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他欺負你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8:01
A+ A- 關燈 聽書

一家三口加上保姆和始終不離她左右的保鏢與洛啟江,藍景伊戰果豐收的回了別墅,“媽,給你買了兩套衣服,你下來拿上去試穿一下,若尺寸不對就去換其它號碼的。”藍景伊扔了手裡的大包小包,累極的躺在沙發上,她又開始想念江君越了,所以就只能以這樣的忙碌來疏解那份想念。

小三很乖,乖的沒有再折騰她,這樣的她應該是可以去印尼了,就去見過費玉哲後再做最後的決定,最好蔣瀚派去的人能找到江君越,那時她就不用去了,若找不到,她就必須去。

醫院裏呆了幾天她嬌氣了,所以這折騰了半天,人真的累了,人歪在沙發上,兩個小東西立刻屁顛屁顛的跑過來,左邊一個捶左腿,右邊一個捶右腿,藍景伊美美的舒服的靠著,心底裏因著想念江君越的鬱結就這樣的被兩個小東西給慢慢的散去了。

那一晚,她一直在做惡夢,夢裏,江君越模模糊糊的出現,她看著是他,卻怎麼也看不見他的頭,無頭的他在她面前飄來飄去,驚得她一身的冷汗,醒來,睡衣都濕透了。

天還未大亮,微敞的窗簾的一條縫隙裏天邊已經泛起了魚肚白,她起了床到了窗前,猛的拉開了窗簾,“傾傾,你不能有事,絕對不能有事。”她在心裡低低念道。

否則,是她對不住他,若不是為了她,他不必去印尼不必去涉險。

只是,若費玉哲真的要到T市,他去印尼那邊的群島又是要見什麼人?

又因為什麼事情而耽擱了?

“嗚嗚……”就在藍景伊靜靜的站在窗前沉思江君越現在的情况時,窗外傳來了低低的嚶嚶哭泣聲,那聲音讓她悚然一驚,轉身就出了房間,很快到了媽***房門前,試著推了推門,推不開,昨晚藍晴說自己不舒服怕傳染給沁沁壯壯,所以兩個小東西是跟著保姆睡的。

“媽……”敲了敲門,她低喚了一聲,盡可能的把聲音壓低,生怕一大早的吵醒其它人,藍晴在哭,她不能無動於衷了。

過了一會兒,門開了,藍晴眼睛紅腫的站在門裡,“景伊,怎麼起這麼早?有事兒?”

“媽,我們進去說話。”藍景伊拉過藍晴的手進了房間,有話屋裡說,她打算好好的與藍晴談談。

娘兩個進了房間,一起坐在了微型沙發上,“景伊,真有事兒?”藍晴狐疑的看著她,藍景伊自從懷了小三以後就特別的嗜睡,這可是頭一次起這麼大早,瞧瞧,外面天還沒亮透呢。

“媽,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之前她不問是不想勾起媽***傷心過往,總覺得媽媽既是不對她說那便有不說的道理,可現在,她忍不住了。

“景伊,今晚的晚宴你不要去,好不好?”藍晴卻沒回答她的問題,而是低聲勸她道。

“為什麼?媽媽認識費家的人?”這一句,她說的極慢,同時目光也在仔細的觀察藍晴的反應,上次她說起費家人時媽媽微微有些不自在,但是這一次,藍晴不止是不自在,臉色也變了。

“你爸爸若知道你與費家的人來往,他會不開心的。”猶豫了一下,藍景伊低低開口,語氣裏更多的是擔心。

“為什麼?爸爸與費家有仇?”藍景伊不給藍晴任何喘息的餘地,答案已經呼之欲出,她必須要知道實情。

“這……這個……反正你最好不要與費家的人有聯系,這樣就對了。”藍晴支吾了一下,還是不肯說。

“媽,費家與江氏有業務往來,江君亮與費家簽了好幾份契约,而且都是很重要的案子,馬虎不得,我既然已經與費玉哲約好了會面,再爽約不合禮數。”况且,她真想見見費玉哲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那就讓江君亮去處理吧,你就別摻合了,景伊,你聽***話總不會錯的。”藍晴想了一想,殷切的繼續勸她。

“媽,你一定是認識費家的人,對不對?”藍景伊眼神犀利的射向藍晴。

“沒……沒有,我不認識費家的人,是你爸爸與費宏耀以前是死對頭,所以,我才不喜你與費家的人來往。”藍晴悠悠說道。

“那是以前的事了,再說了,我現在與費家人只談生意不談其它,所以,沒關係的。”

“那也不……不行……”藍晴有些激動了。

“媽,我與費玉哲的父親費宏耀很象,是不是?”既然藍晴差不多要說出來了,她不如再下一劑猛藥,乾脆就讓媽媽說出來好了。

“景伊,你別逼我,別逼我,那只是巧合罷了,你……你別多想。”

她能不多想嗎?穆錦山不是她有血緣的親生父親她早就知道了。

眼看著藍晴死守著她的底線就是不肯說,再看她眼淚都流出來了,藍晴伊不忍了,不管親生的父親是誰,可藍晴都是她媽,這一點絕對是毋庸置疑的,“媽,你別哭,我問你,只是為了君越。”這一句,她是想了又想之後才說出來的,江君越還活著,越少人知道越安全,告訴媽媽,只是要讓她知道費家的事關係著自己的Xing命也關係著江君越的Xing命,這樣的緊要關頭,若是藍晴能告訴她一些有價值的東西,或者,她會少走些彎路。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不然,她和江君越對費家的瞭解都太少了。

“你……你說是為了誰?為了君越?”藍晴抹了抹眼睛,吃驚的看著藍景伊。

“嗯。”輕咬了一個字,她現在擔心江君越擔心的睡不著覺。

“他……君越他不是……不是……”藍晴語無倫次,不知道要怎麼說了,她是認定了江君越是去了另一個世界的。

“媽,傾傾還活著,老天有眼,炸死的是江君亮不是傾傾。”

“那君越他現在……”

“他變成了江君亮。”

“為……為什麼?”

“媽,有人要殺我,你知道嗎?”沉痛的說出這件事來,她其實也是想繼續隱瞞藍晴的,她怕藍晴擔心她,可是不說,媽媽永遠不知道她心底裏的真相與她與江君越有多重要,那關係到兩個人生死的問題。

“有人要殺你?誰呀?怎麼會呢?”藍晴的表情驚悚了,殺人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也是這時候才突然又想起什麼的說道:“君越的車出事是不是也與殺你的人有關?”

“應該是,不過,我和君越只是猜測,並沒有證據,所以一切都沒有定論。”這是實話,若是有證據,江君越也不必要那麼麻煩的去調查了,不管怎麼樣,他們兩個人都不想冤枉人。

“是誰要殺你們?你快說。”藍晴緊張的手絞著衣角,灼灼的看著藍景伊,顯然,剛剛藍景伊的話她聽進去了,江君越沒死她是高興的,可這時候她還高興不起來,她還擔著女兒和女婿的心。

“據傾傾推測,是費玉哲。”

“啊?什……什麼?”藍晴吃驚的張大了嘴,對於藍景伊這個答案,她顯然嚇的不清。

“對,就是費玉哲,只是,我實在想不出一個與我素昧平生的男子為什麼要殺我?我找不到任何理由,我甚至從來沒有與他接觸過,又何來仇恨呢?媽,我在新加坡兩次被暗殺,有一次傾傾和季唯衍一人替我擋了一槍,否則,真不知道女兒現在是不是還能與你一起說話了。”她說的都是真的,沒有任何誇張的成份。

藍晴抿了抿唇,像是下定了極大的决心,這才沉聲說道:“景伊,我也不知費玉哲為什麼要殺你?我只知道費玉哲的爸爸費宏耀是你親生的父親,現在,不只是你想不通了,媽媽也想不通,我想費宏耀應該是喜歡你的,都說虎毒不食子,他不應該對你出手的呀?他很愛你的。”

“他知道我是他的孩子?”藍景伊乘勝追擊,只想知道更多更多,以便於找回江君越。

“知道,錦山他不能生,那時我們結婚一年我肚子一直沒動靜,就到處求醫看病,我以為是我有病導致不能懷孕呢,卻不曾想原來是錦山天生有隱疾,是他沒辦法生育,大概是看我天天想著法的要孩子,他漸漸沉默寡言起來,有一天,他問我真的喜歡孩子嗎?”

歎息了一聲,藍晴繼續道:“我自然是說喜歡了,我是真的喜歡孩子,那時候只要一遇見小孩子,我脚步就移不動了,就想抱一抱哄一哄,真想自己有一個孩子呀,可是老天偏與我做對,我就是沒有。”

“我卻不知道我的心病也成了錦山的心病,他說給了一個人,那個人就是費宏耀,他……”

“他欺負你了?”藍晴頓住不說了,藍景伊更好奇自己的父親到底是誰了,從媽***話語中她知道,藍晴並不愛費宏耀。

藍晴低下了頭,“有一天晚上,錦山沒有回家,我一個人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麼也睡不著,忽而,身側的床墊塌陷了下去,然後,一個男人撲向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