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狼狽極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0:25
A+ A- 關燈 聽書

那一刻的藍晴狼狽極了,發上的水珠滴嗒而落,讓她氣惱的仰起一張嫵妹至及的俏臉,還是如記憶裏那般的精緻美豔,卻不知為什麼她瘦得厲害,白皙的手輕抹了抹額際的酒液,隨即笑道:“陸小棋,你是嫉妒我,哈哈,你就是嫉妒我。”

“誰要嫉妒你,你黃土都埋到脖子那了,我是在等著看你怎麼先我而死,藍晴,你瞧,老天都看不上你的狐妹樣了,老天要來收你了……”

藍景伊的唇張成了O字型,她再也隱忍不住,用力的要去掙開陸文濤,可是手,還是被他死死的攥著,“你媽已經回來一個多月了,可是,她沒去見你,你覺得這個時候你出現了她會好過嗎?”低沉的男聲,可是訴說著的卻也絕對是一個事實。

“什麼病?”她親生的媽媽,可是,回來了連來看她一眼都不曾有,心,突的鈍痛了。

“腎衰。”

藍景伊的臉色瞬間慘白,她聽說過的,那病,得了便很難醫治,除非……除非是有人肯換腎給病人。

“還要過去嗎?”陸文濤冷清清的問,那邊陸小棋還在與藍晴對峙著,居然,都沒有發現他和藍景伊的出現,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要慶倖了。

藍景伊搖頭,突然間就想明白了藍晴的心,媽媽一定是不想連累她,一定是的,媽媽,還是她的媽媽呀。

重又坐回到陸文濤的車裏,她的心卻已經瘋狂的亂了。

“她怎麼沒有住院?”明明是自己的媽媽,可是這會兒作為一個女兒,想要知道藍晴的病况,她居然要問一個外人。

“沒錢。”直白的兩個字,卻讓藍景伊的心驟然的一跳,她輕輕闔上了眼眸,終於明白了在趕來騷動時陸文濤說請她去陸氏工作的事情了。

“你打算一個月給我多少?”低低的很沒骨氣的問到,藍景伊的心酸酸的,可是媽媽,她怎麼也不能放弃吧。

“兩萬,不過,你要搬回去住。”

藍景伊的身體徒然一僵,“然後,做你的情婦?”婚已經離了,兩個人再住一起,他想要的也只能是這個了,慘然的一笑,為什麼,她總是會在最慘的時候遇到他呢?

“或者,你再嫁回給我。”陸文濤繼續的轉動著方向盤,神情漠然中卻隱匿著一份希翼的意味。

“呵呵……”一聲輕笑,隨即,藍景伊直接伸手搖開了車把手,車門頓開的時候,陸文濤吃驚了,“藍景伊,你要幹嗎?”風,汩汩的吹來,他急忙去踩刹車,卻還是晚了,藍景伊已經跳了下去。

不,這輩子,她都不想做任何男人的附屬品。

陸文濤,江君越,全都見鬼去吧,她一個也不要。

量販店的工作沒有週末,每個月只有兩天的假期,珍貴的讓藍景伊從來也捨不得休息,但是今天,她必須要休息了,她想去找找藍晴。

出國五年,藍景伊一直以為藍晴過得很好,但是現在才知道,她過得一點也不好,就連自己病了也沒錢醫治。

先去了一家民營的小醫院賣了400CC的血,她的血型是AB型,還是很少見的那一種類型,所以,居然給她賣了五百塊,原諒她吧,她真的不是不想無償獻血,而是,她缺錢,從現在開始,她手裡的每一分錢都要攢下來給媽媽治病,若是能換個好一點的工作多好,可是,陸文濤根本不給她這個機會。

恨死陸文濤了。

一張臉蒼白的走出抽血室,她的頭有些暈,急忙的坐在抽血室一側的椅背上,休息了一會兒再吃了一點東西,這才好些了。

走廊盡頭的吸烟點,陸文濤狠狠的吸了一口烟,隨即掐熄,為了錢,她來賣血了,她是寧願賣血也不要他的錢,她嫌他。

醫院外的一輛黑色寶馬車裏,江君越拿出了手機,接通,手機裏響起了强子的聲音,“江總,藍景伊來醫院是來賣血的。”

手裡的手機“哐啷”一聲落在了車內,深邃的黑眸若有所思的望著車窗外的一株棕櫚樹,看著那寬大的葉子隨風輕擺,悠然的樣子讓他的心微微一慟,那樣身不由已的感覺他懂。

驀然的啟動車子,只如離弦的箭一般朝前射去,許久沒有這樣對一個女人上心了,可,他現在根本無法放任藍景伊而不管。

一邊轉動著方向盤,一邊撥通了洛啟江的手機,那邊很快接起,“姓江的,真是損友,你說說吧,你都多久沒給哥們我打電話了。”

“交給你一個任務。”

“啊,你當我是你跟班的呀?”

“你不想?”揶揄的聲線,反正,只要一想起那女人不要命的去賣血,他的心就忍不住的疼,記憶裏那個四歲的少年蹲在角落裏無人管無人問津的畫面襲上心頭,其實,孤單的感覺真的很不好。

“切,當然不想了。”

“算了,拜。”尾音一個字,江君越就要掛斷電話。

“喂,別呀,到底什麼事?快說,別挑起了我的好奇心,然後就滾了,剩下我一個人心癢癢。”

“賭博會不會?”

“會,傻子都會。”區別就是輸和不輸。

“會不會輸?”

“呃,你這是要玩什麼?”他洛啟江可不想做傻子。

“算了,還是我自己來吧。”江君越說著說著就掛斷了手機,不知怎麼的,一想到洛啟江的眼珠子落在藍景伊的身上,他就渾身不自在。

賣了血,藍景伊四處的閒逛著,只想能偶遇到藍晴,其實,她有藍晴的手機號碼的,只要她打過去問一下,就知道藍晴在哪裡了,可是,既然藍晴不想她知道她的病,她打過去電話藍晴一定會多想的。

江君越換下了一身修身西服,行頭從名貴而變成了普通的地攤貨,可,即便是那種二三十塊錢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依然掩不去他身上那種與生俱來的貴氣,整個人悠然的斜倚在量販店的玻璃門上,鼻樑上的超墨讓他渾身上下都顯露著一股子說不出的幽魅來,有點痞有點魅,“先生,要買什麼東西嗎?”那副超墨愣是沒讓人認出來他就是上次對藍景伊英雄救美的那個‘英雄’。

“雪鳳呢?”輕`佻的男嗓,兜在褲袋裏的兩隻手撐著褲袋鼓鼓的,他還嫌不够的不住的煽著手。

“你是……”量販店的售貨員好奇的繼續打量他,這男人太帥了,很惹眼,雪鳳什麼時候認識這樣的美男帥哥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我是她朋友,叫她出來一下。”漫不經心的一語,卻足以讓看著他的女人的心漏跳半拍,只是這樣看著都惹眼,若是能與他在一起的話,不知道會是怎麼樣的新鮮感受呢?

“好,我這就去叫。”售貨員轉身,揚著脖子沖著量販店裡面喊道:“李雪鳳,有人找你。”

江君越依然半倚在一扇玻璃門上,之所以沒進去,是不想太被人關注,不想,被那個笨到只會賣血的女人知曉他曾來過這裡。

“你是誰?”匆匆的走來,還沒到近前,李雪鳳就確定自己絕對不認識這個男人。

江君越一直Cao在褲子口袋裏的手懶散的全都出來了,一隻手慢騰騰的拿下了鼻樑上的超墨,一隻手裡攥了一把錢遞給李雪鳳,“拿著,趕緊請假去,這是補償。”

當看到是江君越的時候,李雪鳳的眼睛一亮,“你……你要跟我約會?”她說著,羞羞的看向自己的鞋尖,一定是上次他來的時候有見到過自己,原來一直念念不忘呢,她雖然沒有藍景伊生得那麼漂亮,但是,也屬於五官清秀小家碧玉型,也許,這男人是想換換口味了。

江君越的唇角抽搐了一下,鞋尖不經意的踢了一下脚前的石子,“嗯,算是吧,快點。”收個女徒弟去賭錢,嗯嗯,順便再拐帶上那個傻女人,至少,不要再讓她去賣血了。

記憶裏藍晴愛去的地方都去了,卻怎麼也遇不見她。

很想媽媽,不管她把自己撇下了多久,她都是自己的媽媽。

藍景伊走累了,輸過血的她雖然吃了點東西,但是臉色還是很蒼白,陽光真好,她卻覺得冷,坐到路邊的草坪上,拿出手機,看著藍晴的號碼,手指在那上面一遍一遍的劃過,“媽,為什麼不告訴我呢?我好擔心你。”她輕聲的呢喃,眼淚便不由自主的流了出來。

驀的,手機荧幕上一下子晃動了起來,她嚇了一跳,眸光看過去,這才發現是李雪鳳的來電,沒好氣的接起來,“我今天請假,什麼事兒?”

“我也請假了呀,藍景伊,你在哪呢?要不要跟我來一起發財?”

“發財?發什麼財?”一聽到‘發財’這二字,藍景伊的眼睛頓時就亮了,人也蹭的從草坪上站了起來,她現在特想發財,要是能發財,讓她折壽她都願意。

“嘿嘿,一個朋友介紹的地兒,你猜我才一個小時發了多少財?”李雪鳳小心翼翼卻極順口的說道,因為,她現在說出來的每一句話都是江君越為她早就設想好的,生怕穿幫了被藍景伊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