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你冷血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20:41
A+ A- 關燈 聽書

“爸爸……”她以為這小木屋裏的人應該是費宏耀,是那個與她很相象的男人,卻不曾想,小木屋裏的人居然不是費宏耀而是穆錦山,是媽媽找了那麼多年卻一直找不到的人。

他沒死。

果然沒死。

面前的這個人,就是穆錦山,不管怎麼樣,他都是她的父親,是媽媽心中的最愛,他不能生並不怪他。

可是為什麼此刻的他是這樣的狼狽這樣的蒼老,他整個人蜷縮小在小木屋的角落裏,披散的頭髮長長的垂在背上,不知有多久沒有剪過發了,可她還是第一眼就認出了他是穆錦山,只為那眉宇間的相似,還有,他胸前的那一枚胸針。

那是屬於他的標緻之物。

他從前的所有的照片裏,每一張的胸前都有一枚胸針。

這是他非常獨特的嗜好。

聽到她的聲音,老人家緩緩的抬起了頭,目光略有些呆滯和茫然的看著她的方向,沒有光澤的唇蠕動了幾下,才皺著眉頭伸出一隻皺巴巴的手,那手,再也沒有記憶裏的光鮮了,他也再沒有從前的俊美了,那個總會讓男人女人心動的人已經蒼老的讓人根本無法把他與曾經紅極一時的穆錦山聯系到一起……

“粉……粉粉,我要粉粉,給我粉粉……”他先是低聲的說著,好象是越說越激動,整個人便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朝著她奔過來,“你有粉粉是不是?快給我粉粉。”

藍景伊忘了躲,或者,她也沒想過要躲,由著他沖上來,眼看著那蒼老的手臂就要抓住她的了,忽而,一條長臂擋在了穆錦山的面前,“她是景伊,你不要傷害她。”

這一聲,費玉哲的音量很高,這突然間的聲音讓穆錦山遲疑了一下,似乎是在心底裏消化了一遍又一遍,這才慢慢抬起頭,“景伊……景伊……景伊是誰呢?”

“是藍晴的女兒。”費玉哲又道。

“藍晴?是阿晴嗎?”穆錦山一下子激動了,兩隻原本空洞的眼睛也瞪圓了,“是不是阿晴的女兒?阿晴來了?她來看我來了?”穆錦山透過費玉哲和藍景伊看向他們的身後,灼亮的眼神裏全都是期待,“阿晴呢?她呢?她在哪兒?”他說著,就要推開費玉哲而沖出去,竟是那麼迫不及待的要去見藍晴。

藍景伊流淚了,她不知道穆錦山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也不知道他為什麼成了癮君子,可當看到他也如媽媽一樣的惦念著他的惦著媽媽她的心就柔軟了。

穆錦山和媽媽,才是最最相愛的一對,卻不曾想,一別就是近二十年了。

媽媽並不顯老,穆錦山卻老的變了模樣。

“丫頭,你哭了?不哭,晴兒不哭。”穆錦山原本是想著要衝出去,可當看到藍景伊臉頰上流下的淚時,登時就停住了,心疼的伸出手指就要替她擦拭,“晴兒,你終於來了,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的。”

藍景伊懵,穆錦山這是把她當成了媽媽了?

“爸爸,我是景伊。”她低喊,只想喚醒穆錦山的記憶,喚醒他的意識。

“別費事了,他現在大腦紊亂,先前只認白粉,現在還認得你已經算是有進步了,嗯,我們出去吧,不然,他會更激動。”費玉哲伸手硬生生的隔開穆錦山,拉著藍景伊就往外走。

藍景伊回頭,她不想出去,她還想與穆錦山再說說話,可是卻拗不過費玉哲的力氣。

“怎麼,捨不得他?若是被你親生的父親看到你對穆錦山這樣親近,他一定會氣炸了肺的。”

藍景伊這才清醒過來,“是他把爸爸弄到這裡來關著的,是他讓爸爸染上了粉癮的是不是?”

“算你聰明,難為你媽媽找了他那麼多年,他們兩個還真是一對苦命鴛鴦,也不知這一生還能不能再相見了。”費玉哲感慨萬千般的說道。

“費玉哲,那你放了他,好不好?”藍景伊轉身,手搖著費玉哲的手臂,“你既然帶我來見了他,你就是要放了他的,是不是?”

“不是不可以放了他,不過,我有一個前提條件。”費玉哲徑直的走向前面的陸虎越野車,高大的身形在這曠野中一下子就顯得矮了,果然人在大自然中是那麼的渺小。

“你說。”藍景伊眼睛一亮,既然媽媽那麼愛穆錦山,她一定要成全他們兩個,她要讓媽媽幸福,媽***幸福也是她的幸福,是媽媽給了她生命給了她人生。

“我要你殺了費宏耀。”低低幾個字,費玉哲說得雲淡風清,彷彿只是要殺一隻螻蟻一般,“否則,你死,穆錦山死,然後你媽媽也從此心死,哈哈,以三個人的命換費宏耀一個人的命,真是便宜他了。”

“費玉哲,你還是不是人?他是你父親,你為什麼要殺他?”於她,她想穆錦山好,想媽媽好,也想,那個她至今未曾謀過面的生身父親也好。

那是血濃於水的親情關係,她不可能心狠的殺了自己的親生父親的,原諒她,她真的做不到。

“父親?他也配,哈哈,他根本不配,而他也從來就不是我父親,藍景伊,想不想知道他這些年為什麼不找你不找你媽媽?還有,穆錦山為什麼會被關在這裡?嗯,那是一個很遙遠的故事,我想,你一定有興趣知道真相。”費玉哲揮手讓司機啟動了車子,便漫不經心的說著這些。

“你說。”藍景伊所有的好奇心都被費玉哲給挑了起來,她想知道,真的很想知道。

“呵呵,你一定猜不到,象穆錦山那樣略帶了些娘娘腔的人,他做事卻可以做到最狠,狠到你想像不到的地步,或者,就是因為愛情吧,他太愛你媽媽了吧,這可能是我費玉哲窮盡一生也無法參透的事情。”低低的訴說著,費玉哲的目光幽幽的落在車窗外。

“爸爸他到底做了什麼?”藍景伊的好奇心越來越强烈,費玉哲真是吊足了她的胃口。

“你媽媽生了你之後費宏耀去了醫院,他只是放不下你和你媽媽,卻不想,這一去卻給他惹來了禍端,那一年,他被穆錦山一刀結束了命根子,從此再不能人道,甚至於還被弄得失去了關於你媽***記憶,不過,他卻記得穆錦山對他做過的一切,他臥薪嚐膽的從最底層做起而賺了這邊一個又一個的小島,有了錢就想報仇,那次賀之玲推穆錦山落海後,正巧就落在他的手上,後來,我想你也應該能猜到了,穆錦山被帶到了這個小島,他逼著穆錦山吸粉,讓穆錦山漸漸的上了癮,可是每一次給他的粉的量都極少,折磨著他欲生不能欲死也不能。”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藍景伊聽到這裡,心底裏不知是要同情穆錦山還是同情費宏耀了,一個成了癮君子,一個再也做不成真正的男人,那種恨,全都是一生都無法疏解的。

“他是你爸爸,你為什麼要這樣對他?”可,穆錦山和費宏耀不管有多少錯,都不關他費玉哲的事吧?

“我說了,他不是爸爸,我是他撿來的,從我記事起我就開始為他賣命,他曾經承諾我說他退了後會把他的王國全部交到我的手上的,可是,從去年他突然間恢復了關於你和你媽***記憶後,他居然開始把他手上的財產慢慢的轉移分散到世界各處,而且,只用他自己的名字,再立了遺囑等他百年之後將他名下所有的財產全都歸到了你的名下,呵呵,你說,他該不該死?”

藍景伊皺眉,她從沒想過要費宏耀的財產,她要那麼多錢做什麼,江君越的錢她一輩子都花不完,哪裡還需要要別人的。

真的不需要。

她一向是知足長樂型的。

“我不要。”

“你不要?呵呵,你若不要,他就殺了沁沁和壯壯,你捨得?”

“他……他這樣說的?”藍景伊懵,有這樣的外祖父嗎?居然連親外孫外孫女都要殺。

“是的,他就是這樣說的,反正,他是一個子也不想留給我,他就說對不住你對不住你媽媽。”

費玉哲越說越激動,也是從藍景伊認識他以來,他說話最多的一次,“可他也對不住穆錦山。”

“穆錦山也毀了他男人的身份,呵呵,他們,扯平了。可是我呢?我為他做了多少?他又給過我一分的回報了嗎?藍景伊,你下决心吧,或者你殺了他,或者你和穆錦山一起死,隨你選擇。”

“我……我能殺了他嗎?”藍景伊迷糊了,她這話一是質疑自己的能力,二也是懷疑自己真的能下得了手嗎?畢竟,費宏耀是她親生的父親。

“能,他在晏湖邊買的別墅就是為了你和藍晴買的,他在T市還買了幾處房產,在他心裡,藍晴愛的是穆錦山,他是怨恨的,可是你,卻是他嫡嫡親的女兒,也是這世上他唯一的有骨血的親人了。”

“費玉哲,你冷血,你既然知道我和他是嫡嫡親的關係,居然還要我殺他,我告訴你,我不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