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寶貝,我愛你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1:16
A+ A- 關燈 聽書

忽而,一道人影現在面前的地板上,一股有些熟悉的氣息飄然而來,那氣息讓她吃驚的住了手,抬頭看向面前的那個人,只一眼,整個人便飛奔了過去……

“傾……”藍景伊興奮了,怎麼也沒有想到會在這個小小的連老鼠鑽進來都有點費事的小房間裏見到江君越。

可她才驚喜的喊了一個字,小嘴就被男人霸道的捂住了,“噓……小心惹來阿桑。”

藍景伊拼命點頭,只想他的手松開她的小嘴,她是真的太驚喜了,也是這個時候,她狐疑的掃過小房間的周遭,哪裡都是她進洗手間洗澡前的樣子,“你……你從哪裡進來的?”小小聲的小小聲的,她的好奇心已經完全被江君越給挑起來了。

“不告訴你,來,讓爺好好看看。”他說著,拉著她的小手就坐到了小床上,這小房間裏什麼都很簡陋,他卻渾不在意,只上上下下的掃視著她。

那表情很嚴肅很認真,半晌才歎息的道:“下次不許再任Xing了,爺是男人,哪裡需要你出手呢,都說了爺有十八條命,你呀……”

他指尖點在她的額頭上,藍景伊頓時不好意思了,知道自己沒幫上他的忙,倒是給他添了禍端和麻煩,“好吧,小三媽媽再也不敢了。”她乖巧的,柔聲的哄著他,他來這裡一定很危險,她不問都知道。

“你還知道懷了小三了?知道要當媽媽了?”江君越狠狠瞪了她一眼,目光轉而落在她挺翹的臀上,“趴著,讓爺打一下,不然,你不漲記Xing。”

“好。”她乖乖的應了乖乖的趴了下去,讓他打她心甘情願,再說了,他一定捨不得打疼她的,她趴在床單上,賊賊的笑,“你要是敢不打,你就不姓江。”

忽而,眼前一片黑暗,有什麼罩在了自己和江君越的身上。

“什麼?”她伸手一摸,原來是被單,這小房間太熱,她從來也沒有蓋過,不想現在江君越居然蓋在了他們兩個人身上,熱,她要被悶死了。

“啪”,被單下很響的一聲,可是被單外一定是很悶很低的聲音,“你……你下手怎麼這麼狠?”以為他就算是打也只會輕輕的一下,不想,他一巴掌真的落了下來,還是狠狠的落了下來,藍景伊頓時委屈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長記Xing沒有?”江君越卻不管熱不熱,繼續悶在被單下,大有她若是不反省就不放過她的意思。

“唔……”眼看著江君越來真的了,藍景伊小嘴一撇,她就不信他真捨得。

果然,她才嗚咽了一聲,他立刻就揭開了被子,緊接著拉著她靠在他的懷裡,“哪裡不舒服了?”

藍景伊强忍著笑,這男人擔心她的樣子太好看了,她喜歡,卻也心疼。

手揉了揉才被他打了的臀部,“就不能輕點打嗎?你也太狠了。”

“那你說,以後還敢不敢自做主張了?”

“誰讓你那麼久都沒消息呢?你壞。”粉拳捶在他的胸口,一下又一下,如雨點一般,這些日子她擔心他擔心的魂都要飛走了,他知道不知道?

他任她打著鬧著,也不躲,一會兒的功夫她揮拳的速度就慢了下來,他這才心疼的一把摟過她,“好,都是為夫的錯,下次,再也不敢了。”

他這一句,她眼中立時就蓄滿了淚意,他終是為了她呀,“是我不好。”哽咽著,若不是怕費玉哲殺她,他也不會來這樣的鬼地方,太熱了,一年四季都這樣的熱真讓人受不了。

他指尖擦拭著她的淚,一滴又一滴,“景伊,後天費宏耀會舉行一場遊艇玩宴,届時費玉哲也會參加,他們父子兩個加上各自手下的人只要是有頭有臉的都會過去,到時,你就會見到你父親了。”

她握住他的手,“傾傾,我昨天見到穆錦山了,他就被關在這座小島上,你救他出去,好不好?”

“嗯,我已經知道了。”不過救他出去的前提是先把她救出去,在他心裡,她才是最重的,誰也不及她萬分之一。

“傾傾,他成了癮君子,他會戒掉嗎?”擔心的問他,對於粉粉那東西,她深知它的厲害程度,要徹底戒掉比登天還難。

“只要他想,完全可以戒掉,你放心吧,看在你媽***份上我不能不管,看在你的份上我更不能不管了,你說是不是?”

“那若看在我父親的份上呢?”

“呃,咱不提他好不好?”

“你也知道你要救穆錦山他會不樂意呀,不過,你放心,到時若有機會我會說服他的。”

“費玉哲說了後天帶你過去?”江君越狐疑問她。

藍景伊心裡“咯噔”一跳,頓時不知要怎麼回答他了,若說了費玉哲要求她的事情,他一定會擔心的,也不知他現在能不能把她帶離這裡,若不能,那她就不能說,否則,就是給他新增壓力,心思轉了一轉,她低聲道:“嗯,說了。”

“那就好,到時我也會到場,你且小心行事,見到費宏耀也不要多言,他們父子兩個現在已經成了仇人,誰都是恨不得殺了對方,可惜雙方勢均力敵,誰想殺誰都不容易。”

果然,江君越並不知道費玉哲要她殺了費宏耀的事情,想了又想,她終是忍了沒說,一切,都順其自然吧。

“好,我記得了。”

“真想今天帶你離開這裡,可是這小島上全是費玉哲的地盤,我的人走到哪裡都被他緊盯著,到時候若被發現你被我帶走了,你更危險,現在看來你在他手上多少還安全些,只要他一天不殺你,就證明你在他手上還有利用價值。”

可她的利用價值就是後天的遊艇聚會。

眼皮突的一跳,卻是兩個眼皮一起跳的,都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禍,她這是財和禍要雙收的節奏嗎?

可不可以只要財不要禍呢?

不安的把身子往江君越的懷裡拱了拱,“傾傾,真想天永遠也不要亮了。”

“呵,那咱們就成老妖怪了。”她的話他懂,輕聲訴說著,薄唇便落了下去,“別怕,我在呢。”手輕撫著她的背,還是那樣纖纖瘦瘦的,惹他心憐。

她沒有回話。

她就覺得這樣的一刻像是一場夢般,夢境很美,美的讓她流連著不想醒過來。

“傾傾……”她柔喚,所有的身心全都放鬆了開來,彷彿這是在自己家裡一般。

這一聲,也是一種邀請,江君越摟著藍景伊一起倒在了小床上,算了算日子,她如今懷小三已經過了三個月了,雖然還不能有大幅度的動作,可至少不必如先前那般的壓仰了,扯下她身上的束縛,聽著她低低的聲音,明明他們早就是夫妻了,卻總是要偷偷摸摸的行那夫妻之事。

世間事,總是幾多的煎熬。

“景伊,等見到了你父親,等我們回了T市,我一定要帶你去扯證,再也不許任何人對你指指點點了。”他釋放的瞬間低低在她耳邊絮語,她回摟住他,就為他這一句,她什麼都知足了。

“傾傾,我愛你。”

“寶貝,我也愛你。”

很牙疼的表白,也是認識了這麼久後,有了小一小二如今又快有了小三後他們兩個人之間絕對有牙疼之嫌的表白,她卻瞬間就醉了,“你就不怕這小樓裏監視我的人上來拿下你殺了你?”

“呵,爺早有安排,嗯,來了木達也有一天了,自然是要請這裡的人喝酒吃肉,順便再想點辦法來見你,其實一切都很簡單。”

她聽了他的話,真想說那不如‘帶我走吧’,即便是死也要生死在一起,可,回想他之前說過的話,那樣做的確太冒險,或者,他是對的,或者,等到了費宏耀的遊艇上,他就會出手救她了,到時候,勢均力敵的費家父子兩個中費宏耀的那一邊多了一個天降奇兵般的他,一定會贏下她的。

她相信他一切自有算計。

想到這些,她便安心了,頭枕在他的手臂上,輕嗅著他身上所散發出來的那種獨屬於他的氣息,她滿足的閉上了眼睛,卻怎麼也捨不得睡過去,彷彿一睡著了他就會離開一樣,“傾傾,快天亮了再走,好不好?”雖然知道在費玉哲的地盤他們這樣很危險,可她真的捨不得他走,再有,若是不安全,他也不會來,她相信他。

“好。”

她眯著眼睛手指輕撫著他的脖頸,他的皮膚是那種小麥色的健康膚色,摸起來手感特別好,“傾傾,等領了證,我們去環球旅行好不好?”

“嗯,你想去哪就去哪,到時候,由著你玩,不過前提是小三要同意。”

“那當然要小三同意了,小三也需要呼吸新鮮的空氣呢,所以,我要多走走逛逛,我走過逛過的地方那小東西一定能感受到的,可是傾傾,萬一這孩子是男孩怎麼辦?”

“那就再生一個唄。”

“那我豈不是成了猪了。”她感慨,粉拳在他胸口敲了一下。

“我沒說,是你自己承認的。”

“你……”她咬牙,瞪他,他太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