上,卻絕對沒想到會在費玉哲的小遊艇上見到他。

“江君亮,你怎麼也在?你跟哲少簽的幾份契约與這裡沒有關係吧?你來幹什麼?”藍景伊收收心,表情一下子冷了幾分,彷彿很不待見江君亮似的。

“嫂子,你怎麼說話呢,這是哲少的地盤,許你來就也許我來吧,是不是?再說了,今晚可是哲少邀請我去參加費家的晚宴的,對了,你來木達做什麼?”“江君亮”上下掃視了藍景伊一通,那眼神讓藍景伊又想到了昨晚他對自己的鹹豬手,小臉有些微紅,幸好這天已經黑了,不然真擔心被人發現。

“這個,你要問哲少。”她說著,轉頭似笑非笑的看著費玉哲,“是哲少帶我過來做客的,嗯,木達不錯,風景這邊最美,尤其是那些花兒,我很喜歡。”

明明是被擄來的,她卻能說成是來做客的,她這樣睜著眼睛說瞎話的本事連自己也醉了,費玉哲靜靜的站在那裡,眼波轉了轉,她看不見他的表情,想來大抵也是不好意思了吧。

“就憑你,哲少才不會請你來做客。”江君亮冷嗤了一聲,嘲諷的看了她一眼。

藍景伊斜瞟了一直不說話的費玉哲,“我說了你不信,不如你自己問哲少。”

“咳咳……”費玉哲手掩著唇低咳了一聲,才沉聲道:“她不是來做客的,她是來幫我做事的,而且,也不是我請來的,是我强擄過來的。”

這人,真是不解風情,這讓她很沒面子是不是?

藍景伊皺眉,“費玉哲,你還好意思說,你這是強盜行為,你說吧,什麼時候放了我?”既然他打開天窗把什麼話都露出來了,她索Xing也就不給他面子了,這樣的男人,耍酷呢,她給他面子真是便宜他了。

反正,他這一承認,她惱了,面子裡子全丟沒了。

要知道,迎面那男人不是“江君亮”,而是她男人江君越,自己男人面前丟了面子,她是真的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