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爺陪著你睡,乖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4:21
A+ A- 關燈 聽書

“不要。”他這天天的要她,她還懷着孩子呢,這還沒過三個月,哪經得起他這樣的折騰。

“傻,爺來只是要摟著你睡而已,你想多了。”他笑眯眯一語,倒是讓她小臉一紅,張了張嘴,也不知道要怎麼回應他了。

藍景伊只好不說話,掙開他就上了床,看著他脫了外套去了洗手間,很快洗手間那邊就傳來了淅瀝的水聲,她聽著那聲音,彷彿催眠曲一樣,再看他倒映在馬賽克玻璃上的身影,看著看著,就困了。

藍景伊眯著眼睛,恍惚中那水聲就停了,一股沐浴Ru混合著男人味的氣息飄過來,讓她下意識的如猫一樣的翻了一個身,身子便蹭到了江君越的懷裡,“傾傾……”

“嗯,睡吧,爺陪著你睡,乖。”他的手落在她的腰上,輕輕的拍著,就象是在哄孩子睡覺一樣。

可就是那樣的輕拍,還真是讓她漸漸的睡著了,意識最後清醒的瞬間,她腦子裏就是一個認知,他巴巴的從道地鑽進別墅來,還被那哥三個逮個正著的當了一回賭局,為的就是陪她睡一覺,他傻呀。

可有他如此,她什麼都夠了。

第二天醒來,江君越已經走了,是的,這別墅裏他已經不能明目張膽的留下了,想著他明天要出差,也不知他今晚會不會過來了。

可這個,她又能問誰呢,誰也不能問。

倒是打了電話給蔣瀚,不過求他辦的事卻與自己和江君越無關,就讓他悄悄的把雪悉送到國外。

蔣瀚自然答應了,不過條件是成青揚那邊若是找過來要算在她的頭上,他是不管的。

一整天無所事事,看看電視,與靳雪悉聊聊天,大概是心底裏擔憂著江君越,所以時間就過得特別的慢。

好不容易挨到了晚上,她推著靳雪悉去休息了,自己就躺在床上看著天花板發呆,只是耳朵豎了起來,她在等江君越,第六感告訴她,他這次的出遠差一定與她有關。

或者說,他是聯絡上了費玉哲。

可左等右等也不見他來。

藍景伊困了,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正睡得香沉,脖子上就有些癢有些濕,她伸手去拂,卻被另一隻手捉住,“伊伊……”低低的輕喃,隨即她的小嘴就被另一雙唇蓋住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深深的吻,吻得她透不過氣來,她才從睡夢中清醒過來,“傾傾……”原來是他,什麼時候回來的?她想看看時間,可是迷朦中看著哪裡都不清晰似的。

“我輕些,慢些,別怕。”他柔聲哄著她,便一邊吻著她一邊徐徐的與她合而為一,輕輕的動輕輕的聲音,她閉上眼睛,享受著他的溫柔,就有一種不知今兮是何兮的感覺。

許久,她聽著他低低的壓抑著的喘息聲,才慢慢沉入夢鄉之中,這一次,她睡得很沉很穩,身邊,是男人緊摟著她入懷。

也許是太擔心他這次的遠差,天快亮時,江君越只微微一動,藍景伊就醒了過來,“傾傾,你要走了嗎?”

“嗯。”

“要幾天才回來?”

“這麼捨不得爺走?”他的指尖點在她吹彈可破的小臉上,促狹的問她。

她看著黑暗中朦朧不清的男人,“會不會有危險?”

“不會。”他想也不想的回答她,“你放心,別人不是說猫有九條命,爺有十八條命嗎,爺是死不了的。”

她這才想起江君亮被炸死的事件,他果然是有十八條命的,可她還是不放心,手伸到枕頭下,摸出了一串串珠,再為他戴在了手腕上,“別摘下來,它在你就在,我會感覺到的。”她戴了很久的串珠,她覺得這樣的東西是有靈Xing的。

“好。”他乖乖戴上,“別擔心,爺都有算計的。”

“知道你聰明,可是費家可以那麼隱蔽的生存在這個世界上,那就說明是有些本事的,你不可不防,一定要小心行事。”他不說,她就是知道他的出差與費家有關了,不然,什麼事情能讓他親自出馬去辦呢。

“知道了,管家婆。”他刮了刮她的小臉,“爺要走了,不然天亮了出不去,被人堵在你被窩裏爺不介意,就是怕你會介意呢。”

“去。”好笑的推了推他,“走吧,小心些。”他這樣每天不辭勞苦的鑽道地,她想想也是醉了。

“老婆,走了。”他下了床,快速的穿妥一身衣物,轉頭沖她揮了揮手,便大步的進了陽臺,很快就消失在了藍景伊的視野裏,可她卻怎麼也收不回視線,就呆呆的看著那個方向發呆。

“傾傾……”不知道過了多久,藍景伊終於回神,可當她奔進陽臺,又哪裡還有江君越的身影,他彷彿會登天遁地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

江君越走了。

靳雪悉旅遊去了。

藍景伊從溫泉別墅回到了自己的小家。

才一進了門,沁沁和壯壯就飛奔過來,四條小短腿倒騰的飛快,“媽咪……媽咪……”

藍景伊左抱一個右抱一個,“沉了,長肉了。”

“不沉,外婆說不沉呢。”

“怎麼不沉,外婆是天天與你們在一起沒感覺,媽咪幾天沒回來一抱就知道了。”放下壯壯,點點他的小鼻尖,這個小東西最會搗蛋了。

“景伊,過來,讓媽看看。”藍晴一臉憔悴的走向藍景伊,拉住她的手,上下的打量著,“瘦了,不過氣色還好,你能想開就好,唉。”

藍晴的歎息一聲接一聲,讓藍景伊差點就衝動的想要告訴藍晴江君越根本沒事,好好的活著呢,可話到嘴邊,她又生生的忍住了,事關他的安全,她不能說出去,“媽,幾天過去了,想開想不開也是這樣了,沁沁壯壯一直都是你帶著,媽,你辛苦了。”

“我一個老太婆了,你好,外孫好比什麼都强,媽辛苦是應該的,孩子們不用你Cao心,你要是覺得家裡無聊就多出去轉轉,或者去上班也沒關係,媽都不介意的。”

可她不敢,因為她現在每一次出門所消耗的都是人民幣,她覺得她的安保做的快與總統不相上下了。

那是勞民傷財的,可不這般,她的生命就時時的處於危險之中。

再不能給江君越添亂了,再不知道對方為什麼要殺她的情况下,她還是呆在別墅裏比較安全,畢竟,這幢別墅的安保固若金湯,很安全。

“哦,我暫時還不想工作,媽,最近有沒有爸爸的消息?”她知道藍晴一直沒有停下來找穆錦山,于藍晴這層關係來說,穆錦山也算是她的爸爸,只不過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爸爸。

藍晴搖搖頭,“沒有。”

“媽,爸只有我一個女兒,若是他還活著,他一定會想方設法的來找我的。”藍景伊慢慢的說著這句,一邊說一邊看藍晴的反應,卻見她眼神微微一黯,似乎是有些落寞,不過很快就回應她道:“嗯,會的,你爸爸他很愛你,你剛出生的時候媽媽坐月子,都是你爸爸照顧你的,那時還沒有現在的紙尿褲呢,要天天給你洗,他從來都不嫌髒,呵呵,有時候洗完了就吃飯,你瞧,你小時候拉臭臭在他眼裡都是香的。”

是呀,這樣的穆錦山不管怎樣也都還是她的父親,摸摸胸口的那枚胸針,“媽,你別著急,爸一定會有消息的。”

“嗯,我也相信會有,對了,江氏最近怎麼樣?江君亮那小子沒有胡來吧?”

藍晴問到這裡,藍景伊心思一恍,便試探的道:“他最近再與一個叫做啟耀的集團公司做生意,啟耀的老總好象是姓費的,老的叫費宏耀,小的叫費玉哲,父子兩個生意做的很大,嗯,我知道的也就這麼多。”

“費宏耀?”藍晴反問,眼睛一下子暗了下來,甚至于連嘴唇也哆嗦了起來。

“嗯,是叫這個名字,他還在晏湖邊買了一幢別墅,媽你知道嗎?晏湖邊的那處地產還是洛家開發的呢,留了四幢傾傾他們兄弟四個一人一幢,嗯,不管他在不在了,以後等裝修好了,我們就搬過去住,那邊傍水,風景很好,空氣也好,最宜居了,最適合小朋友……”她唾沫橫飛的說著,可藍晴的臉色卻越來越暗。

似乎是不想聽下去了,她便直接打斷道:“那邊的別墅一定很貴,我可住不了那麼貴的房子,會折壽的,到時你和沁沁壯壯搬過去住就好了。”

“媽,你不去我們也不去。”

“你呀,就知道抓你媽當勞工是不是?”

藍景伊嘿嘿一笑,“因為我最放心的人就是媽媽呀。”

“這還差不多,你個臭丫頭,就你會說話。”

娘兩個說著笑著,兩個小東西就抱著藍景伊的大腿膩歪著,江君越還活著,她便也活了過來。

“家後,二少爺那邊派人送了一些檔案過來,說是要家後簽字呢,你看……”忽而,有傭人過來報禀。

他不是走了嗎?

又怎麼會讓人拿檔案來簽,“讓那人進來吧。”她心一凜,不知道這又來的檔案到底是葫蘆裏賣的什麼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