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8章老照片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10:17
A+ A- 關燈 聽書

“沒有。”她恍然回神,死都不承認他突然間離開湯池她其實很失落,原來,不知何時她已經開始念戀起他的懷抱來了,總想靠在他的懷裡什麼也不想,只感受他身上的氣息就好了。

水聲起,濺起水花點點,江君越又下了池中,手機舉到了她的面前,“來,看看這個人有沒有些眼熟?”

“誰?”她抬頭看過去,只一眼,頓時吃了一驚。

她象藍晴,卻只有四分的相象。

她一點也不象穆錦山,後來她知道了穆錦山不是她的親生父親。

然而面前手機裏的照片中,那個男人卻與她有著七分的相象。

很象。

那是一個看起來溫文爾雅的男子,看這照片應該是有年頭了,男子很年輕,一身黑色的西裝襯著他英武挺拔,好看,惹眼。

“眼熟吧?”江君越再挪了挪手機,讓手機更加的凑近了她。

藍景伊點頭,“他是……”太象了,她從沒想過這世上會有一個人與自己這樣的相象,而且,還是一個男人,難道……

此刻,她多想了,想七想八的想著種種可能,再看江君越手指點過的其它的一張張的照片,幾乎每一張照片裏都有這個人,這一次,他的年紀一下子跨度到了現在,應該是六十歲左右的年紀,頭發微白,可雖然年紀大了,卻顯得很有精神。

“費玉哲的父親。”江君越也再一次的陪著她瀏覽著才從電腦郵箱裏下載下來的照片,“看看這張,他們父子兩個一起的照片。”

“那他媽媽呢?怎麼沒有?”藍景伊狐疑的問道,費玉哲的母親到底是誰呢?她好奇了,只為,他也許跟她是同父异母的兄妹。

江君越就拿著手機攤了一下手,“誰知道呢,查不到費玉哲母親的任何資料,就連這些資料,也是跟踪了費玉哲很久才查到的。

“他就是費宏耀?”記得晏湖邊上那連著他們四兄弟別墅的另一幢的主人就是叫做費宏耀的,她現在終於都想了起來。

“對。”

藍景伊搶過江君越的手機,把那組才看完的照片又從頭到尾的看了一遍,對照片裏的那個老人家,也不知是不是因為他們太相象的緣故,她就是覺得他很親切,指尖輕落在照片中老人的臉上,那種親切感更濃,“他現在人住哪裡?”

江君越搖了搖頭,“不知。”

“那這些照片……”

“從費玉哲在國外的住處裏翻到的。”

“怎麼這麼神秘呢,費家很有錢?”不然,怎麼能把一個家族都藏了起來,這需要一定的本事。

“這個呢,我想應該是的,他們買下了印度洋的幾個小島。”

“那些小島上有人住嗎?”

“應該是沒什麼人住,所以根本查不到費家買了那幾個小島做了什麼用途?我們查到的只有航拍小島的照片,離得遠,樹蔭濃密,看不出什麼。”

江君越越說,藍景伊越好奇了,“外人都靠近不了嗎?”

“嗯,據說在貼近小島的海水裏放置了魚雷,普通的漁船根本靠近不了。”

藍景伊將他的手機放在了湯池邊沿,“傾傾,你想到了什麼?”

“你知道的。”他親了親她的臉頰,低低笑道,“太象了,讓人沒辦法不聯想。”

“會是他嗎?”藍景伊自言自語,“可是若真是他,他現在在哪呢?”人就是這樣,如果是至親的人,哪怕是第一眼見,也想要親近,若真是他,她想見他,很想。

“也許。”江君越含糊不清的說了兩個字。

藍景伊心思一動,猛然的在池中站了起來,便欲要踏出湯池,“去哪?困了?”江君越卻一把扯住了她的手腕。

“我去問媽媽。”若這個費宏耀真的與她有關係,媽媽不可能不知道內情的,與其讓江君越查來查去,不如直接去問藍晴來得更快。

“呃,就這麼不想跟爺一起?”江君越吃味的一笑,“傻丫,你想到的爺早就想到了。”

“那什麼結果?”藍景伊頓住脚步,越來越好奇了,或者說,她所有的好奇心都被費宏耀給挑了起來。

只是她一點也不明白費宏耀到底與媽媽有什麼關係。

“查了,晴姨與他從來沒有交往過,應該也不認識。”

藍景伊吃驚的睜圓了眼睛,“那我……”

“呵……”江君越微微用力一扯,藍景伊就倒在了他的懷裡,湯池中水花四濺,他把她摁在自己的懷裡,低低笑道:“現在,只許想我,不許想其它人,聽見沒有?”

“沒聽見。”

“那就打屁屁。”江君越舉起手便真的落在了她的屁屁上,啪啪啪啪的響聲讓藍景伊臉紅,“你住手。”這聲音怎麼聽起來一點也不像是他在懲罰她,而像是……是……是兩個人一起時發出的聲音呢。

“小妖精。”他忽而鬆手,嗓音有些喑啞,俯下頭薄唇就落了下去。

“嗯?”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氧氣的即將殆盡,他才緩緩移開了唇,寫著氤氳味道的眸淺淺的看著她因為吻而緋紅的小臉,“水裏,行不行?”

她垂下眼瞼,不敢說話。

“怎麼還像是初初認識的那般害羞呢,嗯,不對,那時的第一次你一點也不害羞,不止是不知羞,還很女漢……”

“不許說。”她皙白的指點在他的唇角,她那時的行為連她自己都管不住,那不是因為迷Chun口紅嗎,不然她也不會就那麼糊裡糊塗的失去了第一次,只要一想起,就會後悔不迭,她是自己害了自己呢。

“嗯,那就不說那次,後來在小公寓,你才象個小女人,水做的一樣,很……”江君越看著她囧囧的樣子,忍不住的就開始逗弄起她來。

“都說不許說了,不然,哪裡也不行。”藍景伊嘟起嘴來,就是不同意。

她這一句,他立刻噤聲,生怕他今晚的福利沒有了,只是唇角委屈的勾了勾,彷彿她對他做了什麼很不人道的事情似的。

可是,藍景伊躺在他的大腿上越來越不自在了,“你真是……”她要受不了他了。

“爺是正常的男人,快說,水裏?”若不是她有身孕,他早就付諸行動了,可是現在,他不得不顧忌些她的身子,畢竟她這懷孕還沒過三個月呢,據說是危險期。

藍景伊搖頭,“不行呢。”她怕,這水裏的著力點太少,一個不穩到時候後悔都來不及。

“看來,景伊的意思是只要換個地方就行了,是不是?”他促狹的逗弄著她,越逗越是上癮。

“我才不是那個意思呢,江君越,你別歪曲我的話。”雖然也想了,可是她怎麼也不能承認,小臉更紅了,如同染了胭脂一般,讓江君越再也抑制不住的喉結湧動起來,一個使力,他抱著她起身,就象是懷抱著一支出水芙蓉,一起頂著一身的水珠便到了床前。

很溫柔很溫柔的輕放,像是在放下一個寶貝一般,藍景伊只覺得空氣都有些稀薄了,她有些想,也有些怕,她眯著眼睛看著他,這樣的時候,她的世界裏就只有了他。

時間,就是這樣奇妙的東西,那晚之前她度日如年,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可是那晚之後,時間快得彷彿指間的沙,只需窄窄的一條縫隙,所有的沙便會很快落下。

有他在,她的世界就多了活力多了溫馨多了甜蜜多了一份永遠都不舍的依賴。

或者,她已經習慣了依賴他。

天亮了,其實早就亮了,可藍景伊不想起,雖然睡了有十幾個小時了,可她還是不想動,渾身上下如散了架般,酸酸的。

翻了個身,伸手一摸,身邊空空如也,她這才懶懶的睜開眼睛,“傾傾……”四下望去,整個房間裏都不見江君越的人影,之前她也起來過,去了一趟洗手間,那時他還在,人就在她身邊,應該是早就醒了,躺在枕頭上若有所思,一隻手就搭在她的腰上,很輕,卻讓她很安心,但是現在,那只手不在,他的人也不見了。

藍景伊伸手就摁下了床頭鈴,也不知會不會響不知會不會叫到人,可她不管了,先試一下,不想,鈴居然響了,她這才慢香香的坐起,目光落在門前,等著人來告訴她他去哪了。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被子擁在身上,不然,總覺得那些藏在睡衣裡面的小紅點點會自己跳出來一樣,讓人看見了多不好意思。

昨晚,他折騰她又折騰的狠了,一晚上就把那分開幾天的全都討了回去,甚至還附加了利息,他江君越,從來不做虧本的買賣。

門開了,門外站著的居然是李雪鳳。

“雪鳳,他……”她要問問李雪鳳江君越去哪了,可是一出口就發覺不知道要叫江君越什麼名字了,因為李雪鳳並不知道他就是江君越。

“叫人做什麼?要吃早餐?”不想,李雪鳳黑著臉,抱著膀子倚在才開的門楣上,一點也沒有要進去的意思,看她的眼神彷彿在看階級敵人一樣,恨不得一刀捅了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