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生是爺的人死是爺的鬼

發佈時間: 2023-01-07 17:09:01
A+ A- 關燈 聽書

江君越可真自大呀,她不是掐不死他嗎,一仰頭,她朝他狠狠的咬了下去,不偏不倚,正咬在他的下巴上。

“嘶”,他吃痛冷嘶一聲,“就那麼不想簽?”

她張開唇,“是的,我就不簽,啟耀集團與費宏耀有關係,是不是?還是一個處處與江氏作對的公司,不是嗎?江君亮,你休想讓我出賣江氏。”

她如倒豆子一般的飛快倒出這些話,以為他要反駁她呢,不想,他忽而低低一笑,“呵呵,行,你說不簽就不簽,起碼這幾天不用簽,老子就耗在這裡陪著你,如何?”

藍景伊傻眼,呆呆的看著面前的男人,她一定是幻聽了,這聲音,與江君越如出一轍,再沒有半點差异,“你……你……”她真傻了。

從四爺到江君亮,江君越這轉變的速度真真是讓藍景伊吃驚了,小手倏的一移就落在了面前這張男人臉上的那顆黑痣上,可無論她怎麼撫弄,那顆黑痣都紋絲不動的粘在江君越的臉上,“你……你又騙我了,你混蛋。”

從生到死是折磨,從死到生是驚喜。

可是這過程太煎熬,天知道她傷心的都快要死了,可是他呢,居然每次都這樣的玩弄她。

想著這幾天的難過,再看面前的江君越,她惱了,粉拳如雨點般的捶在他的胸口,“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每次都把她玩得團團轉,玩得傷心過度。

上次是惶恐是害怕,害怕自己被一個陌生男人給玩弄了,這一次是受不了他的‘死訊’,可結果呢,全都是假的,她被他給騙了。

江君越一動不動的維持原本的姿勢,由著她捶著鬧著。

他這樣的姿態讓她更氣,突然間,這幾天來心底裏的煎熬一下子就崩潰了一般,她流淚了,眼淚大滴大滴的滴落,眼前的男人也模糊了,她看不清他一張俊臉,或者,她也不想看這張臉,因為這是江君亮的面孔,她討厭江君亮。

她的淚水讓江君越瞳孔聚然一縮,他的心疼了,長臂一探,猛的一把將她摟到懷裡,大手輕拍著她的背,如哄孩子般的輕聲道:“不哭,是爺錯了。”這一句,才是他平日裏與她說話時的調調,也才是真正的他。

95總裁言情小說,記得收藏唷!

“嗚嗚……嗚嗚嗚……”她哭的更大聲了,連日來的委屈一併的發洩出來,小拳頭頂在他的胸口已經揮不出去,她就把眼淚往他的身上蹭,上蹭下蹭,就把他一身衣服都給蹭皺了。

江君越手臂收緊,更緊的把她擁在懷裡,“爺這不是來陪你了嗎,這三天,爺不走了,天天都陪你,好不好?”

“不好。”她咬牙,氣還沒消,恨著他。

“爺也是沒辦法,那個要暗殺你的人藏得太深,無論爺怎麼挖也挖不出那人的底細,就連成哥也找不到半點線索,而那人數次的派了殺手來暗殺你,讓你幾次險些喪命,你說,爺能不急嗎?爺就是想讓咱們家小三安安全全的在你的肚子裏長大,爺這樣做不對嗎?”她哭,他就急了,語調快速的述說著,只想撫平她的抽噎和難過。

“你就只喜歡你的小三,哼,若沒有小三,你就不管我的死活了,是不是?”他不提小三還好,一提她更生氣,這會,她就是氣他。

江君越哭笑不得,只得繼續輕拍著她的背,“一大清早的,爺讓你打了一巴掌了,嗯,那會就是向你請罪呢,若不是擔心你演不好今天的戲,爺早就告訴你實情了。”

“你故意受的我那一巴掌?”沒想到江君越為了挖出那個人,居然連苦肉計都用上了,她的傾傾何承受過這樣的委屈。

“沒事,老婆的巴掌打下來一點也不疼,我甘之如飴。”江君越笑眯眯,指尖擦上她的眼睛,輕拭著她的眼淚,“乖,不哭了,哭著真醜。”

“我就醜了怎麼了?你若是不願意看,那你就走開,以後我們橋歸橋路歸路,從此各不相干。”藍景伊抽噎著數落著他。

“說什麼呢?你敢跟爺各不相干試試?”江君越黑眸一眯,反手就扣住了她的頭,迫著她的小臉更加靠近他,“爺告訴你,藍景伊,你這輩子生是爺的人死是爺的鬼,想要離開爺,想都甭想。”

“霸道。”她吼,這人太大男子主義了。

“我就霸道怎麼了?若是不霸道你早就被其它男人給追走了,嗯,先有簡非離,後有陸文濤,再有季唯衍,這些都是上得了檯面的,還有那些上不了檯面的草草,若不是爺遇到就連根拔除了,你早就……”

“我早就怎麼樣?”藍景伊仰起了小臉,灼灼看著他,就等他接著說下去。

看她怒的就象是一隻小獸,他突的笑開,“早就是爺的人了。”

“滾。”

“嗯,一起滾。”他摟著她往床上一滾,兩個人上上下下,下下上上,大大的床上先從左滾到右,再從右滾到左,緊緊的慰貼在一起,那樣子根本就分不開了。

“要不要繼續滾床單?”感受到她呼吸急促了,他生怕壓到了她腹中的小三,便停下來低聲問她。

可那種事哪有這樣明目張膽的問的,她原本的氣惱瞬間轉變成嬌羞,“你少來。”

“好,那咱換個管道好了。”他說著就抱起了她,她的頭枕在他的臂彎,他長腿一移便下了床,抱著她便走向了這房間一側的溫泉,一路走,一路衣服滿地。

這一間是這幢別墅裏的主臥,常年累月天天日日都有溫泉水注入在池中,走到了池邊,江君越隨手從暗臺裏摸出了些香料,撕開往池中一灑,這才抱著藍景伊踏進了水中。

溫水不冷不熱,剛剛好。

藍景伊靠在他的胸口,聽著自己和他的心跳,這一刻,竟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也是這個時候,她才想起為什麼早上的那場葬儀她覺得不對了,那是因為成青揚沒有參加。

以成青揚和江君越之間的來說這是很不正常的,可她當時的身心全都被他的‘死訊’充斥著,大腦已經不會思維不會運作了,怎麼也沒有想到是這個不對。

果然是很多人都知道,就獨獨瞞著她一個。

想到這裡,她低低委屈的道:“成哥,雪悉,還有李雪鳳是不是都是早就知道了?”

江君越輕捏了一下她的小鼻尖,“傻丫,雪悉和李雪鳳都不知道,成哥知道這是真的。”

所以,那個爆炸現場成青揚才沒有到場,所以他的‘葬儀’成青揚也沒有到場。

原來,那時成哥就知道了,“那薛振東呢?”她這時又想起那份DNA報告單了,這到底有多少做假的成份呢,連警方都一併參與了江君越的行動,那報告單不言而喻一定是假的了。

江君越輕輕點頭,“他知道,我是江君越的事情如今是你知我知,再就只有四個人知道,成哥,蔣瀚,薛振東,還有你的保鏢,其它人都不知情。”

“雪鳳不知道?”不可能的,李雪鳳可是他的鐵粉,一心為他服務的。

“她只知我還活著,並不知江君亮就是我。”

“那你進來她不反對?”她這個損友,她真是要無言了。

“反對,不過爺請她喝了杯咖啡,她就乖了。”

“咖啡?傾傾你該不會是在裡面加了什麼料吧?”藍景伊詫異,這人,她真的要無言了。

“能加什麼,不過是讓她睡得舒服些罷了,你想多了。”江君越溫溫一笑,“怎麼樣,爺就為了能與你今夜共度良宵,你說煞廢了多少的苦心,爺容易嗎?怎麼樣,要不要給爺些獎勵。”

“滾。”她沒打他罵他已經算是獎勵了。

“嗯,一會床上滾,爺讓你滾個够。”江君越笑容一斂,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去……”那個‘死’字,她卻怎麼也說不出來,才經歷的一場生離死別,她已經徹底的感受到那種滋味了。

這一生,她寧願走在他的前面,也再不要感受一次了。

也是這一刻,她想到了那個代替他被炸慘的那個人,“傾傾,他死了,是不是?”若還活著,他又如何敢扮呢。

她不提名字,他卻已經心知肚明,“嗯,老天爺真是公平,果然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天我們在K歌的時候我曾出去過十幾分鐘,你還記得嗎?”

藍景伊點頭,她記得,當時她以為他是去洗手間了呢。

“那是二嬸知道警方要逮捕二弟所以來求我了,二叔也來了,雖然一言不發,可我知道他是想我放過二弟,二叔二嬸就二弟一個兒子,自小寵的混世魔王一樣,哪裡願意臨老了孩子出事被送進去,可是我想到爺爺真的很不甘心就這樣放過二弟。”

“後來呢?”藍景伊明白,在爺爺和江君亮兩個人之間他選擇的天平一定會傾向爺爺,是江君亮錯在先,這是人之常情。

“後來二叔二嬸一起給我跪下了,這麼些年,雖然是他們對我不義,可到底也是江家的人,二叔是爺爺的兒子,我見二嬸哭的傷心,就答應會妥善處理二弟的事兒。”

“所以,你那晚把我送回別墅離開後就是去見江君亮了?”

晚上九點多才回家,今天就一更了,後面儘量補,麼麼麼!!