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呼吸是催眠曲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1:39
A+ A- 關燈 聽書

兩個人就這樣有一句沒一句的低低絮語著,沒什麼重點,更沒什麼實質Xing的內容,可她就是喜歡聽他說,那種感覺特別的溫馨,彷彿這異國他鄉的小房間小床就是他們的小天地一般,是獨屬於他們的。

她喜歡。

聽著說著,藍景伊告訴自己不要睡的,她要等他離開了明天白天好好睡,反正她有大把的空閒時間可以揮霍,可,男人在她身邊的呼吸本身就象是一首催眠曲,她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就睡著了。

一覺,就是天亮。

半個夢也沒有。

醒來,江君越走了。

空氣裏還微微殘留著他的氣息,讓她貪婪的呼吸著。

傾傾,明天再見。

傾傾,我愛你。

……

一天。

一夜。

在人的生命中實在是太過短暫的時間。

可是這一天一夜于藍景伊來說,經歷了昨晚與江君越的露水相逢,她想的就多了。

她自己的安危。

江君越的安危。

兩個人的安危足够她擔心了。

阿桑送來了飯菜,她卻食之無味,早上只吃了幾口,中午也亦是。

到了晚上,飯菜又來了,她先還沒胃口中,可當嗅到一股子有些熟悉的糖醋排骨的味道時頓時眼睛一亮,再看過去,小桌上擺好的四菜一湯全都是她從前最愛吃的。

是江君越嗎?

他的手居然伸到了這小樓的小廚房了?

想著有可能是他安排人做的這四道菜,她頓時就有胃口了,夾了菜吃著,樣樣都可口好吃。

兩碗飯,四個菜,還有一小盆的湯,全都吃光光了。

阿桑來收碗筷的時候睨了她一眼,撇著嘴道:“是不是明個就要見到哲少了,所以你興奮的吃了這麼多?”

呃,阿桑這一句,藍景伊頓時明白了,怪不得這兩天阿桑陰陽怪氣的,原來是吃她的醋了,可天地良心,她對費玉哲除了怨恨以外再沒辦法生出其它的什麼感情來了,那樣一個天天戴著骷髏面具的男人跟她的傾傾根本沒辦法比好不好,她也一撇嘴,“我先生比他那個醜八怪帥十倍一百倍都不止,誰要喜歡他了。”

“可你先生再帥也死了,不是嗎?藍景伊,別以為我不知道,那天跟先生出去,你一定勾飲了他了,不然,被關進這裡的人,不管是男人女人從來沒你這樣的待遇,房間要有洗手間的,吃飯還要有營養的還要中餐,你當你來這裡是來渡假的嗎?你是被關著的。”

原來阿桑是覺得費玉哲給她的優待是她勾飲來的結果,她頓時笑了,“被關著也是人,是人就有需要,哲少比你懂得民間疾苦,嗯,你呀,永遠也做不成哲少那樣的人。”

“藍景伊,你……”阿桑惱了。

“行了,你出去。”不想,阿桑才要罵人,門就開了,費玉哲如神祗一般的站在門前,他面上的面具看習慣了真的一點也不害怕,還覺得看著挺順眼的。

“嗯,來了。”她抬手打了一個招呼,便懶洋洋的坐到床上,這小房間裏就一把小椅子,自然是要給費玉哲坐了,他來,一定是為了明天的重要事情。

“哲少……”阿桑抿了抿唇,卻又適時的隱去了面上的不痛快,“我先出去了。”說著,躬了躬身就乖巧的出去了。

果然女人在心愛的男人面前都想表現的特別一點優雅一天,這個阿桑也不例外,藍景伊看著阿桑離開的背影突的笑了,“哲少,瞧瞧,你現在這付尊容都有女人喜歡你,若是你除去這張骷髏面具,再置上一張如王子般優渥的面容,估計這天下女子的魂都得被你勾去一半了,嗯嗯,我這無端端的就躺了槍成了勾飲你的女人了,你說說看,我真有嗎?”她一付連自己都不知道的樣子,隨意輕鬆的彷彿在跟自己家人聊天一樣,很愜意很愉悅。

費玉哲眼風微動,靜靜的站在門前,身後,那扇門已經被阿桑闔上了。

那把椅子也安靜的閑在那裡,他半點要坐下的意思也沒有。

藍景伊覺得自己坐著的姿勢都有些僵硬了,她坐在床上看著他,那種感覺怪怪的,乾脆就站了起來,指指那把椅子,道:“哲少,既然你不想坐,那我坐吧,坐椅子舒服些,這床,硌人。”

“隨你。”費玉哲終於說話了,卻是冷冰冰的彷彿要把人凍住一樣。

藍景伊懶洋洋的邊伸著懶腰邊坐下,都說女人是需要男人滋潤的,昨晚藍景伊被江君越滋潤了後,整個人都彷彿變了一個人似的,比之前兩天不知有放鬆多少倍,“他來了,是不是?”

“什麼?我爸爸?”藍景伊心裡“咯噔”一下,以為他查到了昨晚江君越來這裡的蛛絲馬跡,頓時心思一轉,好象很糊塗的說成是費宏耀。

“就憑他?他過不了我的封鎖線的,我全都改了管道,倒是他控制的那幾個小島,早晚被我收復的。”淡淡一笑,他居高臨下的看著她,手裡也突的多了一隻**,他的手掌上雖然都是疤痕,卻一點也不影響他玩槍時的瀟灑,動作帥呆了酷畢了,讓她看著直咋舌,怎麼一把小小的槍在他手上就可以片刻間翻轉成各種各樣的形狀呢?

忽而,藍景伊正看的專注而好玩的時候,額頭上一凉,那才還在費玉哲手中的**的槍口已經抵在了她的額頭上,“這動作,快不快?”他漫不經心的問她,一雙眼睛彷彿洞悉這世間一切的看著她。

“還行。”藍景伊懶著理他,更不理會額頭上的槍口,她是在意也沒用,若費玉哲想殺她,她早就死上一百一千次了。

瞧著她渾不在意的神情,費玉哲眉頭一皺,緊接著手腕一轉,那槍口終於離開了藍景伊的額頭,“你倒是不怕死。”

“死神是偶遇了幾回,可他每次都放過我了,他說接收我的代價太大,便不敢接收了,哲少呢,你總不會比死神還更厲害吧?”她玩笑的一語,輕鬆的語氣如同一個不懂事的孩童一般,卻又讓人忽視不得。

費玉哲冷冷的摸了摸槍,根本不理會她的胡言亂語,“你試試看,能不能一槍抵在我的額頭上,還讓我防不勝防。”

“好的呀。”藍景伊隨手接過費玉哲遞過來的槍,也不知這槍是真是假,若是真的,她真想一槍打死費玉哲,她討厭他的骷髏面具呢。

“撲”,可槍還沒在手中捂熱,她轉瞬間就抵向了費玉哲的額頭,速度雖然不快,可貴在她手腕轉得快,貴在她連槍都沒看明白怎麼用就對費玉哲動手了,居然,讓她一下子得了逞,就如同她之前跳下越野車的緣由是一樣一樣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兵貴神速,這是老祖宗總結出來的真理。

“哈哈,成了,費玉哲,信不信我殺了你?”槍有些沉,費玉哲太高,足足高了穿著拖鞋的她有一頭,她舉著槍,才舉了一會的功夫就覺得手臂發酸了。

“不信。”篤定的說完,費玉哲隨手握住她的手腕,然後拿下她手中的槍,“雖然姿勢不瀟灑,不過姿勢是次要的,達成目的才最重要,你手法不錯,今晚上和明天白天多練練。”

“明天晚上帶我去見他?”她早從江君越那知道了,再問他不過是走走過場不讓他生疑江君越來過罷了,由他進來後說過的話,也許對昨晚他真的有懷疑過。

“嗯。”

“這槍不會真有子彈吧?”藍景伊看著費玉哲收回去的槍,深度懷疑的問道,若真有子彈,費玉哲剛剛被槍指著的時候一定不會那麼淡定,他也是凡人一個,她就不信他不怕,其實她被他抵的那一槍她就怕死了,不過是强忍著不表現出來罷了。

“呵,你猜對了,真沒有。”他又是玩起了槍,動作讓人眼花了亂,忽而,手臂一抬,“嘭”,費玉哲真的扣動了扳機。

“吱吱”,在“嘭”的一聲極低極低的悶響聲後,就是兩聲同樣低低的‘吱吱’叫聲,像是老鼠的叫聲。

“你打死了一隻老鼠。”藍景伊看過去,小房間的角落裏竟然多了只老鼠,此時正一動不動的躺在地板上,那樣子像是睡著了一樣,可是它身上不見半點血色,“怎麼沒流血?”她狐疑了,强忍著平生最怕老鼠的恐慌感,一步一步好奇的走過去,然後,停在了小老鼠的身前,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小東西身上真的沒有血迹。

“是**。”

“這裡面全是麻醉劑?”藍景伊伸手就搶過費玉哲手裡的槍,認真人的翻看著,“是不是液體麻醉劑?怪不得這麼沉呢。”

“是,槍留在你這裡,你好生練習著,明天下午五點會有人接你去碼頭,到時我們乘船離開木達。”

“好的喲。”藍景伊的視線還在手中的**上,她生平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玩意,挺好玩的。

“嗯,那我走了,你早些休息吧。”

“拜拜,晚安。”藍景伊頭也不抬的就與費玉哲道拜拜了,才不要看他呢。

忽而,

聽到他關門的時候,她才猛然想起什麼的道:“費玉哲,你回來。”

門倏而又開了,男人回身,迷糊的看她,“什麼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