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迷天會所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0:33
A+ A- 關燈 聽書

“多少?”

“五千。”

“靠,你騙我的是不是?哪裡有那樣發財的地方,你不是去做騙子就是去賭錢了。”

“呃,你怎麼一猜就准呀,我是真的在賭場,哈哈,你要不要來試試?玩小一點嗎,這樣子,以後我們也不用再去量販店那小地方混了,天天吃爛菜,真沒勁兒。”

“你真的贏了?”

“那是自然了,來這裡只要腦子好使,一準贏的。”李雪鳳煞有介事的說道,身旁就站著一帥哥美男,雖然帥哥美男不是為了她,但是,能跟江君越站在一起她也覺得是幸福的,其實幸福就是這樣的簡單,江氏的總裁呢,跟他一起呆上一分鐘,都足够自己這輩子回味無窮了,他真帥。

“只看不玩可以去嗎?”藍景伊小聲的問,她覺得賭博不好,但是,她真的缺錢,若是真有李雪鳳說得那樣好贏錢,說實話,她是心動的,因為,現在即便她天天賣血,一個月也就能攢個一萬多塊,可媽媽那病是無底洞,况且,她也不能天天賣血呀。

“可以呀,你來幫我數錢就好。”李雪鳳大言不慚的,眸光瞟向江君越,後者正沖著她豎大拇指呢,讓她不覺有些飄飄然。

“那你現在在哪兒?”藍景伊徹底動心了。

“迷天會所,你來吧,到了給我電話,我出去接你,不然你進不來的,我有我朋友的VIP貴賓卡。”

掛斷了電話,藍景伊匆匆的跳上公車,她去了。

若是她手上錢多,立刻就給媽媽打電話了,但是現在,她不敢,真打通了,她連入院的費用都交不起,更何况是那接下來的治療費用了。

心,酸酸的,從小到大最不喜歡的就是賭場那樣的地方,但是現在,她就是心動的去了。

七千,整整七千塊,藍景伊在洗手間裏數了一遍又一遍,看著這錢都在傻笑,原來賺錢也可以這麼的容易,電視劇裏總說賭錢千萬不能貪心不能上癮了,那些出老千騙錢的都是讓你開始贏後面輸,所以,她還是見好就收吧。

“哎呀……”一出了洗手間,眼看著就要回到位置上了,藍景伊腿一彎便跌坐到了地板上。

“伊伊,你沒事吧?”李雪鳳沖過來,藍景伊現在可是她的搖錢樹,她陪藍景伊可是有錢賺的,不得不說江君越那厮真有錢,一個小時給她一百塊,比量販店上班賺錢多了,她恨不得天天有這樣的差事做。

“哦,地真滑,嗚嗚,我腿疼了。”

“要不要去醫院?”

卻不想,李雪鳳只隨口一問(她不想走,她想多賺點錢),可是藍景伊立刻附和道:“嗯,去吧,不然我真怕我以後腿跛了。”

李雪鳳只好哀怨的扶著藍景伊離開了迷天會所,可是,一出了大門,藍景伊立刻站的筆挺,長腿刷刷的奔向公車站,李雪鳳足足愣了三秒鐘才反應過來,“藍景伊,你腿沒事兒?”

藍景伊止住脚步,回頭,嫣然而燦爛的一笑,“當然沒事了,我是要見好就收,我怕我贏了那些輸家不肯放我走,嘿嘿,所以,就使了這招,怎麼樣,我聰明吧?”

聰明個鬼,被人耍了呢,不過,她卻覺得藍景伊真幸福,她要是能被人這樣耍,耍多少次她都願意,江君越,他對藍景伊似乎不是一般的好呢,“嗯,聰明,不過藍景伊,我覺得我們應該還可以再贏一點點的,不如我們再回去玩一個小時再逃,如何?。”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了,要去你自己去。”手摸著包包裏的錢,藍景伊的心情終於好些了,真想自己今天的好運氣能帶給媽媽,也許,媽***病情也沒那麼糟糕。

跳上公車,藍景伊終於鼓起勇氣撥通了藍晴的電話,電話響了足有七八聲才被接起,“伊伊,是你嗎?”輕柔的女聲,沒有夾帶任一絲的憂傷,藍晴的聲音就象她的外表一樣,永遠的溫婉動人。

“媽,過幾天我生日,我們視頻吧。”壓抑著心底裏的想念,藍景伊的語調盡可能歡快的道。

電話的彼端沉默了一下,似乎,是在做考慮中,那默然讓藍景伊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媽,你都五年沒回來了。”委屈的抱怨著,明明兩個人就在同一座城市,藍晴卻怎麼也不肯見她。

“嗯,媽記得你生日呢,伊伊,媽忙著呢,改天再聊。”說完,藍晴已經掛斷了電話。

藍景伊聽著手機裏那“嘟嘟嘟……”的盲音,心裡真的犯睹,淚水不可遏止的流淌著,這樣的媽真不知道是親媽還是後媽了。

跳下公車,藍景伊的眼睛紅腫腫的,宿舍的門前,這次不是陸文濤了,而是江君越,一身的裝束宛然就是她初見他時的那副牛郎模樣,“藍景伊,我心情不好,我想喝酒,你陪我。”霸道的不容置疑的口氣,讓她微微愣了。

“為什麼是我?”

“你不是我朋友嗎?上車。”他拍了拍身後機車上的位置,隨手一攬她的纖腰,扯著她就不由自主的坐了上去,“抱緊了,出發。”根本不等藍景伊反對,機車已經風馳電掣的駛進了夜色中,風,掠過她的長髮拂在他的臉頰上一片溫軟,她賣了血,卻一點營養都沒補充,就帶她去吃頓好的吧,不然這笨女人,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黑豆燉烏骨雞,杞子紅棗煲雞蛋,當歸羊肉,猪肝粥,再加一個紅棗花生衣湯,全都是補血的,最後,點幾道自己愛吃的,椒鹽蝦和醬牛肉,還有一盤水煮花生和炒青菜,葷素很搭配,滿桌子的琳琅滿目,藍景伊看著有點呆,“男人也吃這些?”

“你是男人嗎?”江君越一挑眉,不屑的撇撇唇,“陪我喝酒,少廢話。”端過了酒,真倒了兩杯,酒香撲鼻,藍景伊淺嘗了一口,居然有點甜,“這什麼酒?”

“米酒。”女人做月子要喝的,他好不容易讓人弄來的,就喝這個吧,不過,絕對不能告訴她是那樣的酒,“來,幹一杯。”他把酒杯碰上她的,一仰頭就幹了,然後就去夾菜吃起來。

藍景伊學著他的樣子才要喝幹,酒杯卻被他一下子按住,“你是女人,一小口隨意就好。”

“哦。”她迷惑的看看他,他喝酒就跟喝水一樣,再甜的米酒也不能這樣喝吧,“你也要小口小口的喝。”

“你別管我,吃菜。”說實話,江君越的心情也確實是不好,讓她跟了自己她不幹,可是,他卻沒辦法放任她的自生自滅,那種感覺很不好,他不喜歡。

“你怎麼了,誰惹你了?”江家有錢有勢的,他還是江氏的總裁,怎麼說心情不好就不好了呢。

“你。”單音一個字,抬眸瞟了她一眼,“怎麼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好象我是洪水猛獸似的。”

“我怎麼惹你心情不好了?”

他沒說話,而是眯眼看著她連幹了兩大杯,這才重重的放下了酒杯吃起了菜,看他吃得特別的香,藍景伊的肚子便開始不爭氣的咕咕叫起來,真餓了,而且,她很久都沒有吃這些好吃的了,不客氣的吃著,“我這是陪你,不是要占你便宜喲。”

忽而,他放下了筷子,頎長的身形悠然的後仰,舒服的靠在了椅背上,“藍景伊,說吧,你想找個什麼樣的男人?簡非離那樣的?”

“你別管。”

“簡非離結婚了。”

手裡的筷子“啪嗒”掉落在桌子上,“你說什麼?”

她的神情她的反應已經告訴了江君越答案,她心裡,果然是只有簡非離的,所以,她才不願意做他的女人,“沒說什麼,吃東西吧,浪費可耻。”是的,浪費可耻,可憐她平時都是吃量販店小食堂的那些爛菜做出來的菜,能吃到這些,怎麼也不能剩下的,悶悶的吃著,似乎只有如此才能消解她心底裏才湧起的風起雲湧,卻還是一個沒忍住,她悄聲的問他,“他真結婚了?”

“嗯,聽說的。”

心下,已是一片黯然,原本是江君越一個人在大口喝酒,現在,藍景伊也喝上了,大杯大杯的喝,那個男人真的結婚了,呵呵,那她所有的希翼都沒有了,或者,在她答應嫁給陸文濤的時候,她和簡非離就註定了這輩子都不會有交集了,“小傾傾,來,我們再幹,呵呵,認識你真好。”

“有什麼好的?”

“當然好了,你對我好呀,我缺錢你就借我錢花,還去量販店英雄救美,你知道不知道,我們量販店的那些花心女生們都喜歡你呢,還讓我給她們做媒婆呢,小傾傾,哪天我帶你去我們宿舍,你要是有相中的就告訴我,姐姐我一定幫你。”

“藍景伊,你比我小吧,所以,你應該說妹妹我一定幫你。”

“嗝……”她打了一個酒嗝,站起來繞到他的身邊,兩手捧起了他的臉,“你比我大?我不信。”

她的小臉離他真的很近,酒汽氤氤在兩個人的周遭,天黑了,飯莊裏的光線迷離而璦昧,再加上酒勁,讓人看著什麼都染上了一層迷幻的色彩,也許是真的喝多了,江君越伸手一摟藍景伊,扣著她的身體貼近了他的,“離我這麼近,想勾`引我嗎?還是,現在想做我的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