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5章木達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9:46
A+ A- 關燈 聽書

昏昏沉沉的,藍景伊覺得自己像是睡著了,又像是醒著,耳邊有人在說話,時而大聲時而小聲,攪得她頭暈。

她這是怎麼了?

總想集中精神想弄清楚自己這是遇到什麼狀況了,可無論她怎樣想也想不出來。

她覺得自己在做夢,又覺得自己沒在做夢。

思緒是那般的亂,亂得她理也理不清。

“傾傾……傾傾……”夢遊一般的世界裏,她只想抓住那個男人的手,只要他握住了她的手,她便不怕了,不怕這世界的黑暗,不怕費玉哲,她誰也不怕。

可是小手,卻怎麼也牽不到那個彷彿就在前方的男人的手。

“傾傾……”

“嘭”,一聲悶響響起,隨即她只覺全身都**的,那濕意讓她打了個冷顫,咬牙費力的睜開眼睛,一點一點的縫隙開來,眼前終於有了光線,那光線讓許久未醒過來的她覺得很刺眼。

意識就在這瞬間回籠,“費玉哲,你對我下了什麼藥?”她焦慮的低喊,嗓音沙啞的不行,可當看過周遭,又哪裡有那個男人的影子。

費玉哲不在。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她人在一個只有一個窗子的小房間裏,人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一身的濕讓她冷的渾身發顫,吃力的仰首看向正低頭看著她的女人,“這是哪裡?”怪不得她冷呢,這小房間裏開了足足的空調,自我感覺溫度最多也就十幾度,這是要冷死她的節奏嗎?

“這是在木達小島上,先生不在,不過,他說若你醒了就通知他一聲,江家後有什麼話要轉達他嗎?”

“你問他為什麼要擄我過來?還有,他為什麼處心積慮的要殺我?我自問從來也沒有得罪過他,這是為什麼呢?”牙齒打著顫,她聲音發抖的說道。

“這個,你還是等先生來了親自問先生吧。”女子冷冷一笑,轉身便走出了小屋。

“哐啷”一聲,門關上了,藍景伊更冷了,手下意識的先落向小腹,當觸到了那小小的隆起時,她才長舒了一口氣,小三還在,那就好。

只是,雖然她們母女二人都還活著,卻不知道還能不能逃出這費玉哲的魔窟。

藍景伊爬了起來,先去關了空調,再翻遍了整個小房間,雖然有衣櫃,可裡面空空如也,半件衣服也沒有,她根本沒得換。

一身的濕,卻只能忍著。

想著那女人去向費玉哲彙報去了,那費玉哲是不是很快就會來見她呢?

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她想不通他為什麼這麼恨她為什麼要殺她?

蜷縮在牆角,只想以此來取些暖意,她太冷了。

好在,關了空調之後小屋裏很快就熱了起來,不過是幾分鐘的時間,小屋就熱成蒸籠一樣,藍景伊這才明白過來剛剛為什麼這裡開了空調,這裡真熱。

可她寧願熱著也不願冷了。

熱了出些汗沒什麼,可冷了若感冒了她現在連藥都不一定要到,到時候小三會跟她一起遭罪受苦。

她現在,保重自己最重要。

再有,熱了可以讓她身上的濕衣幹起來,不然,整片的貼在身上讓她很難受。

她還穿著那晚去凱斯時所穿的晚禮服,只不過,那時的白色如今已經看不出了,髒兮兮的讓她渾身難受著,可再髒也比沒有衣服要好。

穿著這件,就證明沒人脫過她的衣服,也讓她多少安下了心。

她不知道費玉哲是怎麼把她弄到木達小島的,飛機嗎?

可是從T市到這裡要經過關口檢查的。

她卻全都不知道,反正,她現在就是意外的到了他的大本營。

呵呵,原來還想著找簡非離或者季唯衍幫忙來這裡,現在看來完全不必要了。

費玉哲是一個絕對不按牌理出牌的男人,她以為她讓蔣瀚散步了那些消息費玉哲就不會對她動手了,卻不曾想,他不止動手了,還動的徹底,乾脆就把她帶到了這裡。

若是沒腦子沒手斷,他絕對沒辦法通過那一道道的關卡的。

衣服微微幹了,只要不是緊貼在身上就好。

冷意退去,她站起了身,這才發現頭重腳輕的,竟是餓了。

她睡了有多久了?

蔣瀚現在有沒有發現她失踪了?

還有媽媽和沁沁壯壯,他們三個若知道她被人擄了,現在一定很擔心,小東西也會擔心呢。

想起他們,藍景伊就覺得自己不是孤單的。

她走到門前,“嘭嘭嘭”的敲著門,高喊,“我餓了,要吃飯,送飯過來。”才不管自己是不是被關押著,反正費玉哲還沒要她的命,那就說明她之於他還是有用途的。

可喊了半天,門外都無人應她。

她累了,喊得嗓子更啞了,無力的靠在門板上,一邊拍門一邊繼續有一句沒一句的低喊。

反正,不能委屈了小三餓著了小三。

她的寶貝,她要好好的守護著。

“叫喪呢?叫什麼叫,給老子閉嘴。”吼聲從門外傳來,可她卻很開心,終於有個人應她了。

“我要吃東西,快拿東西給我吃。”她餓,很餓,外面現在是白天,她想自己最少應該是兩天兩夜沒吃東西了。

費玉哲到底是怎麼把她暈倒的?

她想了又想,就覺得那天在凱斯飯店他最後端起酒杯喝酒的時候那目光有些怪異的瞟了她一眼,是那杯酒,她想一定是那杯酒的原因。

酒香迷暈了她,再把她帶來這裡。

門外響起了開鎖的聲音,緊接著門開了,一個大漢走了進來,扔了一個袋子給她,“給我閉嘴,再喊一天就一餐飯了。”

藍景伊抿了抿唇,乖巧的道:“好,我不喊了。”民以食為天,她現在還懷着孩子,她不能跟這裡的人死杠,那不值得。

大漢冷冷瞥了她一眼,“你最好給我乖乖的,否則,你會連你自己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藍景伊點頭,這大漢這話是對的,識時務者為俊傑,這個道理她懂。

“哲少晚上就回來了,嗯,到時他會來帶你去見一個人。”

“帶我去見誰?”藍景伊心底莫名的想起‘江君亮’,若是帶她去見傾傾該有多好,可是他在這個小島上嗎?據說費家買了幾個小島呢。

“哲少沒說,不過,你這個女人命倒是挺好的,聽說有幾個人為你四處找關係要見我們哲少呢,哈哈,到時候一定是大把的錢往我們哲少的口袋裏揣,想不到你還是個搖錢樹,嘖嘖,被幾個男人惦記著,想必也不是個本份女人,四處偷漢子。”

“你才偷漢子呢。”藍景伊氣了,她什麼時候不本份了,“不對,你才偷女人呢。”

“我倒是想偷了,不過,也要有那個本事才行,行了,你給我閉嘴乖乖呆在這裡,稍晚點阿桑會過來帶你去沐浴,再給你換套衣服……”大漢絮絮叨叨的說著,人已經出了房間,“嘭”的關上了房門,緊接著就是門外上鎖的聲音。

知道門外有人守著,藍景伊不敢冒然行動,再說了,這漢子已經說了,晚上費玉哲會來見她,還要帶她去見一個人。

她不知道會去見誰,不過想來一定是與她有關的。

是‘江君亮’,還是季唯衍,亦或是簡非離?

漢子說了,幾個男人都在找她,那麼,上面這三個人一定都在找她之列,只是‘江君亮’是悄悄的,不直接對費玉哲提出來的。

藍景伊打開了袋子,裡面的食盒裏裝著的食物是她沒見過的,應該是印尼這邊的地方特色小吃吧,可看著還算乾淨。

吃吧,她必須要吃,吃了才有力氣,才能想辦法逃離這裡。

東西都吃完了,可她根本沒飽,只是不那麼的餓了。

體力多少恢復了一些,她開始在小小的房間裏四處走動,東敲一下西敲一下,若是可以突然間碰到一個機關發現一個道地該有多好,江君越是一個喜歡走地下通道的人。

若他知道她被關在這裡,他一定會想辦法來救走她的。

每每想到這裡,她都會興奮。

窗子已經不知被她扒了多少次了,可是透過窗子看到的不過是幾塊木板,木板外的世界她什麼也看不到,顯然,這是被人為的隔開的,目的就是不想她看到外面,也不想外面的人發現她的存在。

這樣一個籠子一樣的地方,呆久了就連呼吸都有些困難了一樣。

一整天就在她東敲敲西敲敲中度過了,天快黑的時候,早上把她潑醒的女子來了,“阿桑,你知道哲少要帶我去見誰嗎?”

“你知道我是阿桑?”女子詫異的看著她,沒想到藍景伊一開口就叫出了她的名字。

“猜的,你的名字很好聽。”她是說實話,不過猜對的聯想完全是因為前面送飯的大漢說過的話,人都是喜歡聽讚美的話的,她想阿桑也一定是這樣的,她要與跟她有接觸的人搞好關係,這樣,或者就可以利用他們一不留神的空檔而逃離這裡,即便逃不了,至少人家也會溫和待她。。

“謝謝。”果然,阿桑聽著受用了,“你跟我出去吧,去洗個澡換身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