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2章那一晚的殤

A+ A- 關燈 聽書

藍晴越說越小聲,眼裡的淚越流越汹湧,藍景伊心疼了,抽了紙巾遞給藍晴,“媽,若是不方便說,你就不說了。”

“不,我要說,那件事壓在我心底裏二十幾年了,除了錦山我沒人可以傾訴,可是他卻早早的消失不見了,既然今天說起了這件事,我索Xing就說個痛快。”

藍景吸了吸鼻子,接過藍景伊遞給她的紙巾擦了擦眼淚鼻子,便又續道:“黑暗中我什麼也看不清楚,再加上那是我和錦山的臥室,所以真沒想其它,就以為這男人是錦山,他摟住了我,開始動手動脚起來,那急切的動作讓我一下子反應過來這人不是錦山,因為錦山對我一向是溫柔的,從來沒有那麼急切的時候,可,這個時候我再要反抗已經來不及了,我根本不是那個男人的對手,力氣小得可憐,根本推不開他健碩的胸膛,到最後,不管我怎樣掙扎都沒用,我到底還是失去了那一次。”

“事後,他輕摟住我,低聲道‘藍晴,我愛你,愛你很久很久了,既然穆錦山不能給你一個孩子,那麼我給,我不想你痛苦,你放心,只要你懷了孩子,我便再不會打擾你’,我哭,我喊,我鬧,可是木已成舟,一切都無法改變。”

“那一晚我一夜未睡,就呆呆的躺在床上聽他一聲聲的歎息一聲聲的哄勸,可他到底都說了什麼我根本就沒聽清楚,天亮了,他走了,錦山也回來了,那一身的酒氣才讓我知道他喝多了,所以一夜未歸,呵呵,我的清白就這樣被毀了,誰人都以為我是T市紅極一時的交際花,卻一點也不相信我其實是個很潔身自好的女人,穆山是我的第一次,而費宏耀是我第二個男人,除此,再無其它男人碰過我。”

“媽,別說了,你別說了。”藍晴越說,藍景伊越心痛,此時的她比藍晴哭的更凶,她心疼媽媽了。

“讓我說,讓我說了我就舒服了。”藍晴抽噎著,卻不肯停下來,或者,這塵封多年的故事憋在她心裡真的太久太久,它需要拿出來曬曬,才能不至於發黴變質。

藍景伊只好點了點頭,由著藍晴繼續說下去。

“錦山回來的時候,我正好在陽臺,回頭看到一身酒氣的他,我氣不打一處來,再想著晚上自己的遭遇,也不知是哪裡來的勇氣,我爬上了陽臺的欄杆,我想跳下去一了百了,卻不想這個時候錦山居然清醒了,他沖到陽臺上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說什麼也不許我跳下去,我哭喊著說了一晚上的遭遇,他卻對我說他不在意,那不怪我,他還承諾這一生都不會提及那一晚,最後,他到底把我抱下了欄杆,我到底也沒辦法跳下去。”

“那天,錦山一直守著我,他守著我,我卻淋了一天的水,卻還是覺得自己髒,好在,錦山信守承諾再也不提及那晚的事情,漸漸的,我便把那一晚的骯髒拋到了腦後,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那個插曲的緣故,我和錦山的關係更融洽了,很和睦,我以為這一生即便我沒有孩子我也會與他這樣快樂的過下去了,卻不曾想,一個半月後,我發現我懷孕了。”

“那就是我,是不是?”藍景伊想像著那個時候藍晴的樣子,她一定是衝突的,作為女人她應是痛恨那時她的到來的,可是作為母親她卻又是期待的,期待著一個屬於女人自己的小生命的降臨,那是世上最最美妙的事情。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對,我有了你,我要去做人流,卻被錦山勸住,也是那個時候他才和盤托出他有隱疾不能生育的消息,求我無論如何不能打掉你,而且,他會視為已出。”

藍景伊心酸了,說到底,她能被生下來,有很大一部分是穆錦山的功勞。

“那時,我便心軟了,畢竟實在是太喜歡孩子了,於是,我安安靜靜的過著我孕婦的生活,我以為我人生裏再也不會有費宏耀的存在,卻不想你出生的時候他出現了,那晚在醫院,錦山去為我燉下Nai水的宵夜去了,我生了你三天還不見Nai水,急壞了,費宏耀一進病房就直奔床前,放下了一個袋子後便抱起你看著我,我又羞又惱的想要趕走他,他說我只要告訴他我的選擇是哪個男人就好了,他會尊重我的。”

“我自然是選擇錦山了,我和錦山是有真感情的,而費宏耀於我卻是一個陌生人。”

“然後,他真的離開了?”

“是的,他說既然我選擇了錦山,他就從此消失在我的世界裏,絕對不會影響我的幸福,那個袋子裏他留下了一些小嬰兒的衣服還有一些錢就走了,這一走就是二十幾年了,我以為我此生都不會再有他的消息了,不想這幾日突然就有了,呵呵,老天爺呀,他既然已經放手,又何必回來呢?為什麼回來的不是錦山呢?”

“媽,你別激動,一切都會過去的,只要你確定費宏耀是我父親就可以了,那費玉哲要殺我一定與這個有關,難道,是為了費宏耀的財產?”她胡思亂想著,卻是越想越亂,若是江君越在,他一定會為她分析的有條有理,算了,不想了,凡事順其自然吧,今晚,她就可以見到費玉哲了。

娘兩個又坐在一起說了好一會的體已話,藍景伊明白了,不論費宏耀是不是她的生父,藍晴愛著的人也還是穆錦山。

這樣看來,這世上最幸福的人就是穆錦山,而費宏耀不過是一個備胎,永遠也上不了檯面。

“景伊,真怕他搶走你,從此不讓我見你,還有沁沁壯壯,你若走了,他們誰帶著呢?我一把老骨頭了,誰也說不定哪一天就去見馬……”

藍晴的‘馬克思’三字還沒說完,藍景伊就捂住了藍晴的嘴,“媽,你別胡說,你要長命百歲呢,好一直幫我照看沁沁壯壯。”

“呵呵,誰知道呢,景伊,我最近晚上一直做惡夢,夢見他來了,他就是要帶走你,那就說明他是愛你的,畢竟你是他親生的,可是聽你剛剛所言,我真不懂他的兒子為什麼要殺你?你凡事小心些,保鏢不能離開身邊喲。”

“嗯,我知道了。”這些,即使江君越不在T市,可不管他離開還是不離開,他都會為她安排的好好的,說到底,那個最幸福的人更是她,還有他們愛情的結晶,小三。

娘兩個絮絮叨叨的說了一個早上,就在藍景伊又困了的時候,房門被推開了,“媽咪,原來你在這兒。”壯壯先沖了進來。

“外婆怎麼不早些告訴我呢?讓我和壯壯好找。”沁沁跑到了藍景伊的懷裡,她和壯壯相比更粘藍景伊。

“來,外婆摸摸臉,就知道有沒有洗臉臉了。”

“洗了,我和沁沁都洗了,倒是外婆好象沒洗呢,外婆,你臉色真不好,不如你做個面膜吧。”

呃,這臭小子,居然連女人愛面膜都知道了,還有他不知道的?

藍景伊看著小東西,就覺得等這孩子上了幼儿園,一定是泡妞高手,他特別的會哄人,就這一句,藍晴的臉上立刻就有了笑容,也由陰雨轉為了晴朗。

“臭壯壯,外婆都老太婆了,做什麼面膜。”

“外婆才不是老太婆呢,外婆比那天我見到的綠依的媽媽年輕多了,還更好看呢。”

“你呀,就是嘴甜。”藍晴寵愛的抱起壯壯坐在她的大腿上,那頭沁沁已經爬到了藍景伊的腿上。

兩大兩小又絮絮叨叨的說了會話,便有傭人來報禀說開飯了,藍景伊因著小三如今是每一頓吃得都很講究的,兩個精通孕婦食譜的廚師可是很盡責的。

不過,再好吃的飯菜藍景伊也吃不下,心底裏就象是被壓了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石頭一樣,壓著她的心沉甸甸的,很亂。

從餐廳到臥室,藍晴去洗澡了,兩個小人就粘著藍景伊。

“媽咪,外婆哭了,是不是?”

“沒有呀。”藍景伊捏了捏沁沁的小鼻尖,這小東西,要不要知道的這麼多呢,有時候,有些事情不知道才是福,知道了更是痛苦。

“怎麼沒有?外婆就是哭了,她以前每次哭了之後眼睛都是又紅又腫的。”

“對,就跟小白兔的眼睛一樣。”沁沁說完壯壯立碼附和,這兩個小東西不愧是龍鳳胎,很是心有靈犀。

這形容太貼切了,真難為了她這一對寶寶,食指點在另一手的手心裡,藍景伊示意兩小人趕緊打住,“行了,不許說外婆的壞話喲。”

“媽咪,我們沒說外婆不好呀,我們是擔心外婆。”

“對,哭多了對眼睛不好對身體也不好,媽咪,你要哄哄外婆,不要再讓她哭泣了。”

呃,藍景伊又無言了,怎麼她現在就覺得自己的智商與沁沁壯壯比超級捉急呢。

“以後再發現外婆哭,一定記得告訴媽咪,好嗎?”藍晴是她親媽,她更心疼呀。

“好哇,那是必須滴,只有媽咪才能哄住外婆,外婆不聽沁沁和壯壯的。”

“那一定是因為你不乖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