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有故事的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9:24
A+ A- 關燈 聽書

菜來了。

藍景伊不会的慢慢吃著,她懷着小三呢,可不想委屈了小寶貝,之前幻想過無數次費玉哲的模樣,卻沒想到真見了本人她還是看不到他的面容。

想著自己居然能與要殺自己的人如此淡定從容的一起用餐,她這絕對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了。

“清蒸蟹。”正吃得歡,服務生又上了一道菜。

費玉哲指著自己面前道:“這道是我點的,放這邊,江家後懷孕了,不宜吃海鮮。”

呃,他這樣體貼彷彿與那個要殺她的人半點都不靠邊呢,讓她怎麼也不相信就是這個人要殺她,傾傾是不是弄錯了呢?

藍景伊深度懷疑。

“費總,西郊那個工廠,江君亮與你簽的是代工協定,可我覺得價格給的過於低了,你這個單子做下來,江氏就一個結果,那就是虧損,對於江君亮的這種行為江氏會提起申訴的,只是最近居然找不到他的人,不知道他去了哪裡,等他回來,我不管我先生生前的遺囑了,一定要換掉他這個渣男,真不曉得我先生之前是怎麼回事,居然用了這樣一個下三濫的人。”

“呵,是嗎?不過我覺得江君亮先生倒是一個做生意的奇才,這一次我邀請他去印尼那邊的群島,想不到他提出了好幾個很具建設Xing的提議,可行Xing極强,也許不過一月啟耀還會與江氏簽幾份合作項目,到時,江家後可不要再阻撓了喲,這次的代工協定只是一筆小訂單,啟耀只是試做一單貨而已,若是品質和出貨速度OK,下一單我們自然會漲價錢的,絕對不會讓江氏虧了,做生意講究的就是效益,沒有效益的生意也沒人做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他這話出口,藍景伊就想起了那個代工協定的單子果然是一個小單,十幾天就可以做完的小單,想來啟耀是真的只是試單的,“既然費總這樣說了,那這個單子在江君亮不在的時候,我會替他追踪一下進度,希望我們合作愉快。”與費玉哲聊了一會兒,藍景伊越發的感覺這是一個十足十的生意人,心思縝密,思路清晰,回應她的話語總是一語雙關,就給她一種很重視江氏的感覺。

可他真的會重視與江氏的關係嗎?

她可不信。

兩個人你來我往,明問暗辯,對於生意場上的事情藍景伊不如江君越,可是貴在將那幾個案子她吃透了,倒是費玉哲只是瞭解其中的一兩個,其它的還要拿過簽下的契约看了才知道與江氏都合作了什麼,看來那幾個協定真正與江君越簽下的也不是費玉哲,應該是費玉哲的手下吧。

“啟耀的大本營在印尼那邊的群島,想必也一定是在做大生意吧。”

費玉哲倏的抬頭,“江家後對啟耀買下的小島有興趣?”

藍景伊淡淡一笑,“我還從來沒去過什麼小島呢,好奇罷了,不過若是要去小島,也不必去你們那裡,T市附近就有呢,以前傾傾在的時候還說過要帶我去,結果他一直忙一直忙,到底也沒有成行,所以,這輩子我想我再也不會去了,他走了就是一個最大的遺憾。”

“江家後節哀。”

他還真能做戲,殺了人半點慚愧都沒有的面對人家的妻子,這世上,能做到他現在這樣反應的人真的是少之又少了。

“我還懷着他的孩子,為了孩子我會也會保重的,謝謝。”只想多拖延一些與費一哲在一起的時間,這樣,他就沒時間去插手他大本營那邊的事情了,那般,蔣瀚找江君越才會順利些。

費玉哲手指點著案頭,“江家後有沒有想過再為三個孩子找個爸爸?我倒是覺得江君亮很適合,他與江君越長得很象,若是你嫁給他,其實也挺圓滿的。”

“撲”,藍景伊才喝的一口湯全數的噴了出去,擦了擦嘴,她才道:“我與江君亮是什麼關係費先生應該很清楚吧,若不是他,我先生也不會有事,我恨他還來不及,我和他,根本沒可能的。”費玉哲這明顯是在試探她,難道,他已經對‘江君亮’的身份起了疑?

看來,她必須要小心應對了。

“開個玩笑而已,江家後不同意就罷了,不必生氣吧,女人生起氣來容易長色斑的,象江家後這樣的美人,一定不願意長醜醜的黑斑吧。”

“撲哧”,藍景伊被他逗笑了,有這樣哄人的嗎,不止是笑點不搞笑,說話的語氣也極是生硬,她笑不是因為他說的話,而是因為他說話時的語氣和表情,一點也不搭。

“費先生還沒有女朋友吧?”她抬頭看費玉哲,也許是看得習慣了,他面上的骷髏面具已經沒有那麼可怖了。

“嗯,還沒有。”

“那要找一個了,費先生這麼幽默風趣又多金的男人現在很少見了。”

費玉哲端起了桌上的酒杯,雖然戴著面具,卻一點也不影響他進食和喝酒,輕輕啜飲了一口,這才道:“江家後應該說象我這種整日與面具為伍的男人很少見吧,呵,我怕我女朋友還沒交,就把人家嚇跑了。”

“不會,我就覺得與費先生一起用餐很舒服。”她這話到是真的,她適應的能力强,與任何人只要相處一會時間就習慣了,再說了,這凱斯她也不是第一次來。

想當初她生下沁沁壯壯後壯壯丟了,藍晴在T市的社區網站上發現了洛美薇發的壯壯的照片,她回到T市後,與壯壯的再遇就是在凱斯飯店呢,那時,江君越就已經知道壯壯是他兒子了,想著他那時悄悄的對她的好,還偷偷的爬到她飯店的房間裏,她心底一陣溫暖,她的傾傾一定會回來的。

壯壯丟了都可以找回來,那江君越那麼大的人丟了就更能找回來了,她要相信他的能力。

想到這裡,她笑了。

她心思浮動的時候,費玉哲卻在擺弄著手機。

“費先生,江君亮那厮就交給你了,最好你永遠不要讓他回來,哼,這樣才能慰我先生在天之靈。”

“果真?”

“若不是君越要去抓他,也不會路上出事,也不會……”她說著,哽咽了起來。

“哈哈,江家後想不想聽一聽江君亮聽到你這些話時的反應?”

“我管他什麼反應,他若是再騷擾我,我一定再放藏獒咬死他。”她之前是真真的放過藏獒咬‘江君亮’的,或費玉哲很關注她和‘江君亮’,便一定知曉。

“江兄,都聽見了吧?來,你說話吧。”不想費玉哲對著手機便說起話來。

藍景伊眼睛頓時一亮,可也只有一瞬間,就强忍下去,她不能表現的太興奮,她終於要有江君越的消息了,他要說話了,費玉哲口中的江兄一定是指‘江君亮’。

“姓藍的,你丫的放屁,你男人死了關我什麼事?他派人到處抓我我看在他把江氏給了我的份上才沒有追究你,我告訴你,你若再胡說,等老子回去劈了你。”‘江君亮’說話了,那每一個字聽在藍景伊的耳中都那麼的好聽,她有多久沒有聽到他的聲音了,呆呆的聽著,恨不得把他說的每一個字都印在心底裏。

可喜歡歸喜歡,表現又是另一回事,“你敢?我別墅裏養了藏獒,下回來你再來,你那個什麼鐵籠子我絕對不讓你帶進來,到時咬死你。”

“下次我帶上大伯和大伯母,還有我爸和我媽,我就不信你連大伯和大伯母也咬,姓藍的,他們可是你男人的父母,你若是敢,我就服了你了……”

他這調調就和真正的江君亮一樣一樣的,藍景伊心裡激動呢,“江君亮,我告訴你,啟耀與江氏簽下的代工協定是虧損的,我早晚拿到董事會上,到時候一定罷免你,哼哼。”

“你敢……”

“江兄,你在那邊好好玩,我這與藍小姐正商談事情呢,就先掛了。”說完,不等‘江君亮’反應,費玉哲已然掛斷了手機,手指繼續敲在案頭上,他兩隻手都是手掌有傷,手背的肌理光潔潤澤,若不是她曾親眼看到他手掌上縱橫交錯的疤痕,藍景伊怎麼也不會相信他那正敲著案頭的手曾經傷的很重很重。

一個,有故事的男人。

“喝酒。”沉思了幾秒鐘,費玉哲端起了酒杯與藍景伊隔空舉了舉,便徑直的喝了起來,酒香飄溢,飄到藍景伊的鼻端,她沒甚在意的吃著菜,她夾的菜也都是費玉哲吃過的,這樣,才安全。

一邊吃一邊在心底裏激動著,傾傾還活著,還好好的活著,就為這才知的消息,她今晚來見費玉哲的所有都值了,她一點也不後悔。

小三彷彿知道她在開心一樣,小身子在她腹中興奮的扭了扭,也開心呢。

忽而,藍景伊只覺頭有些沉,手撫上額頭,她眸光微轉,正好看見一直站在她身側的保鏢,只見他打了個哈欠,隨即軟軟的倒了下去,“你……你……”手指著費玉哲,她才開了口,卻只兩個字就再也說不下去,整個人趴倒在桌子上,什麼也不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