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爺很好看吧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9:46
A+ A- 關燈 聽書

見他眸色幽深,藍景伊忍不住感慨,“人家搶你的位置搶你的錢還要你的命,你呢,居然就心軟了,江君越,你有沒有出息?”對江君亮,她一向沒有好感只有惡感。

江君越目光飄渺的落在溫泉水騰起的霧氣中,低聲的道:“他畢竟姓江……”

這一句,道盡了他心底裏的烦乱。

藍景伊懂,那是一種骨肉至親血脈相連的感覺。

可是江君亮是真的不配呀,江君亮與江君劍不同,他變相的害死了爺爺還差點殺死江君越,而江君劍僅是受人利用出賣了一次江氏,與Xing命無關,那是可以原諒的,江君亮就截然不同了。

可雖如此,江君越還是心軟了。

他可以不放過其它人,卻不能不放過江家的人吧。

“後來呢?為什麼車子會爆炸?為什麼你安全無恙?還有,江君亮到底哪去了?那個被當成是你的人又是誰?”輕聲問出,最後兩個問題卻重疊在了腦海裏,難道……

江君越指尖輕撩著她垂在額前的濕發,低低的道:“我得到了他藏身之處的位置,便想著去接他再把他藏起來,再安排二叔二嬸與他見個面,那個時候我是衝突的,覺得這樣做最對不起的就是爺爺和安則煥,可我已經答應了二叔。”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輕輕的歎息了一聲,他續道:“我到了地方,果然在那裡抓到了江君亮,他以為我要送他去警察局,拼命要逃,怎麼也不老實不規矩,我只好把電話打給了二叔二嬸,讓他們勸勸他消停些,不然,我是真的要把他送進去的。”

“他怎麼這麼不知好歹?”

“呵呵,這就是以小人之心席君子之腹了,我雖不是什麼真君子,可從來都是說出去的話就是潑出去的水,我既然衝動的答應了為了他而跪下來的二叔,就沒想過要反悔。”

“後來他不鬧騰了?”

“嗯,那時我氣的差點把他綁起來,不過,他當時是有條件的,這條件還是跟二叔二嬸說的。”

“啥條件?江君亮真是有病,你幫他他還要講條件。”

“他說只有讓他坐我的車他才相信我。”這一句,江君越說得很慢很輕,卻涵帶了幾多的沉重,“還好他當時提這個條件是與二叔二嬸說的,不然,出了事二叔二嬸一定以為是我做的手脚。”

“被炸死的那個人是他?”江君越說到這裡,藍景伊已經基本確定了。

“嗯,是他,他與另一人在前面開車,我和蔣瀚在後面,一起駛往二叔二嬸說好的地點,也好讓他們見面,不想,半路上突然有一輛車靠近了那部車,引爆Zha彈,那兩輛車當場就炸成了碎片,而我乘坐的那一輛離得遠些才倖免於難。”

看他回想那個畫面有些傷感,藍景伊便回手摟了摟他,“傾傾,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這說的可就是你呢。”也是這時候她才想起在葬儀上鳳美娟和江函昌的表現,那時她就覺得奇怪,現在想來,他們兩個老夫妻失了兒子一定很傷心,不過,看她打傾傾的那一巴掌還是不滿,差一點就吵了起來,也應該就是因為江君亮的事而與江君越的關係緩解了些分吧。

人在做,天在看,老天爺果然還是公平的。

“那你呢,為什麼要扮成他?你要迷惑誰呢?”

“費玉哲。”

藍景伊突的從他的懷裡坐直了身子看著他,“是他要殺我?”她有些吃驚,這個人的名字她是昨天才知道,甚至連面都沒見過,她想不通了,這人為什麼要殺她?

殺人總要有理由吧,還是用那麼大的代價來殺她,藍景伊是怎麼想都不理解。

“還沒查出來,可他突然間投資T市又針對江氏讓人不得不懷疑,所以,我才讓人對他進行了調查,發現了一點很可疑,就是那些要殺你的殺手所打過的電話所在的那座都市,費玉哲都在。”

“就憑這些,你就認定他是那個指使殺手殺我的幕後之人?”

“嗯,等著,爺總有一天會查出真相的。”

原來,他又是為了她。

兩手更緊的環在他的身上,“傾傾……”都說懷孕的女人容易感傷,此刻,藍景伊就感傷了。

“嗯?”他輕輕挑眉,目光如炬的落在她的小臉上。

“你嚇壞我了。”她悠悠說過,小嘴撅了起來。

“爺怕瞞不過費玉哲,只好讓你演的逼真些了,嗯,老婆演的不錯,爺今晚有獎勵。”他俯首在她額上輕印了一下,薄唇便開始蜿蜒向下,而他磁Xing的嗓音也帶著節奏般的敲打在她的心口,她聽見了自己的心跳。

那如擂的感覺仿如夢境,她的傾傾真的活著回到她身邊了。

輕輕的吻印在了她的臉頰下,讓她的目光也瀲灩起來,就看著他不想移開視線。

良久,他才緩緩抬首,輕輕笑道:“爺很好看吧。”

“自戀。”

“怎麼是自戀呢,若不好看你也不會盯著爺的臉發呆了,說說看,你有沒有這樣盯著其它男人的臉發花癡?”

“你才花癡呢。”小拳頭落在他的胸口,他舒服的喟歎了一聲,“不用錢的按摩女最好用了。”

“你才按摩女呢。”她抽回手,指尖卻落在了他的下巴上,那上面被她之前咬了一口,此刻那牙印清晰可辯,忍不住的就心疼了,輕輕的摩梭著,“給你留點印迹,看你以後還敢不敢再騙我了?”

“不敢了,不過這牙印留著挺好的,免得總有人看著爺犯花癡,不過,這三天得好好想想出去後要怎麼跟別人解釋了,爺總不能說是你這個屬狗的女人咬的吧?”

“你真的要留在這裡三天?”藍景伊不信,仰頭問他,眼神裏是豪不掩飾的關切,人總是失去方知,這一次她雖然沒失去,可是那幾天裏已經深切的體會到了那種失去的痛,那是讓人生不如死的痛。

想想江君亮的下場,或許這樣也是他最好的結局了,若是放了他,江君越對不住爺爺和安則煥,若是把他送進去,江君越無言以對江涵予,江君亮替了江君越,也算是把他的生命畫了一個完整的句話。

“你不想?那爺走了。”江君越說著,還真就直起了身再把她放在湯池裏,自己則一身水珠的上了去,再也不理會她流著口水看著他健碩身形的小眼神,走到臥室的一個小桌前,就坐下去打開了電腦,“嗯,我查個資料就離開。”

“喂,你……”藍景伊瞪著眼睛,看著江君越的背影咬牙切齒,這人,太壞了。

他起身離開的那一瞬,她頓覺身邊一空,一種强烈的失落感襲上心頭,心,竟是恐慌了,只怕再失去他的感覺。

“捨不得爺走了?”江君越停下滑鼠,轉頭看她,那帶笑的眸眼讓她討厭,“你走了才好。”

“可爺這會又不想走了,你說怎麼辦?”

“我叫保鏢把你趕走。”她伸手就去拿手機,忽而想到剛剛他出去湯池前他的手機響了一聲,難道他開電腦與他的手機短信有關係?

“好,你叫吧。”

結果,無論藍景伊怎麼試,她的手機都打不出去電話,摁鈴就更不必試了,先前摁過就不行,現在一定也不行,“你把我的手機做了什麼手脚?”

“加了個小零件而已,以後,除了爺誰也定位不了你的方位,其它人定的位置也會固定在另一個人身上。”他轉回頭,一邊看電腦荧幕一邊說道。

“你給我找了替身?”不然她的手機為什麼會定位到別人的身上呢。

“算是吧。”

“傾傾,你還沒跟我說那場爆炸當時現場都發生了什麼呢?為什麼你的手機會突然間沒了訊號,你又是怎麼在現場變成江君亮的?”她還沒問完她心底裏的這些問題,不知道的感覺很不好,就象是有人在撓她的癢癢似的,又想哭又想笑,可更多的是難過。

“那事兒一會兒再說,你過來,爺給你看一組照片。”大概是在電腦裏找到了什麼,他轉過頭,朝她勾勾手指,語氣輕柔的哄著她。

“才不呢。”憑什麼他讓她過去她就過去,她是孕婦,她老大,她扭過頭,看湯池裏飄著香料的水,就不看他。

香料是曬乾了的玫瑰花,雖然不如新鮮的看著漂亮,不過,被水滋潤過後看著也挺好看的,抓一隻在手裡把玩著,管他那裡有什麼照片呢,應該都與她無關。

她呆呆的想著他剛剛沒有回答她的那幾個問題,心思不知道飄到哪個國度去了。

忽而,男Xing的氣息再度逼近,耳邊傳來他邪魅的聲音,“等爺來抱你出去呢?”

“沒有。”她恍然回神,死都不承認他突然間離開湯池她其實很失落,原來,不知何時她已經開始念戀起他的懷抱來了,總想靠在他的懷裡什麼也不想,只感受他身上的氣息就好了。

水聲起,濺起水花點點,江君越又下了池中,手機舉到了她的面前,“來,看看這個人有沒有些眼熟?”

“誰?”她抬頭看過去,頓時吃了一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