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上癮了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3:08
A+ A- 關燈 聽書

“啊?”靳雪悉一愣,猛的抬起頭來,迷糊的看藍景伊,“什麼?”

“坦白從寬,抗拒從嚴,趕緊的坦白交待,你夢遊到哪個國度了?是不是在想成哥呢?怎麼成哥才出去,你就想了?”如今江君越沒事了,藍景伊心情大好,貼著靳雪悉的耳朵就調侃起她來了。

靳雪悉一張小臉已經漲紅,也是這個時候藍景伊才反應過來,這小妮子從進來別墅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與往常沒什麼兩樣,可是細究起來,她好象有心思似的,總是若有所思的在想著什麼。

“沒,你別胡說。”靳雪悉垂下了頭,不看藍景伊,只看自己的鞋尖,同時兩手局促的絞著衣角,就象是個犯了錯的小孩子在忐忑家長要給她什麼懲罰似的。

“發生什麼事了嗎?”藍景伊坐到靳雪悉的身邊,關切的問她,靳雪悉那表情絕對說明在她身上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不然她不會如此表現的。

靳雪悉抿了抿唇,似是猶豫了一下,這才道:“成阿姨知道我是假懷孕了。”

“她怎麼知道的?”藍景伊也一下子緊張了,這可是大事,要知道成絮瀲一直反對成青揚娶靳雪悉,若是知道她肚子裏沒孩子,說不定要怎麼折騰呢,而最重要的是絕對會封锁成青揚與靳雪悉來往。

“青揚帶我去吃海鮮,他點了螃蟹,我正吃著,成阿姨就來了,她說懷孕了還敢吃這個,這明顯是不想要孩子了……”

“我看她這是故意的去查你的,沒事,這事有成哥頂著,總會過去的。”藍景伊拍拍靳雪悉的肩,安慰的說道。

“成阿姨反應很大,扯著我就要去醫院,於是,我便承認了我沒懷孕,她立刻就要求青揚娶夏晚歌了,呵呵,我和他,只怕就要結束了,藍姐姐,這樣也好。”

聽她略帶感傷的話語,藍景伊原本愉悅的心情頓時一掃而空,“什麼叫這樣也好,你傻呀,你喜歡他,他喜歡你,你說結束就結束,那對成哥也是一種傷害吧。”

“呵呵……”靳雪悉輕笑,那輕輕的聲音帶著一份說不出的寂寥,“他從來也沒有喜歡過我,只是……”說到這裡,她揚起小臉,才留到耳邊的短髮顯得她特別的中Xing化,“只是我象他罷了。”

藍景伊心一哽,靳雪悉這話她懂,她第一次見靳雪悉的時候,恍惚間也覺得她與江君越很象,“雪悉,你先別想那麼多,這事,還是由成哥拿主意吧。”

“嗯,我知道的。”靳雪悉淒然的一笑,這笑,卻把什麼都定了一個悲凉的基調,給人的感覺很不好。

“我覺得也是,靳小姐,我以前就是太好强,凡事都想自己解决,自從遇到了阿東,或者是被他的強勢所左右了吧,我漸漸的習慣了依賴,也是這時才發現女人依賴男人並沒有什麼不好,只要別失了自己的本真,別離開他不能活,那就好了。”

“咳……”三個女人正討論著靳雪悉與成青揚的事情,不想,兩個才出去抽烟的男人回來了,走在前面的薛振東低咳了一聲,眼神中夾帶著一抹驚喜的意味,顯見的,剛剛季唯雪的話他聽到了。

“阿東……”聽見他的咳聲,季唯雪小女人般的轉首,一點也不因為才說過的話而忸怩,“我累了,看到景伊沒事,我們是不是可以先離開了?也讓她多多休息。”

“嗯,藥還在熬著呢,回去正好喝了,走吧。”薛振東邁著矯健的步伐走向季唯雪,然後牽起她的手便與藍景伊告辭了,藍景伊也不留,這小倆口有他們自己的世界,這是最好的了。

“雪悉,你留在這裡,我也先回去了。”不想,看著薛振東季唯雪要走,成青揚也凑起了熱鬧。

“青揚……”靳雪悉低低喚了一聲,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可又硬生生的忍住了,“你回去多陪陪成阿姨,我在這裡挺好的,你走吧。”

“喂,我不用陪,雪悉,你跟成哥一道回去吧。”藍景伊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靳雪悉,她雖然怕孤單,可是,她更希望靳雪悉能幸福,這個時候,她不想靳雪悉和成青揚分開。

“不用了,我自己回去就好,景伊,雪悉就交給你了,過幾天,我會親自來接她。”不容質疑的語氣,成青揚直接决定了靳雪悉的去留,看起來像是尊重靳雪悉要留下來的决定,可是聽著怎麼就那麼的彆扭呢。

“姓成的,你什麼意思?你要始亂終棄嗎?”雪悉還是個靚女家,第一次給了他,他就應該對雪悉負責。

“藍景伊,我說了過幾天我會親自來接她離開,她只是借住這裡幾天而已,若你不願意,那也好,雪悉,我們走。”成青揚站在原地,目光淡悠悠的看著靳雪悉,就這一眼,彷彿勾魂一樣,讓靳雪悉不由自主的就站了起來,再朝他走去。

藍景伊快無言了,果然戀愛中的女人智商為零,“靳雪悉,你給我站住,你有點節Cao好不好?”

她這一句,靳雪悉才恍然驚醒,也頓住了脚步,彼時她正好停在成青揚的三步開外,四目相對,她靜靜的看著他,無言。

場面一下子冷清了起來,藍景伊看看成青揚再看看靳雪悉,她是女人,女人總要相幫女人,“雪悉,還是留在我這吧,况且,這別墅原本就是成哥的,你留下來天經地義。”這話意味深長。

“好。”靳雪悉抿了抿唇,應了,可是視線依然還在成青揚的身上,移也不移不開。

她是愛成青揚愛得慘了。

在愛情的世界裏,從來都是初初愛上的那個要比後來愛上的那個多吃些苦頭。

“好,那我先走了。”不知道成青揚是不是在等靳雪悉下這個決定,反正靳雪悉一說留下,他就離開了。

大廳裏終於安靜了下來,藍景伊揉了揉額頭,拉過靳雪悉的手,“你氣色不好,去睡會吧。”

“好。”靳雪悉真的是往二樓走去去客房了。

藍景伊打開了電視,一邊看著一邊吃著茶几上傭人送上來卻沒有動過的水果,她不想浪費。

可,才吃了一塊,樓上就傳來靳雪悉驚恐萬狀的聲音,“啊……”

“怎麼了?”藍景伊擔憂的跑向樓梯,只用了幾秒鐘就上了樓,可當看到靳雪悉吃驚的站在她房間隔壁的客房門前時,頓時明白了過來,洛啟江他們在裡面呢,“雪悉,他們三兒是君越的哥們,只是留在這裡玩玩罷了,不然,你去那邊那間住吧。”

“好……好的。”靳雪悉彷彿受了驚嚇似的便轉身進了另一間客房,藍景伊這才走向那間客房,可才望進去一眼,她也驚住了,“怎麼那麼多血?”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嫂子,你別怕,全都是紅墨水,好玩吧?”

好玩個鬼,這個很嚇人有沒有?

“別弄了,到時候洗不掉擦不掉,成哥一定會找你們三個麻煩的。”

“那怕什麼,有越哥在就是天王老子也不怕,成哥最聽越哥的了。”陸安眉飛色舞的說著,再說了,這房間裏若不是見點紅,誰會相信我們哥四個才打了架呢?

“除了雪悉全都走了,誰還會質疑呀?”藍景伊翻了個白眼,看來這演戲還會傳染,之前是江君越一個人演上了癮,如今,這客房裏的三只也演上癮了。

“都走了?怎麼就沒人上來看看我們哥三呢?陸文濤忒沒勁兒了,原指望他能給哥幾個帶來點驚喜,結果,也沒有。”孟峻峰頓覺無聊遺憾的說道。

“沒事,你們三個繼續玩。”藍景伊往後退,要離開。

“三缺一怎麼玩?要不,嫂子你頂上君越的缺吧?”

江君越都走了,可這幾只還不走,這又是鬧的哪一出?

“我不舒服,要去休息。”她一句不舒服,她就不信他們三個敢強迫她。

“嫂子,你行行好吧,你就當你留下是救濟救濟我們哥三個了,你不知道,就才只玩了幾把,越哥快要把我們的棺材本都給贏光了,你幫幫哥幾個。”

呃,這是認定了要她輸呢,江君越都不輸,她就那麼笨的只會輸嗎?

越看面前這三只越彆扭,“行,就陪你們玩幾把。”

她這一答應,那三只立刻樂了,“還是嫂子好,嫂子萬歲。”

“嫂子最最好。”

藍景伊不疾不徐的坐到了牌桌前,洗牌,抓牌,摸牌,打牌,她也不是不會玩,只是沒男人們玩得精也沒他們玩得大,集中了注意力玩著,不想第一把就贏了,這一下,所有的興致都被提起來了。

連胡了兩把,第三把洛啟江才胡了一次,緊接著藍景伊又胡了三把,她越玩興致越高,一張小臉全是得意的喜色,哼,就他們三個想讓她輸,門都沒有。

這一玩就玩到了天黑,那哥三輸得哭喪個臉吵著要吃晚飯,藍景伊乾脆讓廚師蒸包子,這樣可以一邊玩一邊吃,兩不耽誤,她上癮了。

忽而,手機響了,她低頭看過去,原來是雪悉。

“藍姐姐,你在哪?我怎麼找不到你?”

藍景伊囧,她這打牌呢,“等等,我馬上回房。”

(PS不收費)PS:終於爬上來了,前晚為了三更,我淩晨兩點才睡,結果就是昨天身體的各零部件失靈失控了,最後得出的結論就是熬夜真不是什麼好事,前天多更了一章,昨天一章也不能更,以後,不玩熬夜了!!我儘量多更儘量快點結局呀!越到結局越不好寫,請親們體諒,畢竟澀每天都赤果果奔呢!!麼麼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