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賤賤的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2:43
A+ A- 關燈 聽書

“沒。”陸文濤冷冷的盯著他,絲毫也沒有相讓的意思。

‘江君亮’眉毛一挑,上下的掃視了一通陸文濤,那眼神,踐踐的,學著從前的江君亮倒是學得很象,只是他臉上貼著的邦迪讓他看起來就象是一個小丑般,很可笑,“若我非要讓你讓開呢?”

“理由?”

“我找嫂子簽字,這是公事,况且現在於我來說是上班時間,你不能封锁一個男人辦公吧,再有,我受了傷,作為一個男人,你忍心看一個受傷的人站在你面前而不讓座嗎?”

“那邊有位置。”陸文濤手一指另一邊的空位,半點也沒有打算讓開的意思。

“可嫂子在這邊,我這要與她公事呢。”‘江君亮’這是一定要趕走坐在藍景伊對面的陸文濤了。

藍景伊抬頭看看樓梯那邊,“怎麼沒打死你呢?洛哥,陸安,孟峻峰,你們快下來把姓江的給我丟出去。”她與陸文濤不過是在有其它四個人在場的情况下說幾句話,他至於這樣吃飛醋嗎?

他還與那美女單獨在健身房裏‘卿卿我我’呢,她這情况跟他的根本不能相提並論。

“原來那幾比特兄弟也來了,怪不得我剛在園子裏看到好幾輛車,江兄這是被他們打了?”陸文濤穩穩坐在原地,就是不給‘江君亮’讓位置。

“老子也打了他們,姓陸的,你再不起來休怪我不会。”

“隨便。”

“好,這可是你說的,在座的各位都可以為我做作證,是他讓我隨便打他的。”最後一個字尾音還未落,他一拳頭就揮向了陸文濤,那拳速快狠准,他是打黑拳的高手,陸文濤原本就不是他的對手,再加上他這突然間的出拳,這猝不及防的一下不偏不倚,正好打在陸文濤的顴骨上。

“啊”,陸文濤吃痛一叫,“江君亮,你王八蛋。”

藍景伊怔住,這似乎是她第一次聽見陸文濤爆粗語。

於是,兩個男人便扭打在了一起。

大廳裏一下子熱鬧了起來。

藍景伊坐在沙發上如坐針氈,其它幾個人卻是愜意的一邊看著兩男人打架一邊品著茶或咖啡,一眼看過去,滋潤的很。

陸文濤沒有簡非離的好身手,可是真正的江君亮也沒太大的本事,所以,這個‘江君亮’也只能半斤八兩的與陸文濤對打著,再加上他原本就受了傷,此時打起架來看上去就格外的惹眼。

“別打了。”藍景伊受不了的低吼,她知江君越一向看不上陸文濤,一定是借著這個機會借‘江君亮’的名義懲罰一下陸文濤,可這是她的地盤,她和陸文濤做不成夫妻可還是朋友,她怎麼也不能眼睜睜的等著陸文濤被算計。

“住手,都給我住手。”忍不住的站起來,她去拉架了。

“景伊,別過來,你小心。”眼看著藍景伊要幫自己,陸文濤眼眶一熱,目光便落在了她的身上。

可,也就是這樣一個分心,江君越一點也不会的猛的一推,“嘭”,混亂中陸文濤一個站立不穩,高大的身形便往一側一栽,頓時頭便嗑在了茶几上。

“文濤。”藍景伊沖上前去,低頭看向他已經滲出血絲的額頭,手有些顫,“你怎麼樣?疼嗎?”

“呃,不過是外傷罷了,至於象個娘們似的呲牙咧嘴嗎。”‘江君亮’居高臨下的睨著陸文濤,滿臉的不屑。

“行了,打夠了吧?你們兩個再扯下去,別怪我姓薛的不会,江君亮,你從哪來回哪去,這裡是成先生的別墅,不是你撒野的地方。”薛振東拿出了他警官的氣派頤指氣使的說道。

“我管他是誰的別墅,嫂子在哪,我便在哪,除非她把這幾份檔案簽了。”‘江君亮’與薛振東對峙著,然後慢條斯理的坐到了剛剛陸文濤坐過的位置上,再指指對面,“嫂子,坐吧。”

藍景伊無言,陸文濤這額頭都是血,‘江君亮’卻當沒看見般的,只管要與她簽字。

果然是一個人入戲入的久了,便成了戲中人。

突然間就有些討厭他這樣的管道,他不累,她累。

藍景伊站了起來,一把奪過他手上的檔案,再拿起茶几上的一支筆,想也不想,看也不看,刷刷刷的簽了自己的名字,再一把遞給他,“行了,這下你可以走了吧?”

江君越的目光頓時幽深了,他原本是打算以她不簽名的緣由賴在這裡三天,正大光明的與她在一起,不想,她居然一氣之下就把字簽了,這還是當著這幾個人的面,這下,他想不走也不成了,冷著一張臉檢查了一下,見她果然都簽好了,便道:“那就多謝嫂子了,我先告辭,各位慢坐,江君亮就不奉陪了。”

“滾。”藍景伊抬腿就要踢他,他身子靈巧一閃就避了開去,“嫂子再見。”笑眯眯的樣子踐踐的,很欠扁,可這才是那個原本的江君亮的樣子。

若是他真演戲,絕對是個天才。

他走了,一身紅色的T恤再加上臉上胳膊上小腿上的傷,看起來特別的惹眼,他卻沒當回事,大步的走出了大廳,頭也不回一下,彷彿這地方再也不想呆了似的。

“景伊,你看……”陸文濤歉然,“你看你簽了那些檔案會不會對江氏不利?”

“不管了,誰讓江君越大腦癡呆的把江氏交給白癡江君亮,我這一次不簽,下一次總也要簽的,總不能跟他耗一輩子,你坐著,我去拿醫藥箱。”或者,就趁著人多她這樣好象是被氣壞了的賭氣簽了,更不會有人懷疑什麼吧。

“不用了,不礙事的。”陸文濤起身,手捂著傷口要封锁藍景伊。

“流了好多血,不止血不行。”

“弟妹,你懷孕了,這接觸藥物的活還是交給傭人去處理就好了。”成青揚開口,隨手一揮,便有一個女傭去櫃子裏拿了醫藥箱走了過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陸文濤臉上一片黯然,原想著讓藍景伊為他上藥,現在看來根本不可能了,“我自己行。”

“陸先生還是讓傭人處理的好,不然在額頭上你不方便。”

陸文濤閉了閉眼再睜開,便任由女傭替他處理傷口,傷口不大,可是很深,藥一上了,血便止了,貼塊邦迪上去,與剛剛的‘江君亮’有半斤八兩的感覺,兩個人都掛了彩。

“景伊,我覺得你還是考慮考慮我哥吧。”

“唯雪……”薛振東給了季唯雪一個冷冽的眼神,“這才幾天而已,這事情你不要再提了。”

季唯雪小嘴一撅,“我再不提就讓陸先生捷足先登了,那時我哥一定得後悔死。”

“唯雪,人與人的感情是很奇妙的,有的人天天在一起,卻是相看兩相厭,有的人一次偶遇,卻决定了兩個人的人生,這是緣份,若有緣,怎麼樣都會在一起,若無緣,怎麼樣也不會在一起。”薛振東點著手裡的烟徐徐說過,這才站起來,“我去抽支烟,成先生要一起去嗎?”

“好的。”

“振東,我也去。”

“女人吸二手烟會老的快的,乖,坐這裡與靳小姐和景伊聊聊天,我很快回來,咱們就離開。”薛振東握了握季唯雪的小手,如哄孩子一樣的說到。

季唯雪是個有主見的人,而且很聰明,藍景伊以為她一定會反駁的,不想,季唯雪居然乖乖的點了點頭,“好的呀,那你和成哥快些抽。”

“嗯。”薛振東起身摸了摸她的頭,這才朝大廳的玻璃大門走去,這是準備去室外抽烟了。

眼看著幾個人沒人理會他,再想想剛剛薛振東意有所指的話語,陸文濤也起了身,“景伊,那我也先告辭了,你好好照顧自己,別想太多,我的傷沒關係的。”

“好。”輕點了點頭,看著他大步離去,那個背影與簡非離和季唯衍一樣的寂寥,“等等。”

“嗯?”陸文濤迷惑的回頭。

“文濤,下次再來,一定把女朋友帶上。”她這話,是發自內心的,如果現在陌小雪再出現在她面前,她一定會心平氣和的勸著他們兩個人的,人的一生說長不長,說短也不短,既然曾經和諧過,為什麼不能够再走在一起呢?

“好。”他笑笑,這次,真的走了。

“藍景伊,你該不會是對前夫餘情未了吧?”季唯雪可不会,一開口就是噎人的話語。

藍景伊低低一笑,“遇見傾傾,我才知道什麼是愛情,在那之前,非離是我珍惜的,至於他,如今連備胎可能也不是了。”她再不會選他,他們兩個人已經越走越遠。

“那就好,這樣我哥就有希望了,等我打電話讓他過來看我,到時候,他來見你你一定要見他喲。”從是她的情敵到現在的努力要把她介紹給她哥哥,季唯雪的轉變倒是挺快的,也出乎藍景伊的意料之外。

“唯衍若來,我一定見,對了,你還在喝草藥嗎?”

“嗯,振東弄來的藥方我隨便喝喝,反正,只要不讓我住院就好。”她是樂天派,那麼重的病,可於她的口中說出來,卻是輕描淡寫。

兩個人閑閑的說著話,那邊靳雪悉卻陷入了沉思中,讓藍景伊不由得關切起來,她悄悄站起踱到靳雪悉的身旁,突的一拍她的肩膀,“喂,想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