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晶瑩剔透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2:30
A+ A- 關燈 聽書

“喂,你……”可藍景伊的拒絕已經來不及了,對於她象徵意味更濃的反抗,江君越壓根沒當回事,抱著她就進了浴室。

房間的燈還是如之前那般的大亮著,以免引起別人的懷疑,當藍景伊置身在蓮蓬頭下沖著水時她才想起來,“傾傾,你到底怎麼潜進來的?”這小樓內外都有人守著,進出都是一個危險至極的活兒。

“爺從天上掉下來的。”他笑著替她擦洗著,聲音輕佻動作卻很溫柔,從他進來,跟她說話的聲音都是小小聲的,就怕被別人聽見,雖然聽著有些累,可藍景伊卻甘之如貽。

有他如此,她真的滿足了。

舒服的靠在他的身上,由他為她服務著,忽而,她身子一顫,扯著他的手就落在了她的小腹上,“傾傾,小三才踢我了。”雖然只是輕輕的一下,卻足够她興奮一會子的了,彷彿是第一次懷孕般的,她對小三的關注程度比當初對沁沁壯壯的强烈多了。

“這是在歡迎我這個做爹的來看她呢,小東西,要乖喲。”他溫柔的沖著她的肚皮說過,還吐了一口氣,“早些長大,早些出來,讓爸爸看看你到底是個什麼樣子的小東西。”許是沒見過剛出生的沁沁壯壯,對於初為人父時面對小嬰兒的場面,江君越非常的期待也非常的渴望。

“再早也得懷胎十月呢,哪裡那麼容易。”

“嗯,老婆不容易,這一次,你生產的時候我一定要在你身邊守著呢,哪怕你生三個四個我都不會弄丟了。”

“呃,你真當我是猪了?這一次,就一個。”再沒龍鳳胎這回事了,她可是檢查過了,不會有錯的。

“一個更好,那就更不能丟了,到時候,你只管給她喂Nai水就好了,我來帶。”

“白天晚上都帶?”藍景伊一想像江君越高大的身形抱著一個才出生的小嬰兒的畫面就特別的有喜感,她第一次看見他抱壯壯的時候就覺得好笑,象抱著洋娃娃,不過,很好看呢,那時她還傻傻的以為壯壯是洛美薇生的呢。

那女人,把她害慘了,“傾傾,雲飛呢?也在木達嗎?”

“在的。”

“你還恨他嗎?”

“恨,若不是他,還有洛美薇,那時你也不會一個人生產,還為了找壯壯冰天雪地的到處跑,有時候,真恨不得剜了他們兩個。”

“這次他不是將功贖罪了嗎?當初受苦的是我,我都不記恨了,你也饒過他們吧,人家也有孩子了,你就當是為咱們家小三積德了。”她低低勸他,離他這樣的近,近的讓她越來越貪戀他身上的味道了。

“好,就為小三積德了,等回去,就給雲飛自由,行不?”

“那還差不多。”她歪頭在他臉上親了一下,結果親的是一下的水珠。

“興感不?”他笑問。

“你壞。”他就知道折騰她,她這會困了也累了,這會一點也不想再被他折騰了,這都半夜三更了。

“好,今晚放過你,等回去別墅,咱們來日方長。”他把後六個字的尾音拉長,可那餘音裏卻是濃濃的强忍,“不過,親一下總行了吧?”

藍景伊眨眨眼睫,他頓時就不会的吻了下來,輕輕的吻,吻著她的眼瞼她的臉頰,吻去她皮膚上的水珠,一顆又一顆,晶瑩剔透,當舌尖如蛇信子一樣的遊落在她的唇上時,那柔軟的一觸,頓時,她所有的困意都沒了,只想攀附在他的身上,她愛他。

他可以為她死生。

她亦也可以為他死生。

這世上,沒有比兩情相悅更美的事情了。

藍景伊覺得自己是幸福的,她比阿桑幸福多了。

阿桑愛而不得,而她愛有所得,何其幸也。

他的吻一路蜿蜒向下,輕輕的,柔柔的,吻化了她的身,吻醉了她的心。

水聲淅瀝,所有的聲音都被氤氳在水氣之中,她迷醉在他製造的世界裏,不想醒來。

可,到底還是被驚醒了。

驚醒她的不是江君越,而是淋浴房外那急促的敲門聲。

藍景伊身子一抖,如水精靈一樣的看向江君越,“來人了。”

江君越點了點頭,不再出聲,隨手就關掉了蓮蓬頭,卻不是擦拭著他自己,而是快速的替她擦試著,再為她穿上睡衣,“你去看看,不必管我。”

“好。”有他這一句,她立刻安心,什麼也不怕的就出了洗手間,回頭時,淋浴房那裡面一片安靜,怎麼就這麼片刻間的功夫,就不見江君越的身影了呢?

他的衣服,他收起來了嗎?

幸好他才抱她洗澡時沒有留任何東西在房間裏,才讓她不至於手忙腳亂。

“嘭……嘭嘭……”外面的人還在敲門,“洗好了來開門,快點。”是男的。

藍景伊心跳開始加快,這兩天除了費玉哲一個男人來見過她以外,其它每次來的都是阿桑,這還是第一次有男人來她這裡。

當然,這其中的人絕對不能算上江君越。

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來了……來了……”她邊走邊漫不經心的擦著頭髮,姿態從容而淡定,說什麼也不能讓人看出來她在擔心,擔心是外面的人查到了江君越的蛛絲馬跡而追到她這裡來了。

那小小的洗手間,江君越無處可躲。

“快點打開。”不耐煩的男聲,恨不得一脚踹開她的房門似的,她想著她能在這裡安安全全的活到今天,一定是費玉哲吩咐了這裡的人不許動她,否則,以這裡人土匪般的Xing格,她能守到今天那就是奇迹了。

沒有男人不想偷腥的。

深呼吸。

再深呼吸。

擦著頭髮的手騰出了一隻,輕輕一轉門把手,“吱呀”一聲,門開了。

男人還算紳士,沒有强行的闖進來,不然,他是有她房間的鑰匙的,這一次,又要感謝費玉哲了,若這人不禮貌的硬闖,那她和江君越……

她不敢想像那後果了。

男人進來了,手裡是一把衝鋒槍。

也不理會藍景伊,視線迅速的掃描了一通她的小房間,“有沒有可疑的人進來過?”

“呃,這裡連只蒼繩都難飛進來吧?”藍景伊誇張的笑著,“你們自己的本事,自己還不知道?”

這略略變態的誇獎讓男子受用了,卻還是很認真的檢視著她的房間,“這倒是,不過,你還是小心些,畢竟你一個女人,若是被男人闖進來,後果可想而知。”

藍景伊臉紅,那闖進來的男人真的對她做什麼了,可她心甘情願怎麼辦?

她就喜歡那後果。

“我知道了。”繃著心情,微微擔心的瞟向洗手間,若這個時候這男人走過去打開那扇門,那江君越就再也無處可藏了。

那簡陋的洗手間連吊頂都沒有,他就算是想如電視裏那般藏到吊頂的棚頂上都沒辦法的。

呼吸,一下子就緊張了起來。

因為,那男子檢視完整個小房間後真的朝著洗手間走去了。

房間很小,他兩步就要到了。

“哎呀……”藍景伊彷彿一個站立不穩,身子便栽向小床。

“幹嗎?”男人冷冷的轉身,看著倒在床上的藍景伊,她只穿著睡衣,透過薄薄的布料依稀可見她甜美佑人的身體,從這個女人一被送進這裡開始,他就注意上了。

她不止是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身材也很惹火,聽說還懷孕了,搞個懷孕的女人一定很刺激吧。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男人大腦瞬間充血,不由自主的就朝著藍景伊走去。

藍景伊繼續倒在床上,身旁就是那把費玉哲給她的**,是江君越隨手拋下的,他還說裡面不一定是麻醉劑,可誰知道呢,最好是麻醉劑吧,她可不想殺人。

“哎呀,疼。”一手落在那把**的旁邊,另一手落在小腹上輕輕揉著,彷彿是肚子裏的小東西在折騰她了似的。

為江君越,她豁出去了。

洗手間裏,江君越緊貼在牆角,手裡抱著衣服,一動也不敢動,只等著那闖進來的人開了洗手間的門,他猝不及防一掌劈下去結果了男子再出去。

他卻沒想到,房間裏的藍景伊自作主張的行動了,她‘哎喲’一聲叫,他就知道她要做什麼了,可這時候若沖出去封锁她,他立碼就被發現了,那麼,只要那男人一嗓子喊出去,只怕這小房間立碼就會變成蜂窩煤。

這外面的每一個人都是有槍的,半點也馬虎不得。

心思轉了又轉,他實在是想不出自己的哪一個環節出了問題,怎麼就被人發現了呢?

“要不要我幫你檢查一下?”男人邪笑的凑近藍景伊,掃視著她嬌人的身子,嘴角落下了口水,真是個尤物,他喜歡。

“叫阿桑上來,好不好?我肚子疼。”

“阿桑忙著呢,她沒空,還是我幫你吧。”男人說著,手便真的落向了藍景伊的小腹。

一股令人噁心的味道充斥到鼻間,藍景伊覺得自己要吐了,再也忍受不住,手倏的拿起槍,就學著之前費玉哲的手勢,槍在她手中一個翻轉,隨即就對準了男子,扣動扳機,“刷”,有東西從槍中射出。

男子中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