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拍照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7:36
A+ A- 關燈 聽書

一襲齊脚踝的白色晚禮服,藍景伊高挑的身形靜立於鏡子前,而目光卻直落自己的小腹處。

小三馬上就要三個月了,她的小腹已經再不似從前那樣平坦,這大一碼的晚禮服雖然掩蓋了她小腹的凸起,可若是仔細看,還是能看出她小腹上的若隱若現的形狀的。

費玉哲,她明天就能見到他了嗎?

那是一個怎麼樣的男人?

她好奇了。

或者說,人就是這樣,越不知道的事情就越是想知道就越是好奇的想知道。

“小姐,你穿這件白色的晚禮服比那件黑色的好看,顯得清靈秀美,很襯你的氣質,建議你選這件。”售貨員羡慕的隨在藍景伊的身後,除去小腹的微微凸起外,這客人無論是身材還是樣貌全都無可挑剔,整個一美人胚子,不止是男人愛看,她一個女人也愛看,果然是愛美之心人皆有之。

藍景伊手指輕挑晚禮服的下擺,再輕輕一旋,晚禮服就如一朵才綻開的花般,飄轉了起來,如同孔雀開屏一般,很美。

“啟江,我穿這件去見他,你說會不會太張揚?”雖然白色也適合如今應該是‘失去丈夫’的她的身份,可這件穿起來真的太美,美的妹惑,美的讓她有些不敢確定了,她去見費玉哲,要這麼美做什麼?

她的美只給江君越一個人看的,她是屬於他的。

“不會,有時候,美麗體現的不止是自信,還會給對手以震懾,就這件好了。”洛啟江走到藍景伊的身邊,再次上上下下的打量了她一番,藍景伊要去見費玉哲,洛啟江比誰都緊張,因為,藍景伊的生死也連系著江君越和雲飛的生死,他可以不管別人,卻不能不管自己妹子的男人,才生下來的小寶寶不能沒有父親。

“好,那我就聽洛哥的。”藍景伊再看了一眼鏡子裏的自己,突然間,鏡子裏多了一個人。

確切的說是一個女人。

還是一個她很熟悉的女人。

“藍景伊,君越屍骨未寒,你怎麼可以這麼迫不及待的偷漢子呢?”賀之玲快步走來,高跟鞋踩在這家高檔時裝店的地毯上,發出悶悶的響聲,不高,卻也不低。

“我沒……”藍景伊一個轉身,她不知道要怎麼稱呼賀之玲,那便不稱呼,才要說沒有,卻突的打住,因為,賀之玲正一巴掌朝她的小臉揮來……

來不及說話,藍景伊身子一移,便避過了賀之玲的巴掌,可是這一移卻讓自己沒辦法站穩,就在她脚步不穩差點摔倒的時候,忽而,一條手臂輕輕一攬,便穩穩的托住了她的身體,再把她穩穩的扶住,“靚女小心。”

略略帶些嘲諷的磁Xing男嗓,讓藍景伊不由得一囧,彷彿剛剛自己是主動投懷送抱一樣,“謝謝。”她低低兩個字,聲音有些羞臊,同時,身子也極自然的往一側一移,便掙脫開了那男子的懷抱。

“不要臉,才勾了一個這又搭上了一個,藍景伊,你怎麼不去替君越死呢?為什麼要我兒子死?是你克死了他,你個掃把星。”賀之玲口不擇言毫無形象的破口大駡藍景伊。

藍景伊皺眉,眼看著賀之玲不受控制的又一巴掌揮過來,這一次,她不忍了,手臂猛的杠過去,“江家後,請自重。”

“賀姨,景伊懷着身孕呢,還是君越的孩子,你小心些。”洛啟江開腔,很看不慣賀之玲的所做所為,可他是個晚輩,洛家與江家是幾十年的老交情,他也不好訓斥賀之玲。

“你怎麼知道她懷的孩子是君越的?誰知道是哪個男人的野種呢,這不,已經在勾三搭四了,啟江,你千萬不要被這個狐妹女人給勾去了魂。”

賀之玲這話說得有些狠有些難聽了,藍景伊眼皮突突直跳,她這還沒毀在費玉哲的手上,如今就要毀在賀之玲的手上了。

江君越怎麼有這樣一個媽呢?

她真替江君越惋惜。

“啪”,響亮的一巴掌,之前是賀之玲要打藍景伊,她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她幾次三番的動手,可最後挨打的人卻不是藍景伊而是她自己,“你……你……你敢打我?”

藍景伊低低一笑,“我一向只打該打之人。”所以,她沒錯,賀之玲就是該打,她打賀之玲才一巴掌真是便宜賀之玲了。

都說人是吃一塹長一智,賀之玲這都經歷過多少次了,還是不見長半點記Xing,果然人是江山易改,本Xing難移。

手捂著臉,賀之玲狼狽的喘著粗氣,“藍景伊,我跟你拼了。”她如潑婦一般的朝著藍景伊沖過去,那架勢恨不得要掐死藍景伊。

“賀姨……”洛啟江立刻上前攔在中間,“賀姨,你不能傷景伊。”他的速度極快,賀之玲一個刹不住脚步,直接就撞在了洛啟江的肩膀上,被撞的人是洛啟江,可他是男人,自然沒什麼大礙,紋絲不動的站在那裡,倒是賀之玲一個趔趄便撞到了一旁的柱子上,“啊……”額頭磕在水泥柱子上,立時就起了一個小包,流了一點血,讓她臉色更加難看了。

“啊啊……”賀之玲歇斯底里的大聲喊叫,吸引著時裝店內的店員客人全都看向了這邊。

藍景伊直皺眉頭,對於這樣的婆婆她是再動手也不是,再出口與她對罵也不是,正不知要如何對待,一個男子走向了賀之玲,就在眾目睽睽之下,他低聲對賀之玲瓏不知說了什麼,賀之玲頓時就停止了喊叫和折騰,呆呆的看著男子,“你是誰?”

“江家後該回了,這樣便好了。”男子低低一笑,看得藍景伊直發懵,還沒等她反應過來,那男人已經大步朝時裝店的出口走去,藍景伊這才想起來這人就是剛剛扶了她一把的男人,她記得他的聲音的,只是賀之玲出現的太突然,她只顧著賀之玲,竟然連人家扶她一把都給忘到了腦後,“先生……”手撩起晚禮服的裙擺,藍景伊飛快追了出去。

可她再快也快不過那個男子,等到追到大門口,只見他上了一部車已經揚長而去,遠遠望去,她怎麼也望不清那部車的車牌,等洛啟江出來,再想開車追過去已經不可能了。

“你認識他?”洛啟江問。

藍景伊困惑了,“不是你朋友嗎?”

“不認識。”

暈了,瞧瞧,人家救了她一次,她連對方是誰都不知道。

就在藍景伊望著那個方向遺憾不已的時候,賀之玲也出了來,越過她身邊的時候冷哼了一聲,便徑直上了車離開了。

顯然,賀之玲突然間的轉變完全是因為那個男人對她說了什麼話。

這讓藍景伊對於那人的身份不由得好奇了,甚至於不差了費玉哲。

“小姐,你是選了這一件嗎?”售貨員追了出來,藍景伊穿的是白色的晚禮服,這個顏色的衣服最不耐髒了,還是長擺的,若是弄髒了而不買,那她的工作很不好做。

“嗯,就這一件了,我去換下來。”藍景伊不再猶豫,算了,美是天Xing,她穿著美不是她的錯。

“好的。”售貨員引著她去換下晚禮服,再去買單,那邊,領著沁沁壯壯在兒童區玩耍的保姆也回來了。

“媽咪……”

“沁沁乖,來,媽咪抱。”

“不要,不抱……不抱……”沁沁的小身子往身後一側,“媽咪牽牽手就好好。”

“為什麼?”這小東西從來都是粘著她抱的,這次倒是讓藍景伊意外了。

“小三唄,沁沁就快有妹妹了,沁沁要守護妹妹。”

“對,我也是,以後都不要媽媽抱我了,我是男子漢。”

兩隻小手一左一右的牽起了她的手,母子三人便向兒童服裝區走去,兩小人長得太快了,以前江君越雖然買了好多衣服,可那些衣服現在穿不是大就是小,沒幾套合身的了,再加上平日裏藍晴由著她們玩,家裡有一個專門供他們玩的人造沙場,一玩起來一天都要換幾套衣服。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邊挑一邊試,沁沁最愛買衣服,尤其是裙子,一比在身上就美美的轉一圈,小公主一樣。

壯壯只選了幾套就興致缺缺了,跑到一邊玩具區去看玩具,再也不肯陪著藍景伊和沁沁挑衣服了。

還是女兒最貼心,藍景伊手牽著沁沁的手,左逛右逛,一忽就選了好幾套,小人一直乖乖的黏在她身邊,忽而,小東西一指右前方,“媽咪,拍照照。”

“什麼?”藍景伊一直在挑衣服,還真沒注意那個方向,這時隨著沁沁的小手指望過去,只見一個男子正轉身往另一個方向大步走去,一邊走一邊往身側的背包裏塞著什麼,那形狀,應該就是一個小型照相機。

“沁沁,那位叔叔剛剛拍照照了?”

“是的呀,拍了我,拍了媽媽,剛還拍了壯壯呢。”小手指著不遠處壯壯的方向,小東西天真無邪的說道。

藍景伊心思一轉,她迷糊了,這是誰要拍她們一家三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