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熟悉的氣息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1:03
A+ A- 關燈 聽書

“不願意是嗎?呵呵,那好,那我就成全你,先把你變成穆錦山那樣的癮君子,嗯嗯,這過程一定很好玩,來吧,我們就玩玩看。”費玉哲說著,手裡的一隻罌粟花頃刻間就被撚成了碎沫,洋洋灑灑的灑在車廂裏,卻彷彿灑在藍景伊的心口。

她不懂,不懂費玉哲到底為何與費宏耀反目成仇,仇恨的只想殺了費宏耀。

而她,卻悲哀的成了他們兩個人之間爭鬥的籌碼。

罌粟的遊戲絕對不能玩,若真玩了,她和傾傾的小三也完了。

小三三個月了,時間雖然不長,可也不短,足够她與小三建立起深厚的感情了。

她捨不得。

費玉哲的條件,她是答應也得答應,不答應也得答應。

可費宏耀,雖然曾經對媽媽有過不良的行為,可他卻是她的生身父親,這是怎麼也改變不了的事實,這是連媽媽也承認了的。

藍景伊烦乱了。

若是可以,她就想逃出費玉哲的魔掌,那一天的凱斯之約是她低估了費玉哲的實力和誠府。

“做或者不做都隨你,不過,你只有三天的時間考慮,三天之後,不管你的選擇如何,都會有一場遊戲開始。”

藍景伊轉首,定定的看著身側的男子,真想看看他的一張臉到底醜陋成什麼樣子,他的心卻比他的臉更醜,她討厭這樣的人。

抿了抿唇,她沒吭聲,閉上眼睛假寐著,陽光透過車窗暖洋洋的灑在身上,既便車裏開了足够大的冷氣,她還是覺得熱,很熱。

“給我一個通風的房間。”

“可以。”

“我要乾淨有營養的食物,我要吃中餐。”

“好。”

“我要天天洗澡。”再給她住之前那個連洗手間都沒有,解决生理問題只能在桶裏進行的籠子一樣的小房間,她真的受不了。

“呵,你要求倒不少,藍景伊,你真當你是公主了?”

“沒,我知道我現在是階下囚,你恨不得要殺了我,不過我暫時的還有利用價值是不是?你要利用我殺了費宏耀呢,既然我有利用價值,那你即便不付我傭金,起碼也要保障我正常人的生活環境吧,我是女人,這是必須的。”

手落在小腹上,有小三在一天,她就要讓小三過得舒服些,她舒服了,小三也就舒服了。

“好,我全都答應你,希望三天后你不要讓我失望,嗯,最主要的是不要讓穆先生和你媽媽失望,我在想,若是把穆先生現在的照片和將來他的照片發給你媽媽,不知她會有什麼反應呢?”

“你敢!”藍景伊低吼,她太知道藍晴對穆錦山的感情了,那是任誰也代替不了的。

“我為什麼不敢?”滿是疤痕的指尖輕挑起她的下頜,費玉哲冷冷看著藍景伊,“這世上,還沒有我費玉哲不敢做的事情,不然,你就試試。”

“那我就讓你殺不成費宏耀。”一定是他得不了手,不然費玉哲絕對不會威脅她出手的,眼睛一眯,“大不了我死。”這話說完,她身形快速一轉,手一旋車把手,頓時車門就開了,想也不想的就往車外一跳,轉眼身子就掉到了車外,她動作太快,再加上猝不及防,讓費玉哲甚至都沒來得及封锁她。

而司機大抵也是沒想到懷了身孕的她會突然間跳車,還是車速極快的越野車,頓時就被她得了逞。

“嘭”,一聲悶響,她真的落地了。

“小心。”一隻手倏的一撈她嬌小的身子,帶著她就地一滾,足足滾了有七八圈才勉强的停下來,“***!藍景伊,你找死。”

她本來就是找死的,藍景伊仰頭倔强的看著費玉哲,“你不是想我死嗎?我死給你看,誰讓你救我的,多此一舉。”

“你……”費玉哲冷冽的眼神掃過藍景伊,想要說什麼,又終是什麼也沒說,“上車。”拉扯著她走向陸虎越野車,小島上的風夾帶著海風,一股腥膩的海的氣息拂來,她小腹一痛,額頭頓時全是冷汗,“你住手。”

費玉哲的目光從她的小臉轉到她的小腹上,卻是嘲諷的道:“既然不想要,乾脆打掉好了,晚點,我拿藥給你。”

“我……我……”藍景伊被噎住了,其實她也不是完全想死,她有把握的,她以前跳過車,她只是要試試費玉哲對她的態度,現在看來,在他這邊應該只有她才有機會殺了費宏耀,所以,他也只能依賴她。

那麼,在殺了費宏耀之前,她都是安全的,這樣就好。

若是在那之前江君越出現救走了她就是皆大歡喜了,若是不能,她也不能殺了費宏耀,一是她不能親手殺了自己的生身父親,二是只要費宏耀還活著,她就暫時沒有生命危險。

“阿查,送她回去。”費玉哲不再理會她,推送她進了車廂,吩咐了一聲司機就停住了脚步。

“哲少,那你……”司機一愣,先是鎖好了藍景伊這邊的車門,以防止她跳車,隨即擔憂的看向費玉哲。

“我這附近轉轉,你回頭來這裡找我。”費玉哲淡淡說著,轉身便朝著一邊的罌粟花叢走去,修長的身形在那花間就象是一幅畫,不過前提是不能看他面上的骷髏面具。

司機專注的開車,也不說話。

藍景伊卻是一點也沒閑著,四處的張望著,真想這個時候傾傾突然間出現在她的視野裏,她想他了。

好想,好想。

他現在在哪呢?

費家的八座小島,木達現在是費玉哲佔領著,那其它的七個小島呢?

她不知了。

一定是費宏耀也佔領了其中一部分,兩個人旗鼓相當,費玉哲才殺不了費宏耀。

車停,藍景伊又回到了那個小院子,破舊的小樓藏在山坳裏,若不是知道這個地方,誰又可能找到這裡來呢?

阿桑迎了過來,冷眼睨著她,“你跟我來。”

果然,阿桑帶她停在了二樓的另一個房間前,進去了,裡面有窗戶有洗手間,不過,窗戶都用鐵條隔擋住了,那間隙小得連小孩子都爬不出去,更何况她一個大人了。

“哐啷”,一聲巨響,阿桑關上了門,那甩門的聲音很大,像是對她很不滿意似的。

呃,她也沒招她惹她吧。

不過想來應該是費玉哲要求阿桑把這個房間給她的。

那男人,倒還不錯,信守承諾。

不管怎麼說,至少三天她可以安安穩穩的過小日子了。

過了三天再說。

蔣瀚一定會把她失踪的消息報給江君越的。

江君越是不絕對不會不管她的,這個,她很放心。

沒有書沒有電視,也不能上網,小小的房間裏她就乾脆睡覺,還好她很能睡,而睡覺也是打發時間的最好的管道。

天黑了,阿桑也不敲門就進了來,飯菜香飄來,藍景伊看過去居然有四菜一湯,再也不是之前那種當地的讓她食不下嚥的食物了,是中餐。

午睡了兩個多小時,她很精神,慢悠悠的吃著,只想以此來打發些時間,三天的日子雖然生命無憂,可是無聊更是一種煎熬。

一晃,一天過去了。

費玉哲一直沒有出現過。

小樓裏冷冷清清,她每天除了阿桑再見不到其它的人。

天黑了,阿桑又送來了晚餐,“藍小姐,哲少問你之前的事情想好了嗎?他需要你一個答案。”

藍景伊依舊吃著飯,也不看阿桑,淡幽幽的道:“想好了,請你轉告她,我答應他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好。”阿桑也不多言,轉身就退了出去。

“喂,你等等。”藍景伊急忙叫住了阿桑。

“什麼?”

“後天我能見到那個人?”

“不知道,有什麼事你明天問哲少。”阿桑語氣很沖,她就皺眉,她是真沒得罪過阿桑吧。

算了,她懶著理會阿桑。

吃過了晚飯,懶洋洋的躺在小床上,昨天睡多了,以至於今晚上怎麼也睡不著了。

她沒開空調,那玩意對寶寶不好,她不想小三在她肚子裏就有什麼不良嗜好,可不開空調的小房間裏又悶又熱,開了窗子根本沒用,除了熱還是熱。

手煽著風,藍景伊胡思亂想著,傾傾還沒出現,那後天費玉哲帶她去見費宏耀的時候,不知能不能在那個場面見到傾傾呢?

還有簡非離和季唯衍。

她想他們了。

熱。

再去洗一個冷水澡,不過這裡的冷水也是熱的,正洗著,突然間洗手間外傳來了低低的聲音,那絕對不是阿桑發出來的聲音,她與阿桑相處了些時間了,她太瞭解阿桑每次出現前後所發出的聲音了。

不是阿桑。

“誰?”顧不得擦淨身上的水珠,藍景伊急亂的套上衣服,再輕手輕腳的把洗手間的門推開一條縫隙,一點一點的擴大,可視野裏,半個人影都沒有。

也許是猫,是老鼠。

松了一口氣,藍景伊也沒心思再洗澡了,擦著濕發,慢慢步出洗手間,她現在窮的就只剩時間了。

忽而,一道人影現在面前的地板上,一股有些熟悉的氣息飄然而來,那氣息讓她吃驚的住了手,抬頭看向面前的那個人,只一眼,整個人便飛奔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