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緣份天註定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2:06
A+ A- 關燈 聽書

“嘶……”又是冷嘶了一聲,江君越眉頭緊皺,卻不應她。

藍景伊抿抿唇,“姓費的到底什麼來頭?值得你這樣煞費苦心。”對付季唯衍,江君越也沒有如此勞心勞力吧。

“全世界瞭解費家的人不超過十個人,現在,你懂了嗎?”

藍景伊咋舌,有這麼懸乎嗎?

“所以,以你的水准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是不是?”人家還在暗他在明呢,這更是自己的弱處。

“啟耀要香並江氏。”

“所以,你讓我簽了這些契约就是要給他下一個餌,是不是?”佑著啟耀上鉤,也就是費玉哲上了鉤。

“老婆很聰明,嗯,快上藥吧,然後玩幾把,放鬆一下,這幾天,爺累壞了。”

他這樣一句,她所有的怨氣都煙消雲散了,輕手輕腳的替他處理著傷口,雖然不是很嚴重,可也不輕呢,再回頭看其它幾個,也相互的處理傷口呢,他們三個打一個,江君越還讓著了,不然,他們三個更慘。

上了藥,牌桌已經放好了,一坐到桌前,幾個人便眉飛色舞起來,完全的忘了身上的傷,“越哥,你這樣子要多拍幾張照片,真帥呀。”

“你小子也不差,哈哈,爺的手段知道了吧?看你們下次還敢不敢跟爺較真。”

“那有啥不敢的,只要我們把嫂子哄好了,啥都敢。”

江君越抬頭掃了一眼藍景伊,“你們哄她哪有我以實際行動哄她來得有力度呢,這個就別想了,來,摸牌。”

房間裏熱鬧了起來,藍景伊無聊的就坐在江君越的身邊看他們玩,男人們玩得太大,她可不敢。

才看了一把,江君越就推推她,貼著她的耳朵道:“爺給你找了個伴,嗯,雪鳳走了雪悉回來了。”

“在哪兒?”

“估計著就要到了,你出去迎接一下吧。”

“好,那你們玩吧。”她這身子,總坐著也不好,再說了,這一直看男人打麻將,她怕以後生出來的小寶寶會成為賭神都說不定,這胎教還是換一個好。

可當出了門,看到園子裏剛開進來的那三部車的時候,她一愣,怎麼來了這麼多的人?

“江君亮”這是想低調,都不成了。

成青揚,靳雪悉,這一對來了她知道。

可是後面還緊跟著薛振東和季唯雪,這兩人的身後跟著的居然是陸文濤。

有些日子沒見他了,她有些沒想到他會來這裡看她,陸文濤清瘦了許多,想起自己與他之間曾經的關係,藍景伊深感歉然。

“藍景伊,既然江君越走了,你不如接受我哥好了,我哥對你,絕對真心。”季唯雪朝她走來,也打破了這園子裏片刻間的安靜。

看來,薛振東還沒告訴她江君越的真實情况,這樣一會上了樓當她看到‘江君亮’再與江君越的三個兄弟打牌的時候她會不會當場傻掉?

這個,很有可能。

或者,乾脆就不見?

藍景伊沒理會季唯雪的話,因為那根本不可能,看著陸文濤,想起自己昏過去的時候醫院裏他的聲音,那時他就去看過自己了,“文濤,謝謝你來。”

“來看看你,瘦了,可你就要是第三個孩子的媽了,自己多照顧自己。”陸文濤朝她走來,一如既往的淡漠表情,只有眼睛裏的關切是真實的。

她抿抿唇,人家這只是來慰問她的,別無其它,這樣就好。

“景伊,雪鳳走了?”靳雪悉一襲淡綠色的長裙,雖然是短髮,可襯著她格外的清靈秀美,看她伴在成青揚的身邊,他們兩個人之間的進展,似乎應該還不錯。

“走了。”

“昨晚,到底怎麼回事?”很顯然,這位小主也不知情。

“哦,他昨晚喝醉了溜進我的房間,我不知道,這不,傾傾的幾個哥們來了,爆打了他一頓,可他死賴著不走。”也不知江君越那邊是怎麼個安排,所以,她也不敢說出‘江君亮’就是江君越的事情,這事越少人知道越好,“進來吧,別站在外面,太熱了。”迎著幾個人進了大廳,成青揚一直默不作聲,保持著他青幫老大的形象,似乎,只有在江君越面前,他的話才會多些。

不知是不是因為他做回了男人的關係,藍景伊就覺得他看起來比從前更加英武有形。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行五個人進了大廳,沙發上坐定,藍景伊才好奇的道:“該不會你們約好了一起來的吧?”不然,她一出門就遇見了三部車五個人。

“沒。”成青揚一個字,就否决了,也說明他和靳雪悉是單獨來的,與其它三人無關,所以,江君越知道他要來了,卻不知道另三人要來,這就可以理解了。

“哦,我吵著要振東帶我來看看你,剛好陸先生也在,就一起過來了。”季唯雪嫵妹的笑開,雖然臉色有些微微蒼白,可是那寫滿幸福的味道卻是掩也掩不去的,她和薛振東一個冷冽一個嫵妹,但兩個人站在一起卻是那麼的和諧,江君越的算盤倒是打得精,既便宜了好朋友,也成全了自己,她甚至在想當初他告訴薛振東季唯雪是毒販的時候是不是就在打著這兩個人的主意了?

有時候,她真想鑽進他的腦袋裏看看裡面到底都盛了什麼?

傭人上了茶,人多,再加上成青揚與其它幾人並不是很熟悉,一直冷著臉坐在那裡,倒是靳雪悉和季唯雪低低的聊了起來,也不知在聊著什麼,很熱絡,兩女人聊著,相陪著的兩個男人就有一句沒一句的也侃起了大山,不得不說,成青揚和薛振東在一起的畫面看起來很有喜感。

一個是黑幫老大,一個是警局先鋒,按理說兩個人應該是死對頭,可因著江君越黑道也交白道也交,就讓這兩個人坐在一起硬生生的看起來和諧了,兩個人都知道江君越沒死,所以表情也沒有多愴然,倒是季唯雪微微的有些傷感,畢竟曾經她是喜歡過江君越的,是江君越一句那個曾經救她的是薛振東,她才被迫的轉移了感情,好在薛振東不辱使命,應該是已經摘到了這朵花兒了。

眼看著兩男兩女閑閑的聊著,陸文濤便坐到了藍景伊的對面,他壓低聲音道:“他真的走了?”

他這一句,就證明了他對江君越的死是質疑的。

藍景伊點頭,沒說話,因為她說‘是’不好,說‘不是’更不好。

“我不信,是不是江君亮……”

藍景伊一怔,沒想到陸文濤這樣聰明,居然一下子就猜了個大概,“不是的,你別亂說。”她這一句說完,恨不得咬掉舌頭,這句根本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這是在告訴陸文濤現在別墅裏的‘江君亮’就是與江君越有關係。

“他是什麼人我清楚,狐狸一樣的人,能在季唯衍手上把江氏搶回來還把季氏送回新加坡,你覺得他會不聲不響的說沒就沒了嗎?這事情別人也許會相信,不過,我絕對不信,所以景伊,你別傷心,他一定會回來的。”

陸文濤一開始的話讓她緊張,以為他真的查到了什麼,可到後面一句,她又放鬆了,也許他只是要安慰她罷了。

藍景伊抿唇,輕輕點了點頭,還是不說話,說多錯多,那便不說。

‘江君亮’的事,還是少些人知道要好,她要保證江君越的安全。

若不是為她,他也不必如此的煞費苦心。

“景伊,有什麼為難的事處理不了,你隨時可以找我,最近,我都沒什麼事,閑得很。”

“文濤,聽說你最近連公司的事情都不管了,都交給手下去打理,這是真的?”

“嗯,養著他們就是要為公司做事情的,這也沒什麼的。”

“可是酒喝多了會傷身。”

“我知道,我會節制的,景伊,你還會關心我,真好。”這後面兩個字他的音咬的很重,似乎,更多的是感慨。

“陸伯伯最近好嗎?”想起費宏耀,她不禁想到或者她該去向陸博文打聽一下。

“爸爸老了,還是老樣子,不過,這幾天經常提到晴姨……”說到這裡他頓了一下,“景伊,改天去我家裡坐坐吧。”

“好。”

“我母親一直說要請你和晴姨吃一頓飯,就是不知晴姨會不會賞臉……”

“我媽她最近一直幫我照顧沁沁壯壯,等不忙了的時候一定去拜訪。”藍景伊客氣著婉拒了,當初,若不是陸小棋,她也不會受了那麼多苦,幸好遇到的是江君越,不然現在的她一定很慘。

看到陸文濤藍景伊就情不自禁的想起了簡非離,那時若不是為了讓簡非離放心也死了心,她又怎麼會嫁給陸文濤呢,她以為嫁人嫁了一個愛自己的一定會幸福的,卻不曾想,那時的陸文濤對她根本沒有愛而只有從他媽媽那裡得來的恨。

老天弄人,果然人與人的緣份是天註定的。

“文濤,下次來,帶女朋友過來吧,我想看見你幸福的樣子。”

他點頭,“好。”

“咳咳……”陸文濤的尾音還未落,樓梯上響起一聲低咳,隨即身著一身紅色T恤的‘江君亮’大步朝沙發走來,人就停在陸文濤的身側,居高臨下的看著陸文濤,“喂,說完了沒?說完了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