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乖乖等著老子回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5:16
A+ A- 關燈 聽書

“家後,這是江總讓拿給你的。”男秘書恭敬的將手裡的檔案遞給藍景伊。

她伸手接過,才發現檔案是密封在一個紙袋子裏的,撕開紙袋子,拿過檔案看下去,原來不過是一份無關緊要的檔案,他不在,她簽不簽均可,當翻到最後一頁,剛想要收起來時,突的發現那上面粘著的一張小小的心形便箋紙。

“寶貝,笑一個,乖乖等著老子回來。”

完全是江君亮的語氣,即便這紙袋子被不相干的人拿去看到也無妨,可當她看到這些小字時,不由得笑了開來,真沒想到他即便是離開了T市也放不下她,還惦念著她呢。

是了,他離開的日子她會因為他‘江君亮’的身份而無法打電話給他,他也亦是,或者,這個就作為他與她每天溝通的小管道吧。

不浪漫,卻特別,滿是溫馨。

藍景伊隨手不經意的撕下那張便箋紙,再將那份檔案遞給‘江君亮’的秘書,“我不想簽,一切都等他回來再說。”到時攢多了,他是不是又可以大白天的明目張膽的有理由來見她了呢?

“家後……”秘書似是心有不甘。

“就這樣吧,送客。”藍景伊吩咐傭人,轉身就上了樓梯,根本不想理會了。

只是手心裏緊攥著江君越捎給她的那張小紙條,心暖暖的,很開心很開心,他雖然不在她身邊,可是有他如此的心意,他們家的小三一定感受到了,一定會在她的肚子裏快快樂樂的成長的。

不想,江君越一走就是六天,這六天除了每日裏‘江君亮’的秘書奉他的命令帶來的要她簽的檔案以外,她與他再沒有任何的聯系。

而那每一次她都會得到他給她的一張小紙條。

每一張都讓她暖心。

可漸漸的,她的心不暖了。

更多的是擔心江君越。

去見費家的人,至於這樣久嗎?

那種杳無音訊的感覺讓她很心慌。

那幾張紙條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了,雖然不是他的字迹而是他模仿的‘江君亮’的字迹,可她看著就能多多少少的少一些擔憂。

手機一直很安靜,這幾天除了‘江君亮’留在T市的秘書沒有任何人打擾她,讓她常常就是看過了紙條就盯著手機發呆。

正出神的看著期待著他的電話打過來,手機突的響了。

那聲音在這晚飯後的初夜裏是那麼的突兀,讓她想也不想的一下子接了起來,“喂……”她怕是他,不知他現在在哪裡,不知他還要不要掩飾身份,所以,她連叫他傾傾都不敢,索Xing,便什麼也不叫。

“藍景伊,是我。”

不想,電話那頭回應她的不是江君越,而是成青揚彷彿泛著冷意的聲音。

“成哥,你找我?”濃濃的失落感襲上心頭,她卻只能壓下對上成青揚,也是這個時候,心底又升起一份希望,或者,成哥打給她是要給她江君越的消息呢?

“她呢?”成青揚低低問道。

“不是出遠差了嗎?你不知道?”藍景伊以為成青揚口中的那個‘她’是男的‘他’,指的是江君越,她才不相信他不知道江君越出差了。

“不是他,是她。”

藍景伊更懵,“什麼意思?”

電話那頭頓了足有三秒鐘,似乎是下定了决心,才又問道:“雪悉的手機關機沒人接,她不是在你那嗎?讓她接電話。”

“呃,你這幾天都沒打電話給雪悉?”這成青揚也太冷血了吧,藍景伊頓時有些替靳雪悉報不平了。

“沒有。”也不解釋,成青揚就給了兩個生硬的字。

藍景伊氣了,冷冷一笑,“雪悉不在我這,至於她不接你的電話就不關我的事了,成哥若沒其它事兒,就先掛了吧,我在等電話。”說完,她就掛斷了,真怕萬一江君越在外面得空了打給自己,而自己沒接到那豈不是太遺憾了?

手機安靜了,她手握著手機看著荧幕繼續發呆。

房間的門忽而被推開,藍晴牽著沁沁壯壯兩個小東西的小手站在門外,“景伊,我要出去買點衛生棉之類的東西,你帶一會兒沁沁壯壯,媽很快就回來了。”

“好的,媽,你去吧。”藍景伊朝著兩個小東西揮揮手,沁沁和壯壯立刻朝著她的大床奔過來,小企鹅一樣的邁著小步子,可愛極了。

“媽咪親親。”

“媽咪抱抱。”

一個討親一個討抱,都粘著她呢。

藍景伊一邊親一個一邊抱一個,沁沁窩在她的懷裡,“媽咪,爸爸呢?他藏到地底下就不出來了嗎?”

“要不要我和沁沁挖個洞讓他出來呢?”江壯壯小朋友附和。

兩個小東西的認知是江君越被埋在了墓地,他們還不知道那所代表的真正意義,幸好他沒死,可這般聽著兩孩子說起江君越,她眼皮突突直跳,都說左眼跳財右眼跳禍,她現在是兩個眼皮一起跳,那一定是不好了。

“沒事的,爸爸沒事的。”輕拍著沁沁的背,她這句不知道是在安慰孩子們還是在安慰自己。

“那爸爸為什麼不出來見我們呢?沁沁想爸爸了。”

“壯壯也想了。”

“快了,爸爸就快回來了,只要你們兩個乖乖的,爸爸就會早些回來的。”手撫著沁沁壯壯的小臉,吹彈可破一樣,她比他們更想他,想他回來,想他微笑的看著她時那邪氣的神情。

她就喜歡那樣調調的他。

可在孩子們面前,她必須要堅強,不能讓孩子們擔心,她是大人了,她要做表率。

“早些回來是多久?”壯壯問。

“三天還是兩天,是不是爸爸明天就回來了?”沁沁天真的問她。

這問題問的太具體了,她沒答案更不知道要如何回答兩個小東西,也不想欺騙他們,那便乾脆不回答,她轉移話題好了,於是,藍景伊微笑的道:“等爸爸回來,媽咪和爸爸帶你們一起去吃凍淇淋,好不好?”

“好的呀,媽咪最最好,爸爸最最好。”

“我要吃草莓味的。”

“我要吃巧克力味的。”

果然,藍景伊成功的轉移了兩個孩子的問題視角。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嗯,到時想吃什麼就吃什麼,不過,現在呢,你們兩個要乖乖的睡覺覺了,媽咪給你們講故事好不好?”

“我要聽白雪公主和七個小矮人的故事。”藍景伊不知道自己講多少遍了,可是沁沁屢聽不厭,每一次聽都像是第一次聽一樣。

“我才不要聽那個呢,我要聽野天鵝的故事。”

“好好好,媽咪都答應你們,先聽白雪公主的故事,然後就聽野天鵝的故事。”

“不要,我要先聽野天鵝。”

“壯壯是哥哥,還是現在咱們家裡唯一的男生喲,所以,壯壯要怎麼做呢?”

“好吧,那我讓著妹妹,我是哥哥,哼,沁沁,我比你表現好。”壯壯一拍小胸脯,豪氣萬千的說道。

藍景伊心裡甜甜的,有這兩個寶貝在,她真的很開心。

於是,偌大的房間裏就全都是藍景伊的聲音了,她講故事,兩個小東西乖乖的聽著,聽著聽著就睡著了,睡在她的身旁,暖融融的可愛極了。

她從之前看手機到現在的看兩個寶貝,壯壯越來越象江君越了,看著壯壯就象是看見江君越了一樣,她指尖輕輕劃過壯壯的小臉,才緩緩的閉上了眼睛,守著他的孩子,就等著他回來。

他說他比猫還多九條命,他一定沒事的,她相信他的能力。

藍晴買了東西回來,兩個小東西睡得更沉了,索Xing就都在她的房間睡了,也免得折騰醒了。

夜,更深了。

不知是不是兩個小東西說起江君越在地底下的原因,她雖然睡著了,卻怎麼也睡不踏實,迷迷糊糊的像是睡著了,又像是醒著的。

房門響著,好象是有人在敲門,藍景伊睜開眼睛,看看天還黑著,就悄手悄脚的下了床,走到門前,開門,門外站著女傭,“家後,成先生過來了,要見你。”

原來是成青揚。

這半夜三更的他還真是很閑。

不就是要打靳雪悉的電話嗎,有能耐他自己想辦法去,她才懶著理會他呢。

五六天不理人家,這會想理了,那靳雪悉就要理他嗎?

他成青揚想都甭想。

“不見。”就兩個字,她轉身就回了房間,關上門,打著哈欠回到了床上,歪身看著淡弱牆壁燈光線中的兩個小人,其實,她一點也不孤單,她不止有他們兩個,肚子裏還有一個小三陪著呢,那個小東西,還與她同呼吸共命運,有她就有小三,有小三就有她。

手落在小腹上,感受著小東西的脈動,她想江君越怎麼也不會捨下這三個寶貝的,他一定會回來的。

從床頭桌上又拿過那幾張紙條,看了又看,每一次都彷彿是第一次看一樣,她想江君越若是寫起情書來那文筆也一定不一般。

門,又響了。

藍景伊皺眉,這成青揚到底要幹嗎?

他要找他女人就自己去找好了,他不是很能耐嗎?

幹嗎一直騷擾她?

下了地,氣衝衝的就開了門,沖著門外道:“讓他走,我不想見他。”

可才說完,藍景伊就傻住了,“你,誰讓你上來的?”不想敲門的居然是成青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