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死猪男人

發佈時間: 2023-01-07 15:20:18
A+ A- 關燈 聽書

他也不知道他是怎麼了,不過是自己跟她有過一夜的糜`亂罷了,連一夜晴都不算,可是不知怎麼的,他總是會想到那一晚,尤其是在醉酒的時候,她雪白的身體就總是在眼前晃個不停,“藍景伊,是你自己要來招惹我的,我有讓你來過嗎?”

她無言,她說不過他,可是,他就是不鬆手。

藍景伊低頭試著去掰開他的手指,可是掰開了這一根,那一根又落了回去,無論她怎麼樣的努力,她的手還是被他緊握著,看著她局促的小模樣,江君越忽而笑開,“或者,你告訴我那鑰匙鏈是誰送給你的,我就放開你。”

“是非離。”她脫口而出,“現在,你該放開我了吧?”

“非離,簡非離是嗎?”他重複著她才出口的名字,唇角掛著似有似無的笑意,他記得她的資料上記載簡非離是她大學裏交過的唯一的男友,果然,那鑰匙鏈是丟不得的,“呵呵,好,好,那我幫你找找。”打了一個酒嗝,他的眼神越發的迷離起來,溫熱的手掌真的鬆開了她的,然後,輕輕的闔上眼眸,整個人順勢倒靠在沙發上,彷彿是進入了夢鄉。

酒,真的是一個好東西,可以讓人想醉就醉,想睡就睡。

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不管喝多少的酒,只要醒著,他永遠都是清醒著的。

“江君越,你醒醒,你醒醒呀。”一雙小手焦急的搖撼著他的肩膀,他聽得到,卻不想動,只任由著女人的甜香充斥在他的世界裏,就這樣睡去,多好。

沙發上,男人如死猪一樣的睡著,嗯,藍景伊就是認定了他是死猪,居然怎麼拽怎麼喊都不醒。

松了手,視線還在他的臉上,不得不說,這男人的睡相真好看,他不當牛郎其實也挺可惜的,真真浪費了這張妖孽臉。

“江君越,我可是叫了你好半天了,是你自己不醒過來的,那我就不会了喲,我得去找鑰匙鏈了,等你醒了,不能說我亂翻你的東西,給我亂扣罪名喲。”藍景伊小聲的嘟囔著,可沙發上的男人就是一動不動。

於是,藍景伊不会的開始裡裡外外的翻找著那個鑰匙鏈,臥室裏,客廳裏,甚至連洗手間和垃圾袋都翻了,沒有,哪裡也沒有。

最後,她頹然的坐到了江君越的身邊,“你到底把它丟哪裡去了呢?”

回應她的是男人均勻的呼吸聲,他什麼也沒說。

走吧,再呆下去也沒勁兒了,藍景伊站起來就要離開,可,只邁了一步就轉過了頭,“江君越,看在你是我債主的份上,我就可憐可憐你把你扶到床上去吧,不然,你這腿也太長了,小沙發根本放不下。”是的,此時的江君越真的是蜷在沙發裏的,小公寓不大,沙發自然也是小的。

江君越還是絲毫沒任何回應。

藍景伊這才怨念的去扶他,真沉呀,沉得有一瞬間她真想放弃了,卻還是咬牙硬是把他扶到了床上,當男人沉重的身體倒在床上的時候,藍景伊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氣,“猪,嗯,死猪。”罵咧了一句,這才給他脫了鞋子再給他蓋上被子,讓他舒服的睡下了。

靜靜的站在床前看了他一會兒,其實,沒找到鑰匙鏈她真的挺失望的,可,再失望那小東西也變不回來了,轉身,慢香香的離開,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見到簡非離,若是見到了,他知道她弄丟了他送她的鑰匙鏈,會不會生氣呢?

想到簡非離,藍景伊的唇角現出了一抹微笑。

夜很深了,風輕輕起,鳳凰花被吹落了一地,也落在了她的衣衫上,從公車站走到量販店的宿舍前,一路都是靜悄悄的,宿舍很僻靜,量販店的老闆特別會節省,租的房子自然也是這種偏僻省錢的。

突然間,一輛與這裡的出租房一點都不協調的豪車乍現在了她的眸中。

寶馬。

一輛黑色的寶馬。

江君越和陸文濤都開黑色的寶馬,想到這個,她甚至覺得他們兩個是不是早就商量好了的?

可是眼前的這輛,一眼看過去,她就知道是陸文濤的,江君越那厮還在睡覺呢。

陸文濤,他來幹什麼?

藍景伊下意識的瑟縮了一下身子,有些遲疑要不要走過那車進去宿舍了,因為,那輛寶馬就橫擋在宿舍的門前,是她回去的必經之路。

她停在那裡,抿了抿唇,突然間,寶馬車的車門就開了,陸文濤的長腿邁了下來,抬眸就看向了她,那一瞬,兩個人相距不過五六米,她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她就是知道是他,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席捲了她的整個神經,下一秒,藍景伊轉身就走,不知怎麼的,她不想再跟他有任何的交集。

“藍景伊。”他低喊,一個月了,他終還是來找她了。

那一聲,沒有了往日記憶裏的囂張和跋扈,有的只是滄桑和頹廢,似乎,兩個男人就象是愛車都愛寶馬一樣,就連喝酒都他`***出奇的一致,藍景伊嗅到了身後飄來的酒味,“你來幹嗎?”硬著頭皮轉回身,她也不想面對他的,可是,這一瞬間她思來想去,不回宿舍她就要去住小旅店,那種地方最便宜的地方也要幾十塊,而且,絕對的不安全,說不定半夜被人偷了東西再被**了睡照,好歹她一美女,她不幹。

“帶你去見一個人。”他輕聲的說,語氣竟是有些溫柔的,那樣的語調,讓藍景伊微微的錯愕了,他有多久沒有以這樣的語氣跟她說話了。

“誰?”她狐疑的問,顯然的,不想跟他走,她看他的眼神都是警惕的,彷彿他是洪水猛獸一般,那目光讓陸文濤的眼底閃過黯然,“去了你就知道了。”

藍景伊邁步朝著宿舍大門走去,“不去。”

“藍景伊,一個你最想見到的人,若是你不去,你會後悔的。”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一個你最想見到的人,不得不說,這一句話到底還是掀起了藍景伊的好奇心,“我最想見到的人?”

“是的,上車吧。”軒昂的身形繞到副駕駛那邊的位置上,直接拉開了門,示意著藍景伊上車。

藍景伊站在原處,身體僵了一僵,這一刻,她還是猶疑的。

“怎麼,怕我吃了你?若是我想便早做了,也不會便宜了那個混蛋。”陸文濤帶著懊惱的低低說過,卻也絕對是大實話。

半年多了,他是真的沒有要過她的身體。

藍景伊彎身鑽進了車裏,輕聲的道:“是她嗎?”只想是她,五年沒見了,她真的好想好想她。

黑色的寶馬,平穩的駛在T市的馬路上,藍景伊手絞著衣角,目光直視前方,她問過陸文濤那人是誰,可是,他怎麼都不肯說話,只是專注的開著車,彷彿,車裏根本就沒有她這個人的存在一樣,他還是那樣冷冷的,讓她坐在他身旁都覺得自己彷彿要被凍成了冰塊。

漸漸的,藍景伊只覺外面這一段路有些熟悉,“陸文濤,這是去哪兒?”那股子熟悉的感覺讓她不由自主的很想知道他們的目的地是哪裡。

“去陸氏上班吧,也許,你現在更需要一份高薪一點的工作。”陸文濤終於開口了,卻是語氣平淡的答非所問。

藍景伊扭頭看他,隨即想也不想的搖了搖頭,“不,我不需要。”

“好,希望你可以一直堅持到底。”他沒在說什麼,很快的减了車速,透過車外的霓虹,藍景伊這才發現她所要去的地方真的很熟悉,居然,就是她和江君越初初見面時的那個酒吧。

騷動酒吧。

車停,陸文濤俐落的下了車,可是,藍景伊卻坐在那裡不動了,這個地方,說不上為什麼,今晚,她很不想進去,現在江君越並不在這裡面,她進去做什麼?她不信藍晴會在這裡,不會的,“下車。”陸文濤催促著,語氣裏已經有了些不耐煩。

藍景伊還是坐在車裏不肯下去,“你騙我的是不是?你想讓我還你那兩萬塊是不是?”這裡,陸文濤還曾為她付了因為江君越而欠下的兩萬塊,她記得很清楚的,那時,她還曾小小的感激過他呢。

“我在你眼裡現在就只是一個騙子嗎?”陸文濤彎身,狠狠的捉住她的手腕,用力的一拖,便把她拖下了車,扯著她大步的走進騷動,四周,已經有人開始望向他們這兩個頗有些不正常的人了。

是的,陸文濤的動作帶著了點暴力的傾向,看起來的確很不正常。

突的,身前的男人停下了脚步,讓收步不及的藍景伊一下子撞在了他寬闊的背脊上,揉了揉額頭,藍景伊惦起脚尖好奇的看過去,一眼就望見了一張桌前坐著的藍晴,她興奮的才要跑過去叫媽媽,卻見藍晴迎面的那個女子站了起來,當看清楚那個女人的面龐時,她怔住了,那女人居然是陸小棋,也就是陸文濤的媽媽,“她們……”

“刷”,一杯酒液從陸小棋的手中杯子裏被潑出,然後,一點也沒浪費的盡數的被潑灑在了藍晴的頭上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